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一看书 > 历史小说 > 冷血嫡女在线打怪 > 第一卷 龄鸢篇 第十一章 脸僵
    老人家不再看她,将目光转向门外天空。

    “早觉有异,是老朽得幸,有生之年竟得见两个传闻。

    卿乾年,天生异象,世间交错相汇,乱象贫出,天选之人,平乱象,汇命格,得见两世间,百年一轮,皆是天缘。

    如今混沌,皆会解开,探寻,静等,法自心,因果相环。”

    蔡雯奚听着这老人家的话,云里雾里,并不能明白,只一个念头浮上心头,这老人家必定知道什么,定能解答她身上怪事。

    正要迈出步子去那老人家眼前询问,这老人家却背手离开,抬手欲将其叫住,眼前场景突然模糊,老人家三字大喊出口,眼前却已变成了熟悉的帷幔。

    —— ——

    鹊歌匆忙进来,小跑来到塌边询问蔡雯奚出了什么事,蔡雯奚看着鹊歌的脸,吐了一口气,微笑回答并无事,掀被准备活动活动,正穿鞋,猛然想起什么,抬脚看了脚底,松了一口气,被石子划得口子还在,那老人家的话,下次入梦再问清楚吧。

    鹊歌服侍蔡雯奚穿鞋,看了蔡雯奚脚底的口子反倒惊呼。

    “哎呀,小姐脚底何时受了伤,鹊歌去拿药来。”

    说完风风火火去了屋外,惹得蔡雯奚发笑,回想方才梦中那老人家所言,反复嘀咕,随便踩了鞋去了书案前,将那老人家所说皆记在了纸上,举起端详,嘀咕着,得见两世间。

    鹊歌再度进来,看蔡雯奚在书案前皱了眉头,要扶她回去坐下,蔡雯奚将手中纸夹了起来,笑着说无事,还是被鹊歌按回了床上上药。

    此后几天,蔡雯奚安心养伤,听着外头动静,问着线人商产都如何,与凌瞬钻研武功,研究黄般武功的破解之法,只一点可惜,再入梦想要找那老人家问清楚时,那老人家却已驾鹤西去,站在那老人家坟前,看来,这一切还需她自己探寻。

    将老人家所说刻在脑海之中,不管白天黑夜,梦境现实,体力稍恢复,稍得空,便是练武,无一例外,与凌瞬比试让他大吃一惊,诧异她怎么进步神速,昨日还接不了的招式,今日就能破了,更是反将两招。

    蔡雯奚只笑而不语,开着她不眠不休练武的玩笑糊弄过去,不过她也没说错,在梦里练武,也算是不眠不休了,头一回觉得这身上怪事还有点好处。

    —— ——

    顶着满天繁星,蔡雯奚就着袖子擦了额上豆大的汗珠,衣裳又被汗水浸湿,每夜都是如此,这梦里的粗布麻衣都要不够换了。

    持瓢取了缸中泉水一饮而尽,扑通一声坐在椅上,握了拳头来敲紧绷的双腿,深深吐了一口气,头一回抬头仔细看看这边的星空,星星原来如此多,如此亮,不知道这片星空与龄鸢的天空,是不是一个。

    同样沐浴星光的脸还有一张,那双黄眸露出了不同的神情,深情,温柔,项间有一物遇了星光闪闪发亮,再细看,是蔡雯奚的坠子,景心木给的那条,被黑布裹着的手指遮住了它的光芒,细细摩挲着,片刻之后,黄般重归黑暗,面前木架之上的瓶瓶罐罐,散着血腥气,和洞内散出的寒气交织一处,令人生怖。

    —— ——

    身上伤终于好全,拳脚功夫也精进不少,蔡雯奚看着镜中自己,明明还是那张脸,却总觉得有些不同了,摸了空无一物的胸前,眼神变换,叫了鹊歌过来帮她梳妆。

    “闭关这些日子也够用了,传下去,本小姐,出关了!”

    蔡雯奚的亲人终于得见闭关多日的她,哪个脸上都有些担忧,蔡夫人更是一把将其拉在眼前,反复端量,双手抚上蔡雯奚的脸,不停询问蔡雯奚身体如何,可是无碍。

    蔡雯奚微笑安抚着母亲情绪,将父亲母亲都扶回了座位上,开着玩笑。

    “父亲母亲不必担心,雯奚身子骨强着,等下就演个胸口碎大石给你们瞧瞧,哈哈哈。”

    蔡雯奚的亲姐姐蔡雯馨走至她身旁,轻拍了她一巴掌,好像不喜她开这种玩笑。

    “谁要看你胸口碎大石,那都是杂耍班子的行当,你好好的便无事,你闭关这些日子可不知晓,父亲母亲可是担心坏了,我和长兄也是再三得了凌瞬大人保证这才安心,你呀你呀,以后可断不可这般吓我们了。”

    蔡雯奚笑容更大,握了蔡雯馨的手,直说着好应承下来,目光转向立在一旁不出声的蔡雯信,有些新奇。

    “长兄也十分担心雯奚吗?可让雯奚惊奇,小妹可是感动十分。”

    蔡雯奚笑的漂亮,那样淡漠的一张脸,笑起来别有风味。

    蔡雯信轻咳一声,将目光从雯奚脸上移开,背手小声回了一句。

    “你是我一母同胞的小妹,自是担心的。”

    早说这汇城传消息最快,蔡雯奚和自家人还没说上几句话便有人听了蔡雯奚出关的消息,携礼前来拜见,用脚指头都能猜到,一个是为着这一鸣惊人的蔡雯奚,一个是为着这世家大族蔡氏,想和蔡氏交好的人都能一气排出龄鸢,哪能放过一点机会,毕竟蔡建忠实在忠贞清廉,油盐不进。

    蔡雯奚早料到这般情况,露出18颗牙齿标准的微笑,逢迎这些熟的、不熟的客人们,片刻功夫,蔡雯奚的脸就僵了下来,再看了蜂拥而至的世家子弟,他们奉承油腻的笑容,带来的千篇一律的礼品,蔡雯奚的脸更僵了一些,眼眸中更添了一丝惊恐。

    门前仆从浑厚的声音救了蔡雯奚一次。

    “常府大小姐,常涵潇,拜见。”

    蔡雯奚双眼一亮,松了一口气,看常涵潇提了裙子快步进来,表情焦急不太好看,可是与往日作风大不相同,常涵潇在有长辈在的正经场合可是比谁都端庄大方,气质全然不同,可见今日是当真着急了。

    蔡雯奚上前两步去迎,也不管仍在说话的尚书之子了,他装的文绉绉,说的她头疼。

    “雯奚,你身体如何?确是大好了吗?都怪我,害你闭关这些日子。”

    蔡雯奚微笑,让常涵潇不必担心,怕她不信,更是抬了手转了一圈,常涵潇这才稍微松了一口气,看了场合,这才想起礼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