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一看书 > 武侠仙侠 > 前任无双 > 第一六七章 焦头烂额
    “会长。”有人惊呼,几人抢步过去,有修士进行紧急抢救。

    人多也不是人人都能插上手,旁观担忧者看看昏厥过去的潘庆,再看看两姐妹的尸体,无不暗暗悲叹,也都能理解潘庆的感受。

    一趟牢狱之灾出来,瞬间物是人非,三个女儿中仅剩的两个突然一起遇害,也就是说,潘庆彻底绝后了。

    堂堂潘氏千金生前荣华富贵,遇害后竟连一具简单的棺椁都没有,竟然就这样被扔于荒野草草乱葬了,遭受虫啃鼠蚁咬,此情此景别说潘庆,换了哪个做父亲的都受不了。

    徐潜杀了妻子不说,对妻子遗体竟这般处置,饶是旁人也实在是看不下去了,皆心存愤慨……

    “荀执事,有人举报你倒卖周氏商会物资,请协助审查,跟我们走一趟吧。”

    周氏商会的某执事办公室内,一群城卫人马直接闯入,为首之人走到愣愣从办公桌后站起的人跟前,漠然道明来意。

    荀执事惊疑道:“怎么回事?这是诬告!”

    为首城卫:“是不是诬告,一查便知。”大手一挥,“带走!”

    不容辩解,两名城卫上前直接押了人拖走。

    此情此景从外面公开的办公场所经过时,令不少周氏员工站起,城卫竟然直接闯入周氏总部抓人,凭周氏在当地的人脉关系,这是很罕见的事情,皆惊疑不定,不知发生了什么事。

    暗底下各种议论沸沸扬扬。

    抓的不仅仅是这位荀执事,周氏新近提拔的一群管理层中,同一天一下抓走了六七个,顿令不少人心慌意乱。

    这番变故来的毫无征兆,令新任的会长彭希有些措手不及,亲自跑去了城卫那边过问怎么回事。

    城卫那边只告知因何抓人,其他的目前还在审讯中,以不宜透露为由将他给打发了。

    城主商泽以有事为由,拒不见彭希。

    怎么回事?彭希意识到了不正常,立刻找到了公虎召,请公虎召动用公虎家族的力量介入,以稳定局面。

    这个时候竟然出了这种事,已经干扰到了周氏商会的正常运作,影响了正常运作自然就有损周氏商会的利益,也就是影响了公虎家族的利益,公虎召也意识到了不对,不能坐视,不但动用了公虎家族的力量,还亲自跑到了城主府。

    看公虎家族的面子,城主商泽终于露面了,见了公虎召。

    面对公虎召的严重抗议,商泽扔出了一份案卷给他,“按理说,有些东西明面上和大簿无关,是不便对大簿透露的,但大簿亲自驾临,我不妨通融一二。这是举报情况,所抓者,涉案的时间、地点、内容以及涉案物资及金额,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甚至是人证物证俱在,根本不容抵赖,东西一砸出来,涉案人根本扛不住,当场就全招了。

    大簿,不是商某不给公虎家族面子,而是面对铁证没办法给这面子,我这里若是不受理,举报人随时能拿着铁证上告,到时候我怎么办?明摆着的事情还要包庇,到时候第一个难逃责罚的便是我自己。大簿,换了是你的话,你怎么办?”

    公虎召拿起案卷翻看了一阵,脸色渐渐铁青,手头东西分外沉重,慢慢放下了,抬头问:“商城主,敢问举报者是何人?”

    “这个嘛…”商泽似有犹豫,“这个你让我怎么说?首先是我也不好说,泄露举报人不合规矩,万一举报人遭受打击报复,我可就说不清了…”眼睛眨了眨,“其次是我也不清楚,这是匿名举报。不过嘛,能把事情讲的清清楚楚,能把人证物证提供俱全的人,应该是对周氏内部的情况十分清楚的人吧。”

    最终公虎召是黑着脸离开的城主府,此行算是获得了一些消息,但也算不上有什么收获。

    回到周府时,等候的彭希立刻迎上,急问:“大簿,情况如何?”

    还能如何?公虎召自然是把从商泽那打听到的消息告知了,最后沉声道:“我之前就警告过你,不要做的太过了,要尽量平稳过度,是不是你下手太狠,导致了被你解职的人心怀怨恨,因而报复?”

    是不是这个情况,彭希自己也不能确定,但这完全也是有可能的事情。

    公虎召让他按照这个思路好好去查一下那些之前被解职的人,彭希默默着走出了院子,还没走出多远便接到了一个电话,是周氏的一个长期商业伙伴。

    “钟会长,有何指教?”接通电话的彭希语含笑意,很客气。

    钟会长却是一声冷哼,说出的话也不客气,“彭会长,你们周氏搞什么鬼?你们周氏惹出了事自己想办法解决就是了,怎么会惊动官方查到我钟氏来了,还要我们配合调查,究竟是怎么回事?”

    彭希忙道:“钟会长,一点误会,周氏很快便能解决。”

    钟会长:“彭会长,我不管是不是误会,周满超在的时候,大家不说合作愉快,起码是各扫门前雪,可没这些个破事,你最好快点解决,别给我扯出什么不该扯出的事来,真要这样婆婆妈妈下去扯不清的话,那我们是没办法再合作了。”

    商业上的一些来往,尤其是涉及利益较大的,想做到完全干干净净不是没有,但有些忌讳也免不了。

    “好的,明白,钟会长,你大可以放心……”彭希好一阵安抚和保证后才挂了电话,心头也越发沉重,事态的扩展趋势超出了他的预料,让他意识到了不是单纯的举报那么简单,有人在对他内外同时制造压力。

    不知想到了什么,他又拿起手机迅速联系上了徐潜,过问徐潜那边的情况如何。

    结果,不单单是他这里,徐潜那边的潘氏也出事了,徐潜已是焦头烂额。

    听完后,彭希脸色阴沉了下来,语气凝重道:“徐兄,潘庆可能回来了!”

    徐潜大吃一惊,“什么?这不可能!”

    “你自己小心!”彭希说完终止了电话。

    一旁的青琢和车墨紧盯他的反应,彭希紧握着手机,仰天呼出一口气来,“周满超回来了!”

    青琢心惊不已道:“不可能吧,真要出了牢狱,那边的眼线盯着怎么会没回报?”

    彭希:“不阙城那边让人打听去,一定要确认人在不在牢内。另外,这边也要同时动手,动用所有能动用的人手,给我找,一定要把周满超给找出来!”

    语气中饱含杀机,一旦找到,他绝不可能让周满超活着,否则他将不得安宁。

    伏波城官方,之前对他上位没任何态度,完全看作是周氏内部自己的事,突然间的异变转弯,对他这个身在其中的人来说,感受分外清晰。

    他能感受到,也能理解到,尤其是通过眼前的事,越发有了深切的体会,周满超与伏波城不少官员的“交情很深”,周满超身陷囹圄脱不了身也就罢了,一旦回来,周满超倘若要与那些人重叙“旧情”,那些人怕是没那么容易摆脱,惹得周满超翻脸了,恐怕有些人也不好过。

    有时候在某个角度,这也就是所谓的“人脉关系”,是周满超浸淫多年的人脉关系,不是他彭希的火候能比的。

    “好,我这就去办。”青琢也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当即快步而去。

    “一定是秦氏!”沉默良久的彭希突然咬牙切齿,恨恨有词,“十有八九是秦仪那贱人在搞鬼!”

    有些事情明摆着的,局势到了这一步,换了是他,他也会像秦仪这样去做。

    可他现在拿秦仪和秦氏没任何脾气,确切的说是腾不出精力来反击,他也不可能跑到公虎召面前让对方痛悟清楚是秦仪在搞鬼,现在让公虎召醒悟这个对他没任何好处,尤其是这般局势下。

    难道要让公虎家族再次舍弃他,重新支持周满超不成?真要那样的话,他哪里还有活路?面对有些势力,靠他手上的一个剑仙车墨是保不了他的。

    他别无选择,明知道秦仪送了一杯毒药给他喝,他也得硬着头皮喝下去,此时唯一能做的便是对付周满超!

    眼前他和周满超之间才是真正的你死我活,且刻不容缓,再怎么痛恨秦氏也只能是放在以后再说,过不了眼前就没有以后……

    上班例行早会后,秦仪回到了办公室,白玲珑也把收集整理好的情况对秦仪进行了汇报。

    闻听周氏和潘氏商会内部的突兀变化,秦仪平静着说道:“周满超和潘庆没有让我失望,不愧是树大根深,反击速度比我想象的更快。今天便是约定的日子,相罗舍和公虎召还没来吗?”

    白玲珑道:“根据线报,还没有动身。”

    秦仪:“联系相罗舍。”

    “好。”白玲珑当即摸出手机,联系上了相罗舍,才把手机给她。

    秦仪将手机放在脸旁,“大簿,我这里已经做好了迎接的准备,你们什么时候到?”

    电话里传来相罗舍哈哈干笑的声音,“秦会长,那个,实在是不好意思,今天暂时有点事,你看改期如何?”

    秦仪貌似奇怪,“大簿,你在开玩笑吗?我这里把一切都准备好了,还有什么事能大过眼前的事?”

    妙书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