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一看书 > 历史小说 > 一品宰辅 > 第四百六十五章 文峰阁
    少女的眼睛扑闪扑闪的充满了崇拜。

    所有人都是一怔。

    皇上将许小闲的诗词放入了文峰阁这个消息而今还未能传到这凉浥县来,但在京都或者江南这些地方已经造成了轰动。

    许小闲这个名字,再一次在大辰响亮,和上一次皇上册封他为凉浥县男以及将三公主下嫁给他的那个消息不相上下。

    季月儿激动极了,甚至刚才有些敌视苏菲的视线此刻也消失得无影无踪,她连忙问了一句:“这是真的?”

    “嗯,”苏菲坚定的点了点头,“姐姐,你不知道,江南文坛都已经震动,许多的老大人甚至还因此去了京都想要在文峰阁观摩一下他的那些诗词呢!”

    “……”季月儿咽了一口唾沫,又问了一句:“他的那一首诗词入了文峰阁?”

    “不是一首,而是……四首!”

    “……”

    简从书惊呆了,罗三变更不用说,他居然又走了回来。

    “大辰开国至今十七年,文峰阁建成至今足足十五年!”简从书一捋长须,极为感慨,“九层文峰阁,而今仅仅只有诗词文章六篇!”

    “作出这六篇诗词之人,而今皆为大辰之大儒或者庙堂之高官,其中就有苏明扬苏公的《定风波》、也有张桓公老大人所著的《江城子》,还有江南水乡书院院正漆寻光老大人所著的《永遇乐》等等。”

    “他们都是读了一辈子的书的人了,也仅仅只有那么一首留在了文峰阁中。其中年岁较小的有两人,一个是叫姚东林的江南水乡书院的少年,他是在大辰六年做出了一首《水调歌头》震惊大辰文坛而入的文峰阁,那年……他二十二岁,而今他已三十二岁,官拜户部右侍郎。”

    “进入文峰阁最近的是一首名为《醉花阴》的词,是在大辰十三年,一个名为祁寻山的长安书院的学子所作,那年他十八岁。他考取了大辰十三年进士,殿试时候被皇上钦点为状元,而今好像是御史中丞。”

    简从书顿了顿,看向许小闲的视线里充满了炙热,“繁之居然有四首诗词同时进入文峰阁,如此伟绩,当然会令天下震动!”

    许小闲有些不好意思,他觉得自己应该谦虚一下,便有些腼腆的说道:“这个……这个可能更多的是因为皇上要将三公主下嫁,人家毕竟是个公主,而我本是个无名小卒,他弄的这一出只怕是为了抬高我的身份罢了。”

    简从书摆了摆手,“历次进入文峰阁的诗词,都需要经过太学院召集当朝大儒名仕共同审议,可不是皇上钦点某个人的某首诗词就行的,毕竟皇上其实是个文盲。”

    “不过……”简从书微蹙了一下眉头,沉吟片刻,“不过你这个说法倒是要引起注意。”

    这里人多嘴杂,简从书没有说要引起怎样的注意,但许小闲却明白了——

    他是许云楼的儿子!

    通过种种分析目前可以认为唐无妄和许云楼之间的恩怨并没有化解,而今许小闲握住了许云楼留给他的刀锋,这在唐无妄的眼里就是一根刺!

    只不过因为南边的战事,唐无妄为了不让五大侯府乱动,也为了看看五大侯府的态度,他下了血本在向天下人表示他和许云楼之间的兄弟之情依旧,甚至不惜将三公主唐若曦下嫁给他许小闲。

    唐无妄那两道给许小闲的圣旨这事已经让许多身居高位的人极为震惊了,他们在安静的看着,就像雾里看花一样,尚不能准确的分辨出其中的信号。

    尤其是他将北境之王罗浣溪给调去了南疆战场,这更让许多摸不着头脑。

    当很多人以为皇上这是在变相的打压许小闲的时候,他却又让太学院将许小闲的四首诗词给抬入了文峰阁!

    那么这究竟是在打压还是在栽培?

    很多人愈发的看不明白,于是更加不敢乱动,这大辰也就暂时太平了。

    罗三变早已惊呆了,文峰阁啊!

    那可是大辰文坛最高之处,能入此间,可称大儒!

    自己当年在长安那么些年,不就是希望能够作出一首诗词来进入文峰阁的么?

    若是自己有了一首诗词进入了文峰阁,哪里会被分配到这偏远的凉浥县!那肯定是直接留在了京都,直接进入了中枢,起步就是个五品的官儿了!

    他很羡慕的看着许小闲,原本在文采一事上他是不服许小闲的,但此刻却佩服的五体投地!

    正如简从书所言,文峰阁里的诗词,是做不得假的,因为天下文人都会去观摩,若是稍有瑕疵,必然被天下文人口诛笔伐。

    太学院要保证文峰阁的绝对地位,他们就必然严审每一首诗词。

    皇上有否定权,但没有决定权。也就是说太学院经过审议将他们评审出来的绝妙诗词提交给皇上,皇上可以压下不给入文峰阁,但皇上没有权力任意指定某人的某首诗词能入文峰阁。

    四首诗词,这是什么概念?

    这是吊打了当今大辰文坛的所有人,包括那些大儒!

    难怪上京和江南文坛会震动,当这消息传遍天下的时候,只怕各国的文坛都会震动——文峰阁的权威性在整个世界也是极为有名的,虽然大辰的文气不振,但各国大儒对文峰阁里的那六篇诗文都是赞不绝口的。

    许小闲的横空出世,这会给整个世界的文坛造出怎样的影响?

    罗三变不知道,许小闲更不知道。

    毕竟是抄来的,他对此的感触一点都不深,甚至还有少少的罪恶感。

    “这是一件值得庆贺的事,你叫……罗舒然对吧?”简从书抬头看向了罗舒然,“你回去叫淡水楼准备一下,繁之四首诗词入文峰阁,当浮一大白!”

    罗三变连忙躬身应下,看了看苏菲,低声问了一句:“苏小姐,你要不要随我先回城去?”

    苏菲愕然的回头看向了罗三变,“我和你回去干啥?我是来寻他的!”

    “……这、”罗三变倒吸了一口凉气,苏菲一脸喜悦,嘻嘻一笑:“他是大辰第一才子,我……我可也算得上是佳人!”

    这话的意思就很明白了,这话就像一把剑插在了罗三变的心口,令他差点吐出了一口老血来。

    他忽然觉得人面桃花失去了那艳红的颜色,整个世界变得苍白了起来。

    他走了,垂头丧气的走的。

    许小闲忽略了苏菲的这句话,倒是季月儿若有深意的多看了苏菲两眼。

    “外公,你说文峰阁此前收藏了六人的诗词,这才说了五人,还有一人是谁?”

    简从书扬了扬眉,挺直了胸,一时间意气风发,“还有一人,当然是老夫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