九一看书 > 玄幻魔法 > 莲心花葬录 > 正文 终卷 葬_第一千四百三十六章 战术
    沉沉的如同诵经之声,那一篇密文在赌绝的嘴中变得越来越快,而赌绝的双手在身前结印却变得越来越慢,似乎每一个印诀都推动着一座大山,有生命不可承受之重。

    终于将连串的印诀全部给结完,赌绝的脸色却突然一白,一口鲜血喷了出来,然后颓然的放下双手,有些自嘲意味的摇了摇头。

    他太紧张了,紧张的乃至于这样简单的一串印诀他居然花了这么大的功夫都没有能够完全的聚合出来,甚至因为心情起伏震荡的缘故,非但秘法没能够使用出来,反而将自己给震得内伤。在最后那一个,他还是迟疑了,迟疑没有出手,所以那印诀之中的力量反而涌回了自身。

    长长吐了一口气,慢慢的放平自己的心情,赌绝坐在广寒的身边,看着那依旧沉睡还没有苏醒的脸庞,然后轻声温柔的说道:“你会不会怪我太没用了些?”

    广寒此刻自然是不能够回答他的,但是他却似乎已经得到了回答,并且气得跳了起来:“小娘皮,你居然小看你男人!是可忍孰不可忍!看我马上就将你给治好!”

    他说完这句话之后,身体围着仙母泪王精的棺椁不停的转动,变成了一道圆弧光芒,手印在身前如同闪电般飞过,密文仿佛梵响。猛然,双手从那光芒之中伸了出来,双手拇指食指都极力的伸展开,左右手搭在一块,出现了一个不规则的棱形,在那棱形之中,一股玄妙的吸扯力量传递而出。

    广寒的身体猛然一震,她的身体突然变得透明,透明的如同水波,而在那水波之中有一道青色的影子,如同枝桠一般生长在水中。

    那便是忘情根,种在灵魂之中,与灵魂生死同存的忘情根!

    那股玄妙的吸扯力量就牵扯着忘情根慢慢的向外移动,水波便也随之突起。

    “喝!”赌绝猛然又改变了一个法诀,双手合握成拳,而两只拇指平伸靠拢在一起。

    那水波突然荡漾了一下,原本突起的表面瞬间变得平整,就好像有无形的大手将它给镇压了下去,而忘情根依然坚定的朝上突起。

    再次变幻成了前次的一个印诀,果然忘情根再度向上挪移,然后水波也随之上涨,再换成第二个印诀,水波被压下。

    如是数十次,终于来到了忘情根要脱离水波的临界点!

    赌绝已经气喘吁吁,额头上大汗淋漓,以他此刻的修为原本并不应该如此,可是紧张,无比的紧张,他的心快要跳到爆炸,却强行用灵气镇压,维持在一个小范围的区域内颤动。

    “给我出来!”赌绝的眼睛变得通红一片,就像是熬夜的赌徒,终于到了最后胜负关键的一把。

    “嘶啦!”

    就好像是从白布上完整的撕下了一幅刺绣,而白布却又完好无缺,这原本是不可能的事情,却终于被赌绝给办到了。

    那忘情根腾入空中,被蒋晨脱手打出的一道灵光给击得粉碎,化为无数的光点被风一吹即散。

    赌绝背后汗出如浆,他的脚腕一歪,人直接坐倒在了地面上,眼睛却始终盯着广寒,那么美,那么美,美的让他流口水。

    “哈哈哈,小娘皮,这次你醒过来,我们就将那事儿给办了吧!”赌绝嘟囔着,眉梢都一抖一抖的。

    然后广寒剪月的睫毛突然颤动了一下。

    赌绝就立马闭嘴,紧张无比的看着广寒。

    从睡梦之中睁开眼眸,外面的一切还是朦胧,有个长满了胡子就像是野兽一般的人脸出现在自己的身体上方。

    “何方妖孽!!”广寒突然从棺椁之中伸出一只手来,朝着赌绝的脸上就扇了过去。

    “啪!”

    这一声又脆又响,毫无所觉,满心欢喜,正想要来一次热烈拥抱,脑海之中还有一些歪歪想法的赌绝就这样突然飞了出去,砸坏了好多的桌椅。

    “谋杀亲夫啊!”赌绝捂着脸大嚎起来。

    “咦,这声音好熟悉。”广寒伸手揉了揉眉心,然后缓缓坐了起来,无数的记忆开始如同奔流涌回他的脑海之中。

    她突然一愣,然后看了看自己,又看向棺椁外,一脸幽怨捂脸的赌绝,脸上绽开了一朵鲜艳如同桃花般好看的笑容。

    “星辰。”广寒喊了一声。

    赌绝跳了起来:“哇哈哈哈,婆娘,你还认得我,我以为你忘记我啦!”

    这样说着,赌绝就突然哭了起来,眼泪不停的往下流。

    “星辰。”广寒大叫了一声,然后人已经从棺椁之中飞了出来,如同蝴蝶一样冲进了赌绝的怀抱之中。

    屋外,谢思凡等人各个都露出了欢欣的笑容,然后他们同时摸了摸鼻子,极为有默契的结出了好多道隔音隔神识查探的结界。

    “看来天庭又要办喜事了啊。”刘墨揉了揉眉心嘿嘿笑了起来,“这种事情,我老人家*劳起来还是蛮有劲头的。”

    “那前辈你就帮他们准备准备吧。”谢思凡哈哈大笑。

    两个正主还没有商量决定好,其他人就已经将他们的大事儿都给定了下来。接下来就是讨论婚期和各项安排了。

    足足半日之后,赌绝才牵着恍如小鸟一样的广寒从屋子里走了出来。

    此刻的广寒再也没有了一丝冰美人的姿态,脸上还带着淡淡的酡红,似乎因为匆忙挽了一个发髻,还有俏皮的青丝在外晃动。

    而赌绝无比满足而豪情的挺着胸膛踏步走出,看着所有人都龇起大板牙来嘿嘿傻笑。

    “欢迎回来,广寒。”谢思凡对着广寒微微拱手。

    “见过天帝。”广寒对着谢思凡点头示意,她原本想要站好了给谢思凡一礼,却被赌绝一拉,乖乖的躺在赌绝的怀中。

    赌绝嘿嘿笑道:“都是自家兄弟,客气啥?”

    “若不是天帝,广寒这忘情根如何能解?这是大恩。”广寒看着谢思凡,很是诚恳郑重的说道。

    “赌绝说的没错,都是自家兄弟,客气什么?”谢思凡哈哈大笑,“今日大喜,正宜饮酒,走,我们去喝一通。”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