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一看书 > 灵异推理 > 罗雀屋的杀人舞台剧 > 第三百七十五章三重落幕地第十七幕:无法割舍的血脉亲情中
    元木槿的话确实对程楚起到了一定的作用,至少他沉默了,不再激动也不再反驳。

    把头偏向元木槿和姐姐看不到的地方,程楚眼中的泪水止不住滑落,究竟自己这一生还要再经历多少事情才能够平静下来。

    这几天,他是多么希望可以永远平静,可是——“为什么从小到大,任何事情都由不得我自己做主。”

    突然之间的话语让两个女人都愣了一下,他们带着疑惑的眼眸望向程楚的侧脸,那里显现出一片湿润。

    “姐姐,当年父亲酗酒将我的亲生母亲打跑的时候,我就再也没有回过家,流浪、乞讨、挨饿挨打都没有让我失去活下去的希望,因为我坚信,城里面有一栋名叫孤儿院的房子,那里的饭可以吃到吃不下为止,那里的被子充满了温暖,就算最最寒冷的冬天都不怕。”

    “那里阿姨的微笑就像是村头老奶奶的微笑一样,永远是那么和蔼可亲。在那里,我可以读书,可以有很多朋友。你们知道吗?就因为这一个信念,我从农村一直徒步走到这座城市里,不知道走了多少路,无数次差点饿死,无数次从想要送我回家的警察手里逃脱。”

    “最后,我的愿望终于实现了,那所孤儿院的院长是我见过最好的人。可是,我渐渐发现,现实根本没有想象中那样美好,长大之后,我处处碰壁,还是吃不饱饭。没有办法,我只能到工地上去和别人一起搬水泥,建房子。当时的我并没有任何坏心眼,真的。”

    “也许是习惯了苦难,但是自从遇到哥哥之后,我的心再也无法平静,就算是知道他小时候和我一样苦难,可我还是忍不住要妒忌,妒忌哥哥有个那么好的男朋友,妒忌哥哥至少有人收养,有属于自己的房子,还有人帮助发展事业,甚至比我多读了好多书,反正哥哥的一切都让我妒忌不已,再也无法平静。”

    “直到有一天,蒋先生来到了我的身边,我那个时候简直开心坏了,以为凭着和哥哥一模一样的脸庞就可以赢得爱情。可是,时间一天天过去,我不是傻子,蒋先生对我根本没有任何感觉,而我却真的爱上了。就在我最痛苦的时候,洪晖健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当时,除了钱之外,他给了我所有从蒋先生身上得不到的东西,你们认为我该如何选择呢?我选了洪晖健,觉得他是爱我的…呵!真是讽刺,自以为是的爱情却成为了最大的欺骗,现在,我都无法想象当时自己为什么会一意孤行配合他。哥哥在你们这些人爱的呵护下,成为了一个善良的人,而我在与洪晖健的互相欺骗中成为了十恶不赦的罪犯……”

    元木槿和罗芸静静听着程楚发泄自己内心的苦痛,她们心中也为程楚感到难过,一念之差会让一个人面向天堂,也会让一个人临近地狱。

    程楚继续往下说,他好像要把自己前半生所有的委屈都一次性倒完。

    “后来,在罗雀屋的后山上,生死关头,谢警官不离不弃地救了我,当时我觉得,如果对象是谢警官也不错,我真是傻透了,只要男人对我有一点好意,我就会觉得我有希望得到爱情。直到在医院里谢警官说出他对我的想法,我才意识到,我又做了愚蠢的事情。”

    “很多天以来,我都在回忆过去,仔细想着一切事情,我把蒋先生、洪晖健和谢警官放在一起,我问自己,究竟我的爱情在哪里,可是,找了半天,什么都不属于我,只有那冰冷的监狱在等待着我,甚至我觉得挨一颗子弹都比进监狱忍受那漫长的等待要好。”

    “直到姐姐来到我的病房,我才恍然大悟,我和哥哥并不是双胞胎,却长得如此想象,幂幂之中真的没有任何天意吗?既然我自己的生命已经走到这一步,还有什么可以留恋的?哥哥就像是已经发光的星辰,我想要共享他的光芒。这对于现在如同泥石一样的我来说是多么重要,你们可以明白吗?”

    渐渐的,程楚敞开了心扉,他回过头来,眼眸中的泪水让人看了揪心不已。罗芸忍不住用手抚上弟弟的脸庞,替他擦去泪水。

    “我和哥哥,本来就是一个人,就像善良和邪恶总是并存于人的思维中一样,不管你们用什么样的理由来劝说我,我都想要接近那光芒,所以,不要在等了,把我的心脏给哥哥吧,让我和他一起活下去,这样做,我并不认为自己是死了,反而觉得是活得更好。蒋先生爱哥哥,他也一定会记住我的。拜托了,姐姐、元大姐,这不仅是为了哥哥可以活下去,也是为了我可以得到最终的安宁与快乐。”

    元木槿听完默默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她什么都没有再说走出了病房,而罗芸一直紧紧拉着程楚的手,陪他一起哭泣。

    在病房的门口,元木槿遇到了刚刚到达这里的罗意凡,她拉着罗意凡一直到没有人的走廊角落里。当手放开的时候,元木槿第一句话就让罗意凡怔愣在当场。

    “让这孩子和泳心立刻手术!行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