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一看书 > 灵异推理 > 罗雀屋的杀人舞台剧 > 第六十一章 场外篇三:疑惑
一直等到飞机降落,离开座位的时候,恽夜遥才轻轻地打了个哈欠,假装刚睡醒的样子,同时偷偷向后瞥了一眼。

    一个肥胖的,表情还算和善的男人出现在他视线里。他边上下来的是一个白白净净的十分漂亮的男人。

    刚才估计就是这两个人在窃窃私语。

    ‘记者,不守职业道德,好八卦,狡猾,办事能力不足……’

    恽夜遥的脑海中瞬间反应出这些词句,反正这个胖男人给他的印象不好。

    之所以会认为他是记者,是因为他说话的腔调,每一行都有每一行说话做事的腔调,恽夜遥对这些很敏感。

    凡是进入恽夜遥脑海中的所有信息都会被储存起来,就像是电脑的存储功能一样,很奇怪。

    总也不会忘记,只要需要,恽夜遥脑海里的信息就会立时跳出来。

    现在这个胖男人给他的印象就是这样,而且如果没有特殊的事件发生,恽夜遥绝不会改变他对人的第一映像。

    就如同他自己所说的那样:我一向很正确。

    恽夜遥就是有这样的自信。

    在飞机到达S城吴都机场的时候,是2016年4月30日的下午五时左右,此时的天色还没有完全暗下来。

    但天气明显不好,有可能晚上会下雨。

    恽夜遥带上黑色的口罩,一个人漠然走出候机大厅来到马路上拦车。

    没有人来接他,不是因为这边的合作者不重视他,而是恽夜遥自己一下飞机就给罗意凡工作室打了电话。

    他以身体不适为由婉拒了原定于第二天的合作事项。

    不是罗意凡本人接的电话,而是一个声音俏丽的女人。

    之所以要说俏丽,是因为恽夜遥觉得从她的声音中看到了她的容貌,听到了她的性格。

    一个美丽的,高傲的,不服输的,但同时又自卑的女人。

    不知道为什么,恽夜遥特别喜欢这种像折翼天使一样的女人。

    就像昨天在海边和他互通信息的女人,他们两个给恽夜遥的感觉是一样的。

    接电话女人的声音甚至让恽夜遥有一瞬间仿佛感受到她们是同一个人。

    电话里的女人说了几句客套话,并没有对恽夜遥出尔反尔的事很纠结,而是很快就答应下来,还说希望下次能有机会再合作。

    ‘也许他们也有别的事吧。’恽夜遥如是想。‘算了,不管了。’

    很快,恽夜遥就坐上了出租汽车,他向司机说明了要去的方向之后,汽车便载着他绝尘而去。

    至于父亲那么边,恽夜遥决定一周过后回去再告诉他,免得他多生气。

    恽夜遥的父亲对他的期待一向很高,同时也一直对他这种性格无能为力,因此也只好时常骂他一顿来泻泻火气。

    倒是继母,常常护着他,容着他。还为了他的事曾经和父亲吵过。

    行驶的过程是漫长的,因为要去的地方很远。

    汽车内的汽油味很重,恽夜遥靠着车窗玻璃忍耐着一阵又一阵涌上的不适感,眼眸望向路边的风景。

    从城市喧嚣的街道到乡间小路,再到农民所住的田间地头,恽夜遥一路维持着一个动作观望着。

    这不是欣赏,只是观望,无心的观望,因为那讨厌的汽油味。

    汽油味让恽夜遥的神思始终带着一种朦胧的混沌感,一旦这种感觉上线,恽夜遥自觉什么也想不出来了,就像是大脑的格式化程序一样。

    只不过不同的是电脑格式化了很难再恢复,而恽夜遥的大脑格式化了过一段时间会自动恢复而已。

    好不容易忍了一个多小时,恽夜遥实在受不了了,就着僵硬的动作问司机:“还有多久才能到?”

    “小伙子,你是晕车了吧?放心,很快就能到了。”司机的声音听上去十分豁达爽朗。

    “嗯~哦!”恽夜遥胡乱回答一声,喉间感觉沉闷不已。

    “这附近有租借自行车的地方吗?”

    “这里怎么能会有?”听到恽夜遥的问话,司机十分惊讶,因为这里已经到了城郊靠近山区的地方了,路两旁都是大片大片的油菜花地和水稻田,怎么可能会有什么公用自行车租借?

    “小伙子,你要去那么远的山里干什么啊?”

    司机故意转移话题和恽夜遥聊着,他是那种极其朴实的普通劳动者,一张粗糙饱经风霜的脸庞一看就是没有什么坏心眼的人。

    “我想去那里的别墅看看。”

    “那里的……别墅?!”司机很震惊,突然之间一个急刹车停住了车子,回头看着恽夜遥。

    恽夜遥措手不及,人一下子往前冲差点撞在了前座的椅背上。

    不过,这一下倒让他的大脑清醒了不少,抬头对上司机惊讶地目光,恽夜遥感到他目光中有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

    像是惊讶,但更像是……恐惧和慌乱,某种发自内心的恐慌情绪。

    “你怎么了?”恽夜遥脱口而出问到。

    “啊!…不,没什么。”司机稍稍调整了一下情绪,继续说:“我听说那栋屋子早就荒废了,根本没有人居住,你怎么会想去那儿?我还以为你是有亲戚住在这附近呢。”

    “那,你认识那儿吗?”恽夜遥问。

    此刻,因为司机的异常,恽夜遥早已从昏沉状态中恢复过来,眼眸也渐渐清明。

    “……我并不是很清楚……哎!小伙子你干什么?!”司机话说到一半,恽夜遥突然就打开车门跨到了外面。

    没有回答司机的问话,恽夜遥站在车外仰头深深呼吸了几口傍晚新鲜的空气,感觉身体和头脑都清爽了许多。

    然后,他一脸无奈地回过头来说:“是朋友介绍我去看看的,一个记者朋友,即然那么恐怖,我也不想去了,麻烦你再带我回去吧。”

    “哦!好好,那你快上车吧,这天看着像要下雨。”

    司机的热情让恽夜遥微微皱起了眉头,他重新上车,看着司机发动汽车,倒车,开上回程的路。

    这回汽油味的影响好像对他小多了,恽夜遥一直盯着司机看了好几分钟,开口问:“你住在这附近吗?”

    “啊,啊,是的,我是这附近的农民,农闲的时候出来开出租赚几个钱。”

    “嗯,这附近离L山还有多远?”

    “你还想去啊!”司机问。

    “不,只是随口问问。”恽夜遥一脸漠然,仿佛已经失去了兴趣。

    “呃…我想想,大概有两三里地吧。”

    “哦,你们这附近住的农户还挺多的。”

    “小伙子你来过这里吗?”

    “没有,胡乱猜的。”

    “哦,是这样,这附近的村子里的人多,再往L山那边就稀少了。”

    “不过村子里大多是留守的老人,青壮年大部分都到城里打工去了。”

    “你为什么不去城里打工?”

    “我嘛,想留在老婆孩子身边,舍不得离开,嘿嘿。”司机傻笑了几声,老实巴交的脸上泛起一点红色。

    一路交谈,不知不觉汽车已经开上了沥青铺就的大路,快要接近高速公路了。

    此时恽夜遥突然问司机:“这附近有住宿吗?”

    “有是有,但……”

    “我晕车得厉害,要还你先带我去这附近的旅馆或者酒店住上一晚,明天我再自己打车回去吧。”

    他们现在所在的位置其实还在城郊,并没有回到市里,但四周已经热闹许多了,各种商铺楼房林立。

    恽夜遥选择了一家门面看上去比较气派的酒店,让司机停车,然后付过车钱信步走了进去。

    他走得不紧不慢,在走过酒店玻璃门的时候朝透明的玻璃门上看了一眼。

    玻璃清清楚楚映照出了还停留在原地的出租车,车灯一闪一闪地似乎马上就要准备离开,却许久都没有动静。

    不再多看,恽夜遥迅速进入酒店办理了入住登记,并且要了两个房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