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一看书 > 灵异推理 > 罗雀屋的杀人舞台剧 > 第一百八十四章 赤眸鬼神与海风藤的合并剧场第三幕:初步推理结果四
    罗意凡说到这里,似乎让人觉得罗雀屋5月2日到5月3日白天所发生的那些杀人事件,都应该是布和、费古与何蜜娜三个人策划实施的。

    根据当时的情况,其他人并没有行动的时间和可能性。恽夜遥也觉得到这里罗意凡的分析判断应该很大程度上是正确的,可能其中存在一些细节上的误差,但绝不会太大。

    警方之后只要循着这些思路,将犯罪嫌疑人的底细和关系调查清楚,就能得知所有的真相了。

    看了一眼手表,现在是5月4日晚上7时不到15分钟,此刻外面的雨势风势越来越大,大雨像从天空中倾倒下来一样,豆大的雨滴不停敲打在窗框上,发出很响的声音。

    恽夜遥为了能够继续听清罗意凡沙哑的叙述,不得不起身关上了书房的窗户,只留下一条缝通风换气,看到他这样做,谢云蒙也站了起来。

    他走过去砰地一声关上了书房的房门,窗户不全部打开的话,外面传进来的恶臭让他实在有些吃不消。

    但是他没有意识到,此刻在外面黑暗的雨幕中,有一双眼睛正在努力地盯着这边的窗户看,因为风雨交加,他无法看清楚窗框两边隐隐约约的是不是有人在。

    本来,他已经打定主意要转身离开了,但是谢云蒙一站起来,他高大的身影立刻整个出现在了玻璃窗所能看到的范围之内。外面的人猛的打了一个寒颤,似乎被吓到一样,立刻匆匆忙忙地跑进了树林之中,那里有一个巨大的黑色的轮廓正在等待着他……

    屋子里的人当然不知道即将发生什么,谢云蒙坐下之后,罗意凡立刻开始继续诉说自己的推理:“在红色房间赤焰反复三次消失和重现的血腥场景,当时看来就像是不可能实现的魔术一样。”

    “但是之后经过我和Gamble再一次的全面检查和卫宝贵用最后一口气拼死给出的提示,以及布和与费古,何蜜娜当时的合作行动,就可以给出合理的解释了。”

    “这里还是得根据我们这些人的行动路线,一步一步来解释给你们听。我尽量说得简短一些,去掉不必要的成分。”

    “我清醒过来之后,Gamble听到布和说出房间里的状况,并不相信,所以立刻跑过去看了红色房间的内部,结果发现我们所看到的所有恐怖场景,全都消失得干干净净,红色房间赤焰里面依然是一尘不染的样子,连一个血点都没有留下。”

    “我们三个男人当然是立刻进入红色房间仔细搜索,其实当时在我和Gamble震惊之余,布和已经在偷偷地消灭证据了。因为我们第一次看到的房间里的血腥场景,除了范芯儿是真实的之外,其余根本就是一场精心安排的‘电影’。”

    “但是要完成先将我们拒之门外,然后再引导我们进入密室。以及赤焰房间的恐怖场景反复消失重现这样的戏码,他们还需要一个帮手,那就是姐姐看到的与泳心长相相似的男人,这个男人应该是Gamble你藏进罗雀屋里的,我猜你是在无意之中发现他和泳心长得很像,才想到要利用他的吧!”

    “但是,你却没有察觉他早就和布和,费古等人认识了,你为了实施自己的计划,反而成为了他们利用的对象。不过这个和泳心长相相似的男人对于布和他们来说,也只是一个利用的工具而已,所以他很快就代替某些人被杀掉了。”

    “这里我不得不先将Gamble你的计划和盘托出,虽然这里面没有涉及到犯罪,但是当初你制定计划的时候确实是想到过要犯罪对不对?如果不是这样,你也不会去招惹与泳心长得相似的人”

    蒋兴龙一直默默地听着罗意凡陈述,他不点头,也不摇头,只是默默地听着,在其他三个男人的眼里看来,这等于就是默认了。

    “当时你对蒋晓梅简直是焦头烂额,他不仅影响了你的爱情,甚至威胁到了你公司的发展。你和泳心计划,利用此次的机会把蒋晓梅带进罗雀屋里面。”

    “但是你们两个都不是疯狂的人,不到万不得已,你们绝不会想要去犯罪或者杀人,所以你的计划是:先让泳心去求元木槿,元木槿没有自己的孩子,一直非常疼爱泳心,这一点你是最清楚的。”

    “十几年前,你的妻子蒋晓梅和元木槿曾经是竞争对手,但是元木槿技高一筹,你的妻子根本无法在S城的时装市场上占得一席之地。两人也因此结下的梁子。”

    “你想让元木槿出面,放低姿态,用一部分时装市场份额和你拿出来的一大笔钱,让蒋晓梅心动,主动放弃和你之间的婚姻。因为我想当初你们结婚是奉了父母之命,但是以蒋晓梅的性格,根本没有办法让人长久的喜欢。”

    “所以你敢大胆地向她提出离婚,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你的父母已经开始讨厌她了。元木槿女士答应了你们的要求,因为她不想让梁泳心再痛苦,但是如果这件事让边本颐知道的话,这个吝啬的老男人一定会暴跳如雷,有可能会把你们的事情捅出去。”

    “所以你又让泳心找到了我,我提供了须罗凡尘舞台剧团和我自己一整年的演出服装还有私服的定制合同,以及之后即将同恽夜遥先生合作的影视剧戏服定制合同。”

    “这些合同弥补元木槿所遭受的损失绰绰有余,这样你就把俩头都填平了,只要蒋晓梅拿了钱松口,之后就不会再有什么麻烦事了。”

    “但是为了彻底解决后患,你还是决定一旦这一切都不管用,就冒险杀了蒋晓梅,做成意外事故的样子,但是你又害怕到时脱不了罪,会连累泳心,所以为此你一直都很烦恼…”

    “Roy,”蒋兴龙突然打断了罗意凡的话,开口说:“接下来的这部分我自己来说吧,就在我无比烦恼的时候,那个人出现在了我的面前。你可能不记得了,他很穷困潦倒,甚至当过帮你搭建舞台的临时工。”

    “我就是在有一次陪泳心去看你舞台剧的时候,看到他的,当时我还没有任何想法,而且他灰头土脸的,我只是觉得有几分相似而已,之后就完全抛诸到了脑后。”

    “其实是他自己送上门来,才让我注意到他,并想到利用他的。我没有想到,那次之后,他就妒忌上了泳心的生活。有一次我在自己公司办公室的窗户外看到了他。”

    “他一直在马路对面徘徊,并且把自己收拾得干干净净,似乎是想找谁的样子,当时我才发现,他的脸和泳心简直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一样。于是我很快就想到了,可以利用他来代替泳心的位置,这样的话,一旦到最后万不得已,我自己要坐牢的话,可以把财产转到泳心的名下。”

    “只要保住了爱人和财产,我自己坐多少年牢都无所谓,因为我确信泳心一定会等我的。其实我心里还是很内疚的,因为要去利用一个无辜的人。”

    “当时我想,如果他只是一个来应聘的打工者,那么我就给他一份工作,不去利用他了。但是没想到,我下楼与他接触之后才发现,他其实是想过来引诱我的,他把我当成了那种有特殊嗜好的花花公子。希望可以靠自己的身体过上富裕的生活。”

    “这时我才真正下定决心,要利用他作为万不得已的时候为泳心脱罪的挡箭牌,我很容易就诱骗了他,让他以为自己已经得到了我的青睐。当时我估计他正做着衣食无忧的白日梦,等待成为我新的情人。”

    “我瞒着泳心和他交往了半年多的时间,但是我保证,我对他根本就没有半点兴趣,也从来没有碰过他,而且,我一直希望事情不要发展的无法挽回的地步,我真的不想拖累一个完全无辜的人。”

    说完这些,蒋兴龙低下了头,就像是一个正在接受审判的罪人一样,把头埋进双臂之间。他脖子上被勒出来的於痕还在剧烈疼痛着,但是此刻,无论什么都比不上心中对爱人的担忧。

    “他叫什么名字?”罗意凡问了一句。

    片刻之后,才从蒋兴龙双臂之间传出一声沉闷地回答:“他叫程楚。”

    “听到这里,我想你们都应该明白了。”罗意凡说:“Gamble自以为利用了程楚,把他秘密带进罗雀屋里面,但是却不知道,其实程楚早已认识布和那些人,并且帮助那些人想要得到罗雀屋里的财富。所以反而是Gamble被他们利用了。”

    “他们之间错综复杂的关系,我没有办法猜测,我只能推理出自己所经历事件的真相。当时,赤焰房间内第一次的血腥场景是完全可以用立体投影来实现的。”

    “我推测凶手肯定把投影机放在了主房梁的中心位置,而程楚就躲在密室的房梁之上操纵这一切。”

    “等等!”恽夜遥打断罗意凡说:“你是怎么知道程楚一定参与了杀人计划,说不定他是无意之中被凶手看到之后,杀人灭口的呢?”

    罗意凡用肯定的语气回答说:“因为程楚在意识到自己不过是杀人凶手的一枚棋子以后,用自己的命救了我们,而且我猜想,第一个捅伤布和的人,也是程楚。”

    “我知道这听上去非常不可思议,但是我现在可以肯定这就是事实。你们听我讲下去就会了解了。”

    “在我们因为受到惊吓,第一次退出赤焰的时候。布和与何蜜娜负责扰乱我们这些人的思维,而且,他们把范芯儿的尸体弄到我怀里,应该是为了让大家怀疑的目标转到我头上,最好是我们可以互相猜忌。”

    “费古在楼下负责启动机关堵门和拉下电源总闸,短暂熄灭罗雀屋里所有灯光造成恐慌,那么,负责关掉并清理掉投影机任务的,就只能是程楚了,他还有一项任务,就是负责监视真正的梁泳心,以防他提前醒来,破坏了他们的计划。”

    “我今天下午的时候,爬上赤焰的房梁确认过,那里被擦拭得一尘不染,就证明他们确实在上面动过手脚,他们消灭掉所有的指纹和证据,就算之后警方对房梁擦得如此干净有所怀疑,但是收集不到指纹和证据,也就无从找出犯罪嫌疑人。”

    “这也变相验证了我对第一次血腥房间在短时间内出现和消失的猜测。而且匆匆忙忙看见的立体投影和真实影像,根本就感觉不出任何区别。”

    “这同时也是布和要匆忙把我拉出房间的原因,我是个演戏和跳舞的,接触影视方面的机会比较多,他当然害怕我多待在里面会看出端倪来。”

    “我想当时恐怕房梁上挂着的那两个人,也是立体投影形成的,他们之前肯定是做足了这方面的准备,才来实施计划。第二次退出红色房间之后,我们决定先回到一楼客厅再做打算。”

    “因为在二楼的话,很容易被凶手困死,于是我们一口气冲到楼下,却发现楼下已经被凶手堵住了。我们在撞门没有效果的情况之下,只能再次回到了白色房间里面。”

    “第二次进入白雪之后,布和又去拉动了窗帘,这明显是第二次给密室里的人传递信号。告诉他我们已经进入了白雪。让他可以在赤焰那边开始布置真正的恐怖场景了。”

    “这当然也是我之后才想到的。当时我的想法是,这栋房子一定有不为人知的密室,而且我们也根据房间的分布形状,推测出密室可能就在白雪和赤焰之间。只是苦于没有进入的通道。”

    “那个时候,我坚持一定要找到进入密室的通道,只有通过密室,我们才能逃脱。但是边本颐认为我们可以在白雪里面,聚在一起等待救援,他认为只要天一亮,凶手就无从动手了。”

    “我,布和还有Gamble都不赞同他的建议,因为二楼既没有吃的也没有喝的,如果一直等不来救援的话,我们只能被饿死。而且阳台窗户外面的防盗网。用料又极其坚固,根本没有办法砸得开,所以在二楼等待,等于是坐以待毙。”

    “于是我们三个男人开始不遗余力的在白色房间里寻找可能有的密室入口,我们把所有能移动打开的地方都看了一遍,最后目光锁定在了南侧的一部分阳台上。”

    “楼上白雪和赤焰两个房间的阳台。都比房间内部地板要低三个台阶,这三个台阶的距离,目测正好够一个成年人爬进去,所以我们马上想到可能进入密室的通道就在一楼顶板和二楼地板之间。而入口就有可能在阳台之上。”

    “这里发现并提醒我们阳台地板比房间地板低的,就是布和,我当时只觉得红色房间会出现恐怖场景。肯定是凶手要阻止我们进入密室,所以我坚持认为密室肯定有通向外围的出口。”

    “但其实,布和他们的行为恰恰相反,在确保我们被困在二楼之后,这些人就一直不遗余力地在将我们引入密室。”

    “通过布和的提醒,我们很快发现白色房间南侧的那一小部分阳台,墙壁底部有一个金属把手状物体弹出来,但我们用尽了所有的办法,也没有打开所谓密道的入口。”

    “这时,我想到了白雪和赤焰这两个房间结构上的对应。从而猜测出可能真正的入口应该在赤焰,于是我和Gamble壮着胆子再次进入赤焰,这时候,距离第一次见到恐怖房间已经过去了大半夜的时间。”

    “程楚早已经将赤焰重新恢复成血屋的样子,并且把一具脖子上套着绳索的陌生尸体扔在了房间中央。再次看到如此恐怖的景象,我和Gamble心中的震惊和恐惧简直无法用语言来形容。”

    “但是当时我们无论如何也不明白,这究竟是怎么做到的?因为地上的毛绒地毯几乎全部被血所浸透,墙上家具上床单上也是如此。就算这大半夜的时间有人在这里布置,就算直接杀了人放血,也不可能有足够的鲜血做到这种地步。”

    “但是我们当时被恐惧控制着心神,一心想着尽快找到密室入口脱离这二楼的禁锢,根本没有去注意近在眼前的破绽。如果我们当时定下心来,仔细勘察一下房间,我想很容易就会发现猫腻。”

    罗意凡一边说着,一边从边上捡起比较小块的木板,他接下来要演示他在红色房间赤焰中,得到的推理结果,也就是为什么赤焰会再次变成血屋的原因。而恽夜遥和谢云蒙此刻已经被他的推理完全吸引住了,四只眼睛紧紧地盯着罗意凡手部的动作。

    陆绘美依旧安静地躺在罗意凡身边,她不再疯疯癫癫的傻笑,但是眼神中仍然空无一物,这说明她的意识还没有恢复过来。

    蒋兴龙则在一旁呆呆地等待着这一切过去,不知道为什么,坦白一切之后他反而感到一阵又一阵地心神不宁,似乎远方有什么正在急切地呼唤着他的回归……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