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一看书 > 历史小说 > 一品宰辅 > 第两百五十四章 大管家
    任平转身,豁然一惊!

    他呆立了片刻,噗通一声就跪了下去!

    “大管家!”

    这是一个年约六旬温文尔雅的老人。

    这个老人穿着一身有些陈旧的青色素雅袍子,头上戴着一顶有些陈旧的黑色小毡帽,双手杵着一根有些陈旧的龙头拐杖。

    他整个人看上去都有些陈旧,但偏偏在这样的陈旧中,却隐隐有一股出尘洒脱之意。

    若是许小闲见了,会觉得这老人就像是一副油画,越是陈旧越有味道。

    他就这样站着,用一只脚站着,另一只脚是这拐杖,他原本的另一只脚早已没了。

    此刻他那张满是沟壑的脸露出了一抹微笑,“你居然还会记得我。”

    任平砰砰砰连磕了三个响头,这才抬起了头来,很是认真的说道:“大离末年,小人随着罗将军千里奔袭关西太阿,剿灭了离朝残部之后挥师入长安。”

    “那年三月三,就在长安城外的九曲池头,小人有幸见到了许大将军,也见到了大管家!再一别,至今已是十六年!”

    “你起来。”

    “谢大管家!”

    “难得你还记得那些事,难得你现在为许少爷做的这些事,以后有见到罗浣溪……向他代老夫说声谢谢!”

    “大管家,家主从未曾忘记过去的那些事!”

    “我知道,无论如何,他有心了。”

    大管家空出了一只手来锤了锤背,然后杵着拐杖向一张椅子走去,年岁大了,这腰不太好,他不能久站。

    齐文珺连忙走上前去搀扶着他,将他扶在了椅子上。

    他深吸了一口气,笑着摇了摇头:“这才过去十六年,当年老夫也是跟着少爷驰骋沙场南征北战……岁月不饶人啊,终究废了,终究没有办法再去侍候小少爷了。”

    “所以老夫来过这里这件事,你们二人知道就行,万不可对小少爷说起,关于小少爷的身世,现在也不要让他知道。”

    他的那双依旧有神的眼睛徐徐眯了起来,透过那有些松弛的眼睑,依旧显露出一抹锋芒:“你们别问为什么,时候还不到。”

    齐文珺心里真的有很多疑惑,但他一听这句话,便一个字都没有去问,他沏了一壶茶递给了大管家,便听大管家又说道:“凉浥县是个好地方,当年少爷既然将小少爷留在了那里,就有少爷的用意。”

    “来的路上听了许多关于小少爷的消息,老夫甚慰,小少爷终于不再是那个只知道读书的书呆子了,这很好。小少爷在凉浥县做的那些事,也很好。小少爷的那未婚妻季月儿,还是很好。”

    “少爷走的时候留给了老夫一封信,说希望小少爷就在凉浥县平平安安的过一辈子……老夫原本也是这么想的,但现在看来恐怕没那么容易。”

    大管家并没有说为什么没那么容易,他的话或许是因为老了显得有些跳脱,上下句之间转换的没有什么逻辑。

    “天凉了,少爷的身子骨有些单薄,我得去帮他找些棉花来做一件厚一点的衣裳。”

    “这凉州的刺吏……曹不动该动动了,不然季中檀的日子不好过,小少爷的日子就也没那么好过。”

    “哦,对了,你告诉罗浣溪一声,叫他将他家的三少爷罗灿灿给叫回去,上阳县查不出什么来,老夫在上阳县呆了三年!”

    “那些秘密在宫里,但现在还不是去查的时候,我担心会把唐无妄给气死了。唐无妄现在还死不得,他若死了,那个疯女人可就真的无法无天了。”

    齐文珺和任平对视了一眼,大管家的这些话里透露出了许多极为重要的信息,这些信息有些飘忽,难以串联出来组成有用的消息。

    比如那个疯女人,肯定是宫里的某个贵人。

    比如大管家要去给许小闲做一件厚一点的衣裳……听闻当年许云楼有一支数千人的亲卫队,号称刀骑中的刀锋,这支部队在大辰建国的时候并没有去长安,也没有被皇上唐无妄收回。

    没有人知道这把刀的刀锋去了哪里,若是这支部队掌握在大管家的手里……他这一辈子唯一忠于的对象就是许云楼,他会不会用这支军队作出逆天之事?

    那些秘密既然在宫里,他这些年又有没有去宫里暗自调查过?

    说起许小闲的时候,他说了三个很好,他以前从未曾出现,难道是因为以前的许小闲不太好?

    曾经的许小闲是个书呆子,或许他在小少爷的身上没有看见希望,于是熄灭了许多的念头。

    可许府恶奴欺主那么多年……或许他有在看着,只是不能出面,免得给许小闲惹来天大的麻烦。

    可他现在出来了!

    莫非是现在的许小闲大大的不一样了,莫非他心里那熄灭的念头又再次燃烧了起来?

    要知道当年跟在许云楼身边的大管家,可是整个刀骑的大管家!

    只是而今已经过去了十六年,刀骑曾经的五大将领被陛下分封为五方诸侯,他们过上了锦衣玉食的生活,手里曾经的刀骑队伍也被削减了不少,他们还会记得云楼先生、记得这位大管家吗?

    “大管家,晚辈斗胆说一句,大辰现在本就已经风雨飘摇……”齐文珺小意的话并没有说完,大管家微微一笑摆了摆手,“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放心吧,我已是风烛之年,做不了当年少爷做过的那些事了。”

    齐文珺的心这才刚刚落下,却又见大管家脸上的笑意缓缓的收入了他脸上的那些沟壑之中,然后再也看不见。

    “不过……你们可知道小少爷这些年为啥能够安然无恙的长到十七岁?”

    “因为我的手里,真的藏着一把刀锋。”

    “唐无妄不敢轻举妄动,只有那个什么都不知道的疯女人,她反而没多少顾及,使的也都是一些下三滥的手段。”

    大管家似乎根本就不忌讳当今皇帝的名字,他又道:“唐无妄是清楚刀锋的厉害的,所以他一直在管束着那个疯女人。”

    “我真的老了,现在反而担心唐无妄死了,但现在看来唐无妄活不了多少时间,所以……我在死之前,总是得为小少爷做些什么。”

    说完这句话他站了起来,又锤了锤背,“天亮了,这场官司我没别的要求,小少爷不能受任何委屈,不然……”

    他杵着拐杖向门外走去,“不然,这刀锋这么多年来的第一刀,就会斩向这凉州城!”

    门外有风也有雨。

    不知何时停了一辆马车。

    两个穿着一身漆黑铠甲,背着两把长刀看不见面目的汉子撑着一把伞走了过来,一人扶住了大管家,一人将伞撑到了他的头顶挡住了风雨。

    他杵着拐杖上了那辆漆黑的马车,马车驶入了这秋风冷雨中。

    齐文珺忽然打了个寒颤,大管家那一身的陈旧在他踏上那马车的时候,似乎陡然间明亮了起来还绽放出了凛冽的锋芒。

    “可千万莫要出事!”

    【祝所有的书友们中秋快乐!我也要过中秋,所以明儿估计只有两更,不过加上《逍遥小地主》也是三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