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一看书 > 武侠仙侠 > 前任无双 > 第一四零章 放人,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然口不能言,两人拼命摇头表示。

    四位仙官当即看出了不对,想想也是,潘庆和周满超是有钱有势没错,但这点钱势和仙庭比起来又算什么?两人再嚣张,还不至于胆大到跑到洛天河面前放肆吧?

    四人当即不让,硬拦着一行不放,一人道:“容我们核实一下也不迟。”

    横涛轻轻闪身到位,“他们长了教训,哪敢承认,不过没关系,这里这么多人看到了,谅他们也抵赖不过去?”

    一名甲士喊道:“我们都能作证。”

    横涛淡然道:“都听到了?让开!”

    四人不让,当中一人沉声道:“横总官,这只是你们的一面之词,若是真的,让我们核实一下又能怎样?”

    横涛:“我们的一面之词,你们不信,难道他们的一面之词就能相信了?要核实可以,允许核实,但这里是城主府,不是闲扯的地方,先把人押去大牢,你们回头想怎么核实都行。让开!”

    四人犹豫。

    横涛脸色骤变,“怎么?你们想公然在不阙城城主府闹事不成?”抬手一挥。

    四周立刻冲来一群甲士,将四人给围了,四人当即背靠背警惕戒备。

    横涛冷冷道:“我再给你们一次机会,立刻让开,若敢公然闹事,我连你们一起抓了!”

    形势比人强,四人算是看出来了,这边分明就是找个借口抓人,眼前的他们是拦不住的,人家捏着借口,他们硬拦反倒要落个不占理。互相碰了个眼色后,四人不得不闷声退让开了。

    一让路,一群甲士继续架着潘庆和周满超拖走。

    两位会长心中的惊恐和慌乱是外人难以想象的,不阙城强行这样玩是几个意思,想这样弄死他们不成?

    伏波城和天古城派来的四位仙官也只能是眼睁睁看着血淋淋的两人被带走。

    横涛亦负手站那,面无表情地看着。

    一触即发的态势解除后,一名仙官转身,对横涛拱手道:“横总官,你刚才说我们可以去大牢核实,不知说话是否算话?”

    横涛:“当然。不阙城不是不讲理的地方,只要不把人带出大牢,你们随时可以申请进入。”

    四人一起拱手,二话不说,立刻跟着被押走的人去了,同时对横涛的大度行为又心存疑惑,难道真是那两个不知死活的家伙当面冲撞了洛天河?

    别说他们心存疑惑,就连横涛自己也心存疑惑,他也不知洛天河几个意思,突然命他来这一手。

    这摆明了是栽赃陷害。

    说实话,这样做真的是不合规矩,甚至是触犯仙律的行为。

    还有就是,他跟了洛天河这么多年,知道洛天河这人有点古板,这实在是不像洛天河的行事风格。

    把潘庆和周满超给骗来强抓了有意义吗?

    其实洛天河也不想采取这种骗人来的手段,奈何没办法,强行去周氏和潘氏抓人不现实,两家在各自地盘上经营的势力都不小,在各自地盘上都有相当影响力,无凭无据想把人从当地抓走不太可能,天古城和伏波城肯定要出面阻拦。

    好比有人要从不阙城抓秦仪,不阙城这边肯定要出面阻拦,无凭无据是肯定不会让人把秦仪给带走的。

    因此,他只能采取这种手段,先把人给骗来再下手。

    至于这般栽赃陷害合不合适,域主南如已经说了,有些时候是不需要证据的……

    城主府山门外,周满超的助理孟肃和潘庆的助理徐潜,都在门外等着,城主府没让两人入内,两人只能在外等着。

    潘庆的助理徐潜也是他的女婿,大女儿潘凌薇的丈夫。

    徐潜一开始是潘庆的助理,后潘庆另有考量之下,亲自把大女儿潘凌薇撮合给了这个助理,如今算是一家人。

    两人在山门外等来等去,也并未等多久,结果等到了周满超和潘庆血淋淋被拖出的一幕,都震惊了。

    两人立马上前问话,却被开路的甲士给轰开了。

    两人不敢造次,只能拦住后面的四位仙官问情况。

    获悉出事原因后,徐潜失声道:“这不可能,我们会长怎么可能当面顶撞羞辱洛城主?”

    一位仙官说,“我也觉得不可能,可已经这样了,急也没用,待我们先弄明情况再说。”

    四位仙官继续跟上,他们四个也要弄清情况好上报。

    孟肃和徐潜自然是也跟上了。

    一直跟到不阙城城卫人马驻守的大牢,四位仙官倒是跟了进去,孟肃和徐潜照样被拦在了大牢之外。

    经过正常申请后,四位仙官在大牢内见到了周满超和潘庆,当即施法为两人缓解面部的伤势,等两人能开口吐字后,迅速问情况。

    周满超和潘庆口齿不清,但却连连喊冤,顶撞羞辱洛天河根本没有的事,说自己压根连洛天河的面都没见到,把之前进入城主府内的情况讲了遍。

    四位仙官愤怒,当即找洛天河要交代,然而洛天河根本不见他们,他们只能见到横涛。

    横涛又把一干人证摆了出来,一个个言辞凿凿说亲眼看到了周满超和潘庆当面顶撞羞辱洛城主。

    怎么样?横涛反问,是我这里的证人之言可靠,还是周满超和潘庆为自己辩解的话可靠?

    总之就是一句话,放人,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四位仙官算是明白了,什么证人不证人的,不阙城就是要找理由扣押周满超和潘庆。

    人家硬咬着不放,他们也没办法把两位会长给弄出来,总不能直接去劫狱吧?真要那样干了,没事也要变成大事!

    四人再次离开城主府,再次和孟肃、徐潜碰面了,把大概的情况对两人做了交代。

    怎么会这样?两位助理迅速通知家里那边想办法,四位仙官则分别向伏波城和天古城那边禀报。

    而大牢内,狱卒已经将周满超和潘庆提去了审讯室,亮出了刑具,直接对两人用刑,逼问针对秦氏巨灵神做手脚的事是不是他们干的。

    对洛天河来说,既然已经这样干了,也就没什么好客气的,区区两个商会竟敢把手往神卫营里伸,他也火大,正要给予教训。

    趁伏波城和天古城的来人分心,无暇顾及,更要趁周满超和潘庆惊恐害怕之际进行突审,说不定这样强势硬来能让两人招供出什么来!

    用上刑了,周、潘二人的下场可想而知,真可谓是把二人给折腾的死去活来!

    敢下这毒手,也是域主南如之前对洛天河亮明了底:找个借口,该抓的抓,该给教训的就是要给点教训,忘了规矩的人,就不知‘敬畏’为何物,那就教教他们什么叫做规矩!我这里,不允许有人为所欲为!

    南如让洛天河放开手脚去做的态度很明确,要敲打昆广仙域最大的两个商会给昆广仙域的其他人看,别以为背后偷偷摸摸干的事没证据就能怎样,没证据我照样能收拾你们!

    遭受酷刑的周、潘真正是被折磨的想死的心都有了,也真正是吓坏了,领教了官方强势介入的威力!

    但两人能建立起周氏和潘氏那样的基业,能屹立这么久,不是侥幸来的,也是有大毅力的人,知道有些事情死也不能说,一旦说出来落实了证据,那就真的是死定了,周氏和潘氏都得完蛋!

    两人面临酷刑折磨,死也不说,咬死了什么都没干过!

    两人扛到了四位仙官再来探望,才结束了这场煎熬,但已是遍体鳞伤、惨不忍睹……

    “抓了,在严刑审讯?”

    秦府,秦仪下班后,一家人正在吃饭的饭桌上,听了白山豹通过渠道打探来的消息,秦道边惊的站了起来。

    父女两个,还有柳君君,可谓面面相觑,都有些难以置信,都没想到洛天河会直接把周满超和潘庆给抓了直接用刑来逼供,洛天河这次的魄力有点超乎他们的想象,需知周氏和潘氏的背景摆在那,都是在朝堂上有人的人。

    皆惊疑这其中到底是怎么回事,周满超和潘庆怎么会主动往虎口里跳,怎么会直接跑来送死?

    也可谓是意外之喜,洛天河真要是这样把潘氏和周氏给整垮了的话,对秦氏来说,那真是再好不过了……

    居然把会长给抓了?

    接到报信的周氏和潘氏,已经是乱做了一团,各种想办法。

    坐镇在周府的公虎召真正是坐在了那,一动不动的,黑着一张脸。

    之前他还让周满超放心的去,说不会有事,结果…

    面有焦虑神色的彭希看着他,希望他尽快拿出主意,等了半晌没反应,当即提醒道:“大簿,迟了,我舅舅就没命了!”

    公虎召迟疑道:“不至于!无凭无据杀人,想必洛天河不至于那样干。”这话说的他自己都没底气了,那洛天河已经摆明了在乱来了,谁敢保证洛天河能不下杀手?

    最后也不知是安慰自己还是在安慰彭希,“真要那样干了,他洛天河自己也难逃一劫!”

    彭希无语,真要那样干了,人就死了,就救不回来了。

    他很想问问,你之前不是说放心去,有你在这盯着不会有事吗?

    心里话说不出口,只能是恳求道:“还请大薄速速阻止洛天河妄为。”

    公虎召嘴角绷了绷,洛天河这样搞,他怎么阻止?他跳出来勒令洛天河住手不成?他以什么身份勒令?别说他了,他身后的公虎家族也不能直接干预仙庭官方办事,要干预也是公虎家族那些位列仙班的人出面干预。

    他摸出了手机起身,去了里间,先联系斗宿星域的高层,希望能发话干预,再就是紧急向公虎家族上报此事……

    妙书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