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一看书 > 武侠仙侠 > 前任无双 > 第六十一章 可以继续
    蕴霞楼,桌前的彭希翻看着一叠资料,城卫那边的案情资料,都是复制品,原件是不敢弄来的,丢了原件的话,这边安插的眼线很容易暴露,城卫顺藤摸下来的话会很麻烦。

    快速翻看了一阵后,发现自己首要想看的东西没有,当即回头问道:“秦道边、秦仪那几个秦家主要人物的审讯记录哪去了?还有那个林渊的,他当晚不是也被抓了吗,为何没有他的口供?”

    青琢道:“老家的人说,还有一部分口供被横涛亲自掌管了,想必说的就是公子所要缺失的部分。”

    彭希略顿,皱眉琢磨了一会儿后,奇怪道:“横涛亲自保管了一部分,看来涉及了什么机密。秦家几个的口供被横涛掌管了还说的过去,连林渊的口供也被抽离了是什么意思?罗康安的口供尚在这里,身为罗康安助手的林渊的口供反倒抽离了,看来涉及的机密这个林渊也是知情的,会是什么呢?”

    他没猜错,的确涉及某些机密,秦仪和林渊的关系不好被其他人知道,加之秦仪和秦道边都交代过,于是横涛将几人的口供给抽离了,防止外泄。

    琢磨之际,又交代了一句,“再催一下家里,尽快搞清那个林渊在灵山的情况。”

    “好。”青琢应下,走到一旁摸出了电话再次联系。

    而彭希则继续坐在桌旁翻看案情资料,神色专注。

    看了好一阵后,彭希慢慢回头,扫了眼屋内没怎么动过的案发现场,静默了一会儿又道:“地图,找一份不阙城城内的地图过来。”

    青琢立刻在储物戒内翻腾,抓出了一张图,来不阙城前就准备好了。

    摊开地图在桌上,彭希摸索在地图上,一点点寻找着什么。

    正这时,外面有人来报,“公子,潘家三小姐来了。”

    彭希哦了声,“有请。”也暂放下了手上活。

    很快,噔噔上楼声响起,依旧是一身男装打扮的潘凌云来了,英姿飒爽模样,身后跟着心腹随从勾星。

    一上楼,潘凌云的目光便忍不住在屋内四处扫了扫,发现地上血迹犹在,目光最终落在彭希脸上,“这是赵元辰生前住的地方?”

    她来过这里,在这里和赵元辰见过两次面的,人在仙都听说了赵元辰被杀的消息后,有些难以置信,她才刚走,赵元辰就被杀了?

    彭希颔首,抬手指了梁上一个位置,“就吊死在那。”

    潘凌云看了眼,再看了看还没复位的床榻,发现床榻上的被褥是有人客居的样子,不由问道:“听说你昨晚就住在这?”

    彭希颔首:“想近距离感受一下表哥死前的情形。”

    竟住在死人的屋里,潘凌云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想问问彭希是不是变态。

    她不是第一次见彭希,甚至是多次见过,当初还没什么感觉,只知父亲几次提醒过她们姐妹,说彭希跟他那死去的、为周氏扩张到今天这般规模功不可没的老子很像,比他老子更胜一筹的是,那个彭希还是个修士,让她们姐妹小心,若机会合适的话,不妨将其置于死地。

    看得出来,父亲对这个周希似乎有些别样警惕。

    以前她还不以为然,觉得父亲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她不认为自己会比那个什么彭希差,可今天看到这住在死人屋里还能从容微笑的人,真正是感觉到了什么,心中一凛。

    彭希笑道:“不是被城卫带去询问了么,这么快就撇清放了你?”

    潘凌云:“没那么容易,怎么的也要多问几次,我暂时还不能离开不阙城,要随时赶去配合城卫的调查。你来的目的我已经知道了,伍薇有没有泄密的事查的怎么样了?”

    彭希转身,从桌上资料之中抽出了一份,递给她自己看。

    潘凌云接到手只看了一眼,发现竟是罗康安的审讯口供,立刻上前一步看案上的东西,伸手就要去拿起。

    谁知彭希下意识顺手一压,不给!

    两人双目对视在了一起,勾星顿时蠢蠢欲动,青琢略挪步警惕。

    坐在屋内角落里的一个长发披肩的灰衣男子缓缓站了起来,勾星目光迅速撇去,从对方身上感受到了一股不寻常的气息,那气息似乎有些扎人,令他绷紧了心弦,如临大敌。

    潘凌云:“你什么意思?莫非不认同我们两家的合作?”

    彭希将案上资料拽回到手,负手放在了身后,“与合作无关的东西不便给你看,还望见谅。”另一手指了指对方手上的东西,表示那是有关的。

    他不会让对方知道自己得到了多少资料,那样对城卫那边安插的眼线不安全。

    再一个,他不是赵元辰,能落得个稀里糊涂让潘凌云掌握主动权的局面,有些主动权还是掌握在自己手里的比较好。

    回头又淡淡一声,“没事。”

    青琢与那灰衣人这才松懈下了防范警惕感。

    勾星亦暗暗松了口气,又多看了角落里的灰衣人两眼。

    潘凌云盯了彭希一阵,对方非要说手里的东西与合作无关,她也不好硬抢,只好低头继续看罗康安的审讯口供。

    看后松了口气,“庆幸,看来罗康安并未招出雪兰的事,如今那个伍薇又失忆了,事情算是过去了,不幸中的万幸。”

    彭希抽回了对方手中的口供,“这说明不了什么问题,谁也不敢保证凶手有没有在伍薇失忆前掌握了什么。”

    潘凌云:“按凶手的行事风格,不太可能留活口,伍薇很有可能是被曹路平搞失忆了,没看到该看到的东西,因此才从凶手手下躲过了一劫。”

    彭希:“曹路平不是什么善男信女,搞什么失忆这种麻烦事,可能吗?伍薇和那个温良都失忆了,越发不正常。”

    潘凌云:“你的意思是,凶手已经掌握了雪兰的事?”

    彭希:“我不敢保证。这种事只能往坏里预防,有自圆其说、自我安慰的道理吗?”

    潘凌云沉声道:“也就是说,找不到凶手,我们就无法知晓雪兰的事有没有泄密,计划便不能再进行了?”

    彭希:“之前我也是这般认为,至少在来不阙城前,在没有掌握一些情况之前,我也是这样认为的。”

    听出了话中有话,潘凌云自然要追问,“什么意思?”

    彭希盯着她,戏谑道:“很简单的道理,你还需要问我吗?”

    “……”潘凌云顿时无语,被噎的够呛,对方说很简单的道理,自己若再追问的话,岂不显得自己很蠢,若不问清楚的话,怎么跟家里交代?说自己不清楚情况就懵头懵脑让潘氏继续冒然行事?

    看出了对方在戏耍自己,她咬牙认了,“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彭希的确是在戏耍她,不管自己跟赵元辰关系怎么样,但这女人对赵元辰的方式,明显是没把赵元辰给放在眼里,有那么点自以为是、欺周氏无人的味道,他既然来了,岂能不还以颜色?

    当然,周氏和潘氏毕竟在合作期间,想让潘氏配合行事,不告诉潘氏原因是不太可能的,就算不告诉潘凌云,也要向潘庆通气,最终的结果是这女人还是会知道。

    让对方知道他不是赵元辰,没那么好欺,暂时点到为止就够了,遂反问道:“你觉得凶手是在帮秦氏吗?”

    潘凌云摇头,迟疑道:“不像,看情况应该不是…”话到此,突然恍然大悟,猛抬眼道:“你的意思是?”

    彭希颔首:“既然不是帮秦氏的,凶手知不知道雪兰的事还重要吗?为防万一,你潘氏需早做一手防范,在仙都行事时,不要让对方知道和潘氏有关,抹掉所有痕迹,届时就算走漏了消息,秦氏也拿不到对潘氏不利的证据。所以,计划可以继续进行。”

    自己的心血没有白费,潘凌云略有兴奋,“没错,正是如此。”

    彭希:“你去了仙都,那个罗康安的情况你没亲自督查一下?”

    说到这个,潘凌云轻叹了声,“督促了,哪怕找到他当初在职的那队神卫人员,得到的口径也是一致的,说罗康安是因玩忽职守被革职的。搞不好真如他说的那般,的确是因为得罪了二爷,才被踢出了神卫,为了顾全二爷颜面,才没人敢说什么。”

    是这样吗?彭希回头看向地上血迹,皱了眉头,这事他总感觉有些不对劲,一个能重创霸王的高手,仙庭内部居然就这样轻易的连个泡都不冒就放弃了?

    “拜见横总官。”楼下突然传来大声拜见的声音,是彭希手下的声音,明显在向楼上人报警。

    横涛?彭希与潘凌云相视一眼,彭希反应快,迅速翻手将那些资料给纳入了储物戒中。

    的确是横涛来了,直闯此地,无人敢拦,转眼已经到了楼上,身后跟着两名随从。

    上楼的横涛冷目扫过诸人,也注意到了现场案发时的痕迹还被保留着。

    见到横涛,潘凌云眼中闪过一丝怨毒,那天被反复掌掴的事,她永生难忘。

    但她还是跟着彭希迅速躬身拱手,毕恭毕敬道:“拜见总官。”

    横涛负手踱步到二人跟前,冷冷道:“你们两个凑在这里干什么?”

    彭希瞥了眼潘凌云,回道:“表哥死在这里,特找潘小姐来问问情况。”帮自己和潘凌云一起做了交代。

    对方的理由合情合理,横涛不好说什么,但还是沉声道:“我警告你们,不许在不阙城闹事,否则别怪本官执法无情!”

    此来的确是来警告的,他知道竞标的事潘氏和周氏定不会善罢甘休,获悉这两个人凑在一起后,担心又要搞出什么事来,特亲自来施压警告,再出事的话,他这个总务官脸上不好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