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一看书 > 玄幻魔法 > 莲心花葬录 > 正文 终卷 葬_第一千四百三十五章 狻猊出战
    看看慕容参那愤怒的模样吧,似乎无情真王真对他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来。可是再听到慕容参口中所说的话,所有人的脸色都变白了。

    这就是所谓审讯的最高境界么?

    虽然没有人知道,怎么样才能够压榨得无情真王能够在一天之中和一千头母猪进行颦合,但是若是无情真王真的不说,这件事情还是要非常严肃认真的落实下去的。至于母猪能不能够承受得住真王的精气从而珠胎暗结,这已经不是众人所能够思虑的问题了。

    最关键的是,要吃小猪仔?那还能是猪仔么?吃自己的孩子?所有人的皮肤上都布满了小疙瘩。

    这要心理多么阴暗的人才能够想出这么恶毒的办法啊。

    “哦,对了,对了,还有。”慕容参摇晃着手指头,“据说真王一身骨骼不朽,任何污秽不沾。这样我们就用牛粪给真王洗洗澡好了。每七日我们安排一个额外活动,让*劳的真王放松一翻,千斤牛粪沐浴,是不是很舒服?再把千斤牛粪给吃下去,哇,真是好的不得了啊!”

    还没有等慕容参完全的说完,刘三金等人就已经捂着嘴巴,快要吐出来了,真的是快要受不了了。

    而无情真王满眼的呆滞,他突然像是孩子一样的哭嚎了起来:“魔鬼,你是魔鬼!”

    慕容参一脸的严肃:“我警告你,千万不要再这般叫我了,似你们这般给造物做狗腿子,对宇宙中的生灵从来都不屑一顾,生杀予夺,当成牲畜一般的人来说,我已经慈悲到了极点。你若是再敢骂我一声,我就再给你加点好玩的项目,保证你欲仙欲死如何?”

    “谢思凡!!”无情真王的眼眶之中都已经流出了眼泪来,“让他走,让他走,让他离开我的身边。我,我说,我告诉你,我把一切都告诉你,只求你让他离开。”

    终于崩溃了,无情真王终于再也支撑不下去了。

    于是乎谢思凡拍了拍手:“很好,无情真王,说吧,一个字,一个字的慢慢说,不要漏了什么,也不要有什么错误,若是真出了问题,那么我保证我会让师祖给你再加上十条八条的活动的。”

    “我说,我说。”无情张开嘴巴,然后急匆匆的便说出了一篇密文。

    这密文说的正是如何反向解开忘情根的秘法。

    “谢思凡,这篇秘法也只有五成的成功可能,我已经说了真话,你快让他离开!”无情真王大哭。

    谢思凡的眉头一皱:“五成?!这个概率可是太低了一些啊!”

    “哎呀呀,无情真王,难道就没有十成的办法?你可是真王强者啊,强大无比的修士啊,难道自己创造出来的残缺功法,居然都没有十成的治愈办法?”慕容参蹲着,“还是你觉得我给你加的料还是不足呢?你说要不然......”

    “不,我说的是真的,真的,我说的是真话啊!谢思凡,你相信我,我赌上我一切的尊严还有我的性命!若是我有半句假话,便让我永远堕入轮回之中,从此为牲口,再不为人!”无情真王不等慕容参说完,就已经大喊大叫,涕泪纵横。

    虽然不知道此刻无情真王还有什么尊严可言,但是无情真王确实珍惜自己的性命,这一点是可以看出来的。所以无情真王的誓言应当有效。

    何况无情真王是真的崩溃了,已经像一个痴呆的儿童一样,眼泪鼻涕糊了一脸。

    他转过身去,看着赌绝。

    赌绝的脸色有些挣扎,咬着牙关不说话。

    “该怎么做,还要你自己做出选择。”谢思凡叹息一声,然后拍了拍赌绝的肩膀。

    赌绝狠狠点了点头,然后突然笑了起来:“五成的把握么?我要试一试,若是真的失败了。”

    他的眼中闪烁出了一丝死志。

    谢思凡心中微微一震。

    这是赌绝自己做出的选择,谁也说不了什么,只是谢思凡还是冷冷的对无情真王说道:“你最好从现在起就祈祷你的秘法能够起作用,要不然,那些手段一定会没有一点折扣的用在你的身上!”

    “谢思凡!你!!”无情真王冷声咆哮。

    谢思凡哼了一声,然后对着蒋晨示意。

    蒋晨点了点头,手指轻弹,立刻一缕灭却天炎缠绕向了无情真王,将他的浑身血肉都给烧灼了起来。

    谢思凡一道不死圣力丢出去,立刻从无情真王的身上蹦出来好些丹丸。

    这些丹丸呈现惨绿色,看起来有些邪意。

    “羊毛出在羊身上,我可没有兴趣每次都付出不小的代价给你来恢复肉身。”谢思凡说完,招了招手,领着众人就离开了牢狱之中。

    两团灵魂之火在无情真王的眼眶之中跳跃,但是似乎是白烛上的焰火,显得冰冷快要冻结了起来。

    巨大的牢狱被关闭了起来,让十位神王强者日夜守护。

    然后众人跨过虚空,直接来到了天庭的一间房中。

    赌绝在自己的手指上一抹,须弥戒之中仙母泪王精所铸成的棺椁中广寒绝美的面庞一如昨日。

    神情的,赌绝的手掌轻轻拂过那棺椁,自言自语的说道:“若是让你知道能够救你的方法,我却没有勇气来施展,你肯定会笑我的吧?我就勇敢点给你看一看,放心吧,你若是死了,我就来陪你,绝不会让你孤单。”

    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赌绝抬头看向了谢思凡。

    谢思凡点了点头,对着众人挥了挥手,所有人包括谢思凡都离开了房间。

    “好运。”谢思凡沉声说道。

    赌绝的脸上露出笑容来,突然大笑了一声:“我这辈子最大的赌局原来在这儿,唉,虽说已经为了她戒赌了,但是似乎我又有些蠢蠢欲动了。诸方世界,赌神在上,请保佑我吧!”

    他紧紧握拳,然后一把将仙母泪王精上的禁制给破开,粗蛮却又似温柔的将棺椁打开。

    深深的吸气,将无情真王所告知的那一篇密文,缓缓的,一个字一个字的,没有一点错漏的念出来,极认真像是深情的朗诵传世的诗篇。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