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一看书 > 历史小说 > 冷血嫡女在线打怪 > 第一卷 龄鸢篇 第三章 常涵潇
    墨影身形刚定,那单薄的船顶就又矮了几分,他作势就要背起蔡雯奚,她却一把将常涵潇推到了墨影的背上,

    “我无妨,先送涵潇回岸,毕竟她武功薄弱,受不得这些。”

    常涵潇蹙眉,刚要反驳便被雯奚截了话茬,

    “你不必担忧我,我毕竟师从凌瞬,这点困难还难不倒我。”

    话音刚落,蔡雯奚便一脚将墨影踹了出去,引的墨影一个踉跄好不容易稳了身形,他背着常涵潇本就吃力,这一脚险些使两人都下了湖,墨影一时惆怅,小姐真是一朵弄色木芙蓉,一时一变。

    蔡雯奚看着脚下所剩无几的船只,定了心神,是时候露一手啦。

    只见她负手而立,缓慢的闭上了双眼,凌厉的内力瞬间迸发,周身气压降到冰点,脚下的碎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结上层层冰霜,顿时船体不在下沉。

    不过还没结束,清脆的结冰声缓缓从湖中传来,清澈的湖面慢慢结起了冰花,这冰像是有意识,所过之处万物生冰,却单单绕开了湖中的丫鬟侍卫,直到岸边才停住。

    岸边游人见此景无一不是瞳孔地震,呆若木鸡,常涵潇也是大惊失色,却见这引起骚乱的正主,在湖上度着步子,招着岸上的人,来解救水中的“失足少女”。

    蔡雯奚穿过纷乱的人群,缓缓走到岸上,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连衣角都没有皱起一片,轻柔的风卷起长发,清丽的面容扬起温婉的笑,她此刻的沉稳冷静直让人脊骨发寒。

    “劳烦诸位快些动作,我这功法维持不了多久。”

    蔡雯奚浅浅的笑,灵动的声音飘散在空中,众人闻言皆是一窘,赶紧上岸,只见最后一人后脚刚离了冰面,湖面上的冰便登时破碎消散,电光火石间,一切又归于平静,前刻还在有说有笑游湖的两人,此刻都揣着意味不明的心思。

    常涵潇虽开朗大方,却也是个敏感的,想要在深宅大院里活下去,谁又能没有点心机城府,她现在已冷静下来,正在心中盘算着此事,却不想蔡雯奚先开了口。

    “今日发此事故,涵潇一定受惊了,今日还是早些回府修养的好,我也有些疲了,只可惜了今日的好春色,改日我们再一同游湖吧。”

    蔡雯奚还是轻轻的笑,那份从容却让常涵潇打起冷战,那双漆黑的眸子深不见底,像吃人的野兽,只等失足者跌落然后骨头都不吐的吞掉。

    这两年,常涵潇总觉得蔡雯奚有些不一样了,她们一起长大,常涵潇又是个敏感的,她笃定蔡雯奚是遇上了什么事,她想问,却不知如何开口,每每询问的话到了嘴边,总是因为犹豫,将时机都错过了,这一托就是两年。

    常涵潇心里五味杂陈,这是她头次见到蔡雯奚这种神情,无力感蔓延了全身,好像错过了什么,她讨厌这种感觉,讨厌本来无话不说的姐妹,开始有了秘密,而她,不知这情况真假,不知这秘密是否重大,无法询问。

    怕是她多想,无端生了嫌隙,怕是真的,她问了,却依旧不能得到回答,更怕得到的是一谎言,她只能接着犹豫,等蔡雯奚开口,或是她忍无可忍。

    蔡雯奚不知常涵潇的心思起伏,她不会读心术,此刻的她是真的疲累,重冰魄中的万物生冰虽然看着很炫酷,但它需要大量的内力催动,她现在只是六重,哪来那么多内力,就连使这一招也只敢等常涵潇安全上岸再说,她如今只想回府躺着,然后派人去查清此事。

    蔡雯奚拂袖就向马车走去,看着神色怪异的常涵潇,只当她还在疑虑是何人加害于她们,止住了步子,凑到她的耳边,坏笑,

    “不用慌,你查你那边的,我查我这边的,很快便会水落石出,此人策划了这么一处,我们可得好好回报她才是。”

    蔡雯奚漆黑的眸子变得亮晶晶,满满的狡黠,像一只狐狸,要使坏 ···

    蔡雯奚回了建峰府就径直回了自己房中,她可不敢放慢脚步叫府里人逮着,保准是问东问西,龄鸢什么都慢,就消息传的最快。

    紧关房门,让鹊歌去回禀父亲母亲她现在要闭关调理,叫了墨影上眼前将游湖一事交代了出去。

    刚拿了书本没看两行,另一隐卫灰流便禀报求见。

    “灰流?你此刻不应在龄鸢边城布置产业么?怎么出现在此,更是没先行递个消息。”

    灰流行礼,眉眼之中透着焦急。

    “回小姐,边城那边的产业出了些问题,边城的百姓对于外来商人极为仇视,小姐的酒馆自开张之后就无人光顾,甚至还被当地地痞搅乱,报了官府也无济于事,属下组织镇压了几次,但效果甚微,故匆忙赶回,请小姐拿个主意。”

    蔡雯奚噌的一下站起,好像焦急恼怒,不能理解这边城百姓何故如此,蹙眉思索,犹豫说出了一个计策。

    “灰流,我把我现有的金银都给你,你去把边城所有酒馆都收下来,不和你交易的,你就去抓他们把柄,不管用什么手段,要让边城除了我们所开的酒馆之外,再无第二家酒馆开门。”

    灰流一愣,惊异蔡雯奚竟说出如此计策,好像不太赞成,有些迟疑,蔡雯奚的脸烧着,她也不太确信,但是脑中闪过的第一个念头就是这个,再一想,整个边城就她一家酒馆,她不信一城的人都能忍着不喝酒,几十天能忍住,几个月也能忍住么!

    “小姐,此计未免过于冒险,小姐现有金银来之不易,若此计未成,小姐损失实在严重。”

    “无事,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将边城的酒馆收下来一个月,若一个月后并无起色,再行计量,不过,正事别忘了,我吩咐的事,抓紧打听。”

    蔡雯奚咬了牙,眼神坚定,灰流不再多说,点头应了下来,看蔡雯奚去了内房,踢里哐啷,翻了半天这才抱了个箱子出来,眼神留在其上,久久不能移开。

    灰流有些迟疑,呃了一声,看蔡雯奚艰难的把这箱子搁在他手上,狠绝的闭上眼,让他快走,不敢再耽搁,估计再多留一会儿,蔡雯奚就好说出干脆倒闭算了这样的话了,颠了颠手中箱子,还真挺沉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