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一看书 > 历史小说 > 冷血嫡女在线打怪 > 第一卷 龄鸢篇 第四十二章 蠢钝如猪
    出了宫殿大门,蔡雯奚立刻打起精神,一双眼睛滴溜溜的转,搜寻周围发丧杀人的情况,可一路上风平浪静,扭头一瞧前方满满的石碑牌位,这都到了也未瞧着半个尸体,有些急迫,好不容易出来一趟,可不能浪费了机会,慢慢走到挥舞锄头刨坑的江北身旁,探头询问。

    “江北,你可知晓这山上有无乱葬岗?”

    话落,蔡雯奚看着江北侧颜,黑眼圈不小,长得也瘦弱,浑身散发着一股阴郁之气,眼神直愣愣的,好似并未听见蔡雯奚的话,依旧挥舞着锄头。

    蔡雯奚深呼吸一口,从怀中掏出了一锭银子,抬手展在江北眼前,还是好声好语的说话。

    “我不会请你白告诉我的,你告诉我乱葬岗在何处,这锭银子就是你的。”

    蔡雯奚大睁眼眸看着江北,那张嘴还是闭死的,眼神都未给她一个,突然笑着将银子收了起来,再抬眸,面目突变,右手成拳带着一阵劲风打向了江北凹陷的脸颊。

    “你是聋还是哑呀,与你说话你要回呀!狗杂碎!”

    只见江北立刻松了手中锄头,抬臂格挡,右手竖直来刺,蔡雯奚挥臂前劈,两人就势打了起来,对上江北的拳头,蔡雯奚微皱了眉头,看此人瘦弱不堪,手上的力道倒是不小,迎面一拳将她抵挡的掌心都震麻了。

    不过蔡雯奚冷笑了一声,如此程度还不能将她击败,他,更是露出了破绽。

    太慢了。

    出招速度慢慢加快,蔡雯奚玩味看着眼前人神色变化,一招没有跟上,腹部正中了一拳,一步错步步错,小腿、后背又是狠狠挨了两下,看江北神色痛苦,看样子他抗击打的能力也不太行呀,最后一拳狠狠落在了那张凹陷的脸上,看他嘴角立刻渗出血来,被打倒在地不能动弹,甩了甩有些发麻的手掌,居高临下看着他蜷缩身躯,那张脸十分冰冷。

    “连我都打不过,还跟着去抓黄般,我看你是去送死吧,也不知你哪来的底气对我视而不见,怎么?师南吩咐过了?”

    江北面目变得坚定愤怒,捂着腹部挣扎坐起,狠咬着牙,抬眸盯着蔡雯奚。

    “师南所说不错,你果然有问题,你会黄般的招式,现在又打听乱葬岗,你是黄般的人吧!幸而我们一直提防着你,不会叫你得逞的!”

    蔡雯奚看着江北狠狠笑着的脸,不知该做何表情,蠢一个师南也就罢了,整个武士队竟都蠢钝如猪,突觉得自己投错了靠山,与一群猪共事,抓到黄般估计遥遥无边了。

    脸色冷着,缓缓蹲下与江北平视,可能是对他们太失望了,那眼神比之平常恐怖百倍。

    “是你们蠢钝如猪还是我愚不可及,我若是黄般的人,我会将自己招式意图都隐藏起来,待你们抓捕黄般之时与其里应外合将你们尽数杀掉,不对,杀你们这些小喽啰有何用,摸透宫殿中的一切,瞅准时机将山主一刀解决才是正理吧,我说,你的头里都是马粪吧。”

    蔡雯奚大睁着眼,直愣愣看着江北,慢慢逼近,那骇人的气势让江北僵在原地动弹不得,一个字说不出来,甚至感受不到疼痛,只剩浑身的战栗。

    “你们是山主的武士吧,是师南的武士吗?山主都信我,你们做属下的不信,莫不是你们信不过山主,你们是要起义了吧,跟随师南,夺下山主的位置吗。”

    僵住的嘴终于可以动弹,结巴说出你胡说,莫要造谣生事几字,而后再无话辩驳。

    恐怖的气势依旧将他包裹,蔡雯奚更靠近一些,慢慢凑在江北的耳旁,一时竟分不出两人谁更阴郁。

    “若不是,那就听从山主的命令,把那些马粪一般的想法都扔掉,将我视为普通的女武士,帮我一个普通的忙,带我去乱葬岗,立刻、马上。”

    蔡雯奚每说一字,江北便起一层鸡皮疙瘩,看她缓缓退回去,慢慢站起,伸出白净右手来拉他,他伸手搭了上去,身子不受控制,脑中一片空白,他不惧死,但此刻的恐惧凌驾于死亡之上,他不敢反抗。

    江北佝偻着身子在前引路,蔡雯奚于后头抱胸跟着,似有似无的寒气让江北后脑发麻。

    没走一会儿,眼前便是一巨坑,坑边树木长得茂密高大,和栖息在树枝上的乌鸦有些不搭调,金黄树叶已开始落了,脚下是树叶碎掉的声音,耳边是乌鸦丧气的叫声。

    蔡雯奚来到坑边,探头向下,立刻嫌弃的收了目光,还未下去便闻着刺鼻的腐烂味,坑内高堆的尸体更是残缺恶心,一时无法接受,眸子一转落在了一旁江北的脸上。

    “江北,帮我看看有无完整些的尸体。”

    捂鼻走去了江北身旁,将之前的那锭银子硬塞给了他,紧盯他的眸子好像在说,不听话就把你扔下去。

    江北捏着银子并未说话,僵硬去了坑边探头找着完整的尸体,饶了一圈才向蔡雯奚招手,蔡雯奚依旧一脸的嫌弃,捏着鼻子仔细盯着这具女尸,瞧衣裳是山主的宫女,露出的半截手臂印着猩红的鞭痕,应是犯了错事施以鞭刑而死。

    猛然眨了眼,在脑中大叫着,想什么乱七八糟的!请了脑袋认真的盯着女尸,过了一分钟,脑中也未有记忆涌入,她眸光暗淡一些,但不信自己的推断是错的,偏转眸光又去紧盯其他的尸体,一双眼睛瞪的发酸。

    夹着腐肉气息的秋风穿过两人的身躯,蔡雯奚抬手抹了被风吹出的眼泪,余光瞧着江北偷盯着她且不明所以、不知所措的侧颜,终于,她放弃了。

    直起身子冷冷说了走吧二字,大步离开了这里,让江北更不能明白,这人到底要干嘛?

    草草将女武士埋葬,还是来时的样子,蔡雯奚看着沿路风光(虽然除了树还是树),轻声开口。

    “拿人钱财替人消灾,我让你带我去乱葬岗的事,你给我烂在肚子里,耗了这么长时间,还有你身上的伤,就说我们为着女武士埋在何处一事产生分歧打了起来,记清了,别露馅了。”

    江北嗯了一声,面上冷漠,心中却纠结,蔡雯奚说的在理,可师南的话也不能不听,这蔡雯奚更是有秘密,师南的顾虑是对的,到底该如何。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