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一看书 > 武侠仙侠 > 前任无双 > 第一五一章 最近要多个人住
    白玲珑掐断了手机响铃动静。

    秦仪洗漱换装后走出门,旭日阳光普照,又是新的一天。

    时间不早了,匆匆用过早餐的,面无表情的秦仪钻入等候的座驾内,一行车辆迅速载了一夜未眠的她去上班。

    为了关注和左右一些事情的发展动向,她真正是彻夜未眠,白天还要去上班。

    然而这对她来说,却是很正常的事,为了工作熬夜不少见……

    饭桌上,正在陪母亲用晚餐的彭希不断回拨白玲珑的电话,对方始终不接,他一张脸渐渐扭曲了。

    周满玉怔怔看着很少失态的儿子,终于忍不住问了句,“希儿,怎么了?”

    这一声惊扰终于令彭希发作了,突然站起,啪一声,手机怒砸在了地上,砸了个碎飞。

    周满玉吓一跳,惊呆呆地看着很是异常的儿子,从未见过这个样子的儿子。

    彭希一只手扶着餐桌,不堪重负的样子,气喘吁吁着,脸色相当难看,满是愤怒。

    愤怒于秦仪的猖狂,到了这个地步居然还用这般低劣的把戏来挑拨离间。

    但愤怒的根由却是因为实实在在被戳中了软肋,对方相中了他的软肋轻飘飘一句话,就把不轻易失态的他给激怒了。

    秦仪说出的话是有分量的。

    秦仪说:孟肃,的确是周满超的亲生儿子!

    “的确”二字,让他有些无所适从,究竟要不要当回事?

    愤怒于秦仪,也愤怒于周满超,倘若孟肃真是周满超的儿子,那周满超想干什么已经不用去猜了,肯定是想培养儿子接掌周氏,这让他情何以堪?

    他反复联系白玲珑,是想联系秦仪,是想问秦仪,你确定孟肃是周满超的儿子,理由何在?有什么证据?

    可那边就是不接他的电话,摆明了让他自己去选择。

    这让他怎么选择?自己去查?这种无根由的事怎么查?核查的余地不多,周满超真要干了这种事的话,必然做了周密的掩饰,他真要查的话,只有一个办法,直奔目标当事人而去。

    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他要对周满超的女人韩清儿动手,或对孟肃本人动手,要撬开他们的嘴巴获取真相。

    可一旦那样做了,他就和周满超撕破了脸皮,他就没了回头路!

    若不查的话,周满超真要干了这种事的话,将来肯定不会让他彭希挡他儿子的路,肯定是要除掉他彭希的!

    这是要命的事!

    尤其是在这个时候,一旦周满超回来,肯定会知道公虎家族意图扶他彭希上位的事。

    他正纠结这事到时候该怎么让周满超放心,秦仪却在这个时候抛出这事,瞬间令他不堪重负,瞬间成了压垮他心中天平平衡度的最后一根稻草。

    秦仪手段之阴狠,他这次算是实实在在的切身体会了一把。

    扔出一块肥肉,拖住了公虎家族和相罗家族,导致两大家族又扼制住了周氏和潘氏,令周氏和潘氏一时间没办法对秦氏动手。

    区区一个秦氏,竟然拖住了两大家族和两大商会,说出去都成了笑话。

    也为秦氏赢得了喘息从容的机会,令周氏和潘氏陷入了被动局面,而秦氏反过来却对他们狂轰乱炸,不给他们喘息之机,打的他们无法反击,只能干受着。

    如今是只能挨打却不能还手的局面,这还怎么玩?

    秦仪这是趁两大商会群龙无首之际,相准了两大家族的眼里只有利益,相准了两大家族压根不在乎谁执掌周氏和潘氏。

    他可以肯定这只是开始,秦仪的真正目的是要让周氏和潘氏在之后相当长的时间内无法对秦氏造成威胁,便于秦氏从容崛起。

    事态到了这个地步,这对他来说已经是摆明了的套路,然而秦仪相准了只要出招精准他彭希和徐潜便没得选择。

    他根据获悉的消息,基本上已经肯定了潘氏那边被下手的对象就是徐潜

    总之秦仪出手的时机、切入点之狠稳准,手段之高明,令他满腔怒火咬着牙认了,令他不得不承认秦仪能在大家的眼皮子底下鼓捣出巨灵神来绝非偶然。

    对他来说,现在秦仪是好是坏,后面还要干什么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他自己目前在周氏的处境该怎么办。

    不能保住自己,操心什么周氏之后怎么跟秦氏去斗已经没了意义。

    气喘吁吁一阵后,他找手机,发现手机已经被砸坏了,又快步出去找,他要主动联系徐潜,到了这个时候他需要和徐潜共进退。

    “希儿!”周满玉站起喊了声,这次儿子却没理她……

    潘氏会长办公室内,正在代行会长权力的潘凌薇接了个电话,神色大变,匆匆几个电话出去交代了一些事项后,起身边走。

    一出门,撞上了匆匆赶来的丈夫徐潜。

    夫妻见面,潘凌薇有些意外,也顾不上其他,急问:“听说相罗舍把老二给扣住了,怎么回事?”

    徐潜见状,心里松了口气,看出了妻子对一些事情还不知情。

    潘凌薇也的确是不知情,在潘氏内部,潘凌薇负责协助父亲料理商会内部的事情,而潘凌月和潘凌云则是外部。

    有些事徐潜不敢告诉潘凌薇,而潘凌月在有些事情没有确定前也不好对姐姐乱说,故而潘凌薇现在还一头雾水。

    徐潜二话不说,先拉了潘凌薇回办公室,转身把门一关。

    潘凌薇已经有些急了,问:“到底怎么回事?”

    徐潜:“是秦氏在搞鬼,秦氏在挑拨离间,老二上了秦氏的当,想杀我,相罗舍出手干预,暂时先将妹妹给控制住了。”

    他此时已经搞清了,事后他一查就知道了,潘凌月并未布置什么人手,换句话说,潘凌月并未要杀他,自己中了秦仪的奸计。然而有些事情开弓没有回头箭,有些事情一旦做了便没有回头路。

    不说别的,仅凭他答应了相罗舍愿意成为潘氏会长这一条,回头便瞒不过潘庆!

    “老二要杀你?”潘凌薇震惊了,也被吓一跳,“究竟怎么回事?”

    徐潜沉声交代:“我在不阙城突然接到秦仪那边的联系,秦仪说有办法救出父亲,我知道秦仪可能在搞什么鬼,可那种情况下,死马当作活马医,我不得不登门请教……”事情大的方向他没有隐瞒她。

    不瞒的原因,是他想观察妻子的态度如何,会不会站在他这边支持他上位,若是能得到妻子的支持,那即将在潘氏内部推行的许多事情都会简单许多。

    潘凌薇消化掉他话中内容后,盯着他,厉声道:“秦氏挑拨的事你之前为何不告诉我?”

    徐潜反问:“那老二为什么不告诉你?”

    潘凌薇一怔。

    徐潜抓了她的柔荑,“道理是一样的,都不想你担心。”

    潘凌薇甩开他手,“那你告诉我,你究竟想不想当潘氏的会长?”

    徐潜态度很坚决的样子,“不想!”

    ……

    一流馆内,躺椅上的张列辰“咦”了声,继而站了起来,因为看到了门口一辆车内下来的林渊。

    林渊进了门,他也走到了门口,盯着车打量了一下,“新车,哪来的?”

    林渊:“刚买的。”

    张列辰讶异,“你哪来这么多钱?”

    林渊:“秦氏刚发给一笔奖金。”

    张列辰立刻两眼放光,跟着往回走,“发了多少奖金?”

    发了一百万珠,但林渊不会告诉这个守财奴,否则会不得安宁,给了句,“差不多刚够买车。”

    张列辰顿时心痛不已的样子,“败家玩意,你一修士乱花钱买这个干嘛,小驴子不一样用么。”

    林渊却掏出了一张面额五百珠的票子给他,“最近要多个人住,这是多出的伙食费。”

    张列辰先接了钱收好,才问:“多个人?什么人,男的女的,要不要把另一间房打扫出来?多个房间的话,要加钱的。”

    林渊又扯出五百给他,“够了吗?”

    张列辰又扯到手,含含糊糊道:“差不多吧。”

    林渊转身就走,他回来一趟就是提前交代这事的。

    出门上车后,驾车一路朝城南而去。

    出了城,抵达城外南坪空地时,发现已有不少人在等待,都是迎来送往的人在等待鲲船。

    林渊把车靠边停了,下车关门,纵身跳上车前盖,转身坐在了车顶,静坐等候着。

    约莫半个时辰后,远空出现了一个黑点,黑点渐大,一只巨鲲来到,带着冥冥震荡波,光临了南坪的上空。

    巨大身躯在上空慢慢调整了方位,然后轻轻扇动着一双巨大肉翅,缓缓着下降,庞大体躯与山崖齐平后,嘴对着山崖慢慢张开了。

    很快,里面有大量人陆续走出,出了鲲嘴,登陆山崖,迎客的人群中出现了不断挥手的喊叫声。

    当一个款款而出的古装女子现身时,引来了众多的目光。

    打扮雅致,皮肉白皙,容貌真正是精致美艳,绝对足以吸引大多数人的目光。两道垂至锁骨的精美银链耳坠轻轻晃动着,款款优雅而行的仪态引得左右的人陆续回头看,美艳和优雅结合不显艳俗,而是高雅。

    纤纤玉指,丹寇鲜红,轻扯纱袖,频频对给予让路的人微笑点头致意。

    致意之余,一双剪水明眸不时朝四周人群中搜寻着什么,目光一顿,锁定了坐在车顶上的人,顿露浅浅柔柔笑意,目中再无旁人,直直走去。

    妙书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