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一看书 > 灵异推理 > 罗雀屋的杀人舞台剧 > 第八十九章 推理的序幕一
就在恽夜遥和谢云蒙二次登上罗雀屋的时候,山下警察局内也发生了一件小小的事件。

    那个在恽夜遥之后发现尸体的瘦高男人不见了,更正确的说应该是被放走了。

    自从谢云蒙随恽夜遥上山保护他之后,莫海右就身兼法医和特别行动小组组长两项职务,变得更忙了。

    这边厢刚刚整理完所有的证据和尸检报告,莫海右想起了那个目前作为尸体第一发现人的瘦高男人。

    常年与罪犯打交道的经验告诉莫海右,这个人肯定不一般,从他与警察交谈的态度和行为看来,莫海右总觉得他有什么地方不太对劲,但具体是什么?莫海右又没有一个头绪。

    现在饭店里所有的相关客人都已经询问完毕,警戒也已经解除,而且,莫海右想此时相关人员应该都带回警局了。

    所以莫海右拿起电话,给自己的助手打了过去,让他带尸体第一发现人来来专案组办公室,他要询问一些情况。

    “喂,我是莫海右,请帮我带案件发现人到我的办公室来。”

    “组长,什么案件发现人?”电话那头的问话非常奇怪,莫海右一下子坐直了身体。

    “就是当时第一个发现尸体的男人哪!”

    “啊!那个人啊,早就走了。”

    “什么?!”莫海右一听就炸了,他有些生气地对电话里说:“立刻让负责调查询问的警员到我办公室来!”

    “是!”那一头应答一身,马上挂断的电话,估计是立刻跑去叫人了。

    负责整个酒店调查取证询问的人就是以前谢云蒙的直接下属,也是云龙公安分局刑侦大队的副队长之一米小东。

    谢云蒙主管的刑侦大队有两个副队长,一个是这次专案组直接听命于莫海右行动的米小东,另一个是一位娇小,漂亮,干练飒爽的女警枚小小,也是谢云蒙追了好久才追上的野蛮女友。

    在警局,枚小小什么都听大队长的,因为那是工作,但一下班,谢云蒙就成了软脚虾,唯枚小小之命是从,为此他没少被同事们笑话。

    很快,米小东就到达了专案组专用办公室。莫海右一脸严肃地在里面等着他,面前堆放的一大摞案件资料。

    米小东进入办公室就感觉今天气氛不对,但是他还不明白是哪里做错了,所以只能一个立正,打过招呼之后就站在那里等莫海右开口。

    “坐,小东。”

    莫海右虽然生气,但他对辛苦办案的警员一直是很礼貌的,他尊重每一个努力的人。

    等米小东坐下之后,莫海右问:“为什么要放走尸体的第一发现人?”

    '啊!是这件事啊!'米小东心里松了一口气,以为没什么大碍,所以口气也轻松了不少:“尸体的第一发现人是酒店一位住客,他并没有任何嫌疑,不过是凑巧在门口听见大家的声音冲进去看了一下而已。”

    “再加上他说自己有很重要的私事要去处理,我们没有权利将他强行带回。”

    听了米小东的话,莫海右虽然有所诟病他的处事方式,觉得他太过于形式化了,还不够灵活机动,但是,莫海右并没有开口指责,而是问:

    “他叫什么名字?做什么职业的?是不是本地人?到S市是来干什么的?这些你们问了吗?”

    “哦,这个都问了,他说他叫布和,是本地人,也是个旅游爱好者,常年在外地,这次回来是因为钱花光了,准备在这附近找一份工作,攒一点钱再出去旅行。”

    点点头,莫海右若有所思,过了一会儿,他又问:“他是什么时候离开的?”

    “就在酒店解除封禁的当天下午,大概4点多钟的时候。”米小东回答。他一直笔直地坐着,生怕莫海右对他有什么不好的印象。

    酒店解除封禁是在5月2日的下午,我们知道,布和在此之后不久就到达了罗雀屋,所以不难猜测,布和此行的目的并不单纯,可能他与酒店凶杀案和罗雀屋事件都脱不了干系。

    打发走米小东,莫海右一个人陷入了沉思,他当然不可能知道罗雀屋里发生的一切,但是,参考之前三人在一起的分析,莫海右觉得,此次凶杀案可能背后牵扯着更加重大的犯罪事件,而且刻不容缓。

    于是,莫海右再次拿起了电话,这一回他打的是谢云蒙的手机。

    “喂。”电话里传来的是谢云蒙气喘吁吁地声音,好像再搬运什么沉重的东西。

    此时是5月4日下午4时20分左右,莫海右马上问:“怎么了?”

    听出来是莫海右的声音,凑在一边的恽夜遥马上抢过电话说:“小左,我们在后山树林里发现了两个奄奄一息的人,不像是登山客,倒像是……”

    没等他讲完,谢云蒙就一把抢回了电话,并瞪了恽夜遥一眼,此时他刚刚把两个昏迷的人都驮到山下,恽夜遥居然一点忙也不帮,所以谢云蒙很生气,非常的生气!

    抢回电话之后,谢云蒙继续说:“这两个人,一男一女,都是我们市里的名人,我想你应该认识,就是木槿花时装公司的老板元木槿和她的丈夫边本颐。”

    “他们不太可能是来登山的,因为身边没有任何登山工具和背包,而且还有大量的血迹。”

    “是他们自己的血迹吗?”莫海右问。

    “不是,他们两个只是昏迷,并没有任何外伤,血迹应该是别人的,但是这个人我们在树林里完全没有看到。而且有一点很奇怪。”

    “什么?”

    “当时,我和小遥发现两个人的时候,边本颐还有一些意识,他一直在模模糊糊地说着救小云,或者是救小莹这样的字眼,听不太真切,好像是希望我们先救某个人,但是,这个名字与他老婆的名字不符,肯定是还有什么人,有可能就是那些血迹的主人,可我们找了一大圈都没有找到。”

    “那你们现在打算怎么办?”莫海右问了一句。

    想了想,谢云蒙说:“现在先把他们送到医院,然后我和小遥继续回到山上,但是据我们的猜测,罗雀屋有可能已经出事了,我们需要警力支援。”

    “好,我立刻去向局长请示,派警员过来,你们不要贸然进入罗雀屋,等我的消息。”莫海右很快回答,他不知道为什么,开始有一种隐隐的担心,不是担心案件,而是担心恽夜遥,莫海右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特别地想到这个人。

    但自从见到恽夜遥之后,莫海右就时常会想到这个人,这个应该让他讨厌的人。

    挂下电话,莫海右摇了摇头,加快脚步向分局长办公室走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