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一看书 > 灵异推理 > 罗雀屋的杀人舞台剧 > 第两百二十一章互换游戏第三幕:假面与真面三
    真面从地下室里听着外面的动静,好像所有人都出去了,但是,他不能够确定,因为毕竟无法看见。

    真面偷偷从地下室入口处探出头来,上面的家具和木料实在是太碍事了,使了半天劲好不容易推开一点,还撞了自己的脑袋好几下,痛死了。

    真面现在只想要快点做完那不知道在搞什么名堂的恶作剧,拿了钱回家去,这里实在是太憋屈了。

    ‘那个,他在哪里呢?应该是和他们一起出去了吧!’真面猜测着,使劲挤开障碍物从地下室入口里面挤出来。

    这里实在是太挤了,真不明白这栋房子的主人怎么会把地下室入口开在这么狭窄又堆满东西的地方。

    偷偷从打开的房门里面出去,在走廊里小心移动。真面感觉到自己的心脏在突突跳动着,唉!让房子里的人发现的话,钱就没有了。

    算一算,这一次答应的收入自己可以生活好几个月,实在也是舍不得放弃,所以真面连大气都不敢出。

    终于来到走廊尽头了,真面定了定神,鼓足勇气把头探出房门——

    ‘太好了,真的一个人也没有。’真面在心里欢呼一声,马上又看到了桌子上一桌的好菜,饿了一天的肚子立刻咕咕直叫。

    用手捂住不争气的肚子,真面紧走几步,抓起桌上一个不知名的点心直接先塞进了嘴里,然后左右手又各抓了一个,就迅速退回到了走廊里面。

    他不知道那些人和假面什么时候会过来,所以得加倍小心。

    刚刚带着吃的回到地下室,真面就想起来自己居然愚蠢到连饮料都没有拿一罐,没办法,口渴也是一个问题,于是真面只好准备再出去一次。

    但是这一次他刚刚走到地下室阶梯的上面,就听到了脚步声,真面不敢再移动,他听着外面的脚步声好像是进入了卧室。

    ‘看来他们有人准备休息了,那自己怎么办?口渴得坚持到明天早上吗?他不是说不用待很长时间的吗!怎么现在还不给自己指令?难道要等所有人都睡着之后再通知自己开始恶作剧?’真面在心里想着,怎么也想不通。

    就在他发愣的一瞬间,突然之间,地下室入口的盖板一下子关上了,真面吓了一跳,差一点连手里的点心都扔掉。

    冷静下来之后,害怕也开始无限制的扩张,本来有打开的缺口,还能看见一点什么,现在,一片黑暗,地下室里又没有灯光,真面用手使劲地去掰上面的盖板,但是无论他怎么做,上面的盖板就是纹丝不动。

    很久之后,真面放弃了,他向地下室另一头走去,希望可以发现出去的大门或者开口,肚子因为害怕已经感觉不到饿了,手中的点心也被他扔在了地上。

    但是,真面所走地下室通道,并不是一条通往自由的道路,而是一条即将给他带来痛苦和杀戮的通道……

    ——

    再所有人都上到二楼之后,假面开始行动了,他从客厅的沙发上爬起来,偷偷潜入走廊观察那些人的动向。

    其实,其他的人此刻并不在他的关心范围之内,他关心的只有恶毒男一个人之后的行动。

    恶毒男的计划并没有全盘告诉他,假面可以猜得到,自己最终也是要被他灭口的,最重要的是要在恶毒男动手之前完成身份的替换。

    脸上戴的面具一直让皮肤痒痒地,很难受,假面一边躲在隐蔽的地方,一边用手轻微地挠着,他不敢大力,怕破坏了那薄薄的面具。

    上面的人到了二楼也有几分钟了,假面听到好像是白色房间关门的声音,却没有听到开门声,他想那些人大概是已经全部进入了白色的房间,于是就开始向楼上出发。

    他得小心一点,不能让任何人看到他,尤其是恶毒男,因为在恶毒男的计划中,假面只是一个负责装病和留在一楼锁门的人。

    从二楼楼梯拐弯处探出头来,果然白色房间的门紧闭着,那一段走廊里一个人也没有。

    壮了壮胆子,假面继续向上走,来到了二楼楼梯间的门口。探出半个人左右张望一下,没有人,于是假面迅速溜进了走廊底部灰色的小房间,并把门虚掩了起来。

    耳朵贴着小房间东侧,也就是靠门一边的木板墙,假面开始偷听白色房间里的对话,虚掩的门正好完美挡住了他全部的身体,灰色小房间也不会遗漏出影子。

    听着听着,假面渐渐了解他们在干什么了,原来是在听那个回转的女仆述说自己发现的异常之处。

    他们居然听到了真面的脚步声,这一点让假面异常惊讶,看来,自己对真面说的话并没有起到绝对的作用,自己下去之后还是要尽早杀掉真面,以免暴露。

    打定主意,继续听下去也没有意义了,马上他们就要出来去红色房间,恶毒男的大戏也要开始了,自己得赶快抓紧时间去找真面。

    于是假面在恶毒男他们走出白色房间之前,迅速回到了一楼,没有露出任何破绽,也没有任何人发现他的行动。

    回到一楼之后,假面溜进了客厅,因为锁闭一楼楼梯间大门的开关就在客厅里面,恶毒男曾经告诉过他,那里南墙正中央挂着的仿制名画,就是楼梯间隐藏门的开关。(这里可以参考第一章罗雀屋里面的描述,有提到过客厅壁炉台和电视柜之间挂着的画。)

    按照恶毒男所说的,假面把那幅画向右旋转了一点点,没有很多,看上去只是画挂的不好有一些倾斜了而已。

    马上,身后就传来了什么东西掉下来的声音,一声木头卡进木头之间的喀拉声之后,一切都安静了。

    当然假面是计算着时间的,他在听到楼上传出撞门声音的时候才移动了画框,这样撞门的声音就完美掩盖住了下面木栅栏门落下的声音。

    这也就是,他们让楼上的帮凶锁住红色房间房门最重要的原因。

    假面感叹着;‘这个恶毒男可真是个聪明的家伙,所有的细节几乎都想到了。’

    这一回,可以安心行动了。回到走廊里,假面仔细看了一下那扇多出来的网格门,还真是坚固啊,下缘都插进地板缝里去了,上面再多的人也别想撞得开,除非自己把它打开。要不是知道二楼密室里也有通道外围的出口,就这样把恶毒男和他的帮凶都锁在二楼倒是省事了,不过这并不是一个撇清自己的好办法,所以就算二楼没有出口,假面也不会选择的。

    对木栅栏门失去新鲜感之后,假面开始做自己该做的事,就是到地下室去找真面。先要让真面失去行动能力,最好说不出话来,然后把他抛在客厅里,自己通过地下室溜走。

    这样子,替换就完成了,自己也不用再戴着这张折磨人的面具了。

    恶毒男还不知道自己一直偷偷跟踪他的事实,每一次恶毒男到罗雀屋来实验计划可行性的时候,假面都会偷偷跟踪,所以假面知道的密室其实比恶毒男告诉他的要多得多。

    他不仅了解二楼密室该如何出入,就连一楼密室和房间有多少个出入口也一清二楚,当然有些恶毒男没有启动过的机关,假面还是不可能知道的。

    恶毒男的父亲就是当年建造罗雀屋的建筑师之一,而假面的父亲,则是当年参与赌博和藏匿钱财的漏网之鱼,从某些方面来说,虽然犯罪事实不及第一代房主人,但也可以算是主谋之一了。

    所以,他们一个了解房子的结构,而另一个,了解藏钱的地方。提到钱,假面还是有一些疑问的,那些藏在二楼密室顶板之上的钱财,为何会被人提前取走呢?到底是谁提前取走了大部分的钱财,现在剩下的几百万根本与当年隐藏的数字对不上号。

    这一点,假面百思不得其解,因为父亲告诉过他,所有参与当年犯罪的人,死的死,抓的抓,只剩下了他的父亲一人安然无恙,那还有谁会知道钱的秘密呢?难道是恶毒男?

    不可能,恶毒男如果不是还不知道钱藏在什么地方的话,早就翻脸杀了他了,怎么可能还留他到现在?

    假面一边思考,一边缩起身体进入储藏室去摸索地下开口。不消几分钟,他就愣住了——

    地下室的入口居然被封闭了!!是谁干的?不可能是真面,这家伙不可能愚蠢到把自己锁在那么一个黑暗的地方。

    恶毒男也不可能他根本就没有时间动手,那还有谁呢?假面顿时吓出了一身冷汗,他退出储藏室,瘫坐在一楼走廊的角落里想着:

    地下室的入口一直是开着的,他也是无意之中发现的,后来经过长时间观察,以及从恶毒男出入那里不顺手关闭的行动来看,假面几乎以为地下室入口是没有盖板的。

    但是,现在怎么会突然出现了盖板,这回麻烦了,自己又不知道地下室另一个出入口在哪里,真面这个棋子不就利用不上了吗!

    而且,真面如果闷死或饿死在地下室里,被警察发现,一调查,立刻就会联系到自己。

    假面额上的冷汗越来越多,他开始真的着急了,这个突发状况如果不尽快解决的话,不要说钱拿不到,自己命也很快就会保不住。那自己招惹恶毒男这样的杀人魔来究竟是为了什么呢?这可不是闹着玩的事情。

    不行,得再想想办法打开这个地下室的入口,机关一定就在这栋房子的某一个地方。

    于是,假面开始在一楼一个一个房间之间寻找着,他几乎移动了一楼所有的家具,但是依然没有任何反应,当他移动到客厅沙发的时候,发现了另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

    沙发居然怎么也没有办法移动半分,好像是黏连在了地板上一样。

    假面觉得很奇怪,但是同时又升起了另一种希望:‘如果沙发底下有什么通道的话,那么是不是连接着地下室呢?’

    于是,他开始自己试探客厅里的每一个摆件,当然他是不敢去碰那幅画的,因为随便移动那幅画很可能会打开楼梯口的封闭,那不就等于提前把恶魔放下来吗?

    当假面把壁炉台上的花瓶向右手旋转了半圈之后,奇迹发生了,沙发底下发出喀拉喀拉的声音,整个沙发开始向一边移动,随即,露出了一个黑黝黝洞口的一小部分。

    果然,下面有通道,假面心中一阵窃喜,当他正想要继续移动手中花瓶的时候,突然头顶感到一阵钝痛,人就这样直直地倒了下去。

    假面眼睁睁地看着一双黑色的手把花瓶恢复了原样,然后棍子重新被高高举起,连续不断向假面身体上击打下来,假面甚至感觉自己的骨头都被打散了。

    很久之后,直到假面一动不动昏迷过去,棍子才体停止落下,然后,黑色的手拿着它离开客厅,回进了它们出来的地方……

    ——

    呼~看完这几章之后,大家是不是已经知道布和、费古和程楚三个人之中到底死了谁,又到底是谁活下来了呢?我相信聪明的读者一定毫不费力地猜到了。

    这也折射出了罗意凡和恽夜遥之前的推理中依然有很大的错误存在,不过只要抓到那个活下来的人,一切就可以真相大白了。

    出租车司机的结局在这几章之中我也已经交代了,等待发现他的尸体也只是时间问题。

    之后的,将进入解决所有谜题的过程,包括山下酒店凶杀案与罗雀屋事件的最终联系与解答。然后,我们将完成小小的番外,结束。

    其实,山下的酒店凶杀案莫海右已经大致得到了答案,大家还记得他5月4日白天在二次勘察酒店的时候,戳穿潜入酒店房间企图袭击恽夜遥,但是被尸体吓傻的那个男人的真面目,并且安排警员调查他真实身份的事情吗?

    现在,与米小东利用面具互换身份并勘察完事故现场的莫海右已经得到了公安局长反馈回来的信息,下一章,我们将继续开始法医的危险之旅,让莫海右来为我们进行推理和解答。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