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一看书 > 武侠仙侠 > 前任无双 > 第一七七章 家门不幸
    对地方全面勘察完毕,仙庭来使没什么意见,代表驻军的魏平公没什么意见,不阙城这边也没什么意见,于是秦氏巨灵神相关阵法的炼制地点就彻底拍板定下了。

    地方和大致的范围圈定后,一行返回了不阙城,开始着手安排下一步。

    刚回到秦氏总部不久,秦仪这边就接到了南栖如安的电话,让准备接受那一百亿珠的资金。

    很显然,彭希和徐潜的钱,南栖家族已经弄到手了。

    “这么快?”秦仪有点意外,过问几句后,又释然了。

    毕竟是一百亿珠,这可不是一个小数目,全部洗白的话需要时间,南栖家族动用了家族自己的财力,表面上是投给秦氏,实际上就是做了个替换,从周氏和潘氏搞来的钱再慢慢洗白就是,不耽误和影响秦氏这边的资金使用。

    南栖家族实际拿到手的其实是一百二十亿珠,让彭希和徐潜各交了六十亿出来,只给了秦氏一百亿。

    对此,秦仪不想追究什么,没任何意义,那也是人家应得的,人家出力了肯定是要报酬的,打杀的死伤,还有将那笔钱洗白都是要消耗的,不可能白白付出。

    人家没少她的,她拿到了自己需要的,南栖家族那边没吞没什么,已经算是够给面子了。

    当然,不仗势吞没也是因为秦氏这边摆着更大和更持久的利益,否则让人家把吞进去了的钱再让吐出来,事情还真说不清楚!

    秦仪放下电话后,白玲珑叹道:“摆了人家一道,还坑了对方的资金,对方迟早要反应过来,公虎家族和相罗家族吃了这么大的亏,怕是不会放过秦氏!”

    秦仪淡然道:“难道我不这样做,他们就能放过我们不成?”

    白玲珑:“话虽这样说,可这次的确是得罪的太狠了!”

    秦仪:“秦氏已经站在了台面上,藏不住了就要面对。之前稳住了两大家族不乱来,已经为我们争取到了足够的时间,如今大局已定,仙庭驻军即将来到,他公虎家族和相罗家族再势大,也不敢硬来。只要筑牢了自保的底线,能站稳了脚跟,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大可以放手一搏,谁怕谁?鹿死谁手还不一定!”

    回头冷冷道:“继续放出风声,就说潘氏和周氏被掏空了,没钱了!”

    ……

    一场厮杀,令伏波城和天古城皆震撼,追杀虽然是发生在城外,但余波还是惊动了城卫人马。

    一方是要逃命,逃出了城。

    另一方的凶手也不敢轻易在城内大张旗鼓的动手。

    但结果出乎凶手的预料,遭遇了强大阻击,打斗威力震天撼地。

    城卫人马一到,凶手和拦截者不敢把事搞大到难以承受,迅速携带了死伤者撤离,留下一片废墟和诡谲局面。

    究竟发生了什么,对有些人来说惊疑不定,但对有些人来说却是心知肚明。

    总之争斗就必然是为了一个结果,结果也只有当事人最清楚……

    “周满超,你究竟要躲到什么时候出来?”

    庭院中徘徊,手中亲自拿着手机联系的公虎翼怒了,在怒斥。

    之前一直是公虎召和周满超联系,但这次,他实在是忍不住了,事情已经快无法收场了,必须要周满超尽快出来收拾残局。

    周满超:“主簿您答应的条件呢?彭希的狗命!我们说好了的,见到了彭希的狗命,事情便算是了结了。”

    公虎翼:“公虎召已经告诉你了,彭希跑了,人已经跑了,短时间内不可能顺利找到,你还想怎样?”

    周满超:“凭公虎家族的实力,已经在你们眼皮子底下被盯住的人,还能轻易跑了?”

    彭希遭受追杀逃逸而去的消息他收到了,但是谣传的一些风声他也听到了,这有可能是公虎家族和彭希设下的圈套。

    虽然这个可能性他自己也感觉不大,但毕竟事关自己的性命,他岂能疏忽大意,自然是要再观察观察,哪能冒然往陷阱里跳。

    他这一观察,公虎翼左等右等不到人来,急了!

    堂堂公虎家族三大管事之一亲自前来,还把事情给搞的不可收拾,还让事情给恶化了的话,他也不好对家族交代!

    公虎翼咬牙道:“有人接应!说了有人接应,有人出手帮了彭希逃走,还能骗你不成?”

    周满超:“什么人有这么大的本事,能抵挡公虎家族的追杀?”

    公虎翼:“周满超,你脑子进水了吧?这还用猜吗?对谁有好处就有可能是谁干的,这点道理你不懂吗?能得好处,还能出动好几个神仙境的高手,还能同时在天古城那边动手,眼前除了南栖家族,谁还能洞悉这些情况、谁还能有实力插手这个?我们中了人家的连环套,你还在梦里没醒吗?”

    周满超:“这些我自然会去核实。”

    “你还想慢慢核实?”公虎翼怒极反笑,“周氏现在什么情况你不知道吗?彭希把周氏账面上流动的近百亿钱款几乎全给卷走了,客商闻悉动静,都怕吃亏,都在催要货款,不给货款就要断了周氏的供货,再不给出交代…你还想磨蹭到什么时候?”

    周满超也怒了,“我之前说了,要谨防彭希捐款潜逃,你们为什么不拦?”

    公虎翼怒道:“你早干嘛去了?若不是我们阻拦,周氏只怕连眼前里里外外员工的工资都要发不出来!我告诉你,你立刻给我滚出来了,能稳住局面也就罢了,我可以既往不咎!若是拖的收不了场,我无法给家族交代的话,那你也不用再出来了,公虎家族也不差一个周氏,这个责任我担得起,我看你怎么死!”

    于是,周满超回来了。

    见到熟悉的身影出现,还在岗位上逗留的周氏员工纷纷站起,经历了动乱的员工们纷纷打招呼,“会长!”

    周满超内心沉重,但表面从容,微笑点头。

    随着他进入了会长办公室坐下,拿起电话一通通电话打出去,周氏商会很快又热闹了起来。

    周氏外面不断有车辆赶来,那些辞职的骨干或员工纷纷赶赴,纷纷重新回到了周氏的岗位上,不需要吩咐什么,按照以前的按部就班,各司其职。

    缺人的岗位上,拿到权限的骨干直接看中合适的员工就地提拔。

    一些已经退休的周氏老臣也出山了,开始发挥自己曾经的商路人脉,为周氏共渡难关出力。

    随着周满超的归来,随着大量老臣和骨干员工的归来,周氏瞬间人心大定。

    目睹这一切的公虎翼暗暗松了口气。

    “庞兄,家门不幸,出了这样的事情,让你跟着担心了,货款上的确出了些问题,但是如今我回来了,你我兄弟打交道多年,还不信我吗?这样,周氏在你们那边的商行,你现在就可以派人去签订契约,我拿那间商行做抵押,我若是逾期不能付款,那间商行就是你的……哎呀,这怎么好意思,私交归私交,在公言公,这也是应该的……好,既然庞兄这样说了,那我也就不客气了,这份人情,我领了,待我忙过这一段,咱们再聚……”

    随着周满超一个接一个的电话打出去,一些眼前焦头烂额的事情,迅速平复了下来。

    他亲自出面的作用是巨大的,立马给下面员工大大减轻了压力。

    之前彭希面对的事情处理起来,和周满超眼前处理起来的差距,是显而易见的。

    可以说是人脉积累方面的火候差距,也可以说是因彭希上位的方式不正而惹来的一些反感,毕竟其他商会都不是瞎子聋子,彭希以这种方式上位,其他人也担心自己家里会出这样的事,给予彭希的态度不怎么样也是正常的。

    忙到夜深的周满超终于停歇了,靠在椅背,一脸的疲惫。

    他也不想这样逐个乞求去欠人人情,可是没办法,周氏的资金链确实断了,确实拿不出了钱。

    他找了公虎翼,让公虎翼从公虎家族抽调一笔资金过来应急,先借用一下,可公虎翼联系家族后的态度有点含糊。

    周满超顿时明白了,眼前的秦氏气势如虹,周氏和秦氏鹿死谁手还不一定,眼前的利益受损不说,还要让公虎家族为一个没把握的结果投入大笔资金,公虎家族不愿承受这个风险。

    人家分好处乐意,担风险就另说了,何况还不是一笔小钱。

    事情也不能拖下去,公虎家族是指望不上了,他只好自己想办法。

    他起身走到了窗前,眺望伏波城的阑珊灯火,以前也经常站在这里眺望,这次归来,终于回来了,但心情却不一样了,满脸凄凉和哀伤难掩。

    潘庆好歹还找到了两个女儿的尸体,可他呢,事后他知道了,自己女人和儿子的尸体竟然被彭希给挫骨扬灰了。

    这得是恨到了什么样的地步?

    他感觉到了,彭希应该是知道了孟肃的真实身份!

    因为他刚刚不久前接到了姐姐周满芳的电话,周满芳在歇斯底里地质问他:孟肃是不是你的亲生儿子?

    他能怎么回答?只能忍痛说不是!

    但周满芳哭了,哭的好伤心,说他骗她,说收到了韩清儿生前招供出真相的影像!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