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一看书 > 灵异推理 > 罗雀屋的杀人舞台剧 > 第十四章突破阻碍,初见端倪
窗外雨幕渐停,初夏的晨光照得户外苍翠欲滴,一片春山如笑。

    点点露珠如同上好的珍珠一般熠熠生辉,山间翠鸟啾啾不停,翩然起舞。

    阳光如同微笑的仙女慢慢地扫过青山绿水,却在笼罩别墅的一瞬间突然收敛起她的笑容,变成了狰狞的恶魔。

    恶魔浑身散发出血红的光芒,透过窗户照射进布满鲜血的房间。

    这光芒在接触到鲜红的瞬间立刻化为恶毒的芒刺,通过幸存者的双目刺入他们的心脏,令他们肝胆俱裂。

    是的,没有什么比这间房间里的景象更令人恐惧的了,罗意凡虽然已经是第三次看到,却还是控制不住地心悸。

    站在‘赤炎’门口的六个人没有人说话,没有人尖叫。

    望着死者残破的头颅,他们色若死灰,骨寒毛竖。仿佛初夏眨眼间变成了寒冬。

    身后是断头的死者,她的血已经流干,空洞的双眼直盯着生者的后背,仿佛要看到他们的结局一般。

    面前是陌生的亡灵,他的鲜血和脑髓涂满了整个房间,洞开的头颅仿佛恶魔微笑的大口,随时准备着吞噬每一个生者。

    三个女人们靠在男人身上,手脚发软,连牙齿都在发抖,根本已经没有了说话和思考的能力。

    罗意凡知道现在自己不能裹足不前,不然,别说别人,他连自己也救不了。

    咬咬牙,罗意凡再次跨入恐怖之地。

    他的行动触动了僵硬的同伴,他们看着他走进房间,看着他转过头来,注意力可怕地集中在他的身上。

    罗意凡开口说道:“死人不会造成任何伤害,凶手也一定不会在这个房间里。我们不能停滞在这里,我们要自保就必须大胆一点,赶紧行动。”

    说着他向前伸出双手:“来,绘美,小亦,过来,把手给我,我带你们过去。不要害怕,来——”

    一手抱住毫不犹豫走过来的陆绘美,另一边的手却仍然悬空。

    罗意凡用深邃略带暗红的瞳孔直盯着罗雀屋的女仆,而后者的眼中却闪过一丝惊恐。

    不过现在能够做出冷静判断的可不止罗意凡一个,蒋兴龙经过了刚才和他两个人的'历练',也不再那么恐惧了。

    没有松开抱着李宋未亦肩膀的手,蒋兴龙带着颤栗的女人一起走进了‘赤炎’。

    “我会保护她的,现在正好三男三女,你和大叔分别保护自己的老婆,小亦就交给我,这样行动起来方便一点。”

    蒋兴龙说着,刻意避开了罗意凡的目光。

    确实,现在只剩下了三男三女,布和生死未卜,而何蜜娜不知道为什么,一直都没有醒过来。

    可能是撞到了什么重要部位,在用了各种方法试图唤醒她未果的情况下,他们只能放弃了。

    不是他们特别冷酷,而是在这种连自己的命都很难保住的情况下,他们不可能带上一个半死不活的人行动的。

    “如果运气好的话,我们逮住凶手之后再回来救你。”

    这是罗意凡离开‘白雪’时对何蜜娜说的最后一句话。

    密室内

    看着地上昏迷不醒的男人,瘦长的黑影咧开嘴笑了。

    “真是个漂亮的人啊,如果不是先认识他的话,我一定……嘿嘿…”

    手里拿着事先准备好的尖刀,黑影慢慢地向猎物靠近。

    一步一步…然后蹲下身去……慢慢将闪着寒光的尖刀举过头顶……

    突然,地上的男人猛地睁开了眼睛,手同时动作起来,银白色的光芒从下而上,没入了黑影的胸膛,鲜血瞬间喷涌而出。

    而另一把本该狠狠落下的刀此刻却停在了半空中,仿佛拿着它的躯体瞬间石化了一般。

    几秒之后,地上的男人坐了起来,嘴角得意地向上扬起。

    他轻轻推了一把瘦长的身躯,看着他向后倒去,轻声笑了出来。

    “呵呵…”

    站起身来,脱掉溅上了血的外衣,男人弯腰凑近黑影的脸庞。

    “哥,我真的那么像他吗?那你为什么不爱我?啊!那么多年了,我一直在你的身边,可他呢?他在哪里?嗯?!你和他只相处过那么短的时间,你凭什么对他那么死心塌地?!”

    声音渐渐由呢喃变成了轻吼,充满了恨意。男人继续说着:

    “我爱你,但你知道吗?爱得越多恨得也就越多,所以我要杀了你以解心头之恨!”

    “你一定没有料到吧?安排了那么多的计划,辛苦了那么久,居然在什么都没有得到之前就死了,而且还是死在了一向任你摆布的我的手上…呵呵…是不是很不甘心啊?”

    “我也不甘心,为什么?只要你肯爱我一点点,就一点点,不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了吗?”

    “哥,你真是个笨蛋……大傻瓜……”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泪水在男人的脸上开始汹涌。

    他猛地用袖子擦了一把眼泪,摇摇晃晃站直身体,离开了已经变成尸体的爱人。

    脚下如同灌了铅一般沉重,男人的心却更沉重。

    接下来自己要怎么办?继续实施他的计划吗?

    “不,我不要再杀人了。”

    得出否定的答案之后,男人反而更烦恼了。

    '现在已经身无分文了,就算出去了,我拿什么还债?'男人想着。

    手摸上墙壁,一点一点摸索着电灯开关,屋子里此时是一片昏暗。

    突然,手陷进了一个破裂的墙洞里。

    “什么?这是……”

    他摸到了像塑胶袋一样的东西,里面好像还包着软软的东西。

    男人认真地抠着墙洞里的东西,完全没有发现危险已经向他靠近…

    身后黑色的影子已经高高地举起了凶器……

    '赤焰'内

    六个人并没有立刻进入打开的密道逃命,而是聚在了密道入口处。

    入口就如同罗意凡说的那样,并没有被凶手关闭。

    倒不是因为凶手不想,而是那连带着金属把手的厚木板被罗意凡他们强行拆卸了下来。

    可以看到连接处已经被敲碎。

    “你们是怎么干的?”边本颐问。

    “用那个”

    顺着罗意凡的手指看过去,地上躺着一根像撬棒一样的东西。

    “你们…”

    边本颐还想说什么,但被罗意凡制止了。

    “这个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要怎样逮住凶手。”

    ”你还真觉得我们可以逮住凶手?”边本颐有些惊讶。

    罗意凡说:“不是觉得,而是一定要逮住凶手,这是我们唯一保命的方法。”

    听了罗意凡的话,边本颐看了一眼自己的老婆,眼里明显信心不足。

    不去管边本颐的想法,罗意凡表情冷漠地看着蒋兴龙说:

    “护花使者,我们是不是应该先做点什么呢?”

    “进入密道之后再说吧。”蒋兴龙明显没有明白罗意凡的意思。

    目光转向房间内,罗意凡向里扬了扬下巴,说:“让其他人守在这里,我们去向死者要点线索怎么样?”

    “什么?”所有人都吓了一跳,搂着罗意凡胳膊的陆绘美惊叫:“意凡?!你是不是疯了?!!”

    压制住震惊的表情,蒋兴龙反驳罗意凡:“你想验尸吗?可我们什么也不懂,唯一有点医术的布和也跑了,你说能干什么?”

    “对啊,对啊,不要再干这种多余的事了,快走吧。”边本颐颤抖着声音附和着。

    “大叔,不会很久的,我们看一下就走。”罗意凡依然保持着冷漠甚至有些冷酷。

    蒋兴龙似乎也被感染了,他沉下脸问:“看什么?”

    “我们虽然不懂得什么医术或法医知识,但尸体身上或许会留下一些别的线索呢?”

    “你是说…随身物品?”蒋兴龙有点明白罗意凡的意思了。

    罗意凡继续说:“是的,从刚才起我就一直在这想,如果凶手真的是要把我们全部杀死,那他这么做一定不会没有任何理由。”

    “凶手要么对我们恨之入骨,要么是我们妨碍了凶手什么,逼迫他非要杀掉我们。”

    “不过,我们这些人各自生活在不同的领域中,就算是好朋友,平时生活工作也没有多大的交集。根本没有任何共同之处,更不可能有什么共同的仇人。”

    “我实在想不出凶手的身份和目的,我想你们也是一样吧?”

    “那么,既然靠分析得不到线索,为了揭穿凶手的真面目,我们只有尽可能地从其他地方搜集线索。我就不信凶手真的可以做到天衣无缝。”

    “首先就是他留在这里的尸体。我想再怎么坚强的人在杀人的时候也不可能一点都不慌乱的。总会留下一点什么:比如可以证明尸体身份的某种文件,或者与我们有联系的某些物品等等。”

    “你说的很对。”蒋兴龙不得不承认罗意凡确实有其过人之处,他的思维清晰、敏捷,甚至可以在极端情况下临危不乱。

    所以,蒋兴龙决定照着罗意凡的思路走一走,‘说不定会有意外的收获呢。’他想着。

    “好,我和你过去看,其他人暂时先留下。“蒋兴龙说:“鉴于目前的这种情况,也为了各自的人身安全考虑。我建议我们互相监视。”

    “也就是说在我们检查尸体的时候,你们四个人要站在阳台门口,以便我和罗意凡可以随时看到你们;反之这样一来留守的人也可以随时掌握我们的动向。怎么样?”

    蒋兴龙的这些话是讲给边本颐夫妇听的,因为陆绘美和李宋未亦他们完全不用提防。

    不过,这样一来,也等于是暂时把两个女人的安危交到了唯一与他有些仇怨的边本颐夫妇手中。

    也许是就在同一个房间里行动,所以蒋兴龙忽略了这一点。

    奇怪的是罗意凡也没有注意到这一危险性。

    决定好之后,罗意凡和蒋兴龙再次返回恐怖的尸体身边。

    他们在尸体面前蹲下之后,按照约定,蒋兴龙密切注意着其他四人的动向,而罗意凡迅速在尸体身上翻找。

    尸体的脑浆已经流干,散发着浓烈刺鼻的腥臭味,似乎已经死了有一段时间了。

    罗意凡忍着极度的恶心把尸体的头颅翻过来,再次确认自己并不认识这个人。

    “哎,你看一下,你认不认识他?”

    罗意凡招呼蒋兴龙来辨认。

    “不认识。”

    “肯定吗?”

    “肯定,绝对不认识。”

    “要不要让大叔过来确认一下?”罗意凡说。

    “还是不要了,我估计这位大叔又要吓破胆了。”蒋兴龙有些鄙夷地说。

    看了一眼蒋兴龙的神情,罗意凡没有打算再说下去。

    他很快翻遍了尸体身上所有的口袋,但是一无所获。

    “看来,我们遇到了一个做事仔细的凶手啊。”蒋兴龙调侃着:“看来找不出什么来了,走吧。“

    说完,蒋兴龙先站了起来,向阳台走去。

    罗意凡最后再仔细看了一眼尸体,也跟着站了起来,跟在蒋兴龙的身后。

    他的视线直盯着蒋兴龙的背影,一直握着拳的左手此刻偷偷地伸进了口袋里。

    接下来,按部就班,不管愿不愿意,六个人都爬进了密道口。

    密道隔在上下两层木板之间,十分的狭窄,仅够一个人匍匐通过。

    爬在最前面的自然是罗意凡,不过,这回他后面紧跟的不是蒋兴龙,而是陆绘美。

    陆绘美之后是李宋未亦,第四个是蒋兴龙,而边本颐夫妇跟在最后。

    密道内没有光照,入口处照进来的光亮并不能将整个密道全部照亮,况且还被人的身体挡住了,所以越往里就越昏暗。

    爬过一段之后,密道内的能见度已经十分低了。

    罗意凡向前移动的手突然被什么坚硬的东西扎了一下,他猛地缩回手,发出轻微地吸气声。

    “意凡,怎么了?“跟在后面的陆绘美询问。

    “没什么。”

    罗意凡回答着,右手迅速在地上摸索了几下,很快便让他找到了一个硬硬的小东西,十分扎手。

    把那东西凑到眼前一看,罗意凡发现像是一小块玻璃碎片。他把碎片撰在手心里,继续向前移动。

    不过这次,罗意凡的手是紧贴着地面向前挪动的。

    很快,他的手又碰到了一样稍微大一点的东西,薄薄地,缎面锋利,也像是一片玻璃碎片。

    罗意凡的手指碰到碎片向内凹进的一面,感觉粘粘湿湿的。

    “前面太暗了,看不清楚了,大家爬慢一点。”

    罗意凡向身后喊了一句,借机停顿了一下,就这一点点的时间,他已经把捡到的东西偷偷放进了上衣口袋。

    然后不动声色地继续前进。

    维持着前进的动作,罗意凡把粘到碎片里面液体的右手手指凑到鼻子跟前闻了一下——

    “!”

    '这个是……'手指上传来一股淡淡的花香,罗意凡觉得似曾相识。

    '到底是在哪儿闻到过呢?'

    罗意凡一边爬一边想着,突然,一阵眩晕袭来,正在移动中的身体措手不及,向边上歪了一下,肩膀狠狠地撞在一侧的墙壁上,发出沉闷的声音。

    紧跟在其后的陆绘美吓了一跳,差点惊叫出声。

    后面的人也纷纷意识到前面似乎出了什么状况。

    边本颐大声询问:“怎么了?到头了吗?”

    “呃,不是,是意凡好像撞到了什么。”陆绘美回答,一只手抓住罗意凡的小腿晃了晃。

    “意凡,不要紧吧?”

    “…我没事。”停顿了几秒之后,罗意凡做出了回应。

    他甩了甩有点沉重的脑袋,双手扶稳身体对后面说:“没什么,我刚才手滑了一下,撞到肩膀了。我们快要爬到尽头了,我先过去看看前面有没有活门。”

    说完,罗意凡向前快爬了几步,后面的几个人赶紧跟了上去。

    果然,不一会儿,陆绘美就从罗意凡未挡住的地方看到了密道尽头的木板。

    “意凡,过得去吗?”

    “你们等一下,我看看。”

    示意身后人停下来,罗意凡身体稍稍向左倾斜,用肩膀靠着墙壁,似乎刚刚的意外对他的影响还没有完全消散。

    确实,罗意凡的脑袋中现在还有一些眩晕。不过,用肩膀靠住墙壁不完全是为了维持身体的平衡,更重要的是方便施力。

    罗意凡觉得密道入口处的活门那么沉重,这里如果有活门的话,应该也不会很容易就能打开。

    况且现在在通道里,后面的人没有办法上来帮忙,所以自己要费点劲了。

    想着,罗意凡伸出右手,使足力气推向面前的木板——

    ————

    “是他!”男人的脑海中终于有了模糊的线索。

    '等等,我再想想…'

    '他的手确实曾经那样做过,对,不会错的。是一样的。'

    '但是,那两个人出事的时候他和我们在一起啊。'

    '不可能,那他为什么要那样做?莫非他有同伙?'

    '这个人…这个人是……'

    '啊!他的脖子!对了,泳心曾经告诉过我——,是在脖子下面一点。'

    '哼,那么说来,他可能就是那个人,可是和泳心形容的完全不一样啊。'

    男人一边行动着,一边暗自思忖:

    '如果真的是他的话,那个人就危险了。可是那么简单的目的至于他去杀人吗?'

    '唔!该死!'男人心里咒骂着,感到眼前一阵模糊。

    晃了晃沉重的脑袋,男人仍然在努力思考。

    虽然事情有了一些眉目,但是面前的阻碍该怎么办呢?男人的心焦虑非常。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