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一看书 > 灵异推理 > 罗雀屋的杀人舞台剧 > 第两百零二章 法医的危险之旅第三幕:半山腰的重大发现六
    在这一章开始之前,我们先来整理一下到现在为止的时间表。

    现在各路人马所处的时间,都不在同一个点上。

    乔装改扮进入山脚下村庄的莫海右以及正在山脚下从尸体身上收集证据的米小东,他们所处的时间点已经是5月5日的下午时分。

    而之前写到推理中的恽夜遥和罗意凡,他们当时所处的时间点依然是5月4日的半夜,车祸和山体滑坡发生前后的时间。

    2016年4月30日下午五时左右:恽夜遥到达S市。

    2016年4月30日晚上八时左右:恽夜遥进入酒店。

    2016年5月1日凌晨:发现了酒店客房内的尸体。随后,警方到达酒店,谢云蒙登场。

    2016年5月1日早晨:莫海右登场,并开始第一次检验酒店浴室里的尸体,恽夜遥成为临时助手。

    2016年5月1日早晨八时左右:众人带着尸体回到了平龙公安分局,莫海右进行尸体解剖,谢云蒙和恽夜遥两人对案件进行初步分析和推理。

    2016年5月1日中午:莫海右利用休息时间加入到推理的队伍中,5月1日的午后,三人统一意见,作出让恽夜遥再次上山的决定。

    2016年5月2日晚上:莫海右公布尸检结果,平龙公安分局召开专案组紧急会议。经过一致讨论,同意了莫海右、谢云蒙和恽夜遥三人提出的建议,恽夜遥做好二次上山的准备。

    2016年5月3日,谢云蒙说服分局长同意,让他与恽夜遥一同上山,调查酒店凶杀案的重任落在莫海右一个人的身上。

    2016年5月4日凌晨一时,恽夜遥、谢云蒙两人从警局秘密出发,前往L山,途中绕道L山山脚下的几个小村庄大致了解了一下地形和情况。

    2016年5月4日凌晨六时多一点:谢云蒙和恽夜遥登上L山。

    2016年5月4日上午:在警局内的莫海右发现对外公布的尸体第一发现人布和早已被放走,于是展开追查。

    2016年5月4日上午八时左右:恽夜遥从山上打电话给莫海右,告知自己和谢云蒙从后山发现了昏迷的边本颐夫妇,并救下了他们,将两人送往医院。

    2016年5月4日上午十时左右:恽夜遥和谢云蒙重新回到L山山脚下,中午11时20分左右,两个人到达被毁坏的索桥前。

    2016年5月4日白天:莫海右上午完成警局里的工作之后,下午一直在酒店凶杀案现场进行调查工作。

    2016年5月4日晚上:莫海右到达边本颐夫妇所在的医院,从他们口中听到了罗雀屋上发生的事件,晚上七时三十分到八时之间,莫海右得知L山半山腰发生了重大车祸和山体滑坡。

    2016年5月5日凌晨:在经过了一整夜的分析思考之后,莫海右决定独自一人踏上调查之旅,警局内的事务全权交接给分局长。

    以上便是场外的大致时间表,场内的大致时间表是:

    2016年5月2日下午,罗意凡和陆绘美,还有边本颐夫妇登上罗雀屋。

    2016年5月2日晚饭时分:罗雀屋内包括主人在内13个人全部聚齐。

    边本颐夫妇与最后一个到达的蒋兴龙夫妇发生争吵,此时罗意凡发现索桥有异常情况,众人到桥边检查,发生蒋晓梅失足事件。

    之后,2016年5月2日晚上接连发生梁泳心失踪,众人三次寻找未果,被困罗雀屋二楼。

    期间,卫宝贵失踪,范芯儿被杀,布和因过度惊吓而逃离,何蜜娜因为边本颐的冲动被打晕。

    罗意凡不顾红色房间的血腥尸体和场景,执意带领众人进入密室寻找出路。

    2016年5月3日凌晨时分,众人掉进凶手设置的“墙壁的幻影分身术”密室陷阱之中,其他人全部被迫失踪,只剩下罗意凡和蒋兴龙二人困在密室之中。

    最后两个人在神秘死者的帮助之下,脱离二楼密室,从一楼书房与卧室的墙壁之间逃出。

    2016年5月3日白天:在一楼接连发生蒋兴龙突然失踪,罗意凡被困三重密室之中,救出梁泳心,并初步发现凶手的真正面目,设计与凶手周旋。

    接下来的所有事件都发生在2016年5月3日到2016年5月4日早晨之间。

    2016年5月4日午后,罗意凡与上山的谢云蒙、恽夜遥会和,开始共同行动,并且找到了蒋兴龙和陆绘美,将他们从危险状态下救出。

    ——

    统计完时间表之后,我们言归正传:

    这几章以来,一直在写半山腰的重大发现,但却并没有提及半山腰。内容始终徘徊在莫海右和米小东两人的行动轨迹之上。

    因为要得到半山腰之上的重大发现,就必须从这两个人的行动轨迹上面一步步进行发展。

    半山腰上,现在正在如火如荼进行着的是山路的修复工作,不过,由于松散的山石和泥土不断滚落,修复工作进展的非常缓慢,这也是之前枚小小为何那样焦急的原因。

    现在枚小小被米小东支开去执行秘密任务了,他带着那些警员到底去做什么?我们暂时不提。

    最关键的就是米小东这边的行动轨迹,他一直一个人留在山脚之下,对车祸现场进行着分析和推理。

    从尸体的位置,车祸发生的状态,以及收集到的证据上面,米小东在脑海中车祸发生当时的情况进行了一个初步的还原。

    虽然并非全部都是事实,但其中一部分还是有很大可能的。

    现在米小东正离开车祸现场,沿着山道向半山腰走去。

    之前他已经推测出,这起车祸有可能是人为的,目的就是为了在造成山体滑坡的同时,销毁这几辆报废的卡车。

    挂在车厢挡板上的女性尸体目前身份不明,而压在车头底下的那具男尸很有可能制造车祸的嫌疑人或者嫌疑人之一。

    至于为何要这样推测,因为5月4日的晚上暴风雨太过于激烈,如果不是十分熟悉路途并且经常上山的人,是根本不可能在那样的天气之下,到达半山腰的。

    男性死者要么是卡车司机,要么就是引发事故的犯罪嫌疑人。

    照现在的情况看来,三辆卡车,不像是相撞之后,才一起掉下山崖。而像是其中一辆卡车从上面摔落,砸中底下的两辆卡车之后再一起掉落到山脚下。

    这一判断,并不是米小东一个人个人意见,而是经过之前的车祸现场专家鉴定之后得出的一致结果,而且这一结果米小东在出租车里的时候已经初步告知了莫海右。

    第一,卡车本身就不像是能够开动的样子,而像是车祸之前就已经报废的车辆。

    第二,三辆卡车的车厢内完全没有司机的影子,甚至在车祸现场周边以及半山腰都没有搜寻到疑似司机的尸体。

    第三,从三辆卡车上下交叠,以及碎裂的样子来看,完全不像是迎面冲击之后,所造成的结果。

    如果是迎面冲击的话,卡车的车头,一定会被挤扁并且变形,但是现在所看到的车头都是呈散裂的状态。

    也就是说,这样的状态只可能是从高处摔下来所形成的,所有的车头部件只是散架,上面并没有挤压变形的痕迹。

    以此来判断的话,就说明这三辆卡车摔落之前并没有在行驶状态中,而是在一个静止的状态中,是人为或者山体滑坡让他们被动地摔落到山脚下的。

    米小东一边往山上走,一边想象着昨晚发生的情况。

    犯罪嫌疑人是先在半山腰的道路之上停了两辆不知作何用途即将报废的重型卡车,将山路堵的严严实实,以防止山下有人想要上山。

    有可能,在半山腰的树林之间还有一辆他们隐藏的卡车,可能很久都没有用了,一直停留在悬崖的边上。

    某个不知名的杀人凶手,在杀死车祸现场的那个女性死者之后,把尸体扔在卡车的车厢里,溜之大吉。

    然后,打算来制造车祸的犯罪嫌疑人,在推动悬崖边上卡车的时候,由于惯性,女人的恐怖尸体从卡车车厢里翻倒出来,当时天降暴雨,四周一片漆黑,无论是谁看到突然出现了一具尸体,都会被吓傻。

    就在犯罪嫌疑人惊吓到不知所措的时候,脚下的山体突然坍塌,将他卷入其中,一起摔倒山脚下。

    这样的推测是最有可能接近事实的,但是,那具女性尸体到底又是怎么回事呢?她到底是谁?杀死她的人又会是谁呢?

    首先,凶手将尸体藏在卡车的车厢里,有一个好处:就是重型卡车的车厢比较深,里面躺着一个女人的话,就算无意之中路过附近的人,不凑近看也不会发现。

    凶手肯定不想让这具女性尸体那么早没发现。根据米小东刚才的判断来看,这个女人至少死了有两天以上。

    那么今天是5月5号,两天之前不就是5月2号到5月3号之间吗?

    所以说,这个女人很可能是死在5月2号的晚上或者5月3号的白天。

    那么那个时候,通过他们之前的判断,山脚下的贩毒分子应该还没有发现山上的异状,罗雀屋内的杀人事件也没有进入高潮。

    这个女人到底有可能是谁呢?米小东在脑海中搜寻着相对可能的答案。

    一个名字在无意之中跳入了他的大脑——蒋晓梅。

    是的,那个时间,能够自主来到山腰之间的,或者说能够被某个人移动到山腰之间的,就只有蒋晓梅了。

    如果蒋晓梅失足跌落山崖那个时候,就已经死亡,那么肯定是山上的人将她移动到半山腰之间的。

    但是根据边本颐夫妇的叙述, 5月2日晚上山上其他的人都聚在一起,甚至最有嫌疑的人也不可能有行动时间。

    这些人中最早脱离的是费古,但是,但是费古是因为发病留在了一楼,而且之后很快就失去了性命,他真的有时间和能力在山腰之间带着蒋晓梅的尸体行动吗?

    然后就是5月2日半夜因为恐惧而脱离众人的布和,这个人在之前酒店发生凶杀案的时候就已经被秘密列入了嫌疑人行列。

    假设是他将蒋晓梅带到半山腰卡车之内的。

    那他这样做的动机是什么呢?为什么要多此一举带走蒋晓梅的尸体,其中的缘由根本就说不通。

    而且,从5月2号晚上到5月3号凌晨,天空中不停的下着雨,蒋晓梅在冰凉的河水中浸泡了整整一个晚上的时间。

    尸体在布和去搬动之前,就应该浮肿巨大化了,再加上在车厢里经历了两天的风吹雨打,腐烂程度肯定是非常严重的。

    但是现在挂在车厢上的这具女尸,虽然也已经腐烂,并且开始呈现尸体巨大化和表皮明显的血管网。

    但绝不可能是在水里浸泡了一夜之后再经过两天的雨水冲刷所应该呈现的状态。

    而且把尸体沿着河岸运到半山腰之间,再在不知不觉中回到罗雀屋内,这本身就是非常耗费时间的行动。

    罗雀屋里所有的事件都发生在短短两天两夜的时间里,凶手完成了那么复杂的杀人事件,真的有可能再分出时间去搬运蒋晓梅的尸体吗?

    米小东想来想去,始终觉得如果蒋晓梅5月2日失足的时候就已经死亡,那么搬运蒋晓梅尸体的行动绝对是多此一举。

    这个人是失足的,干嘛要浪费时间去把她的尸体搬来搬去,事后警方就算发现她在那里,也很容易就能查出她的死亡原因,只可能联系到蒋兴龙头上,根本不可能联系到凶手的头上。

    所以剩下的可能性就是,蒋晓梅当时根本就没有死,她是自己跑到半山腰,并且被某个游离在罗雀屋之外心怀不轨的人发现。

    蒋晓梅有可能在心慌意乱之中也发现了他,两个人在半山腰之间起了冲突,导致蒋晓梅被杀,藏在了卡车的车厢里。

    如果卡车是贩毒分子隐藏在半山腰之间的话,普通人根本不可能轻易找得到,能够正确找到卡车位置,并隐藏尸体的人。很可能就是与犯罪分子有牵连的人。

    再进一步推测,山脚下的贩毒分子有可能就是通过这件事,发现了山上的异常,并想方设法要把山上剩余的人除掉,以保证他们留下的毒品不被警方发现,以及他们自身的安全。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