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一看书 > 玄幻魔法 > 五零后记事 > 第276章软的不行有硬的啊
    其实在很久以前,八部的职业就是充当金家人的手和脚,而不是脑子。

    只不过金家子嗣越来越少,守山人中的御守(第85章)一职,已经有尽一百年不曾出现过了,或者说,金家在一百年之前,就已经是一脉单传,所以八部的权势才会越来越大。

    权利是会催生贪婪的,而贪恋是没有止境的,就像是皇帝,明明已经坐拥天下,却还想求万岁长生一般。

    但如今,在场所有人都看明白了萨满大人的意思。

    她给的,哪怕是毒药,他们也得吃了;她不给的,他们最好也别伸手,否则后果自负。

    金家人终究是金家人,长白村因他们而建立,因他们而声名远扬,也因他们而没落。

    而如今,又一位金家人,要踏着荆棘和鲜血,将祖先的荣光点燃。

    他们甚至从她身上看到了“哪怕是神,也不能阻止”的决心。

    议事大厅一时之间,安静的像是所有人都成了木头人,且下意识屏住了呼吸,但不断瞄向十二位执事还有六位族老的眼神,证明他们还健在。

    尼楚贺低着头,眼中的红光却时而闪现,她的脑子仿佛分成了两半,一半是为了毁掉金家哪怕牺牲长白村也在所不惜;一半则是在质疑,金家人,真的像神灵所说的,是渎神者吗?

    这种质疑在尼楚贺接触过阿林尊主和吉勒塔吉勒塔时就存在了。

    只不过她的怀疑其实也不过是鳄鱼的眼泪,有什么用呢?

    毕竟她想活着,金家人就早晚要死的干净。

    尼楚贺终于抬起头,眼中的红光已经消失不见,她看向周围的同僚,又看向六位“荣誉执事”,然后抬高了一个声调道:“萨满的意志就是神的意志,这是长白村遵守了三百年的最高守则。

    过往蒙蔽了我们的双眼,萨满大人已经将我们点醒,我们却不自知。

    这些杂事明明是该我们提出方案,由萨满大人定夺的,如今却反过来了,不得不说,我们的确拉了萨满大人的后腿。对此,我表示很惭愧。

    有关屯多阿克敦的审判,我、赞同。”

    尼楚贺举起了手中的木牌,亮出了涂满了红色油漆的那面,而它的背面,则是黑色。

    而随着尼楚贺做出表决,其他十一位执事,包括陆不平,都举的是红色牌。

    巴图鲁看了看手中的牌子,对佟睿笑道:“长江前浪推后浪,苏勒,你总该放心了吧!”

    只见佟太爷露出一个笑,标准的八星八箭,呸,标准的八颗雪亮白牙。

    众人这才惊觉,我们信了你的邪!

    怪不得一直站在萨满大人那边的佟太爷今个居然有反对之意,原来这竟是和萨满大人唱了个双簧,这老头在套路他们啊。

    先前站出来和萨满大人唱反调的那十几个人只感觉头晕目眩、手软脚麻,感觉佟太爷那雪白的八颗牙都滴着血,他们的血。

    如今谁还敢小瞧萨伊萨宜尔哈,反抗是不可能反抗的,因为不等他们出手,就会被萨满大人先捏死。

    他们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抱紧大腿,拥护她做出的所有决定。

    众人纷纷举牌,没人敢诋毁萨满大人,只觉得佟太爷这糟老头子坏的很,不愧是文守之首,玩心眼的,真是太阴险了。

    只有尼楚贺瞄了一眼佟睿,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笑意。

    双簧?不过是无力翻身,顺势而导罢了,说的那么高大上,也改变不了一颗不安分的心。

    陆不平看着全票通过的审判结果,也松了一口气,这才发现自己后背都湿透了。

    但今天的事还没有完。

    还剩下一个硕翁科罗,虽然没有审判结果,但陆不平却感觉这个比前面所有人的审判都要棘手。

    果不其然,硕翁科罗的爹娘,原钮钴禄部的族长和族长夫人,如今只是普通文守、武守的两人,惊怒的看着佟睿和佟建业这爷孙。

    札克萨喀(钮钴禄部原族长夫人)不仅仅是文守,她还修炼出了气劲,她使劲按住老伴想要质问佟睿的冲动,只对着陆不平拱拱手。

    “既然萨满大人已经走有了决断,那就请陆执事行个方便,我想去地牢见见我儿。”

    说着,札克萨喀情不自禁抹了一把眼泪,自打硕翁科罗被关起来,她只在大祭上见了他一面,连话都没有说上。

    虽然儿子看起来精神还不错,但当母亲的,却一眼就能看出他有点不对劲。

    札克萨喀不信他们夫妻百般教养的儿子会背叛长白村,但儿子自打出去从军、从政,十几年时间,和他们相见的次数十个手指头都能数过来。

    万一他若是真有什么不得已……

    札克萨喀和老伴对视一眼,都看出了彼此的决心,萨满大人不是能糊弄的,但他们拼了老命,也不可能放弃自己的儿子。

    佟建业这时也站起来,脸上皆是忍不住的痛苦,他和硕翁科罗年纪相仿,自然是自小一起长大,虽然同类相斥,但他和硕翁科罗都不是那样好斗的性子。

    除了武力方面,他们其实也算志趣相投,还有陀博,他们都是好友。

    佟建业也没想到,他的好朋友,居然一个二个,都成了“背叛者”,他感觉这简直就是诅咒。

    “陆执事,因为此时涉及了我的阿玛,还有萨满大人的外祖母、外祖父,所以佟佳部不得不慎重。爱星阿和陀博一家有问题,是阿林尊主亲自说的,这事我和萨满大人回禀过。

    而硕翁科罗和他们相交甚密,是族中暗线亲眼所见,我有证人,这已经等同叛族。”

    陆不平扫了一眼台下,见众人都伸长了脖子,等着他说话,心里不禁升起一股同情之意。

    “萨满大人有话让我告诉各位,当初八部先祖与金家先祖的歃血盟誓,不是你们想象的那么简单。

    哪怕是除族,改了姓,但只要他们还流着八部姓氏的血脉,只要金家人活着,这个誓约就一直存在。

    如今她不死,所有背叛了金家,对吉勒塔吉勒塔出手的人,无论是长白村内部的,还是那些被除族的,不用她出手,都会倒霉。

    或者说,其实霉运早在许多年前就开始了,天罚,也是有痕迹可寻的。”

    看着台下脸色大变的长白村内部人员,陆不平心里的同情也变成了厌恶,果然,都不无辜啊。

    “如今,萨满大人觉得,这个血誓不禁桎梏了你们,也束缚了她,所以她决定解除这个血誓。

    萨满大人希望长白村将这个决定告知所有流着八姓血脉的人,包括哪些被除族的人。

    只不过,她从来不会做赔本的买卖,解除血誓是有条件的。

    到底是谁背叛了长白村,背叛了金家,背叛了为所有族人在血与火中奔走的光辉之光,她要知道一个明明白白的答案,所有事情的始末。”

    陆不平咽了咽唾沫,听从直接从脑子里响起的声音,往旁边站了站。

    一个身影凭空出现在陆不平刚才的位置。

    这是一个黑发红衣带着邪魅气息的青年,他一出场,在场众人只感觉大厅的空气都瞬间凝固了,而他们仿佛被什么掐住了脖子,喘不上气来。

    嗯,除却萨伊堪和陆不平。

    萨伊堪是因为是萨满大人在长白村仅存的血脉亲人,而陆不平纯粹是因为运气好。

    “吾乃屠邪,金家世代传承重器,吾主仁善,愿意给你们这些不忠之人一个机会,吾尊吾主意,放你们一回。若有下次,死!”

    云舒跑过来,就看到这位说有事要出空间的大拿果然在这吓唬这些凡人,也是醉了。

    不过这种有人出头的感觉真的不错啊!

    识海里的红莲业火感受到云舒的心思,活蹦乱跳的在她的识海飞来飞去。

    云舒扶额:……

    好好好,你比屠邪厉害。

    没错,他就是个表面厉害的弱鸡!

    行行行,你才是大杀器!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