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一看书 > 武侠仙侠 > 前任无双 > 第三十三章 招摇的性格
    瘦高男子沉默了一阵,最终仍有些犹豫,试探道:“南栖家族的势力你应该清楚。”

    南栖是仙界的一个古老家族,仙界的百大家族之一,非秦氏可比,哪怕潘氏和周氏也大大不如。

    前朝在立时,诸界共通,秉持万物兴衰顺其自然之理,诸神不得干预。

    如此一来,便是个弱肉强食的原始局面,神究竟是神,还是冷漠无情的魔,说不清楚,凄惨和跪求也换不来同情。

    整个世界宛若蛮荒,如今的仙界那时更是谓之洪荒,不存在什么人间,在凶兽横行的局面下,那般局面的凶险对普通人可想而知。

    也正是利用了大多人渴望安定的心态,本朝的诸神打着众生平等的旗号,联合各方势力推翻了前朝。

    但前朝势力毕竟不是吃素的,在无法彻底消灭的情况下,将前朝打上了“魔”的印记,诱入禁地封印了,谓之魔界。

    起事成功过后,本朝诸神隔离划分诸界,建立了如今的规则。

    也正是在此规则之下,所谓的众生平等的规则之下,才有了如今大多人的安定生活,才有了类似秦仪这种人能走到这个位置的可能,修士受到了强大规则的约束,否则普通人在修行者面前将宛若蝼蚁一般。

    而仙界的百大家族正是当年全力支持仙庭起事的那些家族,付出了就有功劳,为赏其功,其他好处不说,仙庭破例赐予了百大家族“不朽金丹”,也就是所谓的长生不老仙丹。

    而南栖家族正是其中之一,虽不是最顶级的存在,但势力可想而知,族中子弟不乏位列仙班者。

    瘦高男子本名江遇,本是青丘城神卫营的统领,金仙境界的修士,家中更有美貌妻子。

    人生本算美满,可人生种种不幸之一被他遭遇,妻子因美貌惹来横祸,遭人玷污而亡。

    凶手正是南栖家族一名执事的儿子,而青丘城恰好就在南栖家族的势力范围内。

    凶手父亲找到他,说他儿子不知道是江遇的妻子,才干出了蠢事,欲付出代价私了。

    也有江遇的同僚劝他,说惹不起南栖家族,劝他私了算了。

    可江遇还是状告了凶手,然凶手父亲为保儿子,四处活动,导致凶手迟迟未能被判决。

    江遇一怒之下率领部下,杀入了南栖家在青丘城的私人领地内,亲手将凶手给千刀万剐了。

    此事一出,性质变了,事情闹大了,引起了许多仙庭军方人马的关注,南栖家族固然势大,也不敢再对江遇怎样,否则会引起军方的众怒。

    而江遇也犯下了大错,考虑到此事的性质,仙庭并未太过严惩,但仙界律法摆在那,不可能当做没事发生,被革除了职务,解除了仙籍,成了一名散修。

    没了身份地位的庇护,江遇知道自己危险了,不说凶手父亲不会放过他,南栖家族的面子岂是那么好打的,遂抱着牙牙学语的女儿逃亡。

    刚逃离青丘城便遇袭杀,却被人给救了。

    是秦仪出手了,秦仪听闻江遇的事出后,便高度关注,判决结果一出来,知道危险了,暗中出巨资买通了一些游侠暗中保护,江遇遭险后游侠按买主要求果断出手救了。

    出手的游侠不知买主是谁,江遇也不知是什么人救了自己父女,后来见到秦仪才知怎么回事。

    秦氏在不阙城的势力,愿意庇护,正是江遇需要的,他可以到处逃窜躲避追杀,可年幼的女儿不好跟着他颠沛流离。

    女儿交给了秦仪安置,长大后已进入了秦氏,过上了安稳且不错的生活。

    而江遇自己,则在秦仪需要的时候,暗中出手帮秦仪办一些不好摆在明面上的事情。

    可如今的事情不一样,一旦参与竞标,他的身份肯定要暴露,仇家不会轻易放过他不说,还有可能连累秦氏。

    秦仪:“我当然清楚,不过这事我会解决,不用你操心。你应该明白,你暴露了,我若不能解决,便是给秦氏自己招麻烦,所以你不需要怀疑什么。”

    江遇沉默了一阵,最终颔首道:“好,我明白了,罗康安不行,我就上,我会尽力的。还有其他吩咐吗?”

    秦仪:“小心点。”

    江遇起身而去,拿走了托盘。

    他不好在这里久呆,否则会引起外人怀疑。

    一旁的白玲珑暗暗苦笑,当初这位出手搭救江遇,还不知是为什么,直到后来又出手救遮无子,她才有了大概的猜测,应该是在为进军巨灵神的行业做提前布局。

    估摸着秦仪是看上了江遇神卫营统领的履历。

    巨灵神这等神兵利器,说是个修士的就能驾驭也行,但驾驭也是分档次的。

    不是什么修士都有机会真正接触到的,而炼制出的巨灵神内蕴含了许多的阵法,有上百套阵法联通,要真正系统性了解的人遇上一些小故障时才能应对或排除,遇事的时候才不会影响太大。

    对许多修士来说,这是很困难的事情,也不是随便拉个出来说能系统性了解就能了解的,而对江遇这种曾为神卫营统领的人来说,显然不存在这方面的问题。

    不过江遇以前并未驾驭过第六代巨灵神,江遇以前驾驭的是第五代,需要熟悉和磨合。

    而这才是罗康安工作一天休息一天的真正原因,秦仪安排了两组人轮换。

    白玲珑也是到现在才知道江遇才是那个可能上场竞标的主角,之前以为只是配合遮无子对巨灵神做测试的。

    没想到秦仪隐瞒的这么深,竟然不惜让江遇暴露身份上场,这对上南栖家族的后果也不知秦仪是怎么掂量的。

    ……

    大晚上的,徘徊在罗康安屋外路灯下的诸葛曼打扮清凉,穿着超短裙,算是投罗康安所好。

    天越来越晚,也越来越凉了,撸了撸光露在外的胳膊,感觉有些扛不住了。

    诸葛曼走回到大包小包前,打开一包,取了件长衣披在身上,坐在了门口台阶上,裹着衣服坐那等罗康安下班回来。

    看她那大包小包的样子,是准备搬过来住了,准备给罗康安一个惊喜。

    可罗康安下班后却并未回来,送他回来的车停在了一家夜店门口,他自己要求的。

    被他拉下了车的林渊看着眼前音乐声隆隆传出的山洞,一座山丘内中开辟出的一家夜店。

    林渊回头问了声,“明天还上班,你不回去休息吗?”

    来到这里明显有些兴奋的罗康安嘿嘿道:“明天有的是时间,在办公室怎么休息都行。”

    林渊:“你不修炼吗?”

    罗康安:“你这人好没趣,漫漫人生,都在打坐修炼中渡过,还有什么意思?你就别扫兴了,及时行乐,走吧!”

    被罗康安拉进场后,立刻置身在了隆隆音乐中,各色迷乱灯光闪烁令此地犹如迷幻世界,里面扭动的男男女女更犹如群魔乱舞。

    林渊知道,仙界以前没这乱哄哄的东西,许多东西都是这百年内出现的,跟了人间的风,他对这种地方有点不习惯。

    刚到不阙城没多久的罗康安对这里却是轻车熟路,穿行中林渊回了下头,瞥到了几个人影。

    以前不知道跟着罗康安的是什么人,现在他基本上可以确定了,应该是秦氏派来保护罗康安的。

    要了位置、要了酒水还招呼了两个姑娘来陪的罗康安趴林渊耳边,指了指台上身姿妖娆跳舞的女人,“看到没有,那女人相当不错,兄弟看上了,可惜有相好的,砸钱居然搞不定,我就不信我拿不下她。你在这坐会儿,我去捧个场。”

    灌了几口酒的罗康安提了精神,拎着酒瓶子跑去,蹦上了台,陪着台上的女人乱扭。

    这招摇的性格,林渊奉陪不起,抬手抓住了身旁女人伸来劝酒的手腕,将人拉近身,在那女人耳边嘀咕几句,让她回头告诉罗康安,就说他先回去了。

    说完起身就走,默默消失在了人群中。

    楼上一间暗房内,赵元辰走到了窗口,边上一人,隔着窗户指了指台上乱扭的罗康安,“人来了,就是他。”

    赵元辰:“每天都来?”

    边上人嗯了声,“好像是。”

    没多久,曹路平推门进来了,挥手示意赵元辰身边的人出去了。

    门一关,噪音小了,曹路平也指了指罗康安,“就是他,名叫罗康安。那跳舞的女的,名叫伍薇,是这里聘用的舞女,我问了下,这姓罗的好像看上了她,这几天经常缠着她。不过这女人有男朋友了,也在这个场子里干活,姓罗的砸了不少钱都没能撬动。”

    赵元辰:“我不关心什么女人,我只关心他,什么背景查清楚了吗?”

    曹路平:“原来是仙都神卫的一员,不知怎么被秦仪给挖来了。赵兄,仙都那边,我的能力有限,够不上,更不用说是仙都神卫,具体情况恐怕还要你自己想办法去打听。”

    “仙都神卫?”赵元辰有些意外。

    曹路平又道:“秦氏的巨灵神在哪我也打听到了,就在城外的神卫营里,具体情况,我也没办法进去打听。目前能掌握的情况也就这些。”

    赵元辰沉默了一会儿,“仙都神卫那边我想办法,不过眼前也不能撒手,这女人…”他抬手点在了玻璃窗上,对着那女人点了几下,“还有钱搞不定的女人?既然如此,你想办法搞定她。我要知道这个罗康安的所有喜好,以作备用。堂堂不阙城的曹爷,不会连这点事也办不到吧?”

    曹路平笑道:“这个好办,我来处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