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一看书 > 历史小说 > 冷血嫡女在线打怪 > 第一卷 龄鸢篇 第四十八章 围死
    当啷一声,武士胸前的短刀被挑开,蔡雯奚拦在武士身前,手持短剑与黄般缠斗起来,她的动作还是慢了一些,黄般手中刀刃已将那武士的胸前划出了一个血口,闻着轻微血腥气,蔡雯奚沉声让此武士先下去,抵挡黄般快到只剩残影的短刀,渐渐吃力。

    脚下树枝咔嚓作响,蔡雯奚眸色变换,一把将短刀劈开,猛然一踏,树枝再也承受不住,身子陡然下坠,不先运功或是找好落脚之地,反而看向聚集在树下的武士,也不知他们能否猜到她的计策,一脚踏在身后树干上,挺直短剑向黄般刺去。

    黄般轻功了得,不过从树上掉落,根本不足挂齿,看蔡雯奚挺身刺过来心中也没有起伏,略微侧身便躲了过去,更是抽了匕首在手中,悄悄在蔡雯奚腰腹开了个血口。

    两人一番动作不过几秒,黄般轻巧落地,正要飞身离开这些武士的纠缠,这才注意,自己竟被这几名武士困住了。

    好好的土地不知被武士洒了什么,粘稠不堪,一双脚都陷在其中拔不出来,蔡雯奚捂着腰腹伤口艰难站起,看其余武士将黄般围死,不停的出招攻击,一颗心稍松了一些,候在外围仔细观察黄般招式,并未上前。

    她心中明镜一般,他们不过是联手耍了个小聪明,根本赢不了黄般,估计几招过后黄般便会脱身,看其余武士面色沉着心中应是也有谱,调动整个大脑,将黄般的动作悉数记下。

    不出所料,十几招过后,黄般突然俯身,一刀伤了一名武士的大腿,本被固住的双腿抬了起来,一脚踹在那武士胸口,直接突破了他们的围攻,被伤了的武士并未直接倒下,狠咬着牙,抬起双手抓住了黄般的小腿。

    原来黄般将陷在泥土之中的靴子脱了,被逼到赤脚也是他们十分能耐了,冷眼瞧了脚下武士,一刀砍了固住他的双手,锐利双眼突然看向远方,再不磨蹭,狠踩一脚回身将追来的所有刀剑一刀劈断,迅速消失在林中。

    所有人都被黄般的最后一击惊呆,怔怔看着手中只剩半截的刀剑,再将视线移到扎在土中的另一半上。

    蔡雯奚紧皱眉头,黄般消失之前分明看了她一眼,眸中深邃,不知是何意味。

    嘈杂的脚步声传来,这支援总算到了,耳边响起了师南的声音,指挥着身后武士先帮受伤的武士处理伤口,分派一部分武士接着去追黄般。

    蔡雯奚收回了目光,看向师南,沉声一句不用追了,将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来,师南脸色更难看一些,单单两字,为何,却好像将空气固住,不能流通。

    “我们在黄般身上留了檀香气,至少能停留一天,天亮之后再行追捕也来的急,还是先送我们回去医治吧。”

    蔡雯奚丝毫不怯弱,直视着师南双眼,好像钻进了他的眼底,一个将空气固住,一个冻住,可是苦了其他的武士,站在如此氛围之下,呼吸都不能顺畅。

    江北打破了寂静,突然动了起来,缓缓来到蔡雯奚身旁,掏出布条捂在了她的伤口上。

    “师南,还是先送武士们回去医治吧,只分派一小队武士去追,胜算也不大,不如回去请示山主计划完全再来。”

    师南深深看了蔡雯奚一眼,终于开口,吩咐本要派出去的武士来搬运伤患,不再多说,转身离开。

    蔡雯奚按住了伤口上的布条,轻轻一声谢了,跨了步子往回走。

    江北静静跟在一旁,他最是不爱好奇的,此刻却有疑问,勾的他心难受,将视线从蔡雯奚脸上收回,悠悠开口。

    “怎么公然反驳师南,之前你可不是这样的。”

    “突然改了主意而已,反正师南一直警惕阻挠着我,之前也与他辩驳过一次了。”

    蔡雯奚面目不变,一张脸只有苍白的嘴唇微微动了,腰腹上的口子不小,鲜血更是不停流,却不见她有半点痛苦模样。

    “你先斩后奏参与任务,师南必然不悦,恐怕要报到山主眼前了,回宫之前好生思量一番如何将责罚压到最轻吧,山主可是冷面冷心。”

    “那正好,我也有些事想禀报山主,还愁如何面见山主呢。”

    回了宫中,一路无话的师南突然转身面向众人,让武士将伤势过重的送去大夫那里,其余与黄般交战过的都往山主那里带去。

    宫中还是她离开前的状态,看来这宫中人对于黄般的事情已经麻木了,也许要黄般亲临所有人才会紧张起来。

    山主并未束发,随意套着袍子坐于上首椅上,脸色不太好看,眼下乌青明显,不知是何事让他不能安眠,这么长时间了,这还是她第二回见过山主,和第一次倒是大不相同,拱手行过礼,还是师南先行禀报。

    蔡雯奚默默听着,说的一五一十倒是未有偏颇,与她在心中给师南的预期产生了偏差,她本以为师南会对于她的行径浓墨重彩添上几笔,好像府邸之中勾心斗角的妇人一般,如此倒是她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师南说完后便退在一旁,背手瞧地,却注意着余光之中的蔡雯奚,山主居高临下看着蔡雯奚几人,半响未有动作,让其余几个武士惴惴不安,挪了胳膊倚着头,终于开口问话,声音有些沙哑。

    “蔡雯奚~我有印象,那个将黄般招式收为己用的,你说你们在黄般身上留了檀香,天亮再行追踪也可,可有十成的把握?”

    “回山主,五成。”

    蔡雯奚低着头,拱手回出这样一句话,让身旁武士都惊的侧目,山主亦是眯了双眸,透着一股危险。

    却听蔡雯奚继续开口。

    “黄般十分精明,察觉到身上沾染檀香气的几率不小,但属下在此檀香中加了些别的,黄般所过之处都会遗留,所以,找到黄般,去了五成,找到黄般老巢,留了五成。”

    身旁武士听蔡雯奚说的周密,松了一口气,偷瞟着前方山主,看山主脸色并未变化,一颗心又提了起来。

    “此计是你们谁想出的。”

    蔡雯奚听言淡漠说出是属下三字,静等山主的下文,听其吩咐师南天亮后带队沿着檀香气追踪,让其余武士下去治伤,独未吩咐她,不能猜透山主的心思。

    殿中很快只剩蔡雯奚与山主两人,山主口中的话,终于轮到了她。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