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一看书 > 灵异推理 > 罗雀屋的杀人舞台剧 > 第一百五十八章 海风藤的推理剧场第四幕:
    悬崖下隐藏山洞里的尸体早已经被挪走,恽夜遥也无从猜测更多的细节。

    但是他的担忧,尤其是对罗雀屋内情况的担忧,确实是越来越深重了。

    这栋屋子,靠得越近,就越能从中感受到血腥的气息,恐怖似乎从它周围浓浓地散发出来,无休无止。

    恽夜遥敏感的直觉,让他感觉自己即将要临近地狱的走廊。

    眉头越皱越紧,代表他在短暂犹豫。可是身边的谢云蒙却不曾犹豫。

    小遥说刚才那个山洞里可能放着一具尸体,从他坚定的神情还自信的话语中,谢云蒙觉得这并不是完完全全的直觉,小遥一定有什么根据才会这么说的。

    多年以来的互相了解,让他至少可以判断出恽夜遥对自己的话语有多大的确定性和自信。

    毫不犹豫大踏步走到刚才自己攀爬上北面崖壁的地方,这里正如恽夜遥所猜测的那样,是可以顺利攀登上罗雀屋所在山头的‘岩石阶梯’。

    一只手猛地一拉还在沉思中的恽夜遥,说:“没有时间犹豫了,看来今天晚上的雨不会小,我们要赶紧行动。”

    “好!”

    简单回答,恽夜遥迅速放下自己的思绪,他也不是婆婆妈妈的人。

    两个人目前体力还算充足,很快攀登上了大片月季花田和树林交界的地方。

    刚刚在平地上站稳,恽夜遥就示意谢云蒙,他们两个人需要时刻小心注意周围可能存在的目光。

    他们可以利用高大的月季花丛和树林边缘的灌木丛掩护身形,向罗雀屋侧面前进。

    “虽然从正门进去也许会遭到里面人的阻拦,但是你看正面二楼有很大的阳台和窗户,我可以带着你利用那个进去,没有必要特意绕到屋后。”谢云蒙提出质疑。

    恽夜遥说出的话却让他震惊:“罗雀屋里面已经不可能有人了!”

    “为什么?”

    “因为这个,和那个!”恽夜遥用手一指近前,又伸出手臂一指远方,谢云蒙瞬间明白了一半。

    这一半的含义是:近前所指的一半他可以看得清清楚楚并且大致理解恽夜遥的意思。

    远处所指的一半他完全看不清楚,甚至不知道恽夜遥在指房子的哪一个点上。

    先不管远处,谢云蒙走了几步,蹲到一棵大树的树根底下,这也就是恽夜遥所指的近处的地方,说:“这里一大片草都被压塌了,说明肯定有人坐在这里过,还有草丛里的这几片带有血迹的纱布碎片,说明这个人受了伤,也许是从罗雀屋里面逃出来的。”

    “但他绝不可能是边本颐夫妇,因为那对夫妇二人并没有受伤,小遥,你说我分析的对不对?”谢云蒙把地上的纱布收入口袋里,然后抬起头来看向恽夜遥问。

    “对了一半儿,”恽夜遥蹲到他边上说:“你看这褐色的树干上,是不是还粘着什么东西?”

    “……”谢云蒙凑上去仔细观察,片刻之后,他的手里居然捏上了几根细细的长头发。

    “逃出来的是一个女人?”

    “逃出来的是两个人,同边本颐夫妇一样,一男一女。”恽夜遥说着,用手跨起了地上被压垮的草皮长度。

    随着他手的跨度,谢云蒙明白了为什么恽夜遥认为是一男一女的理由。

    地上草皮压垮的长度,应该是一个身高在一米七八到一米八左右的男人腿的长度。谢云蒙是刑警,不可能完全没有对犯罪嫌疑人外形判断的基础知识。

    “那么说,是这个男的受伤了,坐在这里,而边上的女人在用纱布替他包扎,头发是不小心粘在树干上的。”谢云蒙说。

    但这次依然没有得到认同,恽夜遥的意见和他正好相反,“是女人受伤了,当时天上肯定下着大雨,在找不到出路的情况下,男人抱着她躲在这棵大树下面避雨。”

    “你怎么看出来这些的?”谢云蒙有些惊讶。

    恽夜遥示意他往头顶上面看,然后说:“这棵大树的树冠非常浓密,而且巨大,在这周围这样的大树并不多,而且它的位置又在山谷边缘。”

    “说明有人,逃到这里之后,因为索桥被毁的关系,想不出任何办法可以离开,天上的雨又下得很大,是为了不至于同伴的伤口受到感染或者淋雨时间太长,才选择坐在这颗树底下暂时避一避。”

    “当然,我以上的说法猜测成分居多。不过,你看这附近,从屋子方向过来的草皮上是不是有一些明显的脚印。而且这坐着的痕迹边缘,也有一些,脚尖划过地面的痕迹。”

    恽夜遥索性双手双脚着地,在地上爬来爬去,拨开附近潮湿的月季花和灌木,果然如他所说的那样,地上有一些男人的脚印,树根底下压垮的草皮边缘,也好像有足间蹭过地面的印记。

    谢云蒙在听取恽夜遥意见的同时,自己当然也在不断的分析中。他接过话头说:“脚印明显是男人的,这一点没错,至少说明这个男人的腿没有受伤。但是却找不到女人的脚印。说明有可能男人是抱着女人前进的。”

    “对,抱着女人前进的话,说明有可能他的手也没有受伤,而且当时还有一定的体力,所以我判断,就算这个男人有受伤,也应该是轻微伤,刚才在纱布上明显浸染了大片的血迹,这不可能是一个轻微伤的人遗留下来的。”

    “嗯,有道理!”谢云蒙说:“那这里有可能是足尖刮蹭的痕迹,应该就是男人坐在树底下的时候,把女人抱在他身上,女人的足尖蹭到的。那说明女人的脚并没有受伤,并且还在动。”

    恽夜遥说:“不对,我反而觉得受伤的有可能就是女人的脚。”

    “怎么说?”

    “小蒙,你仔细想一想,首先女人是被男人抱着逃出来的,那么,会这么做的原因只有两个:第一这个女人已经昏迷,失去自主意识;第二这个女人的脚或者腿受伤了,没有办法自己走动。”

    “其次,纱布掉落的位置大致是在坐着男人大腿的周围,他当时如果怀里护着女人的话,我想女人的大腿位置应该就在这里,所以可以进一步猜测,女人受伤的可能是膝盖以上部位。”

    “之所以女人的腿会被移动,这不一定是她自己移动的,也有可能是男人为了检查她的伤势而移动的,或者是男人为了不压迫到她的伤口,小心翼翼移动调整女人坐着的位置和姿势的时候,蹭上去的。”

    “小蒙,你再仔细想想刚才头发所在的位置,女人如果是蹲着在替男人处理伤口的话,头发是不可能接触到那个位置的吧。”

    恽夜遥从地上站起来,一屁股坐到压垮的草皮位置,背靠树干,手同时配合自己的话语比划着:“小蒙你看,我们撇开刚才的话,假设如果受伤的是男人。那么伤口在胸口的话,女人的头应该凑在这个位置对不对。”恽夜遥的手在离自己胸口几寸远的地方大致画出一个轮廓。

    待到谢云蒙点头表示同意之后,继续说:“如果男人受伤的是腿部的话,就算是最接近树干的大腿,女人的头部位置也应该在这里对不对?”这回恽夜遥双手画出的轮廓到了自己的身体左侧。

    谢云蒙似乎也开始明白了,他接上话头说:“你的意思是,无论怎么样,女人的头发都不可能遗落在那么高的树干位置,这个高度,如果坐着的是一个一米八左右的男人的话,应该是头部的位置,”

    “女人的头发所粘的位置,几乎与男人的头部齐平,而且挨得很近,说明当时女人是靠坐在男人身上的,头颅正好抵在他的肩膀上。所以头发才会粘在这个位置。”

    “而且下雨的话”恽夜遥说:“潮湿的头发不是应该全部紧紧的贴在头皮上的吗?女人如果是处理伤口的那个人。怎么可能会有头发黏在树干上呢?”

    “所以你的意思是说,可能有一个女人受了重伤,一个男人把她救了出来,两个人跑到这边之后,发现没有办法下山,男人只好抱着他坐在这里躲雨和等待救援。”谢云蒙总结说。

    “小蒙,不是可能有,我很肯定是这样!”恽夜遥从所坐的位置站起来,一边很小心不去破坏边上的脚印和痕迹,一边说。

    谢云蒙再一次为他的说法感到扶额,“在没有掌握确切证据之前,再有根据的猜测也不能用肯定这两个字吧!”

    “小蒙,你要相信我的直觉和推断!不会错的。”

    谢云蒙轻轻摇了摇头,站起身来,对于恽夜遥老是挂在嘴边的直觉和推断,一定不会错这样的说法。谢云蒙其实并不完全认同。

    但是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从来也不去否定。可能是因为不想打击小遥自信心吧,而且小遥在以前的推断中不也没有出过错吗?

    “那还有一处呢,你怎么说?为什么你会觉得罗雀屋里已经没有人了?这个问题你还没有解释!”谢云蒙指了指刚才恽夜遥所指的远处,说:“而且小遥,你刚才的行为涉嫌破坏现场喽!不要随便坐在现场痕迹的上面。”

    “你还不是没有阻止我,你不过是嘴上说说而已,我以前也有过这样的行为,你可是一次也没有打过小报告也没有阻止过我。这说明什么?”恽夜遥拍着身上粘到的树枝草叶,一边怼谢云蒙。

    “说明我不想打断你的思路,但是这种行为,以后还是要注意的!”

    “好,好,我知道了,刑警先生,我们赶紧到房子前面去。我再给你说我看到的下一处痕迹。”

    说完,两个人又把周围所有的痕迹,仔仔细细看了一遍。

    他们的背包丢了,没有纸和笔,不能把现场痕迹画下来,只好凭着记忆力努力记下来。

    确定记住所有痕迹的位置之后,两个人便借着树林边缘灌木丛的掩盖,迅速朝罗雀屋左前方,也就是迅速朝罗雀屋西侧靠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