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一看书 > 其他综合 > 从我遇见他:纯爱花嫁 > 第二十四章 彼此已是过去式
    听着母亲这满是怨气的责备,宋凌睿不知所措地攥紧了衣角,吞吐道:“那我哪知道佳依就是夏清茗的?如果她不是夏清茗,我当然还是选择林佳依!”

    “那你倒是该偷着乐了。”许雅诗的语气又恢复了平常的温和,美眸中闪着欣喜的光芒,“喜欢的人和要娶的人是同一个人,你们又是两情相悦,到时候啊,看你爸还怎么反对这门婚事!”

    提到自己那个老公,许雅诗就感觉一肚子温火:“你爸也真是的,也不考虑考虑你的感受,就这样从小到大一直管着你,哼,要不然啊,干脆他替你继承家业,他替你结婚得了。”

    这些话,也只有母子俩单独相处时,许雅诗才会抱怨出来。

    “所以您到底为什么不把佳依接回来?”

    许雅诗即将出口的话又被噎了回去,美眸缓缓投向宋凌睿,略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小睿,现在不是我们愿不愿意接清茗回来的问题,而是我们能不能,该不该。”

    起码这一点,她和林笙夫妇考虑到同一点上了。

    林佳依失过忆,突然让她接受这一切事实只会对她的身体造成伤害,对他们的生活也只会起反作用。如此看来,想让林佳依在不受伤害的前提下,和宋凌睿走在一起,目前唯一的办法,就是靠宋凌睿的个人魅力了。

    “那我们现在该不该把佳依的身世告诉父亲和爷爷?”

    沉默。

    “还……太早了点……”这件事,哪怕是这个阅历无数的职场女强人,也不敢保证能有百分之百的成功率,实际上,如同苏婉如所说,一条手链并不能百分之百地证明林佳依就是夏清茗的事实,夏家的长辈也都已经早逝,如今的线索除了夏清茗的手链,还另有他物。

    “林佳依的哥哥,你说叫什么?”

    “林晟宇。”

    “哦?那他现在从事什么工作?”

    “律师。”

    许雅诗脸上的笑容不禁变得有些悲怆,若干年后,夏远夜做了律师,真不知该说他是随了养父林笙,还是像极了生母柳清呢……

    第一中学,教师办公室——

    大课间的三十分钟休息时间,林佳依的桌旁几乎围满了学生,眼看着这学期即将结束,高三的缓步前进,让这些学生都不由得加紧了迎接高考的警惕心。

    复习、问题、理解错题,无疑成了众多学子提分的三大利器。这样浓郁的学习氛围,哪怕是林佳依这当老师的,都不禁感慨万千。都说现在的孩子厌学较多,可在她看来,当他们真正想开始全身心投入学习时,就是这群孩子开始崛起之日。

    林佳琳坐在姐姐旁边的办公桌上复习文言实词,单从语文科目来看,文言文阅读无非是短时间之内最好提分的一个板块,这一点,林佳依也在课堂上给他们详细分析过,这也就不奇怪,为什么林佳依作为语文老师,前来问题的学生却依旧多如潮水。

    作为林佳依的课代表,林佳琳深受姐姐的影响,在语文方面天赋尤为突出,单科成绩从不下全班前三名,以至于在林佳依忙不过来的时间里,林佳琳也能担任“代课小老师”,替同学们解答大部分的问题。

    “姐,今天我可帮你分担了好多工作量,你可得给我买巧克力。”等同学们都回教室自习,林佳琳趴在姐姐的肩头撒娇道,她心里可还一直惦记着昨天林佳依对她许下的关于巧克力的承诺。

    “行行行,想吃多少买多少。”林佳依微微一笑,眼珠一转,突然侧头到林佳琳耳边轻声道,“可是,千万不能让哥哥知道,不然我就惨了。”

    到时候,林晟宇一定会以“教唆儿童吃零食”这样莫须有的罪名对她进行“审判”的。

    这时,清脆的上课铃打响,林佳琳连忙收起书本往外跑,甚至没来得及和林佳依说声“拜拜”。

    各科老师几乎都去上课了,办公室里瞬间沉寂下来,似乎只能听见林佳依自己的呼吸声。正当她准备静下心来完成接下来的工作时,一只大手托着一个包装精美的礼盒,递到了她的面前。

    “你又想做什么?”她冷冷地眯了眯眼睛,头也不回地问道。

    “林佳琳写纸条说你有男朋友了,是真的?”说话的人正是柏程。

    今天早上,他发现自己放在林佳依桌上的巧克力,莫名其妙地又回到了自己的桌上。包装显然是被人拆过,他原以为是林佳依拆的,可等他打开盒盖时,里面夹着的一张便利贴吸引了他的注意。

    便利贴自然是林佳琳写的,上面写道:柏老师,我姐姐已经有了新男朋友,你的巧克力她不可能收下的,道歉礼物也免谈。ps:巧克力是我吃的,你有事就找我好了。——by林佳琳

    期盼的欣喜,瞬间被浇上了一盆冷水。

    更令他在意的是,林佳依居然这么快就有了新的男朋友?!

    “这好像不关你的事吧。”林佳依看完纸条后,脸色变得极为阴沉。林佳琳所说的男朋友,大约指的就是宋凌睿了吧,可她什么时候又跟宋凌睿在一起了?“不过既然知道了,你就别再来找我。”她就这样顺着林佳琳的话编下去。

    可,她毕竟是不擅长说谎的。

    眼帘微微抬起,林佳依看向他逐渐铁青的脸,嘴角不禁扯起一个讽刺的笑。

    她未曾想,柏程居然会为了这个而吃醋,可,却是在他们分手之后!如果以前,他也能对自己如现在这般上心,又怎么会让莫晓语插入他们的感情之中……

    爱情这东西,本就不是绝对的等价交换,总有人在一段感情中默默付出,最终却落得人财两空的下场,也总有人,在经历过失去,才会开始慢慢学着珍惜。

    如今,柏程也深刻体会到了珍惜的重要性,可林佳依却已经不再爱他。

    左心房传来钻心般的疼痛,柏程只觉得呼吸变得越来越粗重。“那个人是谁?告诉我!”

    不语。

    呵……骗人的吧……

    他了解林佳依,性格保守的她,怎么可能这么快就找好下家呢?恐怕只是为了让自己死心才会……

    “呵呵,怎么不说话了?不想让我认识认识我的‘现任’么?”

    “柏程你有完没完?!”忍无可忍之下,林佳依右手用力一挥,狠狠地拍在桌面上,转过头,怒视着眼前面带邪笑的男人。可当他的目光逐渐落到林佳依脖子上那抹醒目的红时,柏程脸上所有的笑容瞬间消失殆尽。

    那是……吻痕?

    林佳依身上怎么会有吻痕?!

    难以置信!他一把扳过林佳依的身体,冷凝的眸子里闪过一道危险的光芒:“你……跟其他男人做过了?”

    林佳依毫不客气地打掉了他的手,她的语气中夹杂着一丝冰冷的怒气:“做过又怎么样?没做过又怎么样?不管我跟谁做,都不可能跟你做!”

    随即“啪”地一声,巧克力盒掉落在地上,柏程已经不见了人影。

    幽怨的眼神望向那扇打开的门,林佳依如释重负地叹了口气,罢了,罢了,都是已经过去了的事,他能背着自己找女人,自己骗骗他,又能如何呢?

    打起精神来,林佳依。

    殊不知,她的谎言,几乎要成为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人来人往的商业街里,伴随着夜幕降临,城市的夜景也愈发醉人。宋凌睿驾着跑车飞驰在夜幕中,墨色的眸子里暗含着淡淡的忧伤。

    下班时间,他一如既往地去了校门口等待林佳依,却从林佳琳口中得知了,林佳依下午上完课就提前回家的消息。

    在躲着他吗……

    实际上,至今他还不能完全接受林佳依是夏清茗的事实。

    母亲说,暂时不把事实告诉林佳依,是因为她小时候受伤失过忆,强行刺激她,只会适得其反。但其实,许雅诗有一件事不知道,那就是林佳依在十八岁的那年,也因车祸受伤而失忆。

    这些都是从林晟宇那里听说来的。

    同时,他也得知了,林佳依初次回忆起过去片段时,所承受的那些痛苦……

    他曾一度想让林佳依尽快回忆起过往,可是,他却忽略了失忆者在回忆的过程中最痛苦的经历,因此,他渐渐看得开了,宁愿林佳依一辈子也想不起来那些心酸的过往,也不想她在煎熬的漫长过程中受罪。

    无论她是林佳依,还是夏清茗,这帮子,都注定了是他宋凌睿的女人,是他的妻子……

    跑车缓缓地在商业街的停车场内停下,宋凌睿提着钥匙朝约定的地点走去。

    “喂,醒醒,你喝醉了?”一眼瞧见桌上趴着的柏程,宋凌睿快步到他身旁,拍了拍他的肩膀。半个小时前,他接到柏程的电话,邀他来商业街的酒吧里,当时他还在纳闷,柏程不是早就戒酒了?怎么现在还……

    “没醉……没醉……”柏程有些吃力地睁开沉重的眼皮,迷离的眼神投向宋凌睿,歪了歪头,他咧出一个舒适的笑容,“睿哥,你来了……”桌上摆着的几瓶啤酒几乎都已经只剩下空酒瓶,也难怪这家伙喝成这样。

    他和柏程从高中认识到现在,两人的关系一向很好,尽管这人是林佳依的前任,做了让那女人伤心的事,宋凌睿还是一如既往地把他当兄弟看待。

    “怎么?戒了这么多年的酒,现在特地跑到这里来借酒消愁是怎么回事?”

    “呵……”

    周围昏暗的灯光使得他看不清此刻在柏程脸上悲怆的笑容,只见这家伙又拿起一瓶还没喝完的啤酒,一饮而尽。

    宋凌睿脸上逐渐浮现出一抹哀伤,这档子事,林佳依也曾经干过,也因此撞入了他的怀抱,某些方面,柏程倒是跟林佳依挺像的。

    良久,柏程停下所有的动作,不再借酒浇愁,以一个最舒服的姿势躺在酒吧的沙发上,嘴角不禁扯出一个勉强的微笑。

    扯了扯自己的衣领,他捂着脸叹息:“她可能和别的男人做过了……”

    她?

    想也知道,柏程说的那个人,正是林佳依……

    “她身上她新男朋友留的吻痕……她居然还跟我说,跟谁做都不会跟我做……”从他断断续续的话语中,宋凌睿大约听懂了事情的经过。

    柏程在林佳依身上发现了吻痕,因此判断她跟别的男人有过那种关系。可显然……那个吻痕,恐怕就是自己昨天在她身上留下的了。

    宋凌睿听到这里不禁嘴角微微上扬,勾起一抹迷人的弧度。

    令他有些惊喜的是,林佳依口中所说的“男朋友”,是自己。

    林佳依承认他们的关系了?

    “到底是谁啊!抢走了佳依……”

    呵,原来这小子还不知道呢?

    一阵嘶吼过后,柏程很快就在酒精作用下睡着了,看来,林佳依带给他的打击确实很大,否则也不会让这个戒酒多年的人,为她解禁了。

    无奈之下,他只好背起柏程往酒吧门外走。

    晚风吹拂着他有些凌乱的发丝,耳畔渐渐响起柏程迷迷糊糊的梦话。

    “佳依……我想你了……”

    宋凌睿的脚步猛然停下,墨色的眸子闪过一道寒光。

    “可惜,那女人,终归不是你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