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一看书 > 历史小说 > 冷血嫡女在线打怪 > 第一卷 龄鸢篇 第三十四章 听风
    纤细手指划着碗边,蔡雯奚淡然开口。

    “如果我说,我有法子,我能帮你呢。”

    男人身子一顿,缓缓抬头,有些不可置信的对上蔡雯奚认真的双眼。

    “小姐帮我?小姐为何帮我?”

    “因为我也一样,有不能言说的难处,帮你们,再请你们来帮我。”

    头顶明月被一片云彩遮住,酒巷之中只剩几盏微弱的烛光闪烁着,蔡雯奚的脸大半都在黑暗之中,迎着红光的眉眼低垂着,一阵冷冽的风吹过,光亮忽明忽暗,一瞬间,男人好像看到了,这个他人口中的小姐和自己一样,郁郁寡欢,无可奈何。

    冷风将酒意吹散了一些,云彩从明月身前移开,温柔的银光再度洒了下来,给酒巷中所有人镀了银边,蔡雯奚举杯将碗中酒一饮而尽,那张脸十分畅快,让男人怀疑,方才是自己眼花。

    “小姐是不会白帮的吧,我又需要付出些什么呢?”

    “帮我做事而已,我会给你为老母亲治病的钱,会给你娶妻的彩礼钱,然后将这些钱折算进你的月银,每月都扣一些,你可能会进府中做事,也可能会去其他城镇帮我打理商产,但都不会很久,你说你是手艺人,你要是为我做事做的好,我还可资助你开一家自己的商铺,做自己的手艺,只是每月都给我些银两便好。

    我不是放债的,也不是无故迫害下人的,我说了,我帮你,而后你来帮我,我们只是做了个交易。”

    蔡雯奚直视着男人的双眼,从怀中掏出了一张竹片,其上是一个奚字,推至男人手边,喝了口酒润喉。

    “签的不是卖身契,你可回去考虑一下,若决心与我交易,便带着竹片来建峰府的后门,亮出竹片自有人接应你。”

    男人听了蔡雯奚的话,再看竹片上的奚字,酒彻底醒了,瞪大了双眼不可置信的询问蔡雯奚可是建峰府的嫡女蔡雯奚小姐,见蔡雯奚又是倒酒喝酒,对着他点了点头,手有些颤抖。

    蔡雯奚的声音随风飘来,风不再那样冷冽,而是轻柔、微弱的。

    “汇城传闻千千万,为真的又有几许,耳听为虚眼见为实,我们都有自己的考量。”

    男人一手捏着玉佩,一手捏着竹片,没有抬头。

    “我并不是因为传闻害怕小姐,我向来不信传闻,只是有些惊慌,为何是我呢?在如此简陋的酒巷里买醉的我。”

    蔡雯奚也没有抬头,还是盯着碗中酒水,看微风将水面掀起涟漪。

    “因为你眼中还有光芒。”

    话落,巷中竟出奇的静,自说自话的人们恰巧都停了下来。

    男人抬了头,看蔡雯奚额前随风飘动的几缕碎发,说着回去考虑一下,起身向蔡雯奚行了一礼,从钱袋倒出碎银子要交给酒家,被蔡雯奚看见拦了下来,说着今天的酒她请了,权当交个朋友,如何都不让他拿钱。

    看着男人离开的背影,蔡雯奚再次倒酒喝起来,这么快喝了半坛子下去,蔡雯奚还无一丝醉意,小声嘀咕一句,价低的酒就是不行呀,醉酒不醉人。

    影灰站在一旁终于开口询问。

    “小姐,就如此将此人放走吗?若是此人不来建峰府交易了该如何?”

    蔡雯奚手扶双膝,抿着唇上酒气,抬头望月。

    “他会来的。

    我说我看到了他眼中的光芒,其实不然,我看到是他的牵挂,他的纠结,他不是已衣衫不整的醉汉,也不是只零星烦恼的百姓,他在两者之间,驻足、徘徊,我们需要的就是这种人,画出一条路,推他一把,诱他按下一纸契约,逼他贡献出绝对的忠诚。

    我不是坏人,但也不是好人,各取所需罢了。

    若他真的做得好,我也会兑现方才的话,画出另一条路,再做一次交易。”

    “可,万一此人品行不端,日后不能尽心做事,甚至坏事了,那可如何是好。”

    蔡雯奚将目光收回,回身对上影灰认真的面庞。

    “这便是我与此人交谈的原因了,酒品即人品,老话说的不无道理,今日我与不少酒客交谈,但发了竹片的,只方才一个,你还不能明白么。

    会些什么、做事如何,这都不重要,不是傻子就都能学会,再加上他们处境迫切着,还会学的很好,所以,只要人品过关便可。”

    影灰低下了头,一副受教的模样,回了一句属下明白,蔡雯奚转回身子,面上浅笑继续喝酒。

    “先前墨影也不能理解,明白过后和你是一样反应,你还有何事可向墨影请教,他现今已熟手了,相应的,大小事也都压在他一人身上了,今日带你来便是想让你也接触这些,熟手后帮墨影分担一些。

    而且,接下来有大事要做,我们的人手,要扩张起来了。”

    影灰再次回话属下明白,比之刚才更坚定热血了一些。

    一条黑色的影子穿梭在条条酒巷之中,眨眼的功夫便不见了,让酒客都揉了眼睛,以为自己喝花了眼,黑影攀上另一处墙头稍事休息,不过几秒又无影无踪,再度钻进一条酒巷,好像找到了目标,放慢了脚步,来到灯火下,终于得以看清这副脸面,是黑脸的赵鹤轩。

    蔡雯奚抬眸,清亮的眸子映着赵鹤轩的影子,却只是流于表面,像玻璃珠,内里空无一物,什么也留不住。

    怒发冲冠的赵鹤轩正要抬手将蔡雯奚拉走,猝不及防对上如此神情,身形一顿,心中火气散了大半,轻咳一声环视四周,掀袍坐于蔡雯奚对面,不想闹出动静,看桌上霉斑与污垢,眼中止不住的嫌弃,端正的身子更僵直了一些。

    “为着何事呀?来如此偏僻简陋的地方喝酒,更是夜不归宿,往日里不与我说便罢了,今日我却是要刨根问底,休想糊弄过去。”

    蔡雯奚持筷挑起一粒花生米,慢慢嚼着,双眼合上,听风打酒旗,扑棱扑棱。

    周围嘈杂着,醉汉喝浑了,三五成群凑在一处倒着苦水,巷子旁居住的夫妇二人又打起来了,再隔壁新生的婴孩被吓得大哭,巷口刚过去一打更人,敲着铜锣,念着天干物燥,小心火烛。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