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一看书 > 武侠仙侠 > 前任无双 > 第一八三章 真正的前朝余孽
    原来如此!林渊微微颔首,“据我所知,在你进入仙都神卫后不久,龙师雨就因冲撞天武大帝,被打入了炼狱,神形俱灭,魂飞魄散。没了龙师雨的庇护,就你这德性,还能在仙都神卫混那么久,也算不容易。”

    罗康安惆怅而叹:“哪是什么冲撞了天武大帝…”

    林渊意外,“莫非另有内应?”

    罗康安露出迷惘回忆神色,“我进入仙都神卫后不久,突然有一天,老师施法托梦于我,说他遇上了点麻烦,提醒我以后不要再向任何人提及我是他的学生,否则会给自己惹来麻烦,也让我不要再去找他。

    我追问老师,究竟遇上了什么麻烦。老师开始不想说,我纠缠不放,他怕我会跑去找他,才告诉了我真相,他是被帝妃聂虹,也就是天武大帝的妻子给陷害了。”

    林渊惊讶:“帝妃聂虹?她为何要陷害龙师雨?”

    罗康安黯然着说道:“很久以前,聂虹其实是老师的女人。老师因她貌美而亲近,聂虹因自身美貌而自以为是,性格不能自持,以为男人都该顺着她才是,时间久了老师忍受不了她的性格,把她给甩了,聂虹引以为恨。

    后来聂虹不知道怎么就勾搭上了天武大帝,竟然成了天武大帝的妻子,凭那位的性格,老师就知道可能会有麻烦。我也是那时才知道,这也是老师不想让我张扬是他学生的原因,怕我会被聂虹给害了。

    时隔多年,该来的还是来了,老师担心的事情还是出现了。聂虹一行来到灵山参观,聂虹私下和老师见了面,对老师一番冷嘲热讽,老师不想理她,欲转身离开,谁知此举越发激怒了聂虹,她竟扯乱了自己的衣裳大喊救命…”

    卧槽!林渊内心里顿时尘土飞扬,没想到,到了聂虹这个地步的女人,居然还会来这套。

    “老师当时也被惊住了,跑也不是,不跑也不是,跑的话被外人看到了,越发说不清了。于是聂虹的随从闯入了屋内,见到了聂虹衣衫不整被人非礼过的样子,问题一下就大了。

    谁能相信帝妃这般地位的人居然能扯了自己衣裳损毁自己清誉也要陷害老师?说出去没人相信,更何况她的背后是天武大帝,难道是天武大帝的妻子拿这种事情栽赃陷害不成?外人该信哪边可想而知,老师真正是百口莫辩!妻子受辱,天武大帝震怒,亲赴仙宫找到了帝君要交代!

    天武大帝坐镇妖界,掌控群妖,若其怒难消,一旦群妖肆虐,必然是诸界大乱。盛怒之下的天武大帝非要交代不可,老师的辩解有用吗?老师的下场可想而知。

    对外,只说老师冲撞了天武大帝,并未提及帝妃受辱之事,显然是要顾及天武大帝夫妇的颜面,不会张扬。

    梦醒后,我一打听才知道,老师托梦于我时,人已经身陷囹圄,自知难逃一劫,是在对我交代后事!

    仙庭对老师的惩处下来的很快,将老师打入炼狱,要让老师神形俱灭,连转世再来的机会都不给老师。而我,身为他的亲传学生,却什么都不敢说,不敢站出来为老师说话,不敢为老师辩解一句,甚至不敢承认是他的弟子,只能眼睁睁看着他冤屈受死,我想帮的,可我真的没能力去做什么…”

    说到这,罗康安已经是泪流满面,靠着墙慢慢坐下了,埋头在膝间闷声大哭,说出的话已经是泣不成声,后面的话根本听不清了说的是什么。

    林渊盯着他,静默了许久,有点搞不清了这位的花天酒地真的是本性,还是在麻木自己,也许是两者皆有。

    看到他伤口上的血越流越多,淡淡给了句,“哭不能解决问题,怕事而躲着哭的男人没用。血再流下去,你三天内怕是没那么容易复原,收拾一下走吧。”

    这次,他转身先离开了。

    出了修炼场,差不多也到了下班的时间,他直接回了一流馆。

    如今两人平常是照常上班,只有每三天临尾的时候才算好时间过来一下,伤了可以回家收拾,不然罗康安那个样子回去上班不好看。

    当然,现在的罗康安地位不一样了,有一定的自主权限,有事最多跟商会那边打个招呼便可,没必要死守在岗位上不可,林渊身为他的助手也跟着沾了光。

    回到一流馆,看到陆红嫣迎来时的眼色,林渊便知有事,跟院子里的张列辰打了个招呼,两人便前后脚的回了屋内。

    关了门的陆红嫣立刻到他跟前说事,“老大联系了我,有事让我转告你。”

    林渊:“什么事?”

    陆红嫣:“梅老板联系了他,有人要对秦氏动手,出价一百亿珠,还提供不阙城这边有关秦氏的情况铺路,目的是彻底摧毁秦氏巨灵神的炼制,连魏平公驻守的那边也不能放过,这是要斩草除根,动作规模怕是小不了。”

    林渊:“买家是谁?”

    陆红嫣:“不知道,老大也问了梅老板那边,那边也说不知道,说是主动找上门的,应该不会轻易暴露自己。不过从结果就能看出,十有八九是与巨灵神利益相关的那几家商会。老大问,接还是不接?”

    林渊反问:“你觉得能接吗?”

    陆红嫣笑了笑,这自然是不能接,秦氏的巨灵神改良阵法,与第八代巨灵神的利害比起来,是小巫见大巫,不可能因小失大,何况这边已经打入了秦氏内部做酝酿,老一辈也是这个意思。“那我就向老大回一声不接。”

    林渊:“我依然怀疑攻打仙都那次有问题。告诉他,在没有找出内奸之前,不要再轻易和下面人联系,他决不能让外界知道他的身份,尤其是梅老板。总之继续蛰伏,梅老板那边,不说接,也不说不接,不予任何回复。”

    陆红嫣颔首,“好的。”

    林渊慢慢负手身后,忽慢慢来了句,“树大招风,秦氏的麻烦来了。”

    陆红嫣盯着他,“怎么说?”

    林渊:“我们不出手是有我们的打算,便利条件摆在这的话,不代表其他人会不出手。”

    陆红嫣沉吟着说出了他心里的话,“真要是其他人出手了的话,秦氏怕是很难挡住,秦仪本人恐怕也有危险。现在的问题是,您怀疑有内奸,我们自己的人手也不敢轻易动用,何况真要在这不阙城较量起来的话,怕是难免不暴露什么。还有,若是另外哪家的话,较量起来,有自相残杀的嫌疑。”

    林渊:“压根不是一路人,不存在什么自相残杀,他们的死活与我们无关。”

    陆红嫣苦笑:“都是对抗仙庭的势力,都是仙庭所谓的前朝余孽,自相残杀的话,损失的是反抗力量。”

    林渊偏头盯着她,说道:“知不知道我为何从一开始就让你们防着梅老板,不让你们在他那边有任何暴露?”

    陆红嫣愕然:“为何?”

    林渊:“老一辈的也不知那十二路人马是哪冒出来的,也不知他们为何打着前朝余孽的旗号。”

    陆红嫣惊讶,“怎么回事?”

    林渊一字一句道:“我们才是所谓的真正的前朝余孽!”

    陆红嫣吃惊不小,“你的意思是,那十二路人马都是冒牌的?这不可能啊!与仙庭的屡次对抗中,他们可是真的在打啊,尤其是仙都一战,那几位可是连自己的性命都搭了进去,哪有那么多人拿自己性命作假的?”

    林渊:“我也搞不清是怎么回事,老一辈的也很疑惑,有可能是前朝还有一些零碎不甘的人想反抗。但前朝势力真正败退的骨干力量便是老一辈他们,老一辈潜隐,销声匿迹了多年,不想后来又陆续冒出了十二路人马来,很难想象没有老一辈他们这些主力的支持,靠一些零碎不甘的人能撑起这么大势力。

    我接近他们,也是想看看是怎么回事,但一直防着他们,这也是我让你们严加保护自己身份不要暴露的原因。仙都一战失利后,我越发怀疑这些人。”

    陆红嫣:“那他们飞蛾扑火又怎么解释?”

    林渊:“不知道,总之不是一路人,这个关头你心里要有数。”

    陆红嫣点头表示明白了,但还是担心,“眼前秦氏这一关怎么办?靠不阙城这点力量,就算加上魏平公的人马,只怕也未必能挡住。难道我们要向仙庭举报不成?”

    林渊:“虽不是一路人,在对他们情况不明之下,非必要也没必要故意害他们。何况举报太明显了,秦氏靠这种方式渡过了危机会惹来不该有的怀疑。挡的住挡不住没关系,秦氏吃点亏不是坏事,被前朝余孽袭击的秦氏更能解除嫌疑,便于秦氏接触到第八代。只要保住秦氏的一些关键,只要秦氏还能再起,还能继续参与,一点损失不算什么。”

    陆红嫣懂了,察言观色着试探道:“秦仪会不会有什么危险?”

    林渊略默,岔开了这个话题,“联系横涛,告诉他,近期不管不阙城发生什么事,我们的人不会出手,让他注意自己的安全,也不要客气,该怎么做就怎么做。”

    陆红嫣:“好,我回头就联系他。”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