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一看书 > 历史小说 > 一品宰辅 > 第两百五十五章 秋天里的一把火
    天亮了。

    虽然有风也有雨,但居住在举人街的那些参加科考的学子们依旧起了床。

    按照时间算,凉州贡院的阅卷也差不多快要完成了。

    按照以往的惯例,凉州贡院会发布一份不正式的名单——在这次乡试中中举的人的名字会提前列出来,因为从长安太学院复核之后发出来的榜单要差不多两个月左右才会正式在凉州贡院外张榜。

    这么些年来,除了去岁那个叫许小闲的不走运的家伙被刷了下去之外,还从来没有出现过意外。

    所以这和正式张榜并没有什么区别,毕竟阅卷的官员大多来自太学院。

    史黄净面之后草草的用了早餐便撑着一把油纸伞出了门,他本打算去贡院瞧瞧,没料到刚刚走出这客栈的门他便站定了脚步,这门外居然有了许多的学子。

    他走过去一瞧,就在这客栈外面的墙上,居然张贴着许多的白纸。

    他探出脑袋再仔细一看,这标题……

    “震惊!有人蓄意破坏大辰科考,凉州乡试数百考生全军覆没!”

    这标题特么的太惊悚了呀!

    难怪吸引了这么多的学子们围观,这些学子们一边看一边发出嘶嘶的声音,仿佛难以置信,但稍作回想便觉得这檄文有理有据没有半点夸张——

    “……清水蚊香,乃是凉州刺吏之外孙、凉州巡查使之独子周作所制造售卖。”

    “这蚊香之配方乃是周作从百花蚊香作坊所盗取,可他却丧尽天良的意图让凉州考生无人中举!故而,他在这蚊香配方中添加了迷魂之药!导致了本次乡试的考生们在嗅了那蚊香之后萎靡不振、思绪不清而无法全神贯注的答题,甚至当场睡着!”

    “周作此人,在凉州号称周阎王,借着他外公和父亲的官威,在凉州欺压百姓欺男霸女无恶不作!在下没料到此子居然胆敢丧心病狂的干扰大辰神圣的科举,他这是意图颠覆社稷!”

    “……诸位考生,在下在此发出倡议,所有的考生们联合起来,就去这凉州府衙门一同状告周作!”

    “十年寒窗,被这清水蚊香付之东流,你们心甘么?你们还能有点血性、有点读书人的风骨么?”

    “面对强权、面对国贼,你们敢凭着大辰的律法去声张正义么?!”

    “今日巳时,咱们在凉州府衙门前共击鸣冤鼓,不见不散!”

    这是一篇慷慨激昂的檄文。

    许多的学子们在读后一个个义愤填膺,血气涌动。

    “这特么的,果然是那蚊香有问题!”

    “我就觉得奇怪,以往用百花蚊香好好的,怎么一用这清水蚊香就犯困,原来是周作这狗曰的故意搞的鬼!”

    “可是周作听说已经死了啊!”

    “他倒是死了,老子们这场科考可就废了!死了也不行,子不教父之过,他爹也脱不了干系!”

    “走走走,咱们去凉州府衙门!”

    “先去贡院问问看成绩出了没有,如果真的像这檄文里说的差不多全军覆没,咱们再去凉州府衙门不迟!”

    “好,就这么办!”

    “等等,我再去多叫一些人!”

    ……

    同在这举人街的归缘客栈里。

    许小闲洗了一个澡,脑子顿时清醒了许多,他还哼起了歌来:

    “咱老百姓啊,今儿我是真呀真高兴……”

    他一脸欢喜的来到了后院。

    简秋香此刻正坐在后院的凉亭里,手里也正拿着一张檄文仔细的看着,她微蹙着眉头忽然转头看了一眼许小闲,“高兴啥呢?你过来!”

    许小闲乖乖的走了过去,心想若是按照韩秋山他们的叫法,我应该叫你三姐才对。

    这几天仔细的偷看过了丈母娘,这丈母娘当真和季月儿一毛一样,嗯,尤其是丈母娘现在换上了一身白色的长裙之后。

    若是非得要说区别……许小闲凑了过去,好吧,丈母娘的眼角有少许的鱼尾纹,嗯,季月儿的发际线上有美人尖,丈母娘这发际线上的美人尖没那么明显……

    “干啥?这是不是你弄的?”

    许小闲立马坐直了身子大方的点头承认了。

    “有意义吗?”

    “当然有意义,做错了事总得付出一些代价!周阎王虽然死了,但总得有人来承担这责任。就算曹不动真有那本事一手遮天,能够给他添点堵,能够让他难受不高兴,我才能高兴一点。”

    这女婿小肚鸡肠,不过挺好。

    “伯母,你先坐会,我得去找安荷花他们说点事。”

    “嗯,你去吧。”

    许小闲蹬蹬蹬的上了楼,来到了安荷花他们的房间,正好,三人都在。

    此刻的许小闲脸色极为认真,他又问了一句:“真的不怕?”

    “怕啥?反正这事儿办了之后,我和杜芦门就跟着你混了。”

    “好,这是诉状,呆会你们就去衙门,等我那案子审问了一炷香的时间左右,你们再发动那些学子击鸣冤鼓,递上这状子!”

    许小闲再次向他们交代了这官司要怎么去打,话要怎么去说,然后他先行离去,带着来福和简春夏,三人去了凉州府衙门。

    简秋香蹙眉想了片刻,如果曹不动敢对这女婿作出不利之举,老娘就砍了他带着一家子去龙虎山当土匪去!

    于是,简秋香戴上了面巾和斗笠也跟了出去。

    曹不动今儿也一大早来到了衙门里。

    经过仵作的再三确认,周作确实死于中毒,那毒的来源也正是那毫不起眼的皂角刺——被这钉刺刺过的那条狗口吐白沫死了!

    这是多么歹毒的毒物!

    许小闲,你居然用这等恶毒的手段来谋杀我外孙,本官要让你在大牢里受尽酷刑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时辰到,升堂……!”

    “啪!”

    随着他惊堂木一拍,两班衙役齐声吼道:“威武……!”

    “传原告许小闲……!”

    许小闲正要迈入这衙门的门槛,却忽然一怔,他看见了一个熟人——

    “大爷,早啊,吃早餐了没?我这还有俩包子!”

    说着这话,许小闲将手里的两个包子塞到了齐文珺的手里,“我是来打官司的,你不好好做生意,跑这来凑什么热闹?”

    齐文珺捧着包子整个人都不好了。

    “啊……我来旁听。”

    “还能旁听?”

    “当然。”

    好吧,许小闲觉得这大爷是闲得蛋疼。

    他迈步走了进去,站在了这公堂中央,对曹不动拱了拱手,“凉浥县秀才、即将成为凉浥县举人的许小闲,参见曹大人……咦,被告呢?”

    曹不动的脸瞬间就更黑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