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一看书 > 武侠仙侠 > 前任无双 > 第一四五章 众人皆知
    巡演结束了,一场一开始炒的轰轰烈烈的巡演,悄无声息的就没了后续。

    有人在利用巡演针对仙庭的巨灵神竞标做手脚,仙都那边接到昆广仙域报上的案情,已经在追查相关发起巡演的人,想追查出幕后黑手。

    尽管暂时查不出什么结果来,可因这事,巡演已经没哪个地方会再接手,避之不及,也不可能会再有后续。

    巡演波澜不惊的就结束了,因此而起的波澜却未消。

    巡演为何会突然结束,有人自然会打探,落到仙都那边的案情自然而然也就泄露了出来。

    在有心人的操弄下,罗康安和雪兰的事成了轰动仙界的花边新闻。

    换了平常,哪怕是换成雪兰和其他人,也不见得能有这么大的轰动效果,关键是此时的罗康安已经是名扬天下,最少比之前的仙子雪兰名气更大。

    不少人眼中的英雄,突然爆出了这狗屁倒灶的事,难怪秦氏巨灵神的一只胳膊突然怪怪的,敢情还是罗康安自己搞出的风流事惹出的祸。

    一个人身上的两极,碰撞在一起,极具话题性。

    “这怂人还真是死性不改。”

    “也不知是不是真的,居然敢把女人带到巨灵神的驾驶舱里去胡搞乱搞。”

    “啧啧,雪兰呐,那位的身段,那可真是尤物,罗康安那孙子还真是艳福不浅。”

    “怎么?你也想被人给美人计不成?”

    仙都神卫营某部,一群神卫,也是罗康安的老熟人,针对罗康安这花边新闻肆意谈论,笑话不断……

    荡魔宫内,听了老大直威的禀报后,杨真让人打开了视讯光幕,找到了花边新闻观看。

    看后,杨真木讷了好一阵方问道:“是真的吗?”

    直威道:“不是谣传,我特意去调阅了相关案情,也看到了罗康安的口供,确有此事。这花边新闻中只是略过了不阙城神卫营而已。”

    杨真无语。

    直威试着问道:“二爷,还要派人去联系罗康安,让他回来吗?”

    这边本打算等秦氏竞标的事彻底结束后,罗康安在秦氏那边的责任尽到后,才派人去联系的,不然竞标未完就去挖人,有干扰竞标的嫌疑。

    杨真略摇头,“算了,由他去吧。”

    犯下这种错的人,对神卫来说是不可饶恕的,再把这种人给弄进神卫营,那成什么了,岂不成了笑话?

    如今爆出了罗康安这种事,之前将罗康安给踢出神卫营反倒成了明智之举,之前的担心也没了什么必要。

    一个可能会再次改变罗康安命运的机会,再次被罗康安自己给搞砸了。

    当然,有些机会错过了未必是坏事……

    身在秦氏总部资料处的诸葛曼认真工作,抓紧时间学习,争取届时顺利交接。

    可不知怎的,也不知是不是自己的错觉,诸葛曼感觉不管走到哪里,同事们看自己的眼神都有些怪怪的。

    今天自己引起的回头率似乎有点高。

    她暂时还不知怎么回事,有些事情往往就是这样,像她这样的当事人往往是最后一个知情的,大家都议论开了,唯独没人敢告诉她。

    诸葛曼一开始只是心里存疑,后来经过一间办公室门口时,无意中听到了里面的叽叽喳喳谈话,顿时脸色大变。

    她立马回了自己的办公室,关了门窗,打开了视讯光幕,找到了铺天盖地的花边新闻。

    她暂时忙于工作,无心关注这些,待看到后,整个人近乎崩溃。

    撕碎了不少东西,也砸了一些东西,一个人躲在办公室里哭,她真的不知道自己以后该怎么面对那些同事,自己怕是成了秦氏上下的笑话。

    哭累了,情绪稍缓后,她抓了电话,打给了上司请假。

    上司不知是不是因为心知肚明什么,一点都不带犹豫的,语气温和着准了假。

    她就这样急匆匆的离开了秦氏,见到人都靠边走,不敢去看路人的眼神。

    之前羡慕嫉妒恨的一些女人们,这次可乐了,躲在背后一群一群的肆意嘲讽笑话……

    罗康安其实一个人闷在家里挺无聊的,休这假还不如不休,想出去花天酒地又要注意形象,毕竟今时不同往日。

    加之周氏和潘氏那边有可能狗急跳墙,安全方面的考虑,也不好乱跑。

    因为之前的工作内容涉密,他在不阙城也没什么朋友,想去找林渊,林渊拒绝他来打扰,让他自己老实修炼。

    修炼?好吧,实在无聊,他只好去修炼。

    因此,他自己居然没看到有关自己的花边新闻。

    打坐静修中,察觉到外面有开门的动静,立刻凝神细听,从熟悉的脚步声中听出了是诸葛曼回来了,有点意外,没到下班时间怎么回来了?

    顿时没了心思修炼,他刚起身去打开门,撞见了正要开门进来的诸葛曼。

    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啪!罗康安毫无戒备下挨了一记耳光,有点被打懵了。

    转瞬,诸葛曼如同疯了一般,已经扑了上来撕咬,如同要和罗康安拼命一般。

    可她哪能是罗康安的对手,回过神的罗康安瞬间将她给制住了,将人摁在了榻上,别着她胳膊,一只膝盖压在她腰上。不强行控制住不行,诸葛曼如同疯魔了一般,乱吼乱叫乱挣扎。

    罗康安又惊又怒,怒斥道:“诸葛曼,你疯了吧?”

    “我是疯了,我是被你逼疯的。”诸葛曼嚎啕大哭,不断用脑袋撞着榻上垫褥,“我已经被你给逼疯了,为什么这样对我,我哪里对不住你了,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啊……”脑袋撞着床,发出无限悲鸣。

    那份凄凉感,真正是听的罗康安头皮发麻,浑身起鸡皮疙瘩,他隐隐意识到了怎么回事,试探着问道:“怎么了?”

    诸葛曼悲泣,“你还在装,你和雪兰干的好事,还想瞒我,还想骗我,整个仙界都知道了,就我像个傻子一样,无数人在背后笑话我,所有人都知道了,我居然不知道,我还要偷听到别人的谈话才知道,我是不是傻?

    突然连升三级,如今在所有人眼里就是个笑话,你让我以后还怎么去秦氏上班,你让我以后怎么去见人,你让我以后还怎么在秦氏呆下去,你让我以后还怎么在不阙城呆下去,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杀了我,我不想活了,罗康安,你杀了我吧!”哭的那叫一个伤心。

    什么叫爬的越高摔的越重,她这次算是切身体会到了,若她没有认识罗康安,还只是下面一个普通员工,就算和男友发生了这样的事,也不会引来这么多的非议。

    摁着她的罗康安沉默了,这点是他之前没想到的,他只想好聚好散,他对每个女人都如此,大家各取所需。

    也许对诸葛曼是特别对不起一些,但他也帮诸葛曼连升三级了,觉得诸葛曼并不吃亏。

    现在看诸葛曼如此情绪激动的样子,他意识到了,凭诸葛曼要死要活的性格,会不会寻死不说,恐怕这连升三级诸葛曼是不会去享受了,不但不会去享受,还有可能丢了在秦氏的工作。

    甚至有可能受不了这个压力而被逼背井离乡,离开不阙城!

    罗康安叹了声,“你冷静点。”

    诸葛曼悲吼,“我冷静不了,罗康安,你不是人,你畜生!”

    心中那叫一个绝望,昨晚两人在此浪漫的时候,某人还搂着她甜言蜜语哄的她开心的不行,说最爱她来着,假的,原来都是假的。

    都是林渊害的!罗康安可谓恨的牙痒痒,忽咬牙道:“小曼,你误会我了。和雪兰的事,没错,确有其事,外面的传言是真的,但这只是传言,却不是事情的真正真相,其实这事吧,我是帮人背了黑锅。”

    闻听此言,乱吼乱叫的诸葛曼顿时安静了不少,哭泣声也小了,变成了轻轻抽泣,似乎想听他把话说完。

    罗康安:“小曼,我这样摁着你,你也难受,你冷静点,不要再冲动,我放开你,你听我慢慢跟你解释行不行?”

    诸葛曼没回应,依然是有一下没一下的抽泣。

    罗康安则尝试着松手,慢慢放开了她,见她果然不再激烈乱来,可谓暗暗松了口气。

    罗康安跳下了榻,找了块手巾来,坐一旁帮她擦眼泪,“别哭了,你长那么好看,再哭会把自己给哭丑了。”

    不要!诸葛曼挥手一把打开了他的手,也扭身坐了起来,衣衫凌乱,头发更是乱的跟疯子似的,若有若无的抽泣声未止,但显然是愿意听罗康安把话说完了,在等着。

    罗康安自然明白,忽叹了声,“外面传的是我和雪兰,其实吧,和雪兰发生那种关系的不是我,其实是林渊那混账,我是给林渊背了黑锅。”

    诸葛曼瞬间回头,披头散发的面容瞬间狰狞,一声,“王八蛋,还骗我!”

    尖叫着扑了上去,狠狠撕咬。

    大吃一惊的罗康安又紧急出手,再次将她给制服,再次将她给摁倒了,诸葛曼又在那难以动弹地嚎啕大哭。

    略有愤怒的罗康安怒斥,“你究竟想怎样?我好言好语,你若非要闹下去,大家一拍两散,以后互不再见!”

    诸葛曼悲鸣:“畜生,你还骗我!你以前就在屋里挂了雪兰的画像,你分明就是喜欢她,林渊是你的助手,你帮林渊背黑锅,亏你说的出来,你真把我当傻子吗?”真正是伤心绝望的不行。

    罗康安无语,有些词穷,不过转念间就找到了理由,“你知道个屁!你以为我愿意背这个黑锅?可我不背不行,你知不知道林渊和秦会长的真正关系是什么?他们两个私底下是男女情人关系!”

    妙书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