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一看书 > 灵异推理 > 罗雀屋的杀人舞台剧 > 第三百零六章最终的调查与解答第二十四幕:X的身份
    恽夜遥在花苑小区的调查结果终于让警方得知了费勇的行踪,很快,花苑小区1栋107室后面的垃圾中转站,就接受了全面调查,警方从中查获的信息可不是一星半点。

    首先,在垃圾中转站堆放垃圾的大厂房前面一处破旧的屋棚里面,找到了费勇居住过的痕迹,与费方红毛发中鉴定出来的DNA对比,确定是费勇本人没有错;其次,屋棚里面还找到了另外一个人的毛发和指纹,经鉴定与费古本人完全一致,但是费古和费勇的DNA并不吻合,就说明他们不是亲生父子。

    确定费古是费勇的养子之后,警方提取了垃圾中转站现任负责人和花苑小区1栋107室房主人的笔录,在这两个人的叙述中,费古在费勇身边的生活状况也曝露了出来,造成费古癫痫和痛苦童年的原因都是因为费勇的酗酒和虐待。

    在此期间,垃圾中转站的现任负责人还提供了一个重大的消息,就是他的前任生前有一个儿子,当年经常和费古一起玩,还经常偷偷提供费古食物。这个消息非常重要,费古是那种因生活所迫非常自闭的孩子,如果不是长年呆在一起的话,他不可能有那种可以完全信任他的朋友。

    这个前任负责人的儿子,很有可能就是X。而X是目前警方唯一不知道身份的罗雀屋受害者,经过排除法,莫海右可以确定那具在二楼密室出口双腿被切断的男尸,就是X。那么,必须要得到他某一位亲属的DNA信息,才能确认X的身份是不是警方猜测的那样。

    局长接到消息之后,马上命令全面铺开调查寻找垃圾中转站前任负责人是否还有活着的亲戚,幸运的是,现任负责人提供了他的姓名:巩林安,还有他们以前的住址。这给警方的调查排除了不少难度,但是最后的结果并不尽人意,巩林安以前居住的地址已经换了主人,两口子早在2011年就已经去世,他们没有兄弟姐妹,远房亲戚也都早已失去了联系。

    就在警方苦无无法寻找巩林安儿子的时候,与巩林安相识几十年的一位老邻居提供了一条特别的信息,他依稀记得,当年巩林安老婆一直不能生育,年过四十之后,两个人偷偷通过中介人买来了一个孩子,给这个孩子起名叫做巩小序,这件事除了几个熟悉的人之外,外人几乎不知道。

    当年把秘密告诉这个老邻居的时候,巩林安说过:因为两个人年纪都已经挺大了,巩小序买来的时候也蛮可怜,所以为了他将来有机会找到自己的亲生父母,巩林安两口子决定将来临死前将事实告诉巩小序,并保存了他的一缕婴儿时期的毛发制成挂件,作为将来认亲的信物,但是这缕毛发究竟他们藏在哪里?邻居就不知道了。

    这个线索非常重要,要得到这缕毛发,警方必须调查到巩小序现在的住址,通过全市公安网线的身份登记信息搜索,总共调查出了八个名叫巩小序的人,排除掉其中三名女性,剩下的五人警方逐一走访排查,最后锁定住在市区南门府前里大街1008号五楼公寓里的人就是巩林安的养子巩小序。

    当警方赶到那里的时候,邻居证明他们已经十几天没有看到巩小序了,而且经常到巩小序这里来居住的一男一女,也很久没有过来了。通过邻居的详细描述,警方初步绘制出了这一男一女的形象素描,确定这两个人就是费古与何蜜娜,这也让巩小序就是X的猜测得到了初步的证明。

    接下来,一切就顺理成章了,府前里大街1008号五楼公寓里面不仅得到了巩小序父母保存的那一缕毛发,还得到了许多巩小序、费古与何蜜娜三人的指纹,通过DNA和指纹对比,莫海右完全确认巩小序就是一直都不知道身份的X。

    自此罗雀屋杀人事件中两个神秘被害者其中一人终于大白于天下。另一个人,就是用来代替蒋晓梅的女尸,也就成为了罗雀屋杀人事件中的最后一个未解之谜。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