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一看书 > 灵异推理 > 阴阳案 > 第三章 收徒
    孔杰醒了,躺在自家的床上,父亲就坐在身边,昨晚的那个老爷爷也在,还有村长。孔杰醒了,所有松了一口气,特别是孔杰的父亲。孔杰拖着虚弱的身子坐起来。孔杰的父亲给孔杰煮了两个鸡蛋,孔杰吃了后才觉得舒服一点。

    孔杰问父亲自己怎么会睡在家里,明明昨晚好像在外头的。孔杰的父亲说,你个臭小子,让你不好好看店,你跑到乱坟岗去干嘛?孔杰很委屈,自己什么时候跑到那边。

    孔杰说:“爸,我听你的话在家里看店,但店内来了一对母女,他们要买一对香烛,一把香,十张纸钱。”他们给了我一百块钱,不声不响就走了。我一直记得父亲的话,做人要诚心,不可有贪恋。于是我就追了出去,追着追着我就迷了路,后来遇到这个老爷爷。

    孔杰的父亲看着孔杰委屈样,不禁觉得自己刚刚的话太重了。孔杰的父亲是个粗人,不懂得父子间情谊沟通,他点上一支烟,来掩饰自己的尴尬。

    孔杰话音刚刚落下。

    刘瞎子说:“只有怨鬼才会买一对香烛,一把香,十张纸钱。”

    孔杰毕竟是个孩子,听到刘瞎子这么说,心里更加害怕了。

    孔杰父亲说:“臭小子,刘瞎子师傅可是远近闻名的师傅,当年你母亲生下你的时候昏迷不醒,就是刘瞎子师傅做法才把你母亲从黄河边上救下来。所以你不必害怕,刘师傅一定能够为你化险为夷。”孔杰听不懂父亲的话,不过听明白一句,就是眼前的这个老头当年救过母亲的命。提到母亲,孔杰心里不禁一酸,除了一张母亲发黄的照片,他印象里没有见过母亲长什么样子。

    孔杰点点头。

    刘瞎子说:”女人怀里的孩子是鬼胎,也就是说女人的孩子没有生下来,这个女人就毙命了。女人是含冤而死,怨气在胎腹中翻动,形成了鬼胎。你的命格与女人的儿子相似,女人为了能够让她的儿子顺利投胎,所以前来取你的性命。那晚,要不是遇到我,恐怕你的小命可就没了。”

    孔杰父亲急切道,“刘师傅,你一定要救我的儿子,我就这么一个亲人,我可不想失去他。”

    刘瞎子说:“解铃还须系铃人。这个事情还得你儿子亲自去做。”

    孔杰父亲一愣。

    刘瞎子说:“你儿子最近有没有遇到什么古怪的事情。”

    孔杰父亲想了一会儿说:“对了,昨晚我们出去进货回来时路过一片麦田时,这小子说在在远处看到一户人家亮着灯,门口站着一个女人和一个小孩。我当时就觉得不对劲,麦田的方位,那里可是一片乱坟岗,怎么可能会出现人家呢。”

    刘瞎子突然转头阴着脸就对孔杰说:“孩子,告诉我,你昨晚看的人是否与你遇到的人一模一样。”

    孔杰是个小孩子,看到刘瞎子阴着脸,心里害怕起来。

    刘瞎子急道,“快点,告诉我。”

    孔杰毕竟是个孩子一见着老瞎子发起脾气来,不禁吓得大哭起来。孔杰父亲见状,便拉着刘瞎子和村干部走到店外。

    孔杰父亲掏出香烟递给给村干部和刘瞎子,又顺势点上。

    孔杰父亲说:“刘师傅,村长,我觉得有些事情不能当着孩子的面说,他毕竟是个孩子,心里承受不住。”

    村干部也说:“是啊,刘师傅。这么瘆人的事情,不要说小孩子,大人遇到了心里也要发毛。”

    刘瞎子眯着眼睛,吸上一口烟,紧皱的眉毛舒展开来。

    刘瞎子说:“要说我跟这孩子真是有缘,当年他母亲被恶鬼缠身,就是我一手救下的。如今她的孩子又遇到冤魂索命,又被我碰到。我刚才看了一下孩子的命格,发现他与我有师徒之缘。”

    “师徒之缘?”孔杰的父亲的说。

    刘瞎子吸上一口烟道,“孔杰的父亲,人生命格,从生下来就有了定数。而你儿子孔杰的命就是做我的徒弟,授我的教导。”

    孔杰的父亲说:“刘师傅,今天我们来讨论怎么救我的儿子,你这说的哪根哪啊。”

    还是村干部有眼色,他觉得刘瞎子收孔杰为徒就是为了救孔杰。

    村干部说:“老孔,你先别急,让刘师傅把话说完。”

    孔杰父亲点点头,不过这心里记得火燎火燎的。

    刘师傅吸上一口烟,不紧不慢的说:“我刚才说了,我与孔杰这孩子有缘分,而且他天格奇特,命里不凡。简单一点讲,他以后就要吃我一样的饭。”

    孔杰父亲一愣,我孩子以后可是想要考大学的,怎么能当个算命先生呢?孔杰父亲连忙说:“刘师傅,不可,不可,我儿子还要考大学,光宗耀祖呢。”

    刘瞎子哈哈大笑起来,孔杰父亲与村干部疑惑,不知道怎么回事。

    刘瞎子说:“去,准备三张黄纸,一支烟,还有一个碗,碗里放上半口水。接着你把黄纸垫在碗里,香戳在黄纸上点着,把碗拿到你屋后的东南角。如果香灭,说明我跟你儿子缘分已尽,如果没灭,你儿子注定要成为我的徒弟。”

    孔杰父亲没敢细问,按照刘瞎子交代照做了。没一会功夫,孔杰急飕飕的跑了过来,惊愕道,“刘师傅,香竟然没有灭。”

    刘瞎子无话,静静的坐着,这让孔杰的父亲有些着急。

    村干部为了化解尴尬他赶紧对孔杰的父亲说:“老孔,刘师傅的水空了,你还愣着干嘛呢,赶紧给刘师傅加水。”

    孔杰的父亲“哦”的一声赶紧给刘瞎子添水,随后又给刘瞎子递上一根烟,顺势又点上。

    刘瞎子吸上一口烟,喝上一口茶,就是不说话。孔杰的父亲想开口但又不知道说什么。孔杰父亲示意村干部给刘瞎子说说。

    村干部憨笑道,“刘师傅,老孔就这么一个儿子,别看老孔没什么文化,但他的心可大了,他想把他儿子培养成一个大学生。”

    刘瞎子依旧不说话,他悠然悠然的喝着茶。

    村干部继续说道,“刘师傅,孔杰呢年龄还小,字都没有识几个,这要是跟您学徒,那实在丢不起您这个脸。要不等孔杰年龄再大点,就让这小子跟您学徒怎么样?”村干部这么说其实就是想先稳住刘师傅。现在要是让刘师傅不高兴了,他甩手不管孔杰怎么办。说话不好听的,几年以后,谁还记得今天的谈话。

    刘瞎子吸上一口烟,吐出大小不等的烟圈。

    刘瞎子说:“老孔,我与你儿子有缘,如果你不愿意就算了,我也不勉强。”

    孔杰父亲一脸尴尬。

    看样子刘瞎子今天就是要孔杰的父亲表个态了。

    孔杰父亲救儿心切,虽然心里不愿意,但现在只能这么做了。其实,孔杰的父亲是个明白人,孔杰培养成大学生那都是扯淡,其实他不想儿子吃算命这碗饭。老人们长讲,泄露天机的事情对自己或者子女都不太好。

    孔杰父亲说:“行,刘师傅,我答应您,让孔杰当您的徒弟。”刘师傅哈哈大笑起来。

    突然,孔杰的房间传出一阵惊恐的叫声,孔杰的父亲赶紧就要冲进去。刘瞎子大喊一声,不要进去。孔杰的父亲愣住。

    刘瞎子说:“那个女人竟然过来了。”

    孔杰的父亲与村干部吓了一大跳,谁也不敢跨进孔杰的房间,此时刘瞎子一箭步冲了进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