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一看书 > 玄幻魔法 > 龙域玄帝 > 第七十章:凄惨春猎
    乾坤宗的惨胜,令殷尘明白,这万苍山是不能再待下去了,况且云迅和向无极身负重伤,再不回去医治,可能就真的会殒命此地。

    “她是谁?”殷尘转头看向纪修身后的姬苏。

    一旁的南宫残红和殷梦嫣,此时也将目光转移到纪修上来,莫名出现在纪修身旁的妖娆女子,究竟是谁?

    但纪修却只是含糊其辞,“在万苍山偶遇的朋友而已,带到乾坤宗里逗留几日,不介意吧?”

    闻言,殷尘翻身上了洪雕,“我只是例行公事过问,至于你带不带回去,只要没危险,我就管不着。”

    说着,殷尘便要指挥洪雕返回,但奇怪的一幕发生了,洪雕皆是面带惧色,个个吓得瑟瑟发抖,不敢挪动。

    “怎么回事?”殷尘大惑,但纪修却是恍然,姬苏本体为龙,洪雕自然能感受到的,所以在龙面前,其他魔兽都是不敢有任何异动的。

    对此纪修只能苦笑,旋即对殷尘说道:“你先带着他们回去吧,我和这位朋友稍后便出发。”

    “你?”殷尘不明白纪修如果不乘坐洪雕的话还能怎么回乾坤宗,若是行走,估计得花上三五时日。

    “我自有我的办法,你再不回去,他们就真死了。”纪修指了指躺在洪雕背上的向无极和云迅。

    言罢,纪修便带着姬苏退后一步。

    至此,殷尘也无话可说,只能应允,说来也怪,在两人退后以后,洪雕突然有了响动,一声令下便振翅朝着乾坤宗飞去。

    “现在……就剩下我俩了……等个半个时辰,我们也动身吧。”纪修来到一棵大树底下,敛息静坐。

    不知为何,纪修脑海里,突然回闪过那个刺客的身影。

    “他到底是谁呢……”纪修目光阴翳,暗暗喃喃。

    乾坤宗里,在得知参加春猎的弟子要提前返回以后,整个乾坤宗都陷入了欢腾。

    众人皆是认为,此次春猎已经提前完成了指标,满载而归。

    纪灵儿和纪楚楚在黛鸢的陪伴下,站在人群的最前,翘首期盼纪修的归来。

    古鹤大长老笑容满面,手持拂尘,同其他长老弟子一并等待春猎小队的回归。

    “呼——”天空突然掠过一道风呼,洪雕的身影从远到近显现。

    见状,众人皆是振奋,他们期待已久的骄傲们,回来了!

    但是,待到春猎小队落地后,欢腾的气息,却突然凝滞了住。

    出现在他们面前的,并不是一张张荣光满面的骄傲脸颊,而是……一片的垂头丧气。

    “这是怎么了?”古鹤望着春猎小队颓然的众人,顿觉事情蹊跷,急忙问道。

    殷尘站在最前,突然跪地,“弟子办事不利,没有保护好诸位师弟,还请大长老责罚!”

    “责罚?这……”古鹤正想问个明白,突然看到昏死的向无极和云迅,这般身负重伤的样子,简直是惨不忍睹!

    “怎么回事你待会跟我慢慢说,现在赶紧将他俩送去救治!”古鹤也明白了,所谓提前回归,并不是满载荣光,而是背负沉重。

    “纪修呢?纪修怎么没在?”纪灵儿寻了半天纪修的身影都不见人,俏目之中顿时涌出一丝惊慌,难道,纪修再也回不来了……

    纪灵儿面无血色,黛鸢见状,急忙搂住纪灵儿,温柔地宽慰道:“纪修一定不会有事的,你多想了。”

    话虽这么说,但纪修下落究竟如何,黛鸢心里也没底。

    古鹤神情严肃,将向无极和云迅送去救治后,便直接将殷尘带走,而参加春猎的其他弟子,也早早地回府休息,所以纪灵儿压根无法打听纪修的下落。

    乾坤宗门口,人影稀稀拉拉,乾坤宗铩羽而归,让许多弟子都不由觉得失望无比,亏得他们早早等在这里,等来的却是这样的结果,这令他们无一不抱怨,实在太不值。

    “呼——”夜幕之中,天空上一道黑影一闪而过,如浮光掠影,转瞬即逝,所以并没有任何人发现。

    “已经到了乾坤宗了么……”纪修站在姬苏的背上,手中拎着一个袋子。

    尽管春猎草草收场,但纪修却还是不愿就这样空手回归,所以在离去前,纪修临时改变主意,再进万苍山,猎杀魔兽。

    这次有了姬苏的帮助,纪修的猎杀活动简直像是割草一样简单,只消半日,纪修便集齐了所有的魔晶,顺便还帮南宫残红她们收揽了一些。

    “天都已经黑了,果然没人了呢。”

    纪修居高临下地望着乾坤宗,姬苏旋即降落,纪修灵巧一跃,轻松落地。

    “不知道灵儿姐的伤好全了没有。”纪修嘟囔了一声,但这些,还是等他将魔晶交给南宫残红她们以后再说吧。

    “纪修?你回来了?”

    纪修的身后忽然响起一道声音,令他不由转过身,却是看见南宫残红正站在自己的身后,惊讶地望着他。

    纪修点点头,旋即将一袋魔晶递给南宫残红,“师姐,这些魔晶你拿着,应该够完成指标了。”

    南宫残红看到纪修竟然拿出那么多魔晶,不由大感惊讶,“难道你这么晚回来,是在猎杀魔兽?不可能啊,仅仅一个下午,你怎么可能有这么多……”

    “多的你就别问了,这些不上交给乾坤宗,弟子们都会被责罚吧?”纪修淡淡一笑,南宫残红闻言,怔忡片刻,旋即眼眶有些泛红,“本以为我们已经足够保护好你们了,但是没想到,最终还是什么事情都要靠你一个人,我们这些师兄师姐,还真是没用呢。”

    “别这么说,你们也拼命了不是么?”纪修笑着宽慰道。

    南宫残红声音有些哽咽,“若不是火魂门那帮人,我们也不会有如此下场,要不是云迅的飞刀,我估计早就已经……他手臂本就有伤,还……”

    “云迅?飞刀?”纪修眉头一簇,他记得,云迅是用剑的啊……

    但纪修却没有刨根问底,表面上依旧波澜不惊地安慰着南宫残红,“事情都已经过去了,就别再想了,就这样,我走了。”

    纪修最后的语气明显冷淡了一些,转身就走也不给南宫残红告别的机会。

    南宫残红怔怔地站在那里,望着纪修的背影越走越远。

    纪修府舍,纪灵儿站在阳台上,望着天空上那一轮皎月。

    洁白的明月好似一面镜子,纪灵儿望着它,看到是却是纪修的脸。

    “纪修……你到底在哪啊……”纪灵儿的眼角,滑落清澈的泪滴。

    而就在此时,却有一双手,轻轻揽住了纪灵儿的双肩,一道略带着歉意的声音,而她耳畔响起:

    “我回来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