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一看书 > 灵异推理 > 阴阳案 > 第一章 迷惑
    孔杰今年二十岁,出生在陕北的山沟里。

    村里人都说孔杰就是个讨债鬼,从生下来的时候,他的母亲差点就失了性命。当时,孔杰的母亲难产,一天一夜都没有把孔杰给生下来,当时把孔杰的父亲急的。那时,农村人都在家里生产,条件好的请个赤脚医生,没钱的都是请上了年纪的产婆。幸好祖上保佑,孔杰平安出生,不过令产婆惊愕的是,孔杰生下来竟然一点哭声都没有,当时产婆就觉得不对劲儿。民间有传言,不哭的小孩一来他的命不好,而且还会克自己的父母。果然,没一会儿功夫,孔杰的母亲就产后出血,怎么止也止不住。产婆觉得大事不妙,赶紧让孔杰的父亲把村上的赤脚医生请过来。赤脚医生过来检查后摇摇头准备让孔杰的父亲为其准备后事。当场孔杰的父亲就吓得瘫倒在地。当时,赤脚医生在村里就是权威,他这么说,别人也就这么信了,不过这个赤脚医生还算有良心,他开了几服药,说能不能过去就看她的命了。

    农村人讲规矩,说产后失命的人不能走了再穿寿衣,要提前穿上,要不然几辈子都不能投胎人。可是,奇怪的是一连几天,孔杰的母亲就是不断气。村里人议论纷纷,觉得还是找个懂行的人过来看看。于是,孔杰就把村里的刘瞎子叫了过来看看是怎么回事。刘瞎子是方圆百里有名的阴阳先生。他的名字叫刘瞎子,但眼睛可不瞎,年近七十,眼神还冒着尖光。刘瞎子做了几天的法事之后,说了一句话:“这个女人命不该绝,我已经骑上我的赤兔马追了三天三夜,终于追上她了。她的魂魄虽然到了已经黄河边上,但她就是迟迟不肯跨越黄河,说明她心有不甘,于是我就把她带了回来。不过,回来的路上,遇上了一个老太太,拦住我们的去路,非说你妻子是她的女儿,叫我把她留下。我算出这个老太太不怀好意,便不理她,继续敢我路,哪成想到,她竟然跟我斗起法来,还好我的法力高升,但最后我还是损失了我的赤兔马。”真没有想到,又过了几天之后,孔杰的母亲醒了而且能开口说话了。孔杰的父亲谢天谢地,给刘瞎子包了一个大红包,刘瞎子欣然接受。

    可过了一段时间之后,孔杰的父亲发现妻子有些不对劲,人是醒了,也能说话了,但是这人好像不太正常。有时候一个自言自语还傻笑,有时候突然就要抓起身边的孔杰说是恶鬼,要把他杀死。孔杰的父亲不放心,请了赤脚医生过来,赤脚医生看完后摇摇头说,你这女人怕是脑袋出了问题。

    三岁那年,母亲回了一趟娘家,回来之后当天夜里就发了病,疯疯癫癫的还要拿剪刀要刺死孔杰,幸好孔杰的父亲拼死拦下,孔杰才捡了一条小命。不过,孔杰的父亲却被母亲刺中了腿。孔杰的母亲当天夜里就凭空消失了,之后再也没有出现村里。孔杰的父亲也找过,可是茫茫人海哪里寻找的到。但孔杰的父亲坚信自己的妻子还活在人间。

    孔杰的父亲的腿因为没有及时得到治疗,这条腿落下残疾了。俗话说,没娘的如草,孔杰就跟父亲孤苦伶仃的活着。父亲的腿落下残疾,不能出去打工,只能在家里种地,一年四季也积攒不了几个钱,日子过得苦的很。

    孔杰到七岁的时候还没有去读书,同龄的孩子早就上一年级了。没办法,孔杰家穷。俗话说,越穷的人越倒霉。孔杰就是这样,有一次,他看到邻居家在杀一条黑狗,他好奇过去玩,没想要被狗的热血喷了一脸。孔杰的眼睛当时就看不见了,邻居见状,赶紧抱着孔杰往村卫生院跑。当时村里有一个城里的医生,他是配合当时政策到乡下开展医疗建设的。医生给孔杰清洗消毒之后,孔杰才慢慢的看清一切。孔杰的父亲知道后,把孔杰暴揍一顿,之后又给孔杰破天荒的吃了一顿红烧肉。

    村干部可怜孔杰一家,就在村头搭建个简易的房子,出资给他们开了一间商店,又给孔杰联系了村里的学校让孔杰读书。

    孔杰父亲的小店,虽然小,农村人基本上需要的红白喜事的东西都有。孔杰的父亲为人正直,从来不卖假货,而且谁家有个不方便,他也会赊账。所以,这家小店生意还不错,最起码不用像以前过苦日子。

    孔杰是个懂事的孩子,每次父亲去镇上进货都会跟着父亲一起去,毕竟父亲的腿一只腿不太好使。有一次,父子俩到镇上进货没有来得及赶上班车,但是手中的货必须今晚拿回去。昨日,村上一个老者去世了,他的亲属到孔杰的店里买一些白事的物品,但物品不全,所以今天必须赶回去,要不然可就误了别人的事情。

    孔杰来镇上一趟,小嘴馋的很,孔杰父亲就花了几个钱给孔杰买了一些零食,孔杰可高兴了。虽然孔杰的父亲和孔杰经常来镇上,但难得花钱给孔杰买零食。有一次,孔杰站在一个零食摊前不肯离去,想要让父亲给自己买一些。最后,孔杰的父亲打了一顿,孔杰才乖乖回去。孔杰的父亲常说,钱要给你积攒起来,等你长大给你娶媳妇用。

    孔杰虽然小,但身子结实的很,他帮着父亲一起把东西扛回去。走到半道上,天突然雷声轰隆,一场大雨马上就要袭来。孔杰的父亲着急,这下可怎么办,要是东西都湿了,那这半年积攒的钱可要白干了,于是拉着孔杰赶紧往村上赶。慌乱之中,孔杰发现前面不远处闪着一丝亮光,像是一户人家,门口站着一大一小的人,由于天黑,孔杰看不清楚两人轮廓。

    孔杰说:“爸,远处有户人家,我们可以到那边避雨。”

    孔杰的父亲一愣,这里哪会有人家,哪里的亮光。这附近可是一处乱坟岗,当年解放的时候,那里枪毙了很多地主恶霸。孔杰的父亲知道,孔杰这是看到不干净的东西了。

    突然父亲一个大嘴巴就打了过去,孔杰蒙了。

    父亲说:“妈的,你瞎比比什么,赶紧赶路回去。”

    孔杰委屈道,“爸,那里确实有户人家。”

    父亲说:“你再看,老子不打烂的嘴。”

    孔杰不知道做错什么事情了,吓得再也不敢往那户人家看去,跟在父亲屁股后面走着。不过,小孩的心里是有好奇心的,孔杰趁着父亲不注意,又朝着远处看了一眼。这次,孔杰看清楚了,是一个年轻的母亲领着一个孩子,她们长得就跟年画中的一样。他们朝着孔杰笑,孔杰是个孩子,也冲着她们微微笑,还招招手。

    孔杰和父亲回到家已经是后半夜。到家不久,外面雷声大作,狂风暴雨。孔杰父亲松了一口气,再晚一步,半年就白干了。

    第二天,孔杰睡到中午还没有醒,孔杰的父亲以为昨晚睡得晚,而且走了那么多山路,这小子一定累坏了。但到了晚上,孔杰还没有醒。这下,孔杰的父亲有些慌张了,他见孔杰不仅发了高烧,而且嘴里满是胡乱。孔杰的父亲感觉有些不对劲,他赶紧找了村里

    “懂事”的人,“懂事”的人一看,说孔杰看到了一些不该看的东西。想要驱赶走,就得到跟“他们”遇到的地方,然后烧点东西过去,好让他们放过孔杰一马。孔杰突然想到昨晚赶路的时候,孔杰说看到一户人家,亮着灯,而且门口还站着一对母子。孔杰父亲是农村人,淳朴厚道,但听“懂事”的人讲孔杰之所以这样是因为“他们”,不禁骂出一句,cao他奶奶的。骂归骂,孔杰的父亲还是按照“懂事”的人去做了。

    当天夜里,孔杰做了一个梦,梦到昨晚看到那户人家的母子,她们来到孔杰家里给孔杰磕头,说让孔杰救他们一命。孔杰奇怪,你们不是好好的吗?怎么要让我来救你们的命。母子俩一直笑,一直笑,直到消失在孔杰家里。

    孔杰醒了,浑身满头大汗,虚的很。孔杰父亲得知儿子醒了,十分高兴,他特意煮了两个鸡蛋给孔杰补充补充营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