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一看书 > 武侠仙侠 > 前任无双 > 第一五七章 立刻给我滚出不阙城!
    这事比较急,相罗舍和公虎召马上就要到了,白玲珑应了声好,立刻摸出手机联系横涛,联系上后言语间自是十分客气,讲明情况,一阵好好好后,挂断通话对秦仪说道:“横涛说立刻派人过来保障秦氏正常经营秩序。”

    秦仪闻言颔首,继续埋头自己的工作……

    城卫抵达的速度比两大家族的人快,不管是相罗还是公虎的背景怎样,该守的规矩还是要守的,不能飞行,只能驾车一路赶来,而城卫人马接到命令后却是直接横空飞至。

    相罗舍和公虎召不但是碰头后联袂赶到不阙城的,抵达不阙城后还是同乘的一辆车。

    “确定了,秦仪人还在秦氏总部上班,人就在秦氏总部。”副驾驶位的人放下手机后,回头对二人通报确认了一声。

    通报确认,自然是为了避免白跑一趟。

    相罗舍和公虎召闻言相视一眼,算是略松了口气,两人亲自赶来,就是要联袂施压,务必促成这次的签约。

    没办法,之前还能慢慢来,如今的周氏和潘氏被彭希和徐潜搞成了这样,哪还能慢慢来。

    两人亲自跑来登门,不会给秦仪拖拉的余地。

    公虎召格外叮嘱了一句,“秦氏在这边树大根深,耳目众多,我们来到是瞒不过她的。让人把秦氏那边盯紧,防备秦仪偷偷溜走,只要发现秦仪离开,立刻告知。”

    “好。”副驾驶位的人立刻拿起手机遥控安排。

    一路得到的汇报表示,秦仪一直在秦氏,并未离开。

    待一行赶到秦氏总部大门口时,却被一群门卫拦了下来,不让进去。

    公虎召和相罗舍硬是有脾气也不敢发作,秦氏总部外面守了一堆城卫人马,若敢直接冲撞城卫挑战仙庭的权威,他们背后的家族也保不了他们。

    一名城卫领队,甚至挥手指挥,命令他们的车辆立刻靠边停放,不得堵在门口妨碍进出。

    一行车辆也只好乖乖听命,挪开到一旁停下了。

    碰上这种事,两位大簿颜面无光,坐在车内未曾下车。

    公虎召脸上写满了不满,“秦仪想干什么?立刻联系秦仪,我要跟她通话。”

    “是。”手下立刻拿起手机照办。

    办公室内,白玲珑拿着响动的手机,紧急提醒秦仪,“是公虎召那边的来电,要不要接?”

    伏案批东西的秦仪默了默,放下了手中笔抬头,“接!当然要接,不接岂不显得没有诚意,就说我不在。”

    “不在?”白玲珑迟疑了一下,“他们既然敢直奔这里,恐怕已经掌握了你的动向,说不在可能糊弄不过去。”

    秦仪:“你就这样回,我自有办法应对。”

    既然这位心里有底了,白玲珑也就不再迟疑了,在秦仪的示意下,她接通后打开了扩音,能让秦仪也听到通话过程,“您好,找哪位?”

    公虎召的声音传出,“白助理,你少来这套!我,公虎召,让秦仪接电话。”

    白玲珑忙笑道:“原来是您,不好意思,会长她现在不在。”

    公虎召怒了,“少在这里放屁!秦仪明明就在秦氏总部,告诉秦仪,我和相罗舍就在楼下,让她立刻接电话,否则别怪我们不客气。”

    别说秦仪,就连白玲珑脸上也浮现一抹不屑,不客气?这里可不是你公虎家族的地盘,不客气你又敢怎样,还敢光明正大硬闯不成?敢在这里放肆,信不信让你回不去?

    不过这话不好回,白玲珑看向秦仪。

    秦仪依然平静,伸手了,招了招,接了白玲珑递来的手机,就摆在了跟前桌上,胳膊肘架在桌边,十指交叉,顶着下巴,“是我,秦仪。公虎大簿的脾气有点大,谁招惹您了?”

    公虎召:“秦仪,你终于肯接电话了。谁招惹我?我倒要问问你是什么意思,门口拦着不让我们进去,是什么意思?”

    秦仪:“下面人有下面人的难处,未经允许,不让进,规矩在哪都一样。”

    公虎召:“门口一群城卫拦着是怎么回事,难道不阙城的城卫也是你秦氏的手下不成?”

    秦仪:“有城卫拦着么?还有这回事,我还真不清楚。”

    公虎召怒了,“少来这套,之前这里明明没有,我们抵达前突然来了城卫,你敢说不是冲我们来的?”

    秦仪:“我确实不清楚,公虎大簿想多了。”

    公虎召:“好,既然是误会,立刻让人放行,我和相罗舍就在楼下。我们上去见你,或你下来见我们都行。”

    秦仪:“见面就没必要了吧?”

    公虎召怒斥:“秦仪,你什么意思?说好的条件,想反悔不成?”

    秦仪:“我想反悔?我看是你们想反悔吧?现在离竞标结果公布,已在最关键时刻,秦氏的竞标由南栖家族全面代持,我这里正被南栖家族的人盯着,你们两个突然在这个时候堂而皇之来找我,想干什么?当南栖家族是瞎子吗?是想引起南栖家族警惕,还是想挑拨南栖家族让我秦氏的这次竞标鸡飞蛋打,你们是何居心?”

    “……”公虎召瞬间凝噎无语,通话中说了什么相罗舍也要听的,车内也是打开了扩音的。

    秦仪此话一出,公虎召和相罗舍真正是相视无语了,一副兴师问罪的气势瞬间弱了不说,还有点理亏的样子。

    二人皆有些无言以对,首先是秦仪说的绝对有道理,人家到了竞标结果最关键的时刻,两人这个时候亲自跑来的确有些不合适,他们的身份太惹眼了,南栖家族只怕想不多想都难。

    真要让竞标的结果鸡飞蛋打了,两边还合作个屁,到时候别说合作,南栖家族也不会放过秦氏,试问秦仪这个时候怎么会跟他们摆明来往。

    秦仪:“没错,我不妨直说了,门口的城卫人马就是我请来的,目的就是拦住你们。我现在不可能跟你们见面,不但不会跟你们见面,还要摆出对你们两家不客气的态度给南栖家族看。你们两个若非要搞事,若非要坑我秦氏,那秦氏别无选择,只能对南栖家族表明诚意,也只能是和南栖家族合作!至于你们高不高兴,悉听尊便,那不是我考虑的事情!”

    一旁的白玲珑见手机那头的人哑巴了,可谓抿嘴窃笑。

    公虎召脸色难看,几番欲言又止,当着手下的面,服软的话又不好说出口。

    “咳咳!”还是相罗舍干咳两声,脑袋凑到了公虎召的手机前,好言安抚道:“秦仪,是我,相罗舍。你误会了,我们不是这个意思。有好处的事,相罗家族和公虎家族怎么可能跟自己过不去,怎么可能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我们此来只是想把事情落实一下而已。”

    语气柔和,说话的姿态也放的很低,没办法,现在某种程度是他们两个有求于人。

    就因为他们的疏忽大意,令彭希和徐潜把周氏和潘氏给搞出了内乱,这边再搞砸了的话,他们回头真的没办法向两大家族交代。

    秦仪:“有这样落实的吗?是要来落实,还是要来坑害我秦氏?你们若是真还有合作的诚意,就立刻给我滚!南栖家族不是瞎子,不阙城不是你们呆的地方,我现在也不可能跟你们见面,立刻给我滚出不阙城!”

    这一番话可谓怒气冲冲,且不留情面,说罢直接挂了电话,将手机推向了桌子另一边,还给了白玲珑。

    嘴上的话不客气,实则秦仪从头到尾的神色很平静,主动权已经运作到了她手上,她没什么好慌的。

    拿起手机的白玲珑却是面带莞尔神色,实在是有点忍不住笑,两大家族坐镇斗宿星域的大簿,竟然被秦仪像训孙子似的,竟被秦仪骂的吱吱呜呜没脾气。

    这是她一开始怎么都没想到的,没想到秦仪居然会来这手打发那两个老家伙,她真正是服了秦仪……

    听着手机里传来的中断联系的声音,车内前排的驾驶员和副驾驶位上的汉子,悄悄相视一眼,也有点没想到秦仪竟是这样训骂两位大簿的。

    两人有点不敢回头去看两位大簿的反应。

    “这女人看着挺年轻漂亮的,居然这么大的火气。”公虎召冷哼哼地埋怨了一句。

    “唉!”相罗舍唉声叹气道:“这事…怎么说呢?我们一开始可能的确是有些考虑不周,如此堂而皇之的来到,恐怕真的已经引起了南栖家族的警惕。南栖家族正在朝堂上与那些既得利益者撕扯,真要一松口的话,还真不知道会出什么事。”

    两人都忍不住看了眼秦氏门口守着的城卫,不得不承认,秦仪紧急做出这样的布置阻拦,还是合理的,起码能让南栖家族看到秦氏的态度。

    公虎召皱眉:“这女人让我有些没底,回头她若是不答应怎么办?”

    相罗舍:“你我疏忽之下,把周氏和潘氏内部搞成了这样,就算这女人事后反悔,也只能是将错就错了,回头周氏和潘氏再联手找她算账也不迟。总之,周满超和潘庆是决不能活着回去了,一旦回去,遭遇如此背叛,两人焉能善罢甘休,必然要和那两个兔崽子分个你死我活,周氏和潘氏内部必然大乱,到时候我们可就真没办法交差了。”

    公虎召懂了他的意思,周氏和潘氏最后谁当家不重要,只要两家商会的实力还在,无非就是换了个当家人而已,就算秦仪反悔,向家族那边交代时责任也能推倒秦仪头上,转一圈再回到之前继续让周氏和潘氏联手对付秦氏便可。

    公虎召颔首:“你我都要盯紧不阙城这边,一旦周满超和潘庆出狱,立刻下手,决不能让活着回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