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一看书 > 灵异推理 > 罗雀屋的杀人舞台剧 > 第两百九十七章最终的调查与解答第二十二幕
    老胡回到午夜酒吧的时候,已经快要接近第二天中午了,他在外面奔波了大半个晚上,实在是累坏了,再加上觉得警察不会这么快就找到午夜酒吧,所以就找个地方睡了一觉之后才回来的。

    老胡知道可可等他从来不会锁门,所以他下到楼梯尽头就随手推了一下门,猛然发现大门关的死死的,还上了锁,老胡非常奇怪,作为一个长年游走于社会边缘的犯罪分子,瞬间他那份习惯性的警惕就袭上了心头。

    轻轻敲了两下门,没有什么反应,老胡背在身后的那只手从腰间摸出弹簧刀,紧紧握在手里之后,再次敲响了午夜酒吧的大门。

    这个时候屋子里总算有反应了,是可可的声音,可是这声音听上去异常虚弱。

    “是老胡吗?我这就来开门。”

    “你的声音怎么了?怎么这么虚弱?”老胡问。

    “……我,我没有事,只是等你等得有些无聊,刚刚睡了一会儿。”可可停顿了一会儿之后才继续回答老胡的问题,话语中还夹杂着好像因为痛苦吸气的声音,这让老胡心中更加忐忑不安。

    老胡侧身靠在门框一侧,继续朝里面问:“你为什么要把门锁起来?我以前出去的时候,你只要一个人呆着从来都不锁门。”

    “没什么……只是这几天风声太紧了,我心里害怕而已。”可可的声音听上去越来越有气无力,而且屋子里面并没有听到有人朝大门方向走过来的脚步声。

    老胡感觉到自己不可以再留在这里了,屋子里的可可肯定是出事了,也许正有警方人员呆在她的身边,让他诱骗自己进入屋子可以一网打尽。现在不能管可可的安危了,老胡觉得自己必须立刻做出‘正确’的决定。

    于是他一边保持着与可可的对话,一边一步一步朝楼梯上面退上去,正当他退到差不多的位置准备反身离开这里的时候,突然听到背后有走下楼梯的脚步声,同时一支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他的后脑勺。

    这回老胡彻底确定警察确实已经查到了这里,他懊悔自己为什么还要回来带这个一文不值的老女人走,简直就是自掘坟墓。

    抱着最后的一丝希望,老胡偷偷把手里的弹簧刀藏在衣袖里面,嘴上祈求着身后的男人:“不,不要杀我,我愿意认罪,我愿意认罪!”

    “那就到酒吧里面去,把你们的下线还有毒品藏匿地点统统都写出来。”一只手紧握着枪的罗意凡说,他的另一只手伸过去死死扼住老胡的咽喉,不让他有任何反抗的机会。

    假装听话的老胡随着罗意凡的脚步朝楼梯下面走去,就在罗意凡伸手要去敲午夜酒吧大门让可可开门的时候,老胡突然之间反击了,他手里的弹簧刀在罗意凡胳膊上划出一道几寸长的伤口之后,直接捅向罗意凡的肚子。

    老胡把罗意凡当成了前来追捕他的警察之一,他以为屋子里面除了可可之外一定还有很多警察等着他,想着警察不到万不得已是绝不会出手杀人或者伤人的,所以老胡决定孤注一掷,打伤外面的这个警察,再次逃跑。

    别看老胡已经上了年纪,他的这一刀扎得确实够狠,罗意凡胳膊上立刻皮肉翻开,鲜血涌出来染红了袖子。

    感受到手臂上的疼痛,罗意凡整个人往后一缩,避开老胡捅向肚子的刀尖,然后反手一把捏住老胡拿刀子的那只手腕,冲着酒吧里面就喊2:“可可,快开门!”

    那这个时候的老胡怎么样了呢?他被眼前看到的一幕给惊呆了!因为反抗转过身体的老胡眼前看到的居然是洪可的儿子,布和那张凶神恶煞的脸。老胡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怎么可能会这样呢?布和不是已经被警方抓起来了吗?

    容不得他多想,午夜酒吧的门随着罗意凡的喊声立刻被打开了,可可一直守在门边等待罗意凡的信号。看见两个纠缠在一起的男人,还有罗意凡被鲜血浸染的袖子,可可吓得直往后退,本来就虚弱的身体在碰到身后的一把靠背椅之后,整个人瘫软在的椅子里面。

    此刻的老胡还在震惊之中,眼看着‘布和’把他一把推进酒吧里面,强行夺下他手里的刀之后反手把门关上,才回过神来结结巴巴地说:“你,你到底是怎么逃出来的?来这里干什么?”

    “来这里跟你们要些东西呀!”‘布和’把玩着手里的枪,凑近老胡的脸说:“这回你还得多给一些医药费。”说完他把那只受伤的胳膊在老胡面前扬了扬,甚至还用舌头舔掉了一点鲜血。

    “我们所有的钱都在这里,你要就全都拿去好了!不要再来找我们了!!拿了钱赶紧走吧!”老胡脸色惨白地说,现在他是真的害怕自己是在眼前的枪口之下,布和可是杀人不眨眼的恶魔,新闻报道里说,他几乎杀光了罗雀屋里的所有人,连帮凶都没有放过。

    这样的人,老胡面对他心中只有恐惧,不敢再反抗,老胡哆哆嗦嗦地就要去把吧台里面的钱拿出来给‘布和’,好让他尽快远离这间午夜酒吧。

    可是这个时候,‘布和’说的一句话却让他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柜子里的那些钱就留着你们俩养老用吧,把你们卖手表的账本还有所有下线的地址全都告诉我,这可比钱有用多了。”

    “我已经通知了所有的下线立刻离开本市,出去躲一阵子,你就算知道了地址也找不到他们的,还是拿了钱赶紧跑吧!你犯的可是杀头的罪呀!”

    “我们犯的都是杀头的罪!走?我告诉你,边本颐已经被我杀掉了,警方根本不可能知道有午夜酒吧这个地方,他们散布消息说抓住边本颐完全是为了迷惑残留的毒贩,自己露出马脚。我逃出来就是为了来接管我父亲的这桩生意,这种赚钱的买卖当然是要由我来继承喽!”

    “快说,残留的那些手表都在哪里?别给我浪费时间,老家伙,要不然我让你们全都死在这里。”‘布和’一步一步走近老胡,手中黑洞洞的枪口始终对着他在脑袋。

    老胡确实有特殊原因不能把那些下线的信息告诉眼前的‘恶魔’,因为,着关系到他的儿子和媳妇,为了吸毒贩毒,老婆早就离他而去,这些年,他都是和可可凑活着过的。

    但是儿子因为他长大之后不学好,居然和媳妇两个人一起吸毒,最后,不得已,老胡只能把儿子一家也拉进的贩毒团伙内部,这些年,在他手里的手表几乎都是儿子贩卖出去的,边本颐分给他的钱,也全都给了儿子一家。

    那些下线只要有一个被抓住,儿子一家就全都不保了。所以老胡就算是被威胁性命,也会咬紧牙关不透露出那些人的信息。

    但是,罗意凡并不了解这些,老胡的口风比可可要紧得多,而且老胡儿子从来不到午夜酒吧里面来,这个老头和洪老头一样,都是个人精,要不然也不会贩毒这么多年还躲在地下。

    罗意凡以为,只要威胁到性命,老胡就会像可可一样就范,但是他错了,老胡见‘布和’非要知道下线的名单和地址,脑子里开始拼命想着怎么样对付‘布和’的主意,他绝不会轻易让这个恶魔威胁到儿子一家的性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