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一看书 > 灵异推理 > 罗雀屋的杀人舞台剧 > 第一百二十章 事件篇线索重述和整理六:罗意凡身上的疑惑
    上一章我提到A-I的计划,也可以称之为80%全员计划的综合。

    也许大家并不是很明白,罗列了那么多的字母,有时候连我自己都会有些混乱。

    但其实理顺了的话,也就是那么几个人,重复的是人物之间的关系,不从复的是人与人之间互相给与的心思。

    以A-I为代称,包含了罗雀屋中的八个人,并不是九个人,因为前文中我并没有罗列代号为G的人。

    这里的所有字母也并不代表人的英文名字首字母,或者一个人姓名拼音的首字母,它们只是作为出场人物的代号而已。

    大家可以自行把罗雀屋中的人代入进去,来看看是否具有合理性。

    罗意凡是从第二章拥有修罗之瞳的男人,开始登场的。

    首先可以明确的是,罗意凡到目前为止,绝对是作为核心还有侦探式的人物在描述的。

    第二章一开始,大家可能会觉得似乎一下子转入了玄幻或者异世界的架构,其实不然。

    罗意凡的出场有他特别的意义所在,他也是最契合题目的一个人物。

    在星光璀璨的‘鬼神修罗’内心深处,却住着一个单薄的女人和一个不起眼的小不点。

    这也就是我所希望告知读者的我所理解的爱:不论你有多么成功,不论你有多么优秀,最终回归尘土的时候,伴随你走过一生的人永远都是那个最平凡,甚至最不起眼的爱你的人。

    罗意凡从表面层次来讲,他在爱情中有着绝对的主导权和选择权,但是一个人真正的心意是没得选择的。

    所以我只能说,他并不具备任何的选择权和主导权,而往往是另一个人在主导和选择着他。

    这也是构成了罗雀屋悲剧的重要组成部分。

    其实罗意凡的人生,就是罗雀屋所有人的一个缩影。

    童话故事中,丑小鸭最终逆袭成了白天鹅。但其实,丑小鸭并不需要逆袭,因为它本来就是白天鹅。

    如果你喜欢的是‘丑小鸭’,那么你的眼里就不会有‘白天鹅’,这也就是罗意凡和恽夜遥的根本区别。

    一个在错误的抉择中为自己买下永远抹之不去的伤痛;而另一个在绝大部分正确的选择中救赎自己的命运和他所能挽回的所有人的命运。

    情感部分到此为止,这里虽然写的有些感性了,但以上的语句具有实实在在的线索价值,情感永远是引导线索发展下去的催化剂。

    言归正传:

    罗意凡和陆绘美上山的准确时间是5月2日下午三时到四时之间,他们就跟在边本颐夫妇的后面。

    这一点,在女仆李宋未亦下山的那一部分情节中就可以看出来。

    从李宋未亦离开罗雀屋一直到梁泳心迎接边本颐夫妇和罗意凡陆绘美进入房子之后,这其中的一段情节我们可以看出些什么来呢?

    李宋未亦生活非常穷困,自从一开始就能看的出来。

    那么,当时我们不论梁泳心是出于什么目的一定要帮助她,可以知道的是,李宋未亦当时并不愿意无条件的接受房子主人的施舍。

    这可能和她的性格有一部分关系,就从选择是否在罗雀屋住宿这一点上面就可以看出来。

    李宋未亦并不愿意居住在罗雀屋,她宁愿花一点钱,去住山下农民的房子,而且这样还要每天来回走两个多小时的山道。

    从中我们可以分析出两个原因:

    第一,她是个很有自主意识的女人,而且并不想高攀梁泳心的那些身家不菲的朋友。这一点与我一开始形容她胆小懦弱并不起冲突。

    第二,从第二章中间特定的部分我们可以看出,梁泳心并没有真心拿李宋未亦当做女仆,一直在对李宋未亦的决定和选择做出让步。

    但是他却有意向要在众人上罗雀屋的那一天留下女仆,只不过最后还是没有把话挑明而已。

    从这里我们就可以看出他们的关系不一般。而且我可以告诉大家,在他们的关系之中还涉及到,罗雀屋中其他的两个人。

    然后我们来看,在山道之上避让汽车的时候,李宋未亦其实并不清楚前后两辆汽车中坐的到底是谁?

    但是她却两次用雨伞遮住了脸部,以至于后来还吓了陆绘美一跳,她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做?她要回避的是谁?

    当然,以上所有的答案。可能在中我已经讲的一目了然了。

    但是我依然要提出这些问题,以巩固它们在读者心目中的印象。

    假设,梁泳心希望当天留下女仆,是因为和某个人定下了约定,要让她见某个人,或者想办法让她原谅某个人。

    那么梁泳心为什么不把约定摆在第一位,而轻易就把女仆放下山了呢?

    罗意凡在山道上到底是撇见了用雨伞遮住脸部的女仆而变得愤怒;还是看到了什么别的东西变得愤怒。

    他又为何要愤怒?

    关键在于这愤怒的情感从何而来?

    如果他确确实实是按约定来见所爱的人,就算错过,你完全可以上山之后问清楚爱人到底住在哪里?然后去找她,总有办法可以相见的。

    可是,我们仅仅能从罗意凡不愿意陆绘美跟上山,这一段描述中得出一点上面分析的影子。

    罗亦凡本人除了山道上,一瞬间的愤怒之外,上山之后,只字未提任何事情,只是提供了自己是梁泳心好有这样的说法。

    在一起进入罗雀屋之前,梁泳心事实上是想找机会和罗意凡说些什么的。

    可是也被罗意凡回避过去了,他的回避绝对不可能是因为有陆绘美在身边这么简单。

    女仆走出罗雀屋大概是下午二时左右,下山的走路时间是一个小时左右,可能下雨,会拖慢一点步伐。

    我们假设她走到半山腰时用了半个小时左右,也就应该是下午两时半。

    罗意凡开车上山到达山腰的时间,肯定超过了下午三时,那个时候他却正好遇上了从山上下来的李宋未亦。

    其中叉掉的半小时,也就是两时半到三时之间的时间,李宋未亦做了什么?

    她一直在山道上磨蹭,也不可能磨蹭掉半个小时的时间。

    罗意凡和陆绘美的汽车是紧跟着边本颐夫妇的汽车上山的,两部汽车的距离相差不会超过五分钟。

    因为女仆在让过边本颐夫妇的汽车之后,直接听到了罗意凡汽车的马达声。

    然而到达罗雀屋外面小道上的时候,边本颐夫妇停好车,遇到梁泳心,三个人寒暄打趣,一直到梁泳心引导他们正要从屋前小道,拐入罗雀屋后方的时候,才听到了罗意凡的声音。

    这里面相差肯定不止五分钟的吧,这说明,罗意凡有这个可能,在山道上稍微停留了一会。

    我们先不去分析他到底做了什么,假设他真的停留了,身边的陆绘美为什么什么反应都没有。

    这些都是值得我们商榷和需要摆出疑惑的地方。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