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一看书 > 历史小说 > 日月大明 > 第96章 杨波道
    天色雾蒙蒙的,云层很低,冷风飕飕。

    “看样子,又该下雪了。”

    杨波嘀咕一句,手中缰绳轻轻一抖,朝天笑打了个响鼻,猛地伸长脖子,头颅高高扬起,吼儿吼儿地嘶叫一声,便四蹄翻飞,向前飞驰,就像流星一般,杨波直觉耳边,呼呼只响,人也轻飘起来,天已不是一个穹庐,一人一马,都在飞。

    这里是沈梅公路,也就是沈家堡人口中的杨波道。

    杨波道,大路笔直,皆是由西山运来的碎石和着生石灰铺就,足有三丈余宽,可并行六辆两匹马的豪华马车,路面甚是开阔,眼下只是沈家堡至西山这段已经通行,西山到梅镇因为沿途需要架设几座桥梁,而建桥需要用到水泥,水泥的批量生产还遥遥无期,是以,西山至梅镇,部分路段虽可勉强通行,却是远未完工。

    杨波道以南,乃是南区,那里的苇子地,差不多被填平了,有些地方已经有成排的房屋拔地而起,每一户屋前都有个小院落,街道和巷子规划有序,像棋盘一样,整齐划一,如今这里还是工地,但齐整的规划和宏大的规模,自然形成一种让人震撼的气势,而这些在将来,不过是普通流民的居住之所。

    杨波道以北,乃是北区,北区乃是石庙核心区,将来,石庙所有的公事场所、围棋馆、藏书楼、书画、学堂、医院、杨波和梅仙儿的所谓公司、杨波的府邸、外地豪门在石庙的置业家产、还有杨波为韩赞周预留的宅基地、成排的商铺、城中花园、人工湖泊,应有尽有,大都分布在此地。

    可以想见,将来这里,定是富贵豪华之地,气势非凡。

    这片区域足有两千亩之多,最初为杨波私人拥有,各地豪门纷纷前来买地置业,地价已经涨上了天,可是地少人多,梅仙儿被逼无奈,想出缴纳押金的办法,而前来买地建房的豪商,依然络绎不绝。

    填土造地仍然在进行,新起的建筑不过是小荷才露尖尖角,只能见个端倪。

    道路两旁更多的还是那些临时搭建的小棚子,绵延数里,一眼望不到头,近几个月来,前来投奔沈家堡的人实在太多,即使搭建临时的小木屋,也远远不能满足所有人的需求,多数人只能在简陋的草棚子里暂住。

    “一,二,三,四..”

    威风的行军号子响起。

    杨波挥挥手中的马鞭,算是打了个招呼,朝天笑一仰脖子,希律律,嘶吼一声,飞驰而过。

    迎面来的队伍,便是亲兵队早起在例行操练,他们已经跑到头,折返回来,领头的不再是何起风,而是一个叫许二江的。

    这个许二江,在上次虎山军演中表现不错,杨波事后找他聊了聊,此人年岁不大,却是相当机灵,能谋善断,是个不错的苗子,何起风去了幽灵号,亲兵队缺个队长,杨波便调了他过来。

    大明没有海军的说法,只是沿袭了过去,水上的武装力量,称之为水师,水师的主要活动范围似乎也不是在海上,即使有,也只是在近海附近,更多的是在内陆的河流湖泊之上。

    杨波却是打算成立海军,因为在他看来,将来,战舰的战场在海上。

    海军对航海经验要求甚高,杨波手上无人可用,幽灵号只能交给雷矬子,何起风带着一部分亲兵队成员上了船,他们大多是旱鸭子,需要从零开始,何起风只能做雷矬子的副手,慢慢积累经验,这个过程可能需要一年半载,或者更长。

    真理在大炮的射程之内,这是谁说的来着?

    不管是谁说的,却早已成为杨波心中的信条。

    将来在海上,我要用大炮说话,荷兰人,西班牙人,葡萄牙人,大不列颠人,这些个红毛鬼,魑魅魍魉尔,不管是谁,胆敢侵门踏户,便要问问我手中的大炮答不答应。

    杨波这么想着,帅逼的脸上露出一丝冷笑,酷酷的感觉。

    何起风带着近半的亲兵队成员去了幽灵号,亲兵队的差额则从火枪营补充,火枪营的差额则从施工队补充。

    火枪营本身也要扩充,杨波打算扩充至五百人,编列五个火枪队,每一队下设五个班,每班二十人,成员装备一匹马和一支新式火枪,方立春被提拔为营长,王连营为副营长,兼任一队队长。

    杨波催马疾行,暗道:“还需要后备力量。”

    他打算成立一个后备团,从施工队抽调青壮,组成五个营,两千五百人的规模,团长由季顺担任,副团长卢寅时,后备营平素开山修路,每个营轮流到养马场的军营操练,操练期间有军饷可拿,战时,可为火枪营提供源源不断的兵源。

    这一切将在秘密中进行,没有必要大张旗鼓,尤其是后备团,平时施工队也是军事化的管理,现在只是把青壮和老弱分开,后备营不过需要轮流参加军事操练而已,其他和原来并没有什么不同,并不会引起太大的关注。

    后备团,是一股隐蔽的力量,是杨波的杀手锏,不到万不得已,不会露出峥嵘的面目。

    这样一来,便是扩军了,而且规模不小。杨波需要得到沈继之的支持,杨波这些日子,没少去沈府和沈继之长谈,两个人一边下棋一边谈,沈燕青在一旁作陪,她也是竭力主张,沈家堡必须扩军,以应对来自各方的挑战。

    沈继之已经松了口,可以预见,今后沈家堡的武装力量会慢慢落在杨波之手。

    在经历梅镇养马场的战事,以及在海上,杨波单枪匹马,抢来荷兰人的七月号,杨波证明了他的实力,羽毛逐渐丰满,沈继之再无疑虑,开始有意识的慢慢放权了。

    有多少银子,就办多少事,凡事必量力而行。

    扩军当然是要花银子的,现在石庙的银子进项很多,就算是个甩手掌柜的,杨波也要做到心中有数。

    现在火柴厂已经开始批量生产,每月的营收惊人,足以支撑扩军的需求。

    梅仙儿正在推行的保证金制度,凡是在北区置业的,都需缴纳一定数额的保证金,北区的宅基地、住宅和商铺都非常畅销,所得保证金,是很大一笔银子,足以支撑沼泽地的开发提供充足的流动资金。

    真是马快距离近啊,不肖几刻,人和马却是来到了沙柳,葛四宝倒是没有太过夸张,朝天笑确是一匹良马。

    此时,天却是落起了大片的雪花,如鹅毛一般,看这架势,雪会下得很大。

    雪花漫天飞舞,纷纷扬扬,很快街道,房屋就像披上了一层白色的轻纱。

    沈梅公路到了此地,连接上沈家堡城内的相对狭窄的街道,朝天笑也是通了人性,放慢了速度,缓缓前行,马蹄踏在石板路上,发出得得的脆响。

    杨波此行,要去沈燕青设在二里巷的医馆,这段时间沈燕青正在忙着收拾她的医馆,石庙倒是少去了,杨波有了朝天笑,几乎每日都要来一趟,商议扩军和医馆的事项。

    医馆由原来沈家的一间药铺改造而成,算是临时征用,在石庙的北区,杨波规划了一间医院,建成以后,沈燕青的医馆最终还是要搬到那里去,医馆起名为一真医馆,自然有纪念马道长的意思在里面。

    杨波信马由缰,隐隐看到前方便是倚红楼,门廊下,对称地挂着两只红灯笼,似乎已经点亮,发出妖冶的红光,漫天飞雪之下,显得格外的惹眼,让人产生暧昧的感觉。

    倚红楼是烟花之地,温柔之乡,沈家堡的倚红楼由苏洛儿在经营,这阵子,苏洛儿倒是很少露面,也不知她都在忙些啥?

    一个老妇人冒着风雪,打倚红楼门前经过,那妇人白发苍苍,满脸皱纹,看似饱经风霜,正步履蹒跚地往前走,天太冷了,那妇人正欲举手,去捂一捂两只耳朵,不料脚下一滑,身形一斜,倒在了雪地上。

    “老人家,您没事吧?”杨波见状,赶紧翻身下马,把那老妇人搀扶起来,关切地问道。

    那老妇人把住杨波的一只手臂,艰难地站起来,抬头眯起双眼,看着杨波,一张苍老的脸上,满是褶子。

    “该死的老天。”老太太抬头望了望,捶了捶腰眼儿,瘪嘴骂了一句,声音低沉,给人以沧桑之感,“老咯,没用了咯。”

    “老人家,您这是回家去?”杨波问道。

    老太太嘴里咕哝道:“嗯嗯,回家去。”说着便松开把住杨波的双手,便要转身离开。

    雪是越下越大,杨波为老太太担心起来,这里离倚红楼最近,杨波看着倚红楼方向,又道:“雪太大了,我给您找个歇脚的地方,您先歇歇,待雪停了再走?”

    “胡说,那里是青楼,我老人家如何能进去?哼..”老妇人看出杨波要她去倚红楼歇脚,顿时口气不善了,“后生仔爱管闲事儿,眼还瞎,这雪一时半会儿哪里得停?家里人等着呐,我得赶紧着回去,少来多事。”

    这老妇人不仅老,脾气还不大好,嘴里还骂骂咧咧的,竟不顾杨波劝说,执意要离开。

    杨波也是无奈,幸好这老妇人虽然摔了一跤,看起来身体并没有什么不妥,只好由她去。

    杨波翻身上了马,打马冲到前面,不知何故,扭头看了一眼,诡异的事情出现了,哪里还有那老妇人的影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