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一看书 > 武侠仙侠 > 葬煞纪元 > 二百零五章 不知天高,争风吃醋
    姬煞葬身法本就不弱,在突破铸身境后期之后便修习了坎离天水剑诀,又将女怀素心剑诀精要层层解析,如今已然趋于小成。而这两套剑诀都是以速度增长,习练下来对于身法的增幅自然是较为可观。

    加之鸿海之灵给予的水属性灵力,与这两套剑诀相辅相成,潜移默化之下在速度上又是提升了一筹之多。

    此时姬煞葬的若是全力而为,在身法速度之上绝然不会在南生之下,即便放在半步开灵中也算得上是中上存在。

    而速度优势,正是足以击杀这只半步开灵巨鳄的关键所在。

    本来以强力剑诀斩击强杀此半步开灵巨鳄也是可行,但如此一来风险性却是要大上了许多。

    仅仅是方才蓄积灵力、剑意、煞力三合为一的狠厉一剑,尽管威力无匹,然而却不仅耗费了姬煞葬颇多心神,自身灵力也耗费了四分之一上下。

    若是多斩出这样程度的几剑,固然是可以把这只半步开灵的巨鳄斩杀于此,但对于自身的损耗也是颇巨,极有可能会过度透支。

    如若真到了过度透支的状态,即便没有遭到反噬,出现内息紊乱,走火入魔之类的后遗症,仅仅是心力和灵力的消耗方面都有些不易补救,想要补充恢复回来起码也需要多日的疗养,就眼下这个环境,实在不具备这样的修养条件。

    于是姬煞葬斩出一剑后果断放弃了以强力击杀的方式。对付这样皮糙肉厚的妖兽,以速度为优势慢慢的打消耗战才是上策,故而他始终以快打慢,不和半步开灵的巨鳄硬拼,每每斩击出一道或两道剑芒后便迅速退走。

    巨鳄身上的伤口越来越多,尽管每一道都不深,但却依稀布满了冰花状灵力,阴寒且诡异的水系之力不断的汇入它的体内,不断的进行损耗蚕食,令它的身形越来越慢,只得爆发式的催动土系灵力用于压制内息。

    但爆发式的自我燃烧灵力无法长久,

    姬煞葬神识一动,发现之前就感应到的几道气息波动正朝这边而来,如今已经在不远的距离。

    是三道尚可的气息,应当没有到半步开灵的程度,还有一道铸身境后期的气息,多半是没有半步开灵的存在。

    即便无法探知铸身境后期以上的具体修为,但是姬煞葬的神识太强,对气息的判定倒也还算准确,不至于会出现太大偏差。

    姬煞葬心头一定,但也恐出现变局,斩击半步开灵巨鳄的间隔变得更加频繁,想要快些将其耗死。

    姬煞葬感受的四股气息波动正是对观海剑宗恨毒了的三男一女,均是灵剑门内门修士。

    事实上作为观海剑宗的子门,远远有着其他门派都艳羡不已的便利,例如在同一区域的门派即便实力相差不大,但都会以宗门子门马首是瞻。

    这也是无可厚非的事情,毕竟人家后台强硬。像灵剑门的修士出行在外,大抵其余的门派甚至大型修真家族都会给他们几分薄面,为他们带来不少便利,这多半也是看在观海剑宗的份上。

    这几人只想着观海剑宗对他们的坏,却丝毫没去考虑作为宗门子门的好,心中常怀怨恨,特别是在灵坳福地之中,戾气几乎是不加掩饰的释放出来。

    “嗯?我感觉到了不远处有两股气息,其中一股是铸身境后期修为的程度,还有一股感觉不出境界,但是十分虚弱,正在渐渐消失。”中年男子凌平的神识是四人中的最强,此刻第一个发觉了姬煞葬的存在。

    “铸身境后期?还是一个人?”年轻女子嘴角冷笑:“那就直接过去杀了,尽管是蚊子腿肉,但好歹也算聊胜于无,就当享用正餐前的一道开胃点心。”

    “那便去寻他吧!将这家伙的气机先锁死,即便让他发现了我们的存在也是无妨。目下他已经成了砧板上的鱼肉,根本就别想逃出我们的五指山。”马姓年轻修士阴冷说道。

    这几名自恃已经稳稳拿下那名弱小的铸身境后期修士,不紧不慢的朝他的方向而去。

    姬煞葬斩出了最后一剑,彻底断了这只半步开灵境巨鳄的心脉,他嘴角扬起了一丝冷笑,因为之前感受到的这几股气息很明显的朝着他的方向而来,如今已经距离自己极近了。

    他不紧不慢的取出两颗上品灵石,一手捏着一颗,也不急着解离这只鳄状生物,就这么盘膝坐在它尸体旁边悠哉的恢复起灵力来。

    大约三分之一柱香不到的时间,三男一女发现了盘膝坐在一只巨大鳄鱼尸身旁边的姬煞葬。

    “确实是铸身境后期气息无疑。”女子低声对她的三位师兄说道。

    “很是奇怪,这只巨鳄实力明显强于他,又如何会被其斩杀?”齐姓年轻修士疑惑说道。

    “哼!多半是这只巨鳄本身就已深受重伤,才被这个修士占了便宜。”中年修士凌平嘿嘿一笑道:“如今确是被我们占了便宜,杨英师妹,这次这只巨鳄最宝贵的妖丹就归你,谁让你是师兄们都疼爱的小师妹呢。”

    凌凭本就觊觎杨英的身子良久,平日里两人虽有暧昧,但却还没有实质性的走到那一步,如今正好来个借机讨好,想要博取她的好感。

    “师兄,你对英儿真好。”杨英娇嗔说道,杏眼含春的望着凌平,尽可能让自己娇柔羞涩,眼中饱含柔情万丈。

    马姓修士也喜欢杨英日久,如今看这二人眉来眼去,一时间心里头不是滋味,他轻哼一声道:“如今那修士还没杀,你们就想着分战利品,是不是还太早了一些。”

    他倒不是因为顾忌在那盘膝而坐的姬煞葬,只是纯粹看这凌平不爽。凌平自恃在他们当中修为最高,丝毫未经他二人同意,肆意决定如何去分这些物事,并用来讨好他爱慕已久的人,着实能让他咽得下这口气。

    “怎么?马师弟,你是觉得这个铸身境后期的小小修士难以对付?”凌平眼中流露出不屑神色,继续说道:“你比他还高出了一个小境界,竟然还会有如此顾忌,真是将我们灵剑门的脸都给丢尽了。”

    两人本就心有隔阂,之所以凑在一起也是因为同为一个门派。他们本就不是这批进入修士中修为最高的存在,抱团取暖也是理所应当,但若说因权宜之计而凑在一起就能够关系越发变得融洽,倒还真是两可之说。

    偏偏这两人都对杨英有些意思,凌平本就自恃修为处处强压他一头,明里暗里两人相处的都并不算愉快,原本马姓修士还算按捺的住,时日一长就有些烦躁起来,觉得同为铸身境大圆满,自己也并非就比他要弱到哪里去了,何堪受这个气。

    马姓修士皮里阳秋说道:“是哦!师弟我确实觉得这铸身境后期修士浑身都透着古怪,并非是那么容易拿下的。当然凌师兄你如此这般英明神武,要解决他自然是不在话下。”

    意思已经很明显,无非是想要激得凌平一人去灭杀这个铸身境修士。尽管认为两人实力对等的可能性不大,但他心里隐隐还是希望这个铸身境修士能够爆发一下,将凌平打出沉重内伤来,这样一来任他之前如何嚣张,今后都得乖乖的夹着尾巴做人。

    凌平眼中倨傲之色一现,尽管听出了马姓修士口中的讽刺意味,依旧是狂狷地笑道:“难得师弟这么有自知之明,也好,师兄就让你知道一下,一个小境界的差距,有时候就是天地之别。即便修为是在同一个小境界之中,也是差别极大的。”

    他们说话声音越来越大,根本就没有忌讳不远处的姬煞葬是否听见,在他们眼中,这个铸身境后期修士之所以还未起身,多半是因为已经吓得腿软无法动弹了。

    姬煞葬心中冷笑,也不说话,带着戏谑的眼光就如同看猴一般。

    凌平话语刚落,便施展自己引以为傲的身法,想要栖身到姬煞葬近前,然后干劲、利落、漂亮的将其瞬杀。

    仅仅一息过后,伴随着凄厉的惨叫之声,凌平的右手臂被一道凌厉剑芒斩断,被剑芒携带的风压给抛飞出去。

    “铸身境圆满这个小境界的修士确实是分为三、六、九等,不过就你这个程度,在这个小境界中也只能堪堪算是靠后的存在。不知道是什么让你生出这样的狂妄和不知天高地厚来,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了,我这便让你们都认清什么是现实,什么是差距。”

    姬煞葬拍了拍身上的尘土,缓缓的站起身来,不紧不慢的说道。

    “快,快使用灵溪纲阵将他困住,这人隐藏了修为。”杨英骇然尖叫道,变数来得实在太快,快到他们都没能反应过来,一时间几人气息都有些凌乱起来,忙不迭的想要布下阵法将这人族修士困住,却没有意识到凌平此刻尚且还倒在地上,根本还没有来得及起身。此阵法最少需要四人才能布置,目前缺人一人,饶是他们三人已经准备充足也无济于事,根本就无法运转开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