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一看书 > 武侠仙侠 > 一剑长安 > 第四十二章 江湖的义气,少年的剑(二)
    江湖的义气,少年的剑(二)

    徐长安没有穿冕服,也没有穿华服,他穿着他来到长安时的那套衣服。

    除了有几分干净,没有任何一点能胜过庄严冕服和舒服华服的布衣。

    他自打来的时候他就明白了几分,这冕服和华服之下藏着很多的东西,他一个渭城来的混小子撑不起来。

    阳光透过细密的竹叶射了下来,有几分刺眼。

    徐长安伸出了手,遮住那缕阳光,提着长剑的右手更加紧了几分。

    绿意盎然间,流水潺潺的声音传了出来,一座竹楼就出现在了徐长安的眼前。

    徐长安踏上了竹楼,门早已打开,似乎是早有准备要迎接客人一般,徐长安看了一眼那空空的座位边上摆的那杯茶,几缕绿色的茶叶在茶杯中晃荡,就像在湖中的几为青蛟一般,脱离了茶壶,自由的在杯中游?觥?

    虽然徐长安没有见过蛟,连大一点的蛇都没见过,可他觉得这样说就是没错。

    小夫子坐在一侧,靠着窗子,穿堂风拂过两人面颊。在这炎热的夏日,带来了无比的清凉。

    依旧一袭青衫,依旧面无表情。

    “坐,喝茶。”

    小夫子三个字吐出来,明明没有任何的威严,却有一种让徐长安无法抗拒的魔力,他老老实实的坐了下来。

    徐长安那柄亮红色的长剑就斜斜的担在他的身侧,小夫子看了一眼徐长安,又看了一眼那柄剑。

    “自打来长安,很少看到你背着你的剑。”

    徐长安低着头,双手捧起了茶杯,把头埋进了手掌之中,喝起了茶。

    犹如当初渭城那些干活累了的老农一般,找个茶棚,拿个大碗,捧着一碗茶,蹲在树脚,大口的喝着茶。

    这种喝茶的方式着实有些浪费小夫子的好茶。

    小夫子眉头一皱,但也未曾言语。

    徐长安喝了茶,觉得有些不过瘾,看向了小夫子身旁的茶壶。

    小夫子拿过他的茶杯,流水声传来的同时,徐长安这才回道:“我从渭城来的,那些地方有一些小青年,不学无术,专门干一些见不得人的勾当谋生。”

    小夫子没有打断他的话,把比茶口浅一点的茶杯推向了他。

    “他们经常欺负人,他们最喜欢欺负的就是私塾里教书的老先生,因为那些先生只会和他们讲道理,秉持什么‘人性本善’的原则,想着让那群人浪子回头,他们倒是不敢对时叔怎么样,时叔眼睛一瞪,那群人便不敢言语。后来,我看不下去了,只能去替那些老先生们讲讲道理。”

    小夫子若有所思的回道:“所以你揍了他们一顿。”

    徐长安点了点头。

    “不止一顿,见一次揍一次,第一次揍他们,我们都空着手,我知道这帮崽子们不服,便随身携带一根短棍,第二次他们果真来了,手里拿的是短棍,把我堵在了巷子里。”

    徐长安叹了一口气道:“没有办法,我只能又揍了他们一顿。”

    他在这个夫子庙的第二掌权人面前,粗俗的啐了一口,一滩亮晶晶的唾液落在了地板之上,阳光照射着那滩唾液,亮晶晶的,但总觉得有点儿不舒服。

    “所以,我懂得了一个道理,要胜过混蛋,就要比混蛋更加的混蛋。”

    “我来长安,以为这里人人都讲理,便忘了剑,此后,再也不会了!”

    “我不怕真刀真枪!”

    小夫子盯着他看,目不转睛,他也回看了过去,毫无畏惧。

    “最厉害的武器是利益和人心!”

    小夫子凌厉的目光变得柔和了起来,叹了一口气,点了点头,转向了另一方,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徐长安站了起来,目光看向了鞋尖,陈恳的说道:“所以,我不会怪小夫子不救柴薪桐,也不会去求小夫子帮我做什么。我今天来,只是想告诉小夫子一件事,一味的柔和解决不了任何的问题。”

    “人嘛,都是这样的,你退一寸,他就想进一尺;你退一尺,他就想进一丈。”

    小夫子的心里隐隐觉得有些不妙,便问道:“你想说什么?”

    徐长安没有抬头,也没有回复他的问题。

    “朝廷之上的东西我不太懂,我只知道一件事,柴薪桐是我的兄弟,不管他是你们夫子庙的什么小先生也罢,谁的徒孙也好,但在我徐长安的眼里,他只是我的兄弟,一个为了我一句话,救一个不相干的人被咬得浑身是伤的兄弟!”

    说着,他抬起了头,眼眶有些红,看着小夫子一字一顿的说道:“他柴薪桐是我的兄弟,你们夫子庙怎么想,我不管,你们救不救我也干预不了,我只希望小夫子您不要阻拦我。”

    “我是一个见不得兄弟死在我面前的人。”

    小夫子听到这话,站了起来,一口气提到了嗓子眼,最终什么话也没说出来,只是长长的叹了一声。

    “好!”小夫子也不知道说什么适合,便只能回他一个“好”字。

    “可这长安的城门高大,你势单力薄,又能做什么呢?”小夫子一阵叹息。

    徐长安看向了依旧斜斜靠在凳子上的亮红色长剑。

    “在蜀山之上,我有半个师父,他教我御剑诀和万剑诀,他半个徒弟要去送死了,他总会来看看的吧;铁剑山上,我也有半个师父,他教我奔雷,虽然我练得不怎么样,可总归算是他的门徒,他是个好面子的人,喝个酒都喜欢争谁是第一,肯定不允许我死在什么阿猫阿狗的手上;还有半个师父,他把《渡生》给了我,说好的,要在他的身旁当个小沙弥,他也肯定不会允许我先死;还有一个潇洒的剑客,我那蜀山的半个师父还要他教我青莲剑诀,他肯定会被我那半个师父拉着来。”

    小夫子心中一凛,不可置信的看着徐长安。

    他自然知道徐长安要做些什么,他也不敢去怀疑那些人会不会来。

    若是真来了,四五位曾经的天才剑客,入境媲美上境宗师甚至巅峰宗师的人物同时来长安,圣皇都得给几分薄面。

    “你想要干什么?”

    小夫子明明猜到了徐长安的想把,可还是问了出来。

    六天之后,柴薪桐便要被处斩,可若是时间上算起来,一路上没有障碍,那群人也恰好能赶到。

    “我不想干什么,只是不希望兄弟上了刑场,他心爱的人却在花轿里;我更不希望,要我眼睁睁的看着兄弟去死。”

    “我求不到任何人,也不懂庙堂上的人情往来。”

    “我所懂的,只有手中的剑。”徐长安说完,提起了剑,在渭城喜欢穿青衫的小混球,今日在长安穿着青衫提着长剑对着夫子庙的小先生说出了这样的一番话。

    徐长安走了出去,留下了惊在原地的小夫子。

    最终,小夫子一声长叹。

    “这父子两,看来一个要压得圣皇喘不过气来,另一个要闹得江湖一片血雨腥风。”

    竹楼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人。

    “他们父子两,都不是省油的灯。不过,我好像更喜欢这个臭小子一点,有人情味。”

    “江湖嘛,不就是人情世故,然后才有了江湖故事嘛。”

    小夫子没有否决他的话,点了点头。

    那人坐到了刚刚徐长安坐的位置上,看着那杯茶,从茶盘里拿出了一个干净的杯子,给自己斟了茶,随后抿了一口,闭上了眼睛,似乎在回味其中的甘苦。

    “这小子真不会享受,话说回来,小夫子,我乃魔道中人,你就这么堂而皇之的留我在这儿,不怕影响么?”

    小夫子瞥了那人一眼道:“你也学那臭小子来气我是不是?在我夫子庙的眼里,只有读书人和待读书的人,什么魔道正道,他们有他们的分法,我们也有我们的准则。”

    那人笑了笑,小夫子也回敬了他一句:“别人给了你一条冰蚕,你就接二连三的来帮他儿子,这些不符合你的性格啊!”

    “这还真不是。”

    小夫子想了想接着说道:“其实我和当年的长生观没什么差别啊,当年长生观为了保留实力和进阶的希望,不救你的妻子,如今我为了夫子庙大局,也不打算救柴薪桐。”

    阿和笑了笑,一身暗红色黑袍抖动了两下。

    “我相信你会救的,你和那些老头不一样。对了,你不和徐小子说说,这斩柴薪桐只是一个诱饵么?”

    小夫子摇了摇头。

    “不用说了,不管是不是诱饵,都让这小子去闹上一闹。”

    阿和没有言语,只是看着小夫子笑。

    小夫子没有管他,拿起茶杯抿了一口,缓缓的说道:“臭小子说得对,道理说不通的,刀剑和拳头能说通,也让这小子闹上一闹,好让人家都看看,都知晓我夫子庙。让那些我退一步,他们便进一步的人也知道知道,莫说书生气!”

    阿和笑着和他开玩笑道:“你做梦吧你,这徐长安怎么就是你夫子庙的人了。他能属于蜀山,也可能属于铁剑山或者青莲剑宗,甚至血佛山都有可能,就是不属于你夫子庙。”

    小夫子眼神一斜,冲着他说道:“这话等夫子回来,你和夫子说去。”

    身为大宗师的阿和立马就闭上了嘴。

    小夫子笑了笑,还是解释道:“他徐长安虽然没有正式拜师,可我已经把他当成了小师弟,只要有一天夫子没死,我没死,他徐长安不管犯了多大的错,他这命和这忠义候我们都保得下来!”

    阿和认真的看着小夫子,突然一笑。

    “要是长生观的人有你们可爱那就好了。”

    ……

    蜀山之上,一个老头带着小孩落到了山脚。

    沈浪看着眼见的群山,充满了向往。

    “臭小子,不喜欢跟着小先生念书,不然老子亲自教你!”

    沈浪笑了笑,挠了挠脑袋。

    两人上了山,洪老不知道从哪摸出来一个令牌,一路畅通无阻,到了外山的藏书阁。

    他扛着剑,穿着那身有些脏的羊皮袄,灌了一大口酒,大大咧咧的喊道。

    “李义山,宗师级剑评第二,出来给老子这个第一请安!”

    沈浪听到这话,突然有些后悔了。

    洪老是第一,而他却要和第二学武,虽然他不知道什么是宗师级的剑评,可他知道第一应该比第二强。

    一个瘸子听到声音一瘸一拐的走了出来,看到洪老便佯怒道:“原来是你这个死老头,不再孔家待着,来我蜀山干什么?”

    洪老把酒葫芦丢给了他,瘸子灌了一大口。

    “好酒!”说完用袖子擦了擦嘴角。

    “当然好,你那半个徒弟的酒。”

    瘸子知道,这肯定是徐长安请来的,看了一眼沈浪,眼睛一亮,也未说什么,便把两人请了进去。

    “你这实力恢复得不错啊,看来用不了多长时间,便能突破到大宗师了。”

    洪老有些羡慕,也有些无奈,若是放在任何一个时代,他也算得上天才中的天才,可偏偏遇上了李义山、裴长空、李知一等人,这几个人如同妖孽一般,把他压得死死的。这宗师级的剑评第一,还是当年他们围攻蜀山前任掌教,众人修为停滞,不能参加剑评之后,他才能屈辱的得了个第一。

    瘸子龇起了牙笑道:“当然要快一点突破啊,让你成为真正的宗师级剑评第一。”

    洪老突然语塞,不想和这个人聊天了。

    他冷哼一声,坐了下去,沈浪乖巧的站在他身旁。

    他把信丢给了瘸子,随后看着沈浪,气不打一处来,自己来帮别人送根骨奇佳的弟子,还要被人埋汰!

    “还不过去,你那便宜姐夫把你给蜀山了!”

    沈浪低着头,偷看了一眼瘸子,看到后者一笑,只能小步的站到了瘸子身后。

    瘸子看完信之后,眯着眼睛看着洪老笑道:“要不,你再跟我去一趟其它地方。”

    洪老有些警惕,便问道:“你想干什么?”

    瘸子眯着眼,一脸算计的样子:“没什么,这小子给我们找了一场大买卖,得去找几个合伙的人。”

    洪老摇了摇头说道:“没好处,老子才不干!”

    “你只要跟着我,咱们不比剑法和修为,事情完了就去当年的黄鹤楼比喝酒,若是老子输了,老子给你签认怂书!”

    “你当年不是满世界的追着我,说老子喝酒喝不赢你嘛!只要你跟着老子再跑一遭,我答应你,我们再比过!”

    洪老听到这话,想了想一拍大腿说道:“这买卖,做得成!”

    “等到老子赢了,一定要让他李义山签三份,一份贴在长安城墙之上,一份贴在孔鲁之地的城墙上,另外一份贴在蜀山的山门上,要让李义山,丢了他这块老脸!”

    洪老暗自想道,心中也暗爽,差点笑出了声。

    之前有点小发烧,还有昨天有事。大晚上还会有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