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一看书 > 历史小说 > 冷血嫡女在线打怪 > 第一卷 龄鸢篇 第六十三章 科灵选士
    话落,捏着宫女手腕的胳膊突然向下,猛然扭转马上要将她的手折断,看宫女大叫着我说,冷冷一笑,眸中无半点温度,说着你方才不都说完了么,继续使劲,听噗通一声,眼前人跪在了地上,声泪俱下。

    “武士!武士!饶了我吧~是师南武士点拨我们的!是师南武士!师南武士得山主重用,他的话,我们小小宫女哪敢不听呀~”

    手上力道小了一些,蹲了下来。

    “那你便随我去山主眼前说说吧,说说师南怎么点拨你们针对一个无权无势的新武士。”

    怔怔看着她,觉察出迟疑,手上立刻加重,看眼前人哭着点头。

    将人拉起带去山主的宫殿,抬眼对上远处科灵选士似笑非笑的脸,立刻行礼,稍紧张,这科灵选士的武功应是不浅,不到三丈的距离,她竟未觉察到。

    看他背手悠悠走来,并不吱声,她对于此人只知是个比山主地位高的,山主管辖三座山头,科灵选士管五座,旁的,一无所知。

    “我不过随意转转,竟瞧见了这些,你也不过一武士而已,于宫道之上公然胁迫宫女,传开了,与你不是一样不利?”

    蔡雯奚直起身子直视科灵选士,不似其他武士,对于山主与科灵选士心怀敬畏,反倒一身冷傲之气,纵使身份受制,也好似在告诉众人,无人能拘住她,降住她。

    “属下并不在乎这些,心中头一件只黄般,旁的,不过是以牙还牙以眼还眼,既不在乎,又何来不利一说,污了科灵选士眼睛,还望见谅。”

    话落拱手欲走,可倒干脆,听耳边科灵选士开怀大笑,不同她说话,反倒对上颤颤巍巍的宫女。

    “我可是都听着了,去了山主眼前可别突然变卦,翻来覆去,下场会更惨哦~”

    脸上泪痕还未干透的宫女本还抱有一丝科灵选士帮她的希望,听了此话,双眼立刻失去高光,整个人垂了下来,任由蔡雯奚拖拽。

    结果有些模糊,去了山主眼前,将这段时间的事都禀报了上去,看跪在地上的宫女一五一十招供,盯着山主有些微妙的表情,不想他将此事划进无聊的闲事里,特将师南的人品问题往组织武士、抓捕黄般上引,也只是得到含糊回答,山主那添了一些胡茬的脸,叫她如何都看不透。

    抱胸回去,回首瞧那宫女依旧瑟缩,淡漠开口。

    “你在山主眼前原原本本说了,你打我一巴掌的事便可了了,只是以后莫要出现在我眼前了,瞧见你那双手,我总是按不下拔刀的心思。”

    不再管身后人,径自走了。

    一脚跨进院门,看本在训练的武士齐刷刷瞪了过来,平日里空气一般的她突然受了如此注视,反倒有些不适,淡漠瞥了一眼,继续迈步回房。

    身前横出破她两个的武士,停下脚步,仰头看这座“山”面色不善。

    “你为何诬陷师南针对排挤你,还威胁宫女随你去山主眼前指证,如此手段真令人不齿!你不配做山主的武士!”

    蔡雯奚看着眼前人义愤填膺,偏转眸光看院内其他武士也是如此,捏着拳头,瞪着她,突然冒出笑意,侧退一步倚在廊柱上,低头,嘿嘿、哈哈,冷笑。

    “消息传的倒是快,怎么,师南向你们诉苦了?委屈的站在你们面前?痛心疾首?掉眼泪了么。”

    众人听了此话一口银牙咬的更紧,蔡雯奚身前的武士更是暴躁,叫嚷着不准你辱骂师南,脚大的拳头朝脸挥来。

    “你敢。”

    冰冷两字将拳头冻在半空,笑意被杀意取代,拳头距离面目不过指头宽,蔡雯奚却未动分毫,寒风将树上最后几片叶子刮掉,落在地上,被风推着走,滋滋啦啦,紧着所有人心上弦。

    “你这一拳若落到了我脸上,便更是告诉山主,师南收拢人心,居心不轨,山主的武士不以山主的命令马首是瞻,反倒听从一武士队长的,一心追随,忠贞不二,对了,你方才说,我诬陷师南对吧。”

    蔡雯奚身子前探,向这武士身前慢慢挪着,抱胸,看他颤抖拳头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我记着,我受伤之前的训练,有与你对打过吧,哎呀~师南让我做了好些天武士不必做的杂活,都有些忘了~哦!记起了,当时,你不与我说话,不看我,更无表情,好像与空气对打,输了赢了都不变,我那时还以为你是哑巴,是聋子,感叹山主仁慈,如此的也招募进来,不过,训练结束后,我瞧你与师南说话挺顺的,与其他武士更是相谈甚欢~

    你原来。

    会笑啊!”

    声音慢慢拔高,蔡雯奚又笑,但又很快冷脸,好像疯癫,但又好像十分冷静,看她突然扭头盯过来,本要帮着反驳的武士齐齐没了声音,恐慌、未知的恐慌。

    前倾着身子的蔡雯奚走了过来,来到其余武士身前,走一圈、看一遍。

    “你也是同我训练过的,稍好一些,至少有些表情。

    你是前几日不理我的,我同你搭的话到你耳边便自然烟消云散了吧,啊~啊!你能听见吗?我看你表情分明听见了呀?那天也是,皱眉,撇嘴,躲着身子,那两颗眼珠,不奈、厌烦,我有对你做什么吗?我才只说了你好两字吧。

    吼吼,你也是~捡了你的东西匆忙离开,瞧都未瞧我一眼,可是,你的东西掉了,是我知会你的吧。

    ······”

    蔡雯奚凑在每一人身前,大睁眼眸盯着他们,看他们躲闪目光,偏转头颅,重回那名抬起过拳头的武士眼前,背手,低头,脚尖掘着石砖间缝隙,垂下的长发遮了脸。

    “告诉你们,我没空做什么威胁的事,那宫女自己说的,得了师南点拨来针对我,而你们,要说是你们私下串通排挤我,与师南无关也无事,这样的话也只能蒙一蒙傻子,蒙一蒙你们自己。

    呐,师南,我有得罪过你么。”

    话落,除了蔡雯奚,院内众人齐齐看向院门口,师南正站在那里,看起来有些僵硬。

    又是一阵寒风吹过,将科灵选士的衣袍吹了起来,他早便坐在了院中屋瓦上,看的饶有兴致。

    “蔡雯奚武士所说不错,我点拨了宫女针对你,诸位也不必继续帮我瞒了,我确实授意武士们警惕防范你,不过我此举皆是出于我的考虑,你借黄般招式来用的说辞我始终信不过,但,方才山主将我叫去问话,我已得了山主的命令,再不会针对你,更不会再鼓动他人,师南于此向你请罪,请你原谅。”

    师南在众人注视下弯了腰,他们紧抿着唇,紧捏着衣袍,好似师南是被迫认错,好似师南从未做错。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