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一看书 > 历史小说 > 三国骑砍 > 第七百二十三章 马超所请
    随着田信回到上林苑,陆议也已经出发了。

    贺景押运新铸钱币的任务十分重要,所以赶在南山秋雨降临之前穿过武关道,故而提前出发,现在是陆议追赶贺景及昭毅率。

    与陆议是否见面已不重要,需要陆议在江都述职时表态的内容,早已经商议妥当;需要上表的公文,也早已经送到陆议手里。

    见与不见,也不是很重要。

    可这一别,估计最快三年才能见面……以岭南的湿热、毒虫种种传说,任何一个去岭南的人,实际上都已经有一种上战场觉悟。

    得益于石灰的大量制造,岭南的生活区域有消毒、杀虫,可疾病感染的概率仍然不容小觑。

    纵然如此,田信还是有些惆怅,又是单独一个人,用餐时郁郁不快。

    这次用餐时,侧室夫人庞飞燕即将临盆,这是一桩大事,因此其母习夫人从豫州返回,来到关中照料这唯一的女儿。

    庞林夫妇两个只有这么一个女儿,有太多人劝庞林娶纳侧室、小妻;这对习夫人来说是一件左右为难的事情。

    从娶纳侧室繁衍子嗣、延续家族的大义大孝来说,她不应该反对,也不能反对。

    可问题是庞林自己也不愿意,原因有太多,最重要的一个原因是关系莫逆的大舅哥习祯在去年病逝。那些人劝不动庞林,只好在习夫人这里下功夫。

    习夫人觉得不高兴,就跑来关中就近照料女儿。举事之中,若庞林招纳侧室,对她来说最重要的血亲就剩这么个女儿了。

    关姬这里更简单,这个家庭里终究出现了一个跟她无关的重要成员,也担心庞飞燕那里出个差错,索性带着两个儿子回扈侯国避嫌。

    毕竟习夫人不愿三千里从豫州跑到关中来照料即将临盆的女儿……怎么看,都有点防备她的意思。

    受不得这种若有若无的猜疑气氛,索性离开,带着俩儿子去躲清闲。

    小妹又跟着蔡昭姬学习,一来二去弄得自己孤伶伶一个人吃饭,与陆议分别又没能见一面,怎么想都觉得有些不畅快。

    他长吁短叹之际,陆延端着一盘公文走来,见田信无心用餐就将公文摆到近处:“公上,臣检阅积存公文,有两道公文最为紧要。一者是赵公请代王殿下就藩表,欲请公上一同奏表;一者是魏主遣使递交请帖,邀公上至夕阳亭会面。”

    田信伸手接住这两封绸缎装裱的奏折,马超是惯用的紫色,曹丕的请帖折子是水绿色。

    随意翻开这两封折贴,观其大略。

    马超以齐王刘永就藩为例,希望能让自己的女婿代王刘理早早离京,以方便他就近教导,锻炼体魄。

    “齐王乃卫公之婿,籍此话事,赵公所请,意在并州啊。”

    田信不由感慨,轻轻摇头做笑,马超还是那个马超,静不下来,逮到机会就要搞事情。

    马超有刘理这么个代王女婿,现在把刘理弄到身边培养,用意太多了。

    既有方便压制、砥砺刘理,使女儿、女婿早早铺垫感情的用意;也想借刘理的名头,在接下来灭魏战争里抢占方面指挥权。

    只要对魏发动灭国战争,那刘理就有理由就藩代国。

    田信沉着推敲,眼睛眨动又轻轻摇头呵呵发笑:“不对,孟起将军这是雄心不减当年。”

    陆延一惊:“公上?”

    “不是你想的那种雄心,他呀,一贯习气如此,为逞能罢了。攻城略地、斩将破军之功,已不放在他眼里。如今呀,就是想做一件惊世骇俗的事情。”

    汉室的三恪,已经是当世绕过汉高祖‘白马之盟’的唯一办法,所以马超不可能封王,或拿到等用于三恪的地位。

    给汉室立再多的功劳,也不可能给他封王。

    所以马超现在的追求已不是军功,而是要展现自我的存在感,实现自我的人生价值,并获取当世人的认可。

    这种认可是什么?

    当然是……擅自开战,独力横扫河东、太原、雁门、代郡、云中等地。

    也不算擅自开战,马超假节,有开战的授权;把女婿刘理弄到身边,那就有宣战的理由……即为了光复自己并州牧的辖区,也为女婿就藩。

    所以,马超要把刘理弄到身边,就是在试探自己、朝廷的态度。

    自己没看透这一环节,可自己老丈人绝对能看到、察觉马超的心思。老丈人那里同意,等于默许马超合情合理合法的开战,只要马超能抓住战机。

    现在魏国大将军曹真即将赴任太原,曹真大概需要一年的时间才能把六郡理顺,从民政到军事,需要一年时间才能形成有效统合。

    而马超这里有自己提供后勤,又经过一年休整,等明年开春就能发动一波有效、强力的进攻。

    那老丈人会不会同意?

    应该会,魏延已经去了徐州,徐庶接替马良就任兖州,关东方面在明年,也就有发起进攻的力量。

    河东、太原等太行山以西的地区,是魏国得以延续的屏障;意味着明年马超若开战,他才是魏国警惕、抵御的首要目标,极有可能遭受司马懿主力骑军的围攻。

    而关东军向北进击,缺乏主力骑兵的关东军……不对,如果张飞、徐庶、魏延向西进攻雒阳呢?

    所以老丈人会同意马超的请求,就为了制造一个攻取、光复雒阳的战机。

    想明白这一茬,田信不做犹豫,在马超的奏表留下的空白处,签字‘陈公信’、‘附议’,然后将这紫色奏折递给陆延:“用印,明日发往江都。”

    没必要冷落马超,就跟老丈人那里……哪怕没有好处,也会同意马超的请求。

    这是马超性格使然,对朝廷来说,同意马超的请求,最差情况也就是个没好处也没坏处;可反对的话,绝对会遭马超惦记。

    被惦记着,那就别想安稳过日子。

    处理了马超的奏折,田信又看曹丕的请帖,夕阳亭是个好名字,位于弘农、雒阳之间的位置。

    算起来,当年雒阳政变时,董卓就提兵驻扎在夕阳亭观望雒阳局势的变动风向。

    现在曹丕也邀请自己在夕阳亭会面,不知道是刻意选这个地方,还是无心之际选了个位于彼此中间的地点。

    这没什么好担忧的,自然是答应下来。

    随后翻阅其他公文,也就一一进行处理,但心情更糟。

    麦城造纸坊荒废后,南阳、关中的造纸坊发展缓慢……所以公文用纸有所不足。

    就连这些送到自己面前的公文纸,质地已有明显的变化,显得粗糙。

    大概也就明年时,新的造纸坊才能克服地域差异,恢复纸张生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