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一看书 > 武侠仙侠 > 前任无双 > 第二一三章 远则怨,近则不逊!
    她一听对方那话锋,已经有了把林渊当自家人帮腔的意味,果断抢话打断了。

    不等对方说出和林渊的关系令她难堪,抢先硬扯上了自己和林渊的关系,要难堪也要让对方先难堪。

    陆红嫣一边眉头轻扬,眼神里的一丝冷冽意味已经渗出,嘴角更是浮现出一抹冷笑。

    类似这种事情本就是人性的大忌,被人拿这事摆一道,别说女人,就算是男人遇上其他男人当面抢自己女人的事也不能忍,大家的出身和家世背景都差不多,论个人立足的本事虽是两条道上的,但她陆红嫣能混到今天也不比对方逊色,岂会把秦仪给放在眼里。

    被激出了火性,陆红嫣就要开口针锋相对让秦仪好看,谁知林渊突然起身走出,语气森冷,低沉着喝了声,“红嫣!”

    林渊当然知道陆红嫣不会怕秦仪,陆红嫣是什么人,那是刀头上舔血的女人,是腥风血雨中走出来曾杀红了眼的女人,和一般的富家女完全是两类人,根本不会把秦仪给放在眼里,激怒了的话,可不是什么善茬。

    他熟悉陆红嫣,一看陆红嫣的神色反应,便知陆红嫣已对秦仪动了杀机。

    而秦仪呢,经过这段时间的接触,他知道其人也是另一类狠人。

    眼看两人的话锋已经碰出了火星,互相激怒了的话不是好事,不得不出言制止。

    目前的状况,秦仪不知天高地厚压根不会听他的,他只能是出言制止陆红嫣。

    陆红嫣偏头看向他,她本要说自己略知一二,说对方和林渊的事都是以前的事,说你们两个已经分了,说自己如今和林渊才是同居同宿的男女关系之类的,欲狠狠扫秦仪的脸面。

    然触及林渊的目光,被林渊冷冷目光一逼,到嘴的话不得不强忍着那口气给咽了下去。

    她藏的那些小心思只能是放在心里,不能流于言行,拿虞水清做引子来秦氏的事可以说是林渊让她来的为借口,当面和秦仪扯翻了脸,那就是故意坏事,拿什么借口来掩饰都没用。

    她知道王爷的为人,触及了底线的话,那个后果不是她能轻易承受的!

    一旁的白玲珑冷眼旁观着两边。

    陆红嫣变脸也快,脸上换上了牵强笑意,对秦仪微微一笑,有林渊在没办法,被林渊压着不敢再造次,只能强咽下这口气。

    这得亏她不知道林渊的修为已经丧失了大半,否则被这般触及了人性,她可不是什么弱女子,而是个狠角色,只怕一怒之下林渊也未必能压制的住她。

    这也是林渊不敢对内、对外声张自己修为大损的原因。

    见陆红嫣被训的乖乖听话,见林渊对自己有距离,见林渊不把陆红嫣当外人,秦仪心中又莫名涌起一股怒火。

    总之现在,林渊左也不是,右也不对。

    秦仪强忍怒火,表面却露出笑意,如同斗胜的高傲的公鸡一般,“林渊,怎么能对朋友这样说话?”

    她故意摆出胜利者的高姿态给陆红嫣看。

    林渊平静道:“会长,有什么吩咐吗?”

    没辩解什么,亲疏距离什么的,该说的都藏在了这句话里,他想尽快息事宁人。

    秦仪盯着他,慢慢起身了,回头对坐着的陆红嫣笑道:“陆姑娘,我还有些事,你们慢聊,我先走了,有什么事可以随时通过秦氏联系我。”

    陆红嫣也笑着站了起来,“好的。秦会长是大忙人,我就不再打扰了。”

    秦仪大步而去,经过林渊身边时突然停步,略握拳,有给林渊一嘴巴的冲动,很想问问林渊,你们在一起就在一起了,把人招到我这里来、引到我眼皮子底下来是什么意思?

    恶心!这是她最想对林渊说的两个字,恨不得当场指向门外,让林渊滚,以后别再让我看到!

    不过说出的却是另一番笑语,“我最近很忙,没时间招呼陆姑娘,帮我好好招待。”

    这话,对陆红嫣来说,真正是得寸进尺,紧绷了嘴角。

    林渊深吸了一口气,微微点头,实实在在是在息事宁人。

    秦仪与他擦肩而过,大步离去,离开了这里。

    离开的女人,留下的女人,心里没一个痛快的。

    听到外面的一阵脚步声远去了,林渊冷眼盯向了陆红嫣,慢慢逼近。

    陆红嫣猛然惊醒,眸中闪过惊惧神色,下意识后退,却撞在了沙发上,跌坐在沙发上。

    林渊止步盯着她,陆红嫣喉结耸动着,又慢慢站了起来,款款走到林渊跟前,强颜欢笑道:“王爷生气了?”

    林渊抬起一只手,捏住了她的下巴抬高,冷冷审视着她那张漂亮的脸蛋。

    陆红嫣的眸中充满了不安,却尽量一脸柔情模样,慢慢抬手,欲抓握他的手。

    林渊轻轻松手,从她两手间抽离了手,错身到了她的身后,那只手微微扬起着,手腕上的古拙镯子在轻轻转动着。

    镯子上出现了一个缺口,那只箭头似的锚不知什么时候搭在了陆红嫣的脖子后面。

    陆红嫣脖子上的表皮莫名出现了一圈线状内勒痕迹。

    陆红嫣瞪大了双眼,眼中真正是浮现出了难以遏制的惊恐神色,赶紧转身,一拎裙子,伏首低头,单膝跪下了,语带颤音道:“王爷,红嫣知错了!”

    林渊扬手轻轻一带,陆红嫣脖子上立马出现了一圈血迹,他漠然道:“你知道我们要利用秦氏办事,仙都一战牺牲了那么多弟兄,你当知事关重大,而你呢,你想干什么?”

    陆红嫣慌忙辩解,“王爷,红嫣没有别的意思,只是在试探秦仪,只是在故意激怒她,红嫣认为,要想深度掌控秦氏,王爷和秦仪真正在一起才是最佳选择,红嫣其实是想让她争风吃醋,是想以另一种方式来撮合!”

    林渊回头冷瞥:“需要你教我怎么做吗?谁让你擅自做主的?莫不是以为自己是我身边人,就能无视规矩?任性妄为,当我不敢杀你不成?”

    陆红嫣:“红嫣知错,绝不敢再犯!”

    林渊:“再有下次,先放好你父母的脑袋!”

    陆红嫣诚惶诚恐,脸色都变了,双腿同跪,“红嫣谨记,谢王爷宽恕!”

    林渊手指如拨动琴弦般一撩,叮一声响,锚头又甩空回来,瞬间楔入了手镯的缺口中。

    他转身面对跪着的人,冷冷道:“起来吧。”

    “是。”陆红嫣慢慢站起,再抬头看他,一脸的心有余悸,白皙脖子上已经是一圈血迹,一圈伤口火辣辣的痛。

    这一刻,她深刻体会到了什么叫做陪王伴驾则伴君如伴虎。

    林渊:“远则怨,近则不逊!如果与你太过亲近,你就认为是你任性妄为的资本,那你现在就可以离开不阙城,会有人与你交接顶替你的。”

    陆红嫣急道:“王爷,再给红嫣一次机会,红嫣保证不会再犯了。”说罢又要低头跪下。

    林渊单手扶了她胳膊,不让她再跪,平静道:“我和秦仪之间,不需要你撮合。走上了这条路,不管是你,还是我,都没有谈情说爱的资格,明白吗?”此话便是恩威并济的为上之法、御下之术。

    闻听此言,陆红嫣果然是心头暗暗一喜,王爷此话无异于在说,他和秦仪之间是不可能的事情!

    掩饰了眼中的暗喜神色,抬头看他,含情脉脉道:“王爷,是红嫣错了,是红嫣想多了,下次这种事全凭王爷决断,红嫣绝不会再为王爷擅作主张了。”双手试着拉住了他的胳膊。

    正这时,林渊身上的手机响起,他摸出一看来电显示,双眼骤眯,慢慢看向一旁的陆红嫣,“辰叔的。”

    陆红嫣当即放手,状态瞬间恢复了正常,“如果真是叫你去,那就真的是有问题了。”

    林渊接通,打开了扩音,立刻传来了张列辰的声音,“小林子,是我。”

    林渊:“辰叔,什么事?”

    张列辰:“之前红嫣说你有事找她,让她去秦氏,她过去了没有?”

    林渊:“来了,就在我身边,要让她接电话吗?”

    张列辰:“不用,你接也一样,回头和红嫣说一声就行。那个,我和你虞姨在外面玩呢,这边是挺热闹的,你虞姨找了个锅灶,搜罗了点食材,今天晚餐准备在这里给我们亲自下厨,算是庆祝吧。”

    林渊:“庆祝?庆祝什么,有什么好庆祝的?”

    张列辰嘿嘿:“那个,我和你虞姨说清楚了,决定了,两人正式在一起了,以后就是一家人了,难道你认为不该庆祝吗?”

    林渊哦了声,皮笑肉不笑道:“那是好事,的确是该庆祝庆祝。”

    张列辰:“你虞姨亲自下厨张罗,现在就开始忙了,一番心意,你和红嫣不能辜负,否则别怪我不客气。那个,下班后带着红嫣一起过来,你虞姨准备了好酒好菜招待你们。”

    林渊:“好的,辰叔,在什么位置?”

    张列辰:“位置我一会儿发给你,记得带红嫣一起来。”

    林渊:“那是自然,好的,我知道了,还有事吗?”

    “没了,能早点下班就早点过来。”张列辰说罢便没了声音。

    他此时身处的环境是在一片深山老林中,除了有点被收拾的鼻青脸肿,整体的状态还好,没受什么伤的样子,手上手机双手奉上,弱弱奉给了把自己给围了一圈的为首黑衣蒙面人,一副老实听话可怜兮兮的样子。

    妙书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