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一看书 > 武侠仙侠 > 重生在神话世界 > 第一千六百二十二章 攻心之计摇根基
    时日。

    天和景明,澄净纤空。

    白云片片,若鹤影新舞,凌乱满地。

    正在此时,只听钟磬声一起,西北隅,有斗芒冲霄而起,笔直向前,光耀星汉,日月隐蔽,何止万里。

    星光之上,瑞气宝彩氤氲,或成楼阁宝台,或凝宫房亭榭,或是星辰门户,等等等等,玉楼十二,金阙三千,郁郁秀秀,不可计数。

    建筑中,或是雕龙刻凤,或是图云纪月,或是青琐绿纹,或是小池虹桥,都是星神端坐,或高有千丈,或小若袖珍,诵读神咒,垂落世间。

    字字珠玑,大放光明。

    洒下甘霖,滋养万物。

    再然后,星神齐齐开口,声音传遍三十三天的亿万时空,微尘世界,道,“无极星宫,入三十三天。”

    叮咚,叮咚,叮咚,

    话语落下,诸般震动。

    自虚空之上,顿时浮现出赤气涟漪,一圈接着一圈,来回碰撞,旋即功德之气衍生,滋滋冒着水花,然后化为一缕缕,向无极星宫所在的方向落下。

    此功德,至高无上,至高无极,难以用言语来形容。

    昭告宣示,俨然正统。

    其气象之大,三十三天的大神通之辈,全部看在眼中。

    东荒,天柱山。

    丹崖赤峰,云树怪石。

    藤蔓垂在松竹之间,摇摇欲坠。

    林下鹤饮泉石,灵鹿奔走。

    丹泉宝树,日月神井,福德长河,应有尽有。

    天上地下,都可以称得上洞天福地,见所未见,闻所未闻。

    仔细看去,就能发现,整个天柱山,都氤氲着金黄之气,其气纯正,堂堂皇皇,蕴含着莫名的威严。

    威严如天之高,如海之深,置身其中,福缘深厚,妖邪不生。

    明眼人可以看出,这金黄之气,不是别的,而是功德之气。

    功德之气,三十三天这个大天的功德之气。

    这个在外人眼中反抗天庭的聚集地,却是天运加身,金黄满山,要是让天庭的天兵天将见到,肯定觉得难受。

    实际上,在大神通者看来,这才是正常的。

    因为三十三天是三十三天,天庭是天庭,两者不可混而为一,对于天庭的一家独大,三十三天的天地意志可从来不满意。

    以前没有机会,现在天柱山在凶猴的带领下趁势发展,正好用来扶植,牵制天庭。

    天地意志运转,其中的玄妙,堪称大智若愚。

    凶猴,天柱山之主,正坐在雕花细纹的白玉宝座上,层层叠叠的光若花开,只是弥漫着无尽的血色,里面是数不尽的杀戮和毁灭,白骨累累。

    凶猴一手把玩着手中的镇海神针,一手拿着酒壶,不时喝上几口,仰头看着天穹上不时发生的异象,咧嘴一笑,看上去非常狰狞。

    他的对面,刘尚周坐在一云床上,四下镌刻着莲花,牡丹,青叶,等等等等花纹,弯曲似羊角般的符号在上面跳跃,不时碰撞,发出叮叮咚咚的声音。

    这位曾经在天梯中和陈岩争夺真阳开天斧的神秘人物,长眉如剑,身上是冲霄的煞气,灾难和毁灭的画卷起伏,时刻变化,

    “玄门入三十三天。”

    刘尚周的声音不大,听上去平平静静的,道,“现在迫不及待昭告天下,是想分润大天的气运,”

    玄门这样大张旗鼓,可不是耍把戏,是真正的宣告天下,得三十三天天道承认,分得一部分纪元气运。

    “哈哈,”

    凶猴随手将喝得空空如也的酒壶扔到一边,大笑不已,姿态豪放,道,“不只是玄门,魔宗,妖族,甚至佛门,都会在这一纪元高峰中宣告天下,争夺大天气运。”

    果不其然,话语刚刚落下,三十三天又有异象出现。

    这次是幽幽深深的虚无,漫天的黑水若倒壶而落,倏尔散开,化为一个接一个的瑰丽建筑,经楼,钟阁,长廊,轩榭,小屋,炼气台,祈真台,迎风阁,,大大小小,姿态多样,弥漫着光彩,精致而华美。

    本来应该是天上琼府,世间金阙,可是黑水充塞其间,衍生出无与伦比的魔神,或是三头六臂,或是高可撑天,或是生有万目,或是生有肉翅。

    诸多的魔神站在一起,撕裂日月,捉拿星辰,无拘无束,肆意妄为。

    任由本心,放之于时空。

    在同时,另一边,有一门户凭空出现,然后仿佛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推开,自门户中,探出一个庞大无匹的大妖,龙首,蛇身,无角,腹部下是细细密密的小爪子,每一个,都是殷红如血,抓着不同的眼球。

    大妖只出来半截,已经能够遮蔽天穹。

    刘尚周抬起头,目光如电,洞彻虚空,立刻就看到,三十三天之上,有仙气如霞,游神凝灵,乘风驾云,大放光明,有玄黑如墨,冥暗幽深,心之所到,魔则不灭,充塞时空,还有妖气凝门,不计其数的大妖出现,万类霜天竞自由。

    三种气象,截然不同,可都是弥漫在时空中,让三十三天中的人看得见。

    玄门,魔道,妖族。

    彼此争锋,昭告四方。

    轰隆隆,

    整个大天,都是风起云涌龙虎会。

    “真是精彩。”

    凶猴又换了一壶酒,喝得津津有味,笑声不断,道,“这个纪元,真是精彩。”

    刘尚周没有说话,他只是凝神看去,发现大天之上,风云四起,再远处,是天庭,高高在上,俯视诸空,稳居中央。

    在天庭的周匝,是如潮汐般激荡的紫青之气,贵不可言,富丽堂皇,福寿禄齐全,只是一看,就让人觉得威严而浩瀚。

    只是看着,自然而然心生敬仰,敬畏,进行膜拜。

    这就是天庭,在三十三天中无数岁月来,都是霸主,都是中心,都是主角,凝聚人心所向,从而建立起来的。

    刘尚周目中有晶莹的毫芒,盯着看,慢慢的,他发现,在原本纯净的紫青之上,不知何时,有丝丝缕缕的黑气衍生出来。

    这样的黑气一出现,就被紫青削去,可还是源源不断的衍生,似乎是杀之不绝。

    刘尚周一笑,诸般势力入三十三天,宣告天下,还是动摇了人心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