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一看书 > 武侠仙侠 > 元懿纪 > 第一卷 元懿 第十三章 今天是年节
    异变结束,所有三日粮的叶片又重新倒伏下来,随后像冬蛇入洞般往棚子里缩回。

    然而,任何探索的举动都会带来一些改变,并不是所有的三日粮都将叶片缩回去。

    就有一棵三日粮的叶片向着后院摸索而去。

    它没有眼睛,就用叶片上生长的密密麻麻的绒毛探索周围的一切。

    爬过破破烂烂、锈迹斑斑的被掩埋了一截的铁桶,攀着插在土中的铁锨的柄往上爬,叶尖探入一个水桶中,触碰到了水面,又立即缩了回去,越过水桶,继续向前,就像一条蛇一样。

    它虽然没有腿,却可以将叶片缩小,拉长整个叶片。

    片刻,它好像感应到有什么在散发致命的吸引力,这吸引力让它的生命深处都在叫嚣,表示催促自己前往那个地方。

    它就径直地前往那里了。

    在它绒毛的感应下,这是一个叫做‘桶’的物体,那股吸引力就是从桶里面散发出来的,它钻进桶里,卷出几片茶叶。

    正是被高兵丢弃的悟道茶叶!

    虽然被泡过了一次,效力大都被泡出来了,但多多少少还有一些。

    它尝试吸收,结果让它整株草都战栗……就是这种感觉!这种感觉是它们这些灵智低下的生灵最渴望的。

    有断断续续的意识波动在这株三日粮的灵魂深处传出。

    “好……吃!”

    一下子就将所有悟道茶叶都吸收了,灵魂深处的意识也越来越清晰,终于产生了一种叫做自我意识的东西,即“我是谁!我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

    随之而来的就是一股嗜血的冲动,难以抑制!

    “嗖!”这株已经完成了巨大蜕变的三日粮以极快的速度飞窜回小棚子中。

    到了凌晨时分,后院的树上飞落了一群小鸟,正在叽叽喳喳叫着。

    突然,一道翠绿色的光从小棚子中射出,直接洞穿了三只鸟儿,又以极快的速度收回。

    鸟群受惊,哗的一下全都飞走了。

    在寂静的后院,好像没有其他动物,却有咯吱咯吱的渗人的咀嚼声响起……

    第二天高兵过来看见,当即‘嚯’的一声,“怎么一晚上就异变了,难道是我计算错误了……看来那秘术我还练的不到家。”随即高兵就不管了,仍然倒了一碗鲜血下来。

    因为所剩药材已经不多,因此高兵也没有急着将这些变异的三日粮采下,就留着了。这也让昨晚侥幸开启了灵智的那株三日粮逃过了一劫。

    元懿一大早起床就开始整理自己储物袋中的东西,把所有东西倒出来,一一翻看。

    当他捡起一个青铜小塔的时候,才想起这小塔是跟那青铜醒木一起买来的,只是买回来后就直接放进了储物袋里,直到现在才想起来。

    元懿翻看了一会儿,看到小塔尖上有个小洞,也不知道是制作出来时就有了,还是被锈穿的。

    元懿找了一根绳子穿上,挂在脖子上,就出门了。

    他要出门采药了,因为有一些药材很娇气,如果不趁着早上露水还重的时候采下,它们就会重新钻回土里,再找就找不到了。

    而千草方里面正好有几味正是这类药材。

    三年,元懿跟着高兵修炼了三年,独自一个人上山采药也有一年半的时间了,早已轻车熟路,因此没到中午就回来了。

    不过不巧的是,还有几味灵药还没够,因此元懿只好先把储物袋里的交给高兵,等之后再去找找。明天他打算去到更远的地方,更深的山里。

    只是高兵并没有接过储物袋,而是递给他一本薄册子。

    元懿接过来,道:“这是什么?”随意翻了翻,只觉得十分晦涩,如果没有坐下仔细研究一番,是不能看懂的。

    “这就是我昨天跟你说的,能够诱导灵药变异的秘术,叫做生机大丹术,以法力引导生机,在灵药内部形成一枚生机大丹,只要吸收了这枚大丹,灵药就能完成异变。”高兵简单地介绍了一下这门秘术。

    这秘术可谓是夺天地造化,从来点化生灵的神通都是最高级的那一类,但是没想到这生机大丹术竟另辟蹊径,以一个另类的方式做到了这一逆天之举。

    “只是这生机大丹术也有很大的风险,如果点化的灵药的天性比较凶悍的话,还有可能反噬自己,因此,选择什么灵药,就要事先想好!

    首先就是,不能选择那些灵性比较大的灵药!因为这种灵药对于危机有着很强的感应能力,而且很容易就能开启灵智。那么,培养灵药不成,反倒遭受反噬就是一定的了!”

    听高兵这一介绍,元懿大感兴趣,坐了下来慢慢翻看起来。

    看到有不懂的就去问高兵,就这样,时间慢慢过去,很快到了晚上,元懿跟高兵提出了告别。

    接下来的几天,元懿总算凑齐了所有药材,只不过并没有去高兵那里,因为年节就要到了,这几天都要在家里干活。

    到了大年三十那天晚上,每家每户都很热闹,平时不舍得点起的油灯都整晚的在燃烧,深夜了,酒桌上的酒杯还在推来推去,相互撞在一起,酒液飞溅,行酒令在喝得醉醺醺的汉子口中被喊出,孩子们在大人的脚边转来转去。

    一切都很热闹!

    只有高兵这里很是寂静,这个平日都被大家排斥的老头,这个时间更是没有人来看望他了,一个人孤单地坐在院子里,独自喝着酒,嘴里哼着戏,自娱自乐。

    突然,大门被推开了,元懿走进来,径自坐在高兵的面前,从腰间的储物袋里面取出几盘菜。

    “高爷爷,我又来陪你过年啦!”元懿取过桌上的酒瓶,为高兵倒了一杯酒。

    “嗯。”高兵没有说什么,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两个人相互之间关系很乱,要说高兵是元懿的老师,也可以,但高兵从来都没有说过让元懿拜师的话,因此在元懿心中,高兵从来都不是他的老师。

    而老师与学生又是元懿跟高兵之间最本质的关系,从师生的关系向外延伸,高兵将元懿当成了一个后辈,或者说孙子更为准确,而元懿又将高兵当做一个可敬的长辈,或者说是个相认的爷爷。

    爷孙两就在院子里吃起了酒,高兵也没有约束他,一口酒一口菜,没多久就微醺了。

    如果用法力抵御的话,就这种低端酒,喝多少元懿都不会醉,然而高兵也没有动用法力,因此就陪着他了。

    很快,桌上就歪倒了几个酒瓶,高兵见元懿已经醉的不轻,就叫他回去。

    “我不肥……去,再等……一会……”元懿大着舌头,说话都不清。

    见元懿小孩子心性,高兵哈哈大笑起来,随后把坐在凳子上当摆锤的元懿拉了起来,搀着他出门了。

    “你这小子,难道还要我这个老头扶你回去吗?”

    被高兵拉起来,身下没有凳子撑着,身子又无力,那种无力感让元懿稍微清醒了一些,再加上被夜风这么一吹,醉意就消了几成,已经可以自己把路走直了。

    “不用,我自己能走,不用您扶!”元懿站直身体,摆脱了高兵的搀扶。

    “高爷爷,我自己就可以回去了,你不用跟着了。”

    高兵有些信不过他,道:“现在你还醉醺醺的,就怕一会看不清路,咕噜滚进路边的沟沟里!”

    “怎么可能!”

    “你看。”

    说着,全身法力流转,就将醉意都给驱散了。

    随后他摆摆手,就离开了。

    高兵仍然站在原地,完全确认元懿真的恢复正常后,才转身回去。

    到了这个时候,他还是没有用法力驱散醉意。

    现在的法力是用一分少一分,而且回复速度极慢,之前他为元懿培养灵药时,就常常将法力给耗尽,竟然要三天时间才能全部修炼回来。

    “时间真不饶人哦!”高兵感叹着摇摇头,回房睡觉去了。

    年节虽然说要守夜,但也没见谁真的会一整晚的不睡,这个时候,整个村子快要完全陷入寂静中啦!

    “呕,蓝旗那个家伙,都说…老子已经要…喝不下去了,还一个劲儿灌老…子,等以后哒,我一定叫上几个人,去灌醉他,醉死他!”一个声音骂骂咧咧的,从高兵家周围的那片竹林经过,这人满脸通红,毛孔都微微张大,双眼朦胧的,差不多是一脚一跌地走着。

    这片竹林,以前最是能够吸引小动物来这里,老鼠蚊虫,还有各种夜宿的鸟儿,让这片竹林热闹得很,只是这几天仿佛都没有一个动物敢靠近这边了,好像竹林里寄宿着一个十分恐怖的天敌般。

    这个醉汉选了条回家最近的路,因此才会从高兵这边十分偏僻的一条路走过,今天可是年节,因此就算多醉,也不会借宿别人家。

    脚踩在地面的竹叶上,发出清脆的声音,也因此掩盖了竹林里正在逐渐接近的声音,那声音就像冰冷的毒蛇爬过地面的声音。

    声音逐渐接近,然而醉汉浑然不知……

    下一刻,‘嗖’,在昏暗的竹林中,有一道翠绿色的丝线飞刺而来,从醉汉的后心穿过。

    “额……”

    一阵剧痛袭来,醉汉得到了最后一刻的清醒,随后感觉一股热流从后心流动,只消片刻,就感觉冰冷袭上全身,终于陷入了永恒的寂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