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一看书 > 其他综合 > 好事近 > 第一百六十章 软弱
    顾清欢还记得,那天她哭得上气不接下气,抓着红鸾的衣襟,咬牙切齿的说道:“我要让那些该死的,一个都不留!以牙还牙,以眼还眼!……不,我要将那些痛苦,千百倍的还给他们!”

    红鸾的手掌覆在她的手背上,听着她的话,只是点头:“好,我陪你。”

    然后,红鸾真的陪着她。

    一直陪着她。

    看着她求那些乐师戏子学习技艺,日夜训练。

    看着为了养好嗓子,喜好偏辣食物的她,每日喝着清汤寡水。

    看着她搭上二皇子的势力,借二皇子的手报复蒋悦,杀死顾灵仙一家……

    一刀捅死宁有惟的那个夜晚,是红鸾帮着她一起,将宁有惟的尸体扔进了栅栏里喂狗。

    无论她做什么,红鸾都陪着她,帮着她,几次差点因为她死掉,有次更是因为她的疏忽,才让红鸾遇险……

    顾清欢一直很愧疚,红鸾却总是不在意。

    若说前世有谁看全了她的阴暗,那么答案一定是红鸾。

    只有这两个字,只有这个名字。

    唯一一次,红鸾没有陪她的那次。

    是她决定亲手杀掉司修远,于是将红鸾支走,去了很远很远的城镇。

    她想要这个因为一个承诺,将自己所有青春都搭进来的女孩子,有一个平安温暖的下半生。

    因为,这个人是那么好。

    顾清欢永远都记得,知秋死后,她整个人变得十分敏感,尽管表面看起来十分好,甚至比过去更加平易近人,讨人喜欢,可内心深处的伤口永远无法愈合。

    那时,红鸾帮她梳头发,叫了她一声:“小姐。”

    “别叫我小姐。”

    她是这么对红鸾说的,“说句不好听的,从前叫我小姐的人,没一个有好下场。”

    知月石夏被充为官妓,一个上吊自杀,找不到尸体,另一个撞墙而亡,尽管找到了尸体,但已经烂的不成样子,全靠看衣服才辨认了身份。

    知秋运气好,没有被充为官妓,而是在最脏最累的地方干粗活,可为了她,被一刀捅死,还被猎狗啃食了尸体。

    一个个的,不得不善终。

    每次想到这些,她都……

    很害怕。

    “小姐,既然您说了不好听的,那能允许奴婢也说句不好听的话吗?”

    看着面色苍白的顾清欢,红鸾笑着牵起她的手,“别担心,您没有那么伟大。”

    所以,叫你一声小姐,不会让我没有好下场。

    比起安慰,劝说,这句貌似不太好听的话,却给了顾清欢最多的安心。

    经历过背叛后,顾清欢信任的人已经死了,剩下的都是不能信的。

    只有红鸾不一样。

    前世到最后,顾清欢只信她一个人。

    可现在却要告诉她,红鸾不能相信?

    顾清欢怔怔。

    反应过来时,她脸上一片冰凉。

    抬手抹去泪水,顾清欢深吸一口气,尽管还没有从那些朝夕相处的记忆中回神,可理智告诉她,现在不是伤春悲秋的时候。

    “如果红鸾不可信……她又是谁派来的?”

    顾清欢闭上眼睛,认真思考,将前世与她有关的人、势力,一个个举例,也一个个排除。

    她甚至连言昭都没放过。

    但一想到红鸾给言昭下毒,差点弄死言昭的那次,她知道,红鸾不可能是言昭派来的。

    言昭那男人,即便会用苦肉计,也不会把自己搭进去。

    可不是言昭,更不可能是司修远。

    顾清欢之所以发现司修远是凶手,有一半的功劳是在红鸾身上。

    红鸾若真是司修远的人,以司修远万无一失的算计性格,是会尽力掩饰这个事实,而不是将证据送到顾清欢的眼前。

    那么,撇开这些有关联的人,还有谁能做红鸾背后的主子,驱使红鸾跟着自己?

    无论怎么思考,顾清欢都想不出来那个得益方是谁。

    头又在阵阵发疼,顾清欢只得作罢。

    前世相处那么多年,她都没能发现红鸾的异样,由此可见红鸾背后的主人到底藏得多深。

    现在想靠一点蛛丝马迹找人,很难。

    “只能等他们自己暴露了……”顾清欢闭上眼,轻揉着太阳穴。

    若是有一面镜子放在眼前,顾清欢觉得,自己此刻的脸色一定很难看。

    说是狼狈也不为过吧。

    前世历经各种事后,唯一信任的人,其实也是别人派来的……

    顾清欢只觉得悲哀。

    “好冷……”顾清欢缩在椅子上,抱着腿,蜷成一团。

    ……

    夜晚,顾清欢洗漱完后,红鸾给她梳头发。

    梳头发时,总会有些肌肤接触。

    当红鸾的手指无意间碰到自己的脖颈时,顾清欢总会下意识闪避。

    尽管想要伪装得毫无异样,可一想到红鸾是别人派来的,顾清欢就有种被人欺骗后的愤怒。

    其他人也就罢了,为什么偏偏是红鸾?

    “小姐不喜欢被人碰到么?”

    这时,一个声音从耳旁响起。

    顾清欢回过神,从镜中看向背后的红鸾。

    红鸾脸上没什么特别的表情,只是有些小心翼翼,像是怕她不高兴,怕被她讨厌。

    “也不是。”

    顾清欢垂眸,道:“知月应该同你提起过,先前为我梳妆的那个二等丫鬟吧?”

    “听雨么?”红鸾点头,“奴婢听了一些……是因为她?”

    “这么说,或许对你来说有些委屈,殃及池鱼了……”顾清欢道。

    红鸾想了想,道:“奴婢知道了。”

    说完,红鸾继续为顾清欢梳头。

    这一次,她避免了无意间的触碰。

    很听话。

    顾清欢越发沉默。

    前世,红鸾也是这样。

    即便她有时任性,红鸾也会满足她的要求。

    那时,顾清欢享受红鸾对她的好,却忘记了问红鸾,为什么对她这么好?

    现在想想,或许是当初红鸾对她太好了。

    以至于她都忽略了,她与红鸾认识、熟悉的过程,是那么奇怪。

    明明不认识她,红鸾却在她饿的走不动道时,给她吃,给她喝。

    明明关系还没有那么好,红鸾却为了她,每天从厨房里偷吃的,在她受罚时,冒险给她送来。

    明明不知道她身上发生了什么,却因为她的话,说要陪着她,一陪就是数年,从普普通通的平乐馆丫鬟,变得满手鲜血……

    若不是怀着什么目的,红鸾为什么要一直迁就她呢?

    她都忽略了。

    因为红鸾对她太好了

    以至于她忘了,这世上不会有人,无缘无故对她那么好。

    一定,是别有目的。

    顾清欢闭上眼。

    她不想让红鸾发现她眼中的痛苦与软弱。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