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一看书 > 灵异推理 > 罗雀屋的杀人舞台剧 > 第三百五十五章赤眸鬼神的反击第六幕
    “洪晖健上来之后,我听到他一直在小声安慰泳心,一开始并没有什么特别的,直到泳心回过头去手里的木棍掉落在地上,洪晖健的态度才有所改变,因为泳心连续发出惨叫声,他的声音显得有些不知所措。”

    “洪晖健那个时候是绝对不希望泳心死的,但是看到泳心衣服上、手上都是鲜血,他可能也慌了,两个人之间隔着一层木栅栏门,他又不能主动把门打开,所以只好拼命催促泳心想想办法开门。”

    “可他自己心里清楚,泳心现在这个样子不要说开门,就算是站起来都困难,所以洪晖健做了一个我都差点跳起来的行动。他一反常态,对泳心怒吼,说他没用,然后从木栅栏门缝隙之间伸进双手,抓住泳心,用力将相对两个人的身体狠狠撞在木栅栏门上。”

    “事后泳心说起这件事的时候,说差一点把他的肋骨撞断了,可见当时洪晖健是用足了力气的。就像是奇迹一样,洪晖健迅速缩手之后,木栅栏门自动弹了上去。我怀疑,那里的所有木栅栏们都可以靠这种方法临时打开。”

    “莫法医,警方可以试一试,我的猜想是,必须里外两个人同时撞击才行,因为单方面撞击的话很可能让门脱框。”

    “进入走廊,洪晖健唯一的目的就是带着泳心离开,而他依然有一个阻碍,就是我是否还活着,当时我只能靠闭气来蒙骗他,如果洪晖健离开我的时候再多停留一会儿,估计现在我就没命坐在这里了。”

    “洪晖健进入客厅之后,我等了一会儿,感觉他已经不在视线范围之内,我刚想从地上爬起来,脚步声就又回来了,对了,泳心当时也假装昏迷过去了,可能是倒在地上的时候泳心突发奇想这么做的,这样做也好。”

    “洪晖健之后的行动不会顾及他,我估计第二次回来洪晖健把泳心藏在了厨房里,因为泳心没有来得及告诉我全部,而我也只能靠听觉判断这些事情。”

    “我听见回来的脚步声之后,赶紧又开始闭气,洪晖健把我拖到书房里面,他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我不得而知。之后我就一直呆在书房里面,直到洪晖健和泳心从沙发底下的密道离开。”

    “一听见他们的脚步远去,我就爬起来,沙发发出沉重难听的还原声,我当时还是害怕木栅栏门会再次掉下来砍了我,所以用最快的速度走出书房门和走廊门,之后才开始放开手脚寻找两个人的去向。”

    “泳心当时在沙发边缘留下了一个夜光纽扣,可是我并没有发现,就算发现了,我也没有办法打开它,就在我疑惑为什么洪晖健没有从大门将泳心带出去的时候,我想起了Gamble对花瓶反反复复的谎言,花瓶一定隐藏着什么秘密,于是我直接走向了壁炉台。”

    “幸亏那个时候,思维足够清晰,让我找对了方向,要不然跟不上洪晖健和泳心,我麻烦就大了。我们尽量简洁一点,因为整个反击计划的后半段才是推理中一直缺失的部分。”

    “我跟在洪晖健后面一直跟到屋后小树林深处,他选择走那里可能是想让泳心暂时藏在那里,可是还没有走到洪晖健预期的地方,泳心就开始不敢跟着他走了,开始质疑他,这也是我教泳心的,不能跟他到离屋子太远的地方,迷路的话就无法自保了。”

    “我躲在树后面看着前面两个人,如果洪晖健拔刀子的话,我就会立刻冲上去和他拼命,但是洪晖健回转过来的眼神让我瞬间明白他为什么带泳心到小树林里来了,他居然在这种时候,还想着要提前占有泳心……”

    ‘哐!!’——

    罗意凡说到这里,突然之间蒋兴龙的拳头砸在桌子上,发出很响的声音,桌上的茶杯差一点就被他掀到地上,水都溅了出来。

    大家知道他为什么会这样,所以都没有说话,莫海右站起来默默擦掉了桌上的水渍,示意罗意凡继续往下说,恽夜遥则安抚性地拍了一下蒋兴龙的肩头,让他平静一点。

    “抱歉,我们跳过一点点,发生争执之后,泳心挣脱洪晖健的手往回跑,在半路上,我和泳心完成了掉包,因为黑暗、下雨、再加上距离的问题,洪晖健根本察觉不出来。我让泳心蜷缩在一棵大树下面,自己将洪晖健重新引入了房子里面。”

    “这个时候,袭击不成的洪晖健已经恼羞成怒,他拿着一把长长的武器,拼命追赶我。不过,我也没有打算就这样跟他面对面拼命。就像恽顾问说的那样,我要将洪晖健引回二楼密室那间切了巩小序双腿的出口隔间里。”

    “我自己之前想好脱离的地方说出来你们不相信,就是在爬进出口的绳梯上,恽顾问你因为合作演出,知道我有柔术功底,所以你那个时候猜测我可以从那里逃脱,才会确定我要把洪晖健引回二楼密室杀掉的吧。”

    “是的。”恽夜遥回答。

    罗意凡继续说:“确实很危险,但这种逃离方式也是洪晖健唯一想不到的方法。不过我不用那么费力了,洪晖健无意之中替我想好了办法。我假装慌不择路冲进书房,然后大家应该就可以想象,我迅速将梁泳心的衣服从窗户防盗网缝隙中扔到户外,自己躺下重新变成地上敲破脑袋的罗意凡‘尸体’。”

    “洪晖健一开始确实被我完全蒙蔽住了,他跟进书房,到处找泳心,然后,把目标锁定在了墙壁之间的密道,这正中我的下怀。我们的位置完全倒置过来,变成了我跟在洪晖健后面,等他到达绳梯上方,我看着洪晖健上半身爬进砍断巩小序双腿的那个缺口寻找泳心。”

    “立刻毫不犹豫开始踢踹身边的木板,那个缺口的盖板可以靠震动掉下来,这在巩小序身上已经得到了验证,我挂在绳梯上面用足力气狠狠踢打木板。洪晖健也刹那间发现不好,可是他身子进入太深了。”

    “退出来的时候又太匆忙,下巴猛地一下磕到缺口下方,就在吃痛停顿的一瞬间,锋利的盖板从上往下就像铡刀一样落下来,我当时真的以为自己成功了。抬头想看一看洪晖健的死状,没想到让我看到了他居然还在动。”

    “我还来不及仔细看,洪晖健的反击就来了,他是用手里的刀子卡住了盖板,所以头才没有被切断。但伤肯定是受了,因为鲜血不停从我头顶上滴落下来。洪晖健把头拉出缺口,下一个动作就是一刀砍断绳梯,我和他两个人一起从狠狠掉落到地板上,幸好没有跌断骨头。”

    “我从地板上爬起来,顾不得疼痛,立刻就往外冲,洪晖健手里有武器,他要还能爬起来一定会先砍了我。我匆匆返回户外才发现洪晖健没有追出来,他当时可能摔蒙了。反正,我的计划是失败了。”

    “我在屋后小树林里找到泳心,拉起他就跑,我想着得找一件武器,万一等一下不得不面对洪晖健的时候,也好抵挡一下。在半路上,我捡了一片尖锐的木头拿在手里。”

    “两个人就这样跑出树林,再次接近罗雀屋边上,我自己放缓脚步盯着那扇大门,让泳心不要管我自顾自赶紧往断裂索桥的方向冲。当时我害怕洪晖健就在房子边上等着我们,这样的话,我们就只能逃一个。”

    “所以我自己紧贴着房子移动观察,让泳心尽可能远离房子逃跑。现在想来,那个时候洪晖健确实是在房子周边伏击我们,之所以没有动手,是因为Gamble的突然出现,泳心刚刚跑过房屋前面,Gamble就从对面过来了,这导致洪晖健觉得自己如果出手二对一会死在当场,所以他暂时撤退,绕道索桥前面去伏击我们。”

    “这个男人的毅力真的不是普通人可以比的,挨了程楚一刀,脸还被我弄成那样,居然还有力量继续杀人,太可怕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