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一看书 > 历史小说 > 一品宰辅 > 第两百五十三章 暗流 下
    归缘客栈。

    许小闲看着这一屋子的姑娘在发呆。

    他转头狐疑的看了看丈母娘,丈母娘若无其事的取下了斗笠,摘掉了面巾,对沈怀云说道:“大师兄,这都是可怜之人,莫如……弄去龙虎山?”

    沈怀云一声苦笑:“路途遥远,再说龙虎山现在就只有一个小师叔在……我担心小师叔吃不消啊!”

    “那怎么办?”

    “送去凉浥县!”许小闲接了这话,简秋香抬眼看向了他,“怎么?你脑子里莫非还有什么歪主意?”

    “非也,伯母,人们常说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这些人……都是可怜之人,但也有活下去的权力。她们除了对琴曲舞姿有所涉猎之外,并没有其它的谋生手段。”

    “若是伯母将她们直接杀了也就一了百了,但伯母既然救回来了这十个活生生的人,想来也是不想让她们去死的!”

    “我说将她们弄去凉浥县的意思是,她们必须接受劳动人民的再教育……就是让她们在百花村去跟着那些村民们干活,用自己的双手去谋生而不是用她们的身体!”

    “如此,若是她们被改造了过来,这可是伯母做的一件天大的善事。”

    简秋香脸上的神色有些怪异,她眼睛一眯看着许小闲,“你……真的不是有别的念头?”

    “没有,我许小闲对天发誓没有!”

    现在的问题是必须尽快将这些人给弄出凉州,她们可是得了曹不动的指示要在公堂上指证许小闲的!

    她们是被威逼利诱的,简秋香终究没法下手真的砍了她们。

    “那行,二师兄,你带着十个弟兄一人抗一个,趁着迷药还能维持两个时辰,将她们弄去凉浥县……”

    简秋香又转头望向了许小闲,“把她们弄去了凉浥县之后找谁?”

    “找百花村的老村长李大爷,告诉李大爷,让她们统统去做百花饴糖!”

    看来这小子还真没有别的心思,简秋香这才放下心来,这可是十个俏滴滴的十五六岁的女子!

    “就按照他的意思去做,出城小心点,凉州的捕快可全出动了。”

    “三师妹放心,我们办了此事立刻返回凉州!”

    人去楼空,简秋香这才坐了下来,“曹不动老奸巨猾,他估计还有我们没有想到的手段,天亮以后开堂,你自己得多加小心!”

    “多谢伯母关爱,他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

    “什么意思?”

    “……水来土掩!”

    ……

    ……

    “没杀,”曹不动在这西厢房里转了一圈站在了屋子中间。

    “既然没杀,那就一定藏在这凉州的某个地方!”

    “东家,要不要动用那三百死士端了归缘客栈?”

    曹不动想了片刻摇了摇头,“齐文珺在啊……去书房,老夫修书一封给章大人,你派快马送去。”

    “好!”

    “凉浥县的那些税粮税银送到了没有?”

    “回东家,昨日已经送到。”

    “给章大人的那份早些派人送去。”

    “好!”

    “这凉浥县秋粮的亩产核定……看来可以再提一提。”

    “东家,现在是……今儿个审案可还有万全之策?”

    曹不动坐在了书房里,陶扬磨着墨问了一句。

    “反告我外孙,这是许小闲想要站得先机。别急,他的人证,也可以成为老夫的人证。这人证只要一个就够了,审案的事老夫才是裁判,他翻不出老夫的手掌心。”

    陶扬很想说齐文珺在这里,他可是府台大人!他若是插手……东家也没有办法呀!

    “我那外孙……不会白白死的,我要很多人为他陪葬!”

    曹不动咬牙切齿的说完这句话,他提笔写了一封长长的信,又仔细的看了两遍,这才吹干递给了陶扬。

    “许小闲打乱了老夫所有的计划,甚至也打乱了章大人的部署……一枚小小的棋子,他居然蹦到了这棋盘上成为了一枚卒子。”

    “他上了这棋盘也好,这样他才会令宫里正视他一眼。宫里看他一眼,老夫才更好办事!”

    “你去吧,这乱了的计划,老夫得再好生想想。”

    陶扬躬身退下,曹不动独自煮上了一壶茶。

    现在必须正视外孙死了这件事!

    与户部尚书章大人联姻不再可能,但和章大人之间的利益关系已经建立。

    这一次对凉浥县加税,按照章大人的说法,是左相大人要凉浥县那地方,因为季中檀不是左相一系的人。

    要说这凉浥县虽然有着象征意义,但那穷乡僻壤真的重要么?

    还是这凉浥县藏着什么秘密?

    这不是自己需要去想的事,自己需要想的是进一步压迫季中檀,让凉浥县出事,让季中檀丢官走人,为左相办好这件事。

    原本一个税收就完全可以弄垮凉浥县,却没料到横空出现个许小闲,导致了这一计策失败,那么秋季再加税赋,他许小闲还能化解么?

    不能给许小闲机会!

    这一次,定要将许小闲做成死局!

    你不过是一枚卒子,却挡在了车马的面前,你不死谁死?

    还得给东郡侯府夏侯爷去一封信了,这件事未能办成,侯爷恐怕也会不喜……哎,夏侯爷对许云楼这个儿子的态度也是模棱两可,他似乎也是在看陛下的意思。

    ……

    ……

    凉州官驿,齐文珺也彻夜未眠。

    此刻站在他面前的是一个谁也想不到,就连齐文珺自己也未曾想到的人——凉州贼曹从事任平!

    “齐大人,实在对不住,这才刚刚忙完。”

    “下官任平,三年前从临州调至凉州担任贼曹从事一职,再三年前……下官是镜州南屏县一县令。南屏县是罗侯爷的老家,那时候让下官在那看着,现在罗侯爷觉得应该让下官来凉州看着了。”

    齐文珺吓了一跳,“你是北都侯府罗侯爷的人?”

    “下官是侯爷的家奴,此刻前来相见……是想让大人知道曹不动可能的手段!”

    “快快请坐!”

    任平没有坐,他继续说道:“有齐大人在,许小闲定然无恙,只是得当心一点……曹不动手里有三百死士!另外就是这凉州府兵统领都尉刘造是他的心腹。”

    “小人担心的是若是齐大人接手了这案子,曹不动狗急跳墙之下会作出过激之举动,怕是对大人以及许小闲都会不利!”

    “齐大人,下官还有一些事,不过已经办妥了一些事,兰瑰坊的那一把火烧得正好,另外下官也告诉了简秋香一些事,她想来也办妥了。现在下官还剩下最后一件事要去办……许少爷大意了,快手张三,才是真正的目击者,他会在审案时候翻供反咬许少爷一口,到时候许少爷会有麻烦,曹不动这次是铁了心要让许少爷死!”

    “你……为什么要帮许小闲?”

    “大人能帮,小人当然也得要帮。”

    任平拱手一礼转身正要离开,齐文珺却叫住了他:

    “张三不能死!”

    “他不死,许少爷会有麻烦!”

    “放心,有个人,你正好见见。”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