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一看书 > 玄幻魔法 > 莲心花葬录 > 正文 第九卷 逆天改命_第九百五十二章 可耻
    大祭司行在最前头,身体依然绽放出蒙蒙光辉,像是漆黑苦海中照亮前往彼岸通途的明灯。

    谢思凡知道,那不是通往彼岸,那是在接近他的目标,鸿蒙之晷!

    能够加入到祭祀活动行列的成员,至少也是撕空境的强者,换算到宇宙中也就是第四轮转神主。

    谢思凡虽然是个伪撕空,但是他的肉身强横至极,在这黑海之中前进依然保持着较快的速度,追随着大祭司的脚步,一点也不落下。

    八部落首领与其他祭祀,护晷神兵都觉得谢思凡的这种表现很是惊人。

    而擎空与大祭司则相当的满意,谢思凡表现的越变态那就越有可能接近预言的真实。

    这样一行人在苦海横渡,穿越无尽黑潮,掠过那些灰蒙蒙的世界时候连停顿都不会有一下。而梦魇世界中的强者,自然也不会冲出来对这些晷族强者进行什么阻挠。

    所以前进的很顺利,在奇妙的指引之中,二十天后,天地一震!

    其实不是天地震颤,是谢思凡自己的身体猛然震动了。

    在他的眼前突然出现了一片开阔,一个亮堂堂的世界在这不尽的苦海中仿佛孤零零而又倔强的存在着。

    一块巨大的,直径有三十丈的白玉石盘很安静的躺在这光亮世界的正中央。

    而所有的光亮都从它的身上绽放出来。

    谢思凡终于可以看清楚,那上面的十二个字体,用蛇一样的比划组成了: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

    而在那略略倾斜的白玉石盘上,插天长剑耸立,将世界一分两半。

    谢思凡本以为,那石盘上的尖锐只是高高耸立的一根锥刺,却没有想到,这居然真是一柄剑,长剑,巨剑,分天之剑!

    整面鸿蒙之晷看起来并没有太多的玄奇,没有太多的花纹,没有过多的修饰,一切显得很自然古朴。

    所有的晷族人在见到它之后全都跪倒在虚空中,将自己的头颅放低,将自己的脊背压弯。

    只是谢思凡是个例外,他就这么看着鸿蒙之晷,心里有一种悲喜。

    朋友兄弟死去的消息而在耳边回荡,而你逆天改命的契机就在眼前!

    他的这种不寻常立刻就落到了所有人的眼中。

    八部落首领立刻就将眉头深深锁起。

    “司南,跪下!”朱裴突然沉喝了一声,如同惊雷炸在谢思凡的耳边。

    谢思凡毕竟是从他的部落中走出去的,如果谢思凡真的有什么问题的话,他的部落将蒙受所有的攻讦。

    但是他说话了,擎空和大祭司却是半点都没有动作。

    谢思凡同样没有听他的话,将自己的膝盖落下。

    他只是这样怔怔的,露出一丝迷惘,露出一种不知道如何形容的迷醉神情,渐渐的向前迈开脚步。

    擎空和大祭司两人同时对视了一眼,然后在对方的眼中看到了一抹震惊与欢愉。

    谢思凡的这种不寻常的表现,不是正在证明他的不同,证明他与鸿蒙之晷之间有着什么关联,不管这种关联到底是好还是坏。

    “百岁撕空出,万世信仰灭!”

    这两句话,也许真的没有说错。

    他们不动,后面的人都已经着急了起来。

    一个部落首领突然抬起了头,对着谢思凡大喊一声:“停下,亵渎者!”

    所有跟着前来的护晷神兵也同样将手中的赤金长矛向着谢思凡的方向指出,只等擎空一声令下。

    但是擎空怎么会下令?

    大祭司已经站起了身子,挥一挥手:“稍安勿躁!”

    众人都用不解的眼神看着大祭司。

    大祭司的目光闪烁,然后嘴角微微翘起后才说道:“司南正在亲近信仰,即将得到至高的,你们不得打扰。”

    居然是这样?

    这话虽然是从大祭司的嘴中说出来,众人的脸上依旧露出了难以相信的神色。而看着大祭司的脸色,八位部落首领之中已经有几位深深蹙起了眉头。

    这其中就包括了朱裴。

    朱裴突然往前踏出了一步。

    大祭司的目光中有危险的光芒闪烁:“停下!”

    “大祭司,我是信仰最坚定的信仰者,难道不能有亲近信仰的机会?”朱裴腮帮子都鼓得有些僵硬。

    “你,没有得到召唤!”大祭司冷冷说道,“退下!”

    朱裴的目光闪烁,突然转向了擎空:“团长大人,请一切以保护信仰为重。”

    擎空皱了皱眉,然后淡淡说道:“谢思凡的确受到了召唤。”

    朱裴有些不相信的看着擎空,看着眼前的这两个大人物,一种不好的感觉席卷了全身。

    晷族人很单纯,但是并不表示就愚蠢得像猪。

    大祭司和擎空的表现已经明显的反常。

    八位部落首领已经同时向前,齐声喝道:“我们要求将司南禁锢回来!”

    大祭司和擎空的目光都变冷,变危险。

    谢思凡还在前进,向着鸿蒙之晷靠拢,不是他不想快一点,而是越接近鸿蒙之晷的时候,一股巨大的力量就朝着他汹涌了过来,仿佛是在排斥。

    而谢思凡脸上所谓的迷醉神情当然是装出来的,那靠的是演技,不是召唤。

    谢思凡就是要让擎空和大祭司相信,他和鸿蒙之晷之间有着什么关联,那两句流言是真的有可能成为事实的。

    这样他们才能够让谢思凡更长时间的活着,直到将鸿蒙之晷给破灭掉。

    渐渐的,谢思凡脸上的迷醉神情也没有办法再保持下去,因为排斥的力量已经强到一种匪夷所思的地步。

    谢思凡的脸上渐渐浮现狰狞与凶狠,全身金光开始绽放,头顶的金色血气如同龙象在奔腾。

    八部落的首领此刻再也不能相信谢思凡是受到召唤在靠近鸿蒙之晷了。

    这副神情,怎么可能是受到了召唤。

    而谢思凡狰狞的表情,却让擎空和大祭司更加高兴。

    如此凶恶,还不是即将破碎鸿蒙之晷的前兆?

    只是,他能成功么?

    “团长,大祭司!”朱裴的声音急促而冷,“你们到底在做什么?!”

    大祭司突然笑了起来:“做什么?做一件大事,将我们晷族人从万世的诅咒中解救出来!”

    所有人的脸色陡然狂变。

    而大祭司和擎空身上的杀意开始从头顶往虚空高处喷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