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一看书 > 其他综合 > 追婚索爱 > 第二百三十六章 前路未知 十分冒险
    第二百三十六章 前路未知 十分冒险

    “你怎么知道?”

    问题一问出口,蓝无忧就觉得多余了。

    楚天远一定知道了自己要离开S市的事情,而自己一旦出远门,一定会把这条项链带上,楚天远这么了解她,不可能想不到这一点。

    “准备去哪?”

    “不确定。”

    楚天远想安排人接应她,但她自己都不确定自己会去哪里。

    “胡闹。”

    就算是生气,楚天远的声音也是惯有的宠溺,听得蓝无忧鼻头一酸。

    “为了一个季维骁,你就忍心把你爸一个人丢在医院?”楚天远的脸陷在黑暗之中,手机的光亮一并熄灭,如果不是发出了声音,蓝无忧根本不知道他在哪里。

    就像经过训练一样。

    蓝无忧没有问他离开这些日子去了哪里,对他的身份也不过多好奇,但隐隐也猜得到他的身份不简单。

    “季家的人会照顾他的,我爸是季维骁妈妈的亲弟弟。”

    “那你还躲季维骁做什么?”

    “季夫人安排的,我听从安排。避开季维骁对我有利无害。”

    蓝无忧一直都是这么理智从容,只会在汪逸尘的事情上失态,楚天远不知这是不是一件好事,看她这么执着于汪逸尘,他发自内心地替汪逸尘高兴,但他现在却把深深喜欢着他的蓝无忧给忘了······

    上天真的很爱开玩笑呀。

    “什么时候回来?”

    “大概等季维骁和唐羽纱结婚以后,不过季夫人说不用等多久,就当我去度个假。”蓝无忧的语气很轻松,“司机在等我了,我要走了。”

    “美国这段时间不太平,你先不要过去,在其他地区玩玩。”

    又是美国?

    不知是不是因为唐羽纱是那边的,蓝无忧对着名字比较敏感,她笑了笑,不可置否地点了点头。

    明知那个地盘是唐羽纱的,她干嘛过去那边寻晦气?说不定她家的人都知道她就是曾经赖在季维骁身边的女人了。

    蓝无忧和楚天远正说着话,窗外一束强烈的灯光打了进来,有经验的人都知道这是车灯。

    楚天远的脸色骤变,转脸一看,蓝无忧的脸也是煞白的。

    “哥,我先走了。”

    蓝无忧都没给楚天远说话的机会,直接冲出了家门。

    楼下肯定是走不了的了,只有楼上,蓝无忧“蹬蹬蹬”地往楼上跑。她在这里住了多年,知道楼顶的铁门上了锁,但铁门有铁栏,她记得楼道放着大铁钳,可以用来撬开年久失修的铁门。

    她不能把动静弄得太大,小心翼翼地控制着力道,避免铁皮和铁钳发生大碰撞。

    幸运的是,铁栏合了蓝无忧的意,稍微用用力就变形了,出现的缝隙刚好可以让她穿过去。

    前前后后的用时不过几分钟,蓝无忧听不到楼下的动静,身体快速往缝隙里钻,随后人就站在楼楼顶的天台上。

    这一片区的房子都是连在一起的,高矮差不多,蓝无忧爬上护栏,一低头就看到像深渊一样的地面。

    黑暗中,她都见不到底了,但她并不害怕。

    寻常人站在这样的高度,额头早就开始冒冷汗,双脚发酸外加眼前发黑,脑子都忘记了思考,只有恐惧两个字,但蓝无忧没有,脑子格外清晰冷静,甚至还在计算着自己该迈多大的步子,怎样才能以最快的速度和最安全的姿势落到对面那栋楼。

    这栋房子的屋顶跳到了对面那栋楼的楼顶以后,蓝无忧没敢多逗留,随后一路飞奔到了楼下,还没出单元楼的门口,她就看到隔壁那栋楼的门楼站着一群黑衣保镖。

    动动脑子蓝无忧都能猜到那些人是季维骁的人。

    如果自己此时什么伪装不做,直接走出这个门,那跟自投罗网没什么区别,但她所有的装备还在司机的车上,一时间她也没法伪装自己。

    蓝无忧在逼不得已的情况下退回了楼内,在重新站回楼顶的天台。

    俯视着地上几乎和夜景融为一体的人,蓝无忧放眼了四周,这一片区域的路线此刻无比清晰地浮现在她的脑海里。

    新的路线图在她的脑海里成型,虽然天台跳脱的前路未知,十分冒险,但蓝无忧义无反顾。

    比起冒险,蓝无忧更不想落回季维骁的手里。

    季维骁这么一出现,说明池惜都没办法管制住他。

    被这样的男人缠上,太可怕了,偏偏她又没有抗衡的能力,除了躲避,别无他法。

    蓝无忧顺利在顶层穿行,最后停在了一座低矮的楼层前面。她面前的那栋楼与她之前行走跳跃的不一样,比之前的矮了很多。

    蓝无忧目测了一下,两栋楼相差的高度差不多有3米,几乎是一层楼的高度。对面那一层楼的地面也没有什么防护措施,稍有偏差她就会伤到脚。

    如果她的腿受伤,季维骁迟早会找到这里来。

    蓝无忧的心里有了片刻的犹豫,当即立断地从护栏跳了下来,准备从这栋楼的下去。

    这栋楼里那群保镖有一段距离,她小心一点,应该可以悄无声息离开。

    蓝无忧的和计划很美好,现实却没有乐观。

    门上锁了,空荡荡的天台没有其他安全的出口,蓝无忧只有往那栋矮的楼跳,要不就往回折返。

    先比于往高处跳,显然往低处跳更容易一些。

    往回跑,她要跳的那层楼比现在站到这栋楼的还要高,不小心没抓着护栏,她直接就从这么高的楼掉下去。

    她还不想死,宁可受伤。

    前后都是一条险路,蓝无忧重新站回原来的位置,一头刚及耳的头发随着顶层的风摇荡,白净的脸有大半被黑发掩盖。

    蓝无忧拨了拨挡在眼前的头发,把它们撩到了耳后,之前藏在黑发后的眼眸发出坚定的光芒,黑暗之中,她的瞳孔亮得惊人。

    几乎是一瞬间,蓝无忧的下蹲之后,双脚快速腾空,瘦小的身形如同一阵风,出现在了对面那一栋楼,但在黑暗中,蓝无忧没办法判断自己实际离坚硬的地板还有多少距离,为了不伤及自己的脚,她在靠近地板之前侧身,护住自己的脑袋,用自己的身体来缓冲冲劲。

    蓝无忧觉得半边身体都麻了,但还好这是擦破了一些皮,发麻是因为疼得太厉害。

    她扶着墙壁坐了起来,大口大口穿着粗气,好像这样就能然给自己身体的疼痛减缓一些。

    天台开着的门像在迎接她,蓝无忧觉得自己能够行走以后,一刻也不敢多逗留,抱着擦伤的手臂,咬着牙坚持往那个开着的门走。

    她每走几步,就要靠着墙壁休息一会,如果这个时候,楼道里出现一个人,那他绝对会被蓝无忧吓到。

    她心里一直想说,楼道里千万不要来人,千万不要来人,蓝无忧能够想象到自己此时的惨状,她不想让人撞见自己这么狼狈的模样。

    老天听不到她的心声,蓝无忧真的听到楼道里传来了人的走路声,而且那脚步声已经无比接近了。

    她都来不及多,她头顶那盏失敏的声控灯突然闪了闪,突然亮了起来,脚步声也戛然而止。

    她被一片阴影笼罩着,蓝无忧头都没敢抬,所有的思绪混乱成一团。

    在狭窄的楼梯侧身,她给来人让出一条路来。

    “小姐,你没事吧?”

    来人似乎很热心,对她这个陌生人没有不闻不问,而是停在她的面前,以一副关心的口吻询问着她。

    “没事。”

    低着头,蓝无忧看到他手里提着一个食盒,里面的食物还在冒着热气,肚子就在她说完话以后,“咕咕”叫了起来。

    眼前这个陌生的男人兀自笑了起来,声音不大还很轻。蓝无忧知道自己很尴尬,但他当着她的面笑话他实在有些不道德。

    她的耐性有限,没理由停下来听男人笑话完她之后才离开。

    “你真没事吗?”

    见她要走,男人赶紧收住笑意,开口叫住对方。

    “没事,谢谢关心。”

    她的声音虽清冷但很清脆,男人意外觉得这声音十分悦耳动听。

    “肚子饿了吧?给你吃吧。”

    明知她肚子饿了,这个男人还要揭穿她,这是什么恶趣味?蓝无忧在心里疯狂咒骂着面前的男人,行为却是和男人拉开了距离,周身散发着防备于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气息。

    “不需要,谢谢。”

    她时间紧急,怎么能跟一个陌生的男人在这里耗时间?

    “喂。”

    她走的步子不小,男人叫她她都不停,只好去抓她的手臂。

    好巧不巧,他刚好抓到蓝无忧受伤的手臂,蓝无忧几乎是下意识地痛哼一声,没受伤的手肘直接往身侧之人的小腹撞去。

    没想到蓝无忧还有这一手,男人赶紧松开抓着蓝无忧的手臂,迅速挡住蓝无忧手肘的一击。

    他的力气实在是大,被反作用力一带,蓝无忧稳不住身形,竟直接往脚下的楼梯栽去,吓得男人赶紧又把她捞了回来,手里打包回来的夜宵都被他放到了地下。

    在这个时候,蓝无忧才抬起头来。

    她的脸因为疼痛而发白,冷汗涔涔地浸湿了她的面容,下唇因为隐忍被她咬到充血,殷红得快要滴血,一双亮得惊人的眸子怒瞪着眼前之人。

    男人只一眼,呼吸就好像停止一样,望着美得惊心动魄的脸庞,眼睛眨都不舍得眨一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