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一看书 > 灵异推理 > 罗雀屋的杀人舞台剧 > 第三百九十六章三重落幕之最后的落幕十三
    进入红色房间的一瞬间,如同有一种从天堂堕入地狱的感觉。所有的感官全部融入到那血河之中,鼻尖萦绕着想象,而味道却漂浮在脑海之中。

    暗沉的红色,本就层层叠叠,还附带着人为留下的痕迹,一只脚刚刚跨进这个房间,恽夜遥就立刻明白了罗芸当初站在这间房间里的感受。不单单是恐惧和害怕,如此暗沉‘粘稠’的色彩让人觉得自己好像就是从尸体上飘荡起来的灵魂,那么的无所适从。

    “小左,你有什么感觉?”

    “血,这个房间只能代表鲜血!”一语道破实质,莫海右站在柔软的地毯上面,脸色却是冰冷和坚硬的。

    是的,并没有那么多复杂的想象,唯一给人的印象就是自己身处血河之中,难以自拔,甚至感觉从外面照进来的阳光都被染成了红色,正在往下滴着鲜血。

    “那么,首先白色房间的相关线索,你们俩怎么说?”谢云蒙问道,他似乎也不想在这里多费口舌。

    而且奇怪的是,谢云蒙根本就没有走进来,是站在门口朝着里面说话,他的视线落在一边地板上没有擦洗掉的范芯儿血迹上面。

    “小蒙,你在看什么?”

    恽夜遥回到谢云蒙身边,循着他的视线看过去,有的时候,恽夜遥相信小蒙也有一种直觉,不是破解谜底或者推理案件的直觉,而是一种引导性的思维,他会在无意之中给予恽夜遥不一样的反向引导。

    也就是说,当某些特定的时候,谢云蒙往往会有一种把人带向反方向思维的能力,其实他自己也是无意识的,可是却总能够让恽夜遥在瞬间得到不一样的答案。

    就如同现在,谢云蒙的眼眸明明看向地上鲜血的痕迹,说出来的话却与鲜血毫不相干。

    “小遥,这栋房子该修理了。”

    “什么?”恽夜遥不是很明白。

    “你看,地板上的木头全烂了,这里、这里、还有那里都是裂缝。”

    “没有啊!”恽夜遥蹲下身体仔细检查,可是木头根本没有烂,除了正常的纹路之外,都找不到一条裂缝。

    他重新站起来,抬头看向谢云蒙的脸庞,就在这个时候,屋子里的莫海右突然发出了一声惊叫:“是幻觉!!他的手握着门吧!”

    “什么?!”大脑还未反应过来,恽夜遥两只手已经猛地抓握住谢云蒙的右手手腕和手指,并用力从门把上扯下来。

    手指和掌心在摊开的一瞬间带出纤细蜿蜒的血痕,谢云蒙高大的身躯随即向后倒去,恽夜遥不顾一切冲过去抱住他,两个人一起重重倒在地板上面,恽夜遥大半个身体都垫在谢云蒙身体底下。

    莫海右刚刚冲到门口,还没有来得及检查门把手,就听见了恽夜遥发出的惨叫声,他一刻不停冲到重叠在一起的两个人身边,发现恽夜遥被晕过去的谢云蒙死死压住,表情非常痛苦,下巴和手肘都磕破了。

    谢云蒙实在太沉了,莫海右帮着又拉又抱,包不容易才把他从恽夜遥身上弄下来,当莫海右看到恽夜遥还能从地上站起来的时候,总算松了一口气。

    他冷静下来,蹲下仔细检查了一下谢云蒙的状况,然后摊开他的右手手掌凑到鼻尖闻了一下,对恽夜遥说:“新型毒品加上安定提取物的混合液,被涂抹在了门把手背后看不到的地方,这应该也是之前用来对付罗意凡的。”

    “小左,”恽夜遥声音有些艰难,他问:“为什么警方在检查房屋的时候没有中招或者发现呢?”

    “是因为这里的所有房门在事件结束以后就一直都没有关闭过,警方进出没有必要去拉门把手。而我们也没有推理出这个陷阱。”

    “我们还是先把小蒙抬到隔壁房间的床上去吧,这样在地板上总不是办法。”恽夜遥有些心疼谢云蒙,他转而又说:“我想大概是在看到地板上的血迹的时候,小蒙因为背后伤口疼痛,无意之中把右手扶在了门把手上面,所以才会中招。”

    “不过,也是因为小蒙,让我们发现了洪晖健……”

    突然之间,恽夜遥不说话了,他的眼神定格在红色房间门把手上面,嘴巴张开着,满脸惊愕。

    “怎么了?小遥?”莫海右从来没有看到恽夜遥这个样子,他立刻问道,眼眸同时看向恽夜遥看着的方向,可是莫海右什么也没有看出来。

    几秒钟之后,恽夜遥才从震惊中回过神来,他接下去说:“不是洪晖健,小左,让小蒙晕倒的陷阱不是洪晖健设置的。”

    “为什么?”

    “因为在撞开红色房间房门的时候,转动门把手的那个人就是洪晖健,他怎么可能在自己碰得到的地方设置陷阱呢?”

    “那就是在洪晖健之后,被某个人设置上去的?但目的是什么呢?”莫海右马上接下去问。

    但是恽夜遥依然摇头否认:“不是之后,是之前,是那个隐藏宝藏的人设置在这里的。”

    “不可能,既然是隐藏宝藏的人设置的,那么洪晖健为什么没有中招?按照你的说法,撞开房门的一刹那,洪晖健必然整个手掌都紧握在门把手上,以那个门把手的宽度,”莫海右用手指着红色房间的房门说:“洪晖健怎么可能避得开?”

    莫海右的问题不是没有道理,事实确实如此,可是恽夜遥为何这样肯定陷阱一定是在洪晖健行动之前设置上去的呢?

    梁泳心和蒋兴龙可以排除,他们没有必要设置这么个陷阱,又不是准备杀人的凶手!

    洪晖健本人被恽夜遥排除了,但他还没有说出理由。

    至于隐藏宝藏的神秘人只是留下线索而已,之前他一直遵守着解谜规则,并不越界,可是这个陷阱出现在这里不是大大的破坏了游戏规则吗?对解谜者出手本身就是出示谜题人的大忌,因为这样不仅破坏了解谜过程,而且也是对自己的一种藐视。

    当然有可能当初的那个人并没有考虑这么多,只是想让破解谜题的人得不到最终答案,不过这个解释是完全得不到恽夜遥和莫海右两人赞同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