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一看书 > 武侠仙侠 > 前任无双 > 第六十三章 此地危险,速离!
    “不弱还不是被凶手得手了。”彭希摇头,目光深沉,“凶手的确可能不是城中势力,在城中也没有势力,否则不会这样逐个找上门一家一家的来做,手头上有势力的话,且是能匹配这种作案实力的势力的话,皮洪、曹路平和表哥之间的关系很难知晓吗?在不阙城找几个地方用得着费这周章吗?

    而且还是一起可能性非常大的临时起意的凶杀行为,若早有盘算的话,大可以慢慢摸清位置再动手,而不是这种作案方式。

    这意味着什么?临时起意,一时间的事,就意味着凶手有很大可能没有帮手。还有对方毁尸灭迹的方式,粉碎性毁尸灭迹,明显在极力掩盖什么。

    一个连曹路平在不阙城这么大名鼎鼎的人物住哪都不知道的凶手,说明对城内的许多情况都没有掌握,却精准血洗了皮洪老巢,他何以断定皮洪夫妇一定在老巢?这中间有一段途径,我甚至怀疑皮洪那根本不是第一案发现场,至于有没有另一处作案地,连城卫都没有发现,偌大个不阙城,我们想找到很难,无以佐证。

    最终结果是冲表哥去的,却不知道表哥在哪,还要逐步摸过去,怎么看都不对劲,而且还弄出这么大的动作,有必要吗?这更像是一路杀出来的结果。换句话说,对方一开始的目的很有可能不知有表哥的份。青琢,你不觉得这很像是最后查到表哥头上去了吗?”

    青琢略微点头,但又有些不敢确定的样子。

    彭希沉吟道:“根据种种迹象综合来判断,这很有可能是一场突发的凶杀行为,也不知表哥触及到了什么东西,惹得凶手动了杀机。而且很像是从底层触发的反应,导致了一连串顺藤摸瓜的行为。这样才能合理解释这一切。”

    “触及了什么?”青琢不知想起了什么,神色动容,“公子,还记得潘凌云刚才说的么,她说赵公子死之前曾让赵公子去查那个林渊,难道是?”

    彭希摇头:“我刚听到时,也怀疑了,不过不是他,林渊被城卫审讯盘查过,太上真人的修为,没实力做这种事情。你别忘了,他背后是秦氏的势力,秦氏的势力要找到曹路平和表哥需要这么麻烦吗?表哥要查的方向远不止一个林渊,也不知是触及了什么东西。我们时间不多了,短时间内难以逐一排查。”

    青琢想想也是,点了点头。

    彭希转身回头,踱步到吊死赵元辰的位置,看着上面的那道横梁凝视了一阵,“表哥给我留下了一点线索。”

    留下了线索?线索在哪?青琢盯着那横梁看了又看,扪心自问,真的没看出任何线索。

    彭希走动,又直接下楼了。

    青琢和车墨不知他要干什么,不过都跟上了,这也是两人的职责。

    彭希并未离开楼阁,只是到了楼下而已,找了块毛巾,往水盆里浸水。

    青琢忙过去上手帮忙,“公子要干什么让我来。”

    彭希抬手阻止了,继续浸泡毛巾,待毛巾湿透了,才拎起,将毛巾略拧了下水,然后团在了一只手中抓着,转身看了看门口血迹来源方向,又走到了上楼的楼梯口,停步看了看手中毛巾滴水的滴速,貌似自言自语了一句,“血水更凝稠。”

    之后一步步慢慢上楼,控制着步伐速度,也看着毛巾滴水。

    跟在后面的车墨和青琢很快看明白了,在模仿凶手上楼时的情形,也在模仿血水一路滴下的情形。

    上到楼上,彭希步伐不停,继续跟着血迹滴下的路线,来回走动着,最终停步在一团血迹的地方。

    忽慢慢深呼出了一口气来,“这个凶手很冷静,不慌不忙上楼的,发生了这么大的事,还能慢悠悠上来,心理素质极佳,绝非一般人,有着强大的自信,也证明了凶手的实力确实不一般。只怕当晚的人命跟他手上沾过的血腥比起来,是不值一提的,凶手无视了整个蕴霞楼上上下下的人。

    表哥怕真是招惹上了一个不一般的凶徒!

    由此也证明了,凶手来到时,外面的守卫已经全部被他给解决了,故而能不慌不忙上楼。”

    低头盯着地上的血迹,“这地上的血应该是宁菲的。”

    宁菲就是赵元辰的心腹随从,类同青琢在彭希身边的地位。

    青琢:“为什么不会是其他人?也有可能是凶手自己受伤了。”

    “自己受伤了,血流成这样,还能不慌不忙漫步?”彭希反问一句,手上湿毛巾扔在了地上一团血迹的位置,自己也蹲下了,“这血迹旁,还有发丝印下的血痕,是女人的盘发,这里应该落下过宁菲的脑袋,凶手是提着宁菲脑袋慢慢走上来的。”

    起身指向了窗外,“外面对应的血迹,屋顶的血迹,外墙上的血迹,地上的血迹,可以证明和想象当时的情形。凶手悄无声息干掉了所有护卫,出现在了屋顶上,宁菲发现了异常,从窗口出去查看,当场遇害。可以想象,凶手干掉所有护卫时,宁菲甚至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想确认一下情况,否则定然是第一时间带着表哥逃命的。”

    又挥手指向了室内一处空地,“那是床榻原来的位置,凭凶手的实力,没有跟表哥打斗的可能,表哥当时应该是躲在了床榻下面,凶手上来第一时间并未看到人,所以拎着宁菲的脑袋在室内徘徊。躲在床下,又怎么可能不让凶手发现,突然床挪开了,表哥暴露了。”

    这神叨叨的样子,就好像亲临案发时的现场一般,青琢和车墨面面相觑,怎么感觉这位像是在说梦话似的。

    青琢不解,“为何要拎着宁菲的脑袋上来?”

    彭希:“恐吓,给表哥施加心理恐惧。正因为对方是拎着脑袋来的,所以对方在这里逗留过,且和表哥有过交流。干这种事,理当速战速决,对方却慢条斯理的,所以并未急着杀表哥,两人一定有过交流。”

    青琢:“交流了什么?”

    彭希摇头,“不知道,若知道交流了什么,凶手的身份也就暴露了。”

    青琢还当他什么都知道了,“说来也怪,前面两个案发现场都遭到了毁坏,唯独这里没有,不知凶手是什么意思。”

    彭希:“这就是表哥留下的线索。”

    青琢讶异,“死人怎么保留现场?”

    彭希:“死了自然不行,应该是活着的时候争取的。凶手既然要和表哥交流,肯定是想知道点什么,对方给表哥留了全尸,很显然,表哥让对方满意了。表哥也不是什么一无是处的庸才,否则舅舅不会派他来干这种事情。”

    抬头看着吊死人的部位,“我和表哥争了这么多年,太了解彼此了,就这样送命,他一定不甘,可答案是显然的,凶手不会放过他。表哥知道的,他死了,一定是我接手他的事,他很了解我,所以想尽量留下一点线索给我,寄望着我能帮他找到凶手。”

    青琢有些欲言又止,“赵公子好像挺仇恨公子的。”言下之意是,怎么还能惦记着你帮他报仇?

    彭希苦笑:“所以啊…自己将死,我却好好活着,他一定不甘心,他满脑子都惦记着我,以他的性格,临死前恐怕不会忘记我,搞不好想拉我垫背,也不知有没有在凶手面前说我什么坏话。能找到凶手,就有给他报仇的机会…能让凶手对我不利的话…岂不是一箭双雕,这才是他的风格,他的性格是能做出这种事来的。”

    青琢对他的说法有些难以理解,不过跟随多年,也知道这位的能力,这位既然这样说了,恐怕就不是无的放矢。“照公子的说法,这个凶手出现的很蹊跷,想找到恐怕不易。”

    “是不容易,所以要创造条件。”彭希这话似乎是对身边人说的,又似乎是对自己说的,慢慢转身,看向了车墨,“到现在,想必三处案发现场的情况你也有所了解了。”

    车墨略点头。

    彭希:“凭我的修为,是无法理解这种作案能力的,所以想请教你一句,如果凶手换了是你,你能不能做到这个地步?”

    车墨默了默道:“我感觉不像是一个人做的。守卫分布四周,又没有集中在一起,动起手来,怎么可能不惊动其他人,肯定会有接连的动静,强大的法力波动也会惊扰了其他人,不可能悄无声息。最大的可能便是一群人同时动手。”

    彭希:“如果我猜对了,就是一个人做的呢?”

    车墨:“如果真是一个人做的,此人的修为最少迈入了大罗境界。至少,我做不到!”

    怕什么来什么,连车墨也挡不住?彭希只感觉后脊背冒出一股寒意,惊的汗毛竖起,脸颊狠狠抽搐了一下,偏头看向了青琢,果断道:“收拾一下,立刻走人!”

    青琢愕然:“去哪?”

    彭希:“此地不能再逗留了,回伏波城,立刻回去。”

    青琢啊了声,“公子,会长交代的事情您还没办完,您不是准备见那个秦仪吗?”

    彭希:“会长那边我自有交代,见秦仪有的是机会,不急于一时。此地危险,速离!”

    青琢惊疑不定,“公子的意思是,凶手还会再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